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嗷嗷惨叫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嗷嗷惨叫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嗷嗷惨叫 深夜,酒吧一条街上还是很热闹,但却是一片祥和的景象,在这热闹的一条街上,装逼的装逼,耍酷的耍酷,泡妞的泡妞,站街的站街……不管干什么,大家伙分工很明确。 可突然冲出来的一伙人,让这条本来祥和的街上,一下子就像是淋下了一盆开水似的沸腾了起来,一群人手里拎着那雪亮的砍刀,漆黑的铁棍,还有那路灯下闪闪发亮的钢管,呼啸的如同一阵飓风,向着维多利亚酒吧就杀了去。 “啊!” 尖叫声,像是一根刺向苍穹的银针,瞬间扎进了没一个无辜的人的心底,街上的女人开始四散的奔逃,男人有女人的扯着女人跑,没女人的自个跑的,有的一口气跑的老远,有的胆子大点的,干脆就找一个角落静静的等着看热闹。 一群至少百八十人的冲进了维多利亚酒吧,这械斗的场景一辈子恐怕也见不着几回,不过今年这刚一过完年,这一次可是第二回了,许多个之前没见识过第一次在维多利亚酒吧门口大规模械斗的男女哥们们,都在心底暗暗下定了决心,今天这一出好戏,就是天塌了,咱也不能给错过了。 以前出去吃饭的时候,光听身边的狗犊子炫耀自己见识过那场刺激的大规模械斗了,今天以后,咱必须也得有那喝了二两酒之后,能在酒桌旁拍着胸脯,跟人吹牛逼的资本。 那天在哪哪哪,那一大群拎着刀枪棍棒的黑社会,那个打呀…… 可惜的是,这一群人眼看着冲进了维多利亚酒吧里,接下来就没动静了,酒吧里的隔音一向都很好,这些人冲进去之后没有声音传出来也属于正常的,可给躲在角落里看热闹的这些人的感觉,就好像这些人突然间消失了一样。 外面的这些人是面面相觑,一副心急而又不敢上前看个仔细的模样,纠结了大半天,好几分钟过去了,也还是没人敢主动的站出来,走到那维多利亚酒吧的门口去看热闹。 这么怂,还惦记着吹啥牛逼啊? 维多利亚酒吧里,站在门口的服务员见一群人冲了过来,马上就按照事先安排好的退回了酒吧里,直接上了二楼。 酒吧大厅里的那些人,在聚一堂安排在酒吧里的内鬼全部揪出来后,也都躲到了二楼上,还有一些埋伏在了酒吧的地下室里,反正不管是在什么位置,只要开打马上都能冲出来。 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局,是林昆亲手画的一个大瓮,先在冲进来的这些个气喘吁吁一脸懵逼左看右看的人,就是那王八,这王八一下子来的有点多,上百号的人,幸好这瓮够大。 李南天和其他的三位堂主走上前来,盯着空荡荡的酒吧大厅,大厅的中央仅坐着一个人,旁边站着一个人,不是旁人,正是蒋叶丽和临时负责保护她的刘一燕。 蒋叶丽手里捏着一根女士香烟,一头乌黑波浪卷发扎在脑后,额前垂下几缕青丝,嘴唇上涂着妖艳的口红,浅浅的一抹微笑,说不出的妖媚,可看在李南天等人的眼里却是寒颤不已,他们怕的不是眼前的这个女人,而是周围的情况。 眼前这大厅里空荡荡的,整个酒吧就像是空了一样,这不符合常理,今天晚上这里明明已经对外宣布客满了,客满了怎么会一个人都没有,这些人哪儿去了,人间蒸发了? 还是说,这本来就是一个阴谋,那……李南天眉头紧皱,想到了王勤虎让自己安插在酒吧里的那些个人,他们一个都不在了?不对,自己不是刚刚和胡丽通过电话,一切都安排妥当么,这酒吧的地下势力买了七八斤的炸药,即便是硬拼没有结果,最终也足以来一个玉石俱焚,彻底毁了这儿。 