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互相猜忌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互相猜忌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互相猜忌 黑暗中,众人的脸上一阵难言的兴奋,平了维多利亚酒吧,对于他们这些个聚一堂里的老江湖来说,一个酒吧算不得什么,但维多利亚酒吧的背后可是中港市来的过江龙林昆,当然也有人敬畏的喊上一声混江龙,不管他是什么龙,在场的这些个老江湖那对他是既敬畏又愤恨。 敬畏的是这小子来沈城短短个把月的时间,就把沈城的地下世界搅动的风雨不安,他就是冲着辽疆省第一大帮派聚一堂来的,结果交了几次手之后,聚一堂明显是处于劣势,更何况这小子在中港市的所作所为也是传到了众人的耳朵里,令整个辽疆省道上的每一个都心有忌惮。 这小子的强悍,不夸张的说,也是几十年未见一人了。 辽疆省的道上最近也一直流传着闲言碎语,说这辽疆省的天怕是要变了,聚一堂这面大旗怕是要被砍倒喽,取而代之的就是这个大漠北里的兵油子,中港市的混江龙林昆。 今天晚上要是能把这混世魔王在沈城的老窝给端了,把这小子给撵出沈城去,那对于他们这些个聚一堂的老江湖来说才叫解气呢,以后就是跟人出去喝酒吹牛逼,拿出来也能当一件美滋滋的事炫耀炫耀——知道那维多利亚酒吧是谁砸的不,是俺们一大帮子兄弟噼里啪啦给砸的! 这边兴奋着呢,黑黢黢的巷子里,这一群手握钢刀的大老爷们也没闲着,这不正愁没乐么,就送来了一对野鸳鸯,男的不用说,脱光了裤子被吓的尿了一大泡的尿,这些个暗处的老将老油条一个个不能发出声音,只能在心里头忍着,嘴角憋出一个极为深壑的弧度,都快憋出内伤了。 至于女的嘛,黑暗中看不清模样,不过一脸浓妆艳抹都快能刮下来二两粉的脸上,倒是凑合着能看,而且一身烟花柳巷的媚俗味很浓,就这种女人往大街上一站,乞丐都知道是干嘛的,摇晃摇晃破瓷缸里的领钱,上前约一句:“干不?” 女人或许会瞪乞丐一眼,乞丐要是长的能看的过去,那瓷缸里的钱够数,或许会心情一好就分开大腿了,要是一身邋遢虱子乱爬,女人估计就不光瞪一眼了,还得骂上一句臭不要脸。 眼前的女人显然没有了瞪人或者骂人的精气神了,脸上那厚厚的粉底子抖动着,目光闪烁满是惊恐的看着黑暗处的这一张张脸,也不知道是出于职业的操守啊,还是由于恐惧失了心神,这一片密密麻麻的脑袋,那一双双泛着绿光的眼睛,她竟忘记了把那露着大白屁股的裤子给提上。 嘿…… 这一群大老爷们的可都不是吃素的,常年在道上混的,哪个肚子里还不憋点坏水,反正蹲在这个乌漆墨黑的巷子里也是无聊,来了这么一个大白屁股,先不管脸长的怎么样,摸一把总能解解闷,勾起那么一阵心里头的龌龊心思。 啪! 一声巴掌拍在肉上的脆响,傻愣愣站着的女人妈呀一声,屁股被男人拍了这其实也没啥,关键眼前这气氛太诡异,吓着了人家姑娘,这接下来就跟放了鞭炮一样,一群大老爷们的一个接着一个巴掌的就拍了下来,就跟放鞭炮一样。 蹲在一旁的李南天一下子火了,压低着声音吼了一句,骂道:“干你们娘的咧,都特么的想不想混了,给老子整事!” 李舵主这一开口,这一帮子的小弟马上就消停了下来,可就苦了那站着的女人,好端端的一对大白屁股,愣是被拍的红肿了,还指着这屁股赚营生呢,这一下不知道要休工几天才能养回来,一时间心中委屈至极,望向暗处的李南天。 李南天没有什么仁慈的心思,他也是一个好色之徒,但绝不是那种饥不择食之徒,瞅着那白花花被打的通红的屁股,这心里头却也是有些痒痒起来,有一种施暴的感觉来回碰撞着,不过脸上却是很凶的道:“瞅啥,再瞅老子让兄弟们轮了你!” 女人吓的马上蹲到了地上,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蹲下的太过剧烈,竟噗的放了一个响亮的臭屁,都说臭屁不响响屁不臭,这话用在这娘们的这个大屁上就是扯淡,差点把满巷子的人都给熏的晕过去。 