聚一堂的二堂主胡炳忠,三堂主刘云生,四堂主赵新一起向李南天看过来,胡炳忠小声的问:“李老大,这怎么回事?” 李南天皱着眉头,压低着声音道:“我他娘的怎么知道!” 刘云生道:“你不是在这里有眼线么,人呢,死哪去了?” 李南天道:“我他娘的哪知道!” 赵新这个脑袋有问题的家伙直接亮开了嗓门,骂道:“你特么的到底能知道点什么,这摆明了咱们是中了圈套,李老大,你该不会是和那姓林的一伙,来坑咱们兄弟吧!” “赵新,放你妈的狗屁,居然敢污蔑老子我是叛徒!”李南天怒目圆瞪,他已经忍这赵新很久了,毫不留情的就骂道:“丫的你脑瓜子有病,不是别人怕你,而是根本就懒的和你一样,你他娘的还蹬鼻子上脸了,以为自己很牛啊!” 赵新也不多话,他也是看不上李南天,亮起了拳头就要冲李南天砸过来,边挥着拳头边骂道:“李南天,我干你大爷的,老子我跟虎爷混的那会儿,你还不知道在哪吃奶呢!” 胡炳忠和刘云生虽然对李南天有意见,但还是赶紧拦在了两人的中间,刘云生大喝一声道:“你们两个丢人不,大敌当前形势紧迫,你们倒先窝里斗了起来,有本事冲着敌人啊!” 赵新马上回了一句,吼道:“敌人个毛,这儿哪有人!” 这一句话,倒是马上又把众人拉回到了现实中来,是啊,敌人在哪呢,空荡荡的大厅,除了坐着和站着的那个女人,一个人影也没有,这也太么的诡异了吧,空城计呢? 所有人再次将目光看向了蒋叶丽,蒋叶丽微笑着,如同蛇蝎美人一般,她今天晚上的淡妆很美,可眼前的这些男人完全忽略了她的美,眼睛里只有她那清清楚楚带着阴险的笑容。 啪啪啪! 坐在酒吧大厅里的蒋叶丽鼓起了掌,站了起来,遥遥的向一脸亢然,那精神头一看就不正常的赵新看过来,笑着说:“这位兄弟一看就是个人才,刚才的问题问的好!” 赵新马上狼狗咬人一般的冲蒋叶丽吼道:“臭女人,少在这儿卖关子,快说人到底哪去了,要不老子我女干了你!” 蒋叶丽不温不火,笑的就淡定从容,还带着那么一丝妩媚的雅致,“这位兄弟,刚刚才夸过你,这么快就不说人话了?” 说着,蒋叶丽又拍了一下手,这时酒吧正门口和后门口同时传来了哗啦哗啦的声音,聚一堂的一帮子人闻声看去,只见酒吧正门口和后门都放下了卷帘门,嘎嘣一声,上锁。 李南天皱着眉头就冲蒋叶丽冷声问道:“我们今天这么多人在这儿,没有军区的大兵支援,关上门你们又能奈我们何?” 蒋叶丽轻轻的吸了一口烟,笑着道:“关上门,当然是要打狗了,今天晚上来的可都是聚一堂的重量级的狗腿子,要是把你们的腿都给打折了,那本以为自己计划周全的王勤虎折了十三太保又折了四大天王,应该会被气疯了吧。” “臭娘们,我让你狂!”赵新这个脑袋有些不正常的火爆脾气,也不管其他人怎么着,挥起了拳头就向蒋叶丽冲了过去。 蒋叶丽毫不慌张,李南天一方也没有阻拦,双方僵持的时候,总需要有人主动打破僵局,赵新这一冲来倒也解决了这个问题。 刘一燕默默的站到了蒋叶丽的面前,挥出一掌迎向了赵新的拳头,看似要硬撼的一击,实则不然,就听啪的一声响,拳头和手掌只是稍稍的碰触了一下,刘一燕便马上躲开,赵新本以为这一招占了便宜,紧跟着又要追击过来,可没料到的是,刘一燕这时突然的一脚踹起,直奔他的裤裆…… 等赵新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那尖尖的高跟鞋已经踢到了他的蛋,接下来毫无疑问,他只能瞪大着眼珠子,满脸的狰狞疼痛,双手捂着那被踹的几乎碎裂的蛋,嗷嗷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