李南天也是扇了扇鼻子,这太尼玛的恶心了,人长的丑放个屁也这么臭,目光愤恨的看向一旁哆嗦着的那个脱了裤子尿了一大泡的男人,骂道:“就这样的货色你也瞧的上!?” 这位仁兄倒也实惠口齿不清的说道:“便,便宜啊,五十块两炮。” “次奥!” 李南天无话可说,这时手机嗡嗡的震动了起来,接听了之后对面就传来了一阵轻佻的声音,道:“李大舵主,咱们兄弟几个可都带着人准备好了,啥时候动手别忘了通知。” 李南天冷笑一声,道:“怎么,你们仨还怕我一人抢了功劳?” 对面的人道:“倒不是怕你抢了功劳,咱们兄弟差不多都是同事跟了虎爷的,这该立功的时候就得立,省的到时候让虎爷觉得,手底下那么多的兄弟,就一个人靠的住。” 李南天呵呵的冷笑两声,这虎爷手下的四大天王、八大金刚,还有那已经被废了的十三太保,有一个算一个,表面上看着和和气气,骨子里可都吹着阴嗖嗖的风,打着自己的小主意,如今他李南天在王勤虎的面前是最受重用的,难免招惹其他人的妒忌。 李南天挂了电话,不再想跟打电话过来的二堂主胡炳忠多废话,结果这边刚挂了电话,马上又是一个电话打了进来,一看号码是王勤虎,李南天马上恭恭敬敬的接听,刚要开口喊一声虎哥,对面却是传来了王勤虎那阴冷的声音:“干!” 简单的一个字,接着便是嘟嘟嘟的盲音,李南天微微一愣,从那仅有的一个‘干’字里,能感觉的到虎哥的愤怒,不用说斗狗场那边肯定是出了问题,要不然也不会‘干’。 李南天挺直了腰杆,一脸冷然的冲周围的人低声喊道:“兄弟们,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虎爷发话了,平了维多利亚酒吧!今个晚上我先把话撂在这儿,待会儿谁砍翻的人最多,回去后我赏他两万块的奖金,谁要是临阵当了缩头乌龟,回过头我一定把龟孙子给抓回来,剁掉他两根手指头!” 群情一下子被激发起来,一个个举起手里的砍刀,压低着声音吆喝道:“干,干,干!”这架势就跟要去炸碉堡似的。 李南天握着手机,他有心想要独吞了这天大的功劳,这要是能一己之力就将维多利亚酒吧给平了,不光是在那王勤虎的面前再立一功,以后在辽疆省的道上,声望也能再涨一截,提起这平了过江龙林昆场子的大英雄,谁人不敬? 可李南天稍稍的在心里头琢磨了一下,眼下这其他三位堂主也都埋伏在周围了,自己进去之后,这些人势必也会跟着进去,到时候这功劳怎么也不能是他自己了,索性就让另外三个堂主先进去,就算是危险,也让他们先趟个路。 手机拨了出去,二堂主胡炳忠的号码,马上就被接听了,胡炳忠的声音从对面传来,“咋的了李老大,要动手了?” 李南天道:“我只说一次,干!”言罢,便挂断了电话。 李南天站在巷子口向外张望,在维多利亚酒吧不远处的路边,停了许多两面包车,那上面一定是其他三位堂主的人,另外很有可能还有人躲在了其他的暗处,这已经过去好几分钟了,也不见那些车辆有什么动静,李南天眉头微微的一皱,这时手机又响了起来,这一次来电话的是四堂主赵新。 要说这个赵新,也是奇葩一朵,王勤虎手下的四个堂主里,这个人的性格是最阴晴不定的,不过身手却是很了得,对王勤虎也够愚忠,另外这个人心思简单,也没啥阴谋。 说的直白一点,也不是赵新不想有阴谋耍心眼,实在是他在这方面的功力欠缺的太多,不管什么事,只要是他一动点什么歪心思,耍点什么心眼,轻而易举的就能被人看穿。 这赵新原本不是这样的,也都是当年为了保护王勤虎的时候,被人用钝器击中了脑部,好了以后脑袋就跟受了刺激似的。 “老四,你和老三也来了吧,老二没告诉你们行动么?” 李南天直接把话挑明,对面的赵新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道:“李南天,你心里的小算盘打的挺响啊,让暗门给你打头阵呢?行,咱们就一起上,不行的话怎们就在这一起耗着。” 李南天咬了咬牙,嘴角噙着冷笑,语气平和道:“老四,我们一起进去,这块蛋糕谁一个人都吃不下,那就一起吃!” “好!”赵新阴冷的声音传来。 挂了电话,李南天不屑的笑了笑,低声的骂了句:“臭傻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