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吓尿了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吓尿了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吓尿了 “……原来如此!” 胡丽一脸恍然,这时躺在她脚底下的李子峰突然目光一闪,趁着她神情松懈的这会儿功夫,两只手突然抓住她的小腿,用力的向旁边一扯,胡丽马上脚下不稳,呼通一声摔在了沙发上。 胡丽神情大海,挣扎着就要爬起来,刚刚抬起个头,突然的一个大巴掌就甩下来,啪的一声脆响,脑袋又重重的摔在了沙发上,脸颊火辣辣的,满嘴的血腥味,眼前也是一黑。 这一巴掌打的,可一点疼爱女人的心思都没有,就是皮糙肉厚的老爷们也不一定挨的住。 紧接着,李子峰扯着胡丽的衣领就把她给提溜了起来,此时的李子峰的脸上哪还有半点的醉意,嘴角噙着一丝冷笑,道:“小娘们,真以为凭你的这点姿色,老子就上钩了?真以为在那酒里头多加了些酒精,就能把老子给放倒了?” 李子峰呵呵的冷笑起来,一脸傲然的神情道:“哥哥我可是要跟昆哥混的男人,要是这么容易就被你给搞定了,以后还怎他娘的混,你也是够单纯,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哈哈!” “你,你……”胡丽气的紧咬牙根,手上却是偷偷的摸进了后腰,那儿的衣服下面藏着一把带鞘的匕首,唰的一下抽了出来,寒光冷的一闪,突然间就向李子峰的肋下扎来。 李子峰还真就是大意了,眉头一皱等他反应过来的功夫,那匕首已经扎了过来,肋下顿时一股难以言说的刺痛,整个人就好似被戳中了的气球一样,浑身上下的力气一下子泄了个干净。 胡丽趁机一脚跺在了李子峰的脚上,李子峰疼的张口就要大叫,胡丽眼疾手快,扯起沙发上的抱枕就砸在他的脸上。 声音被靠枕隔住,胡丽紧接着拱起膝盖,狠狠的撞向李子峰的裤裆,李子峰双手捂着裤裆倒在了沙发上,整个人瞬间处于半昏死状态,眼神愤怒不甘的看着胡丽,却也无可奈何。 哎…… 老话说的好啊,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这一下他堂堂的李大帅哥,也算是在女人的面前吃了回瘪了,是报应? 胡丽确定李子峰暂时没有任何的威胁之后,赶紧拿起手机就准备拨出去,刚刚按下拨号键,话筒里传来一声‘嘟’的呼叫声,身后的房门却是砰的一声被人从外面打开。 “喂!” 话筒里传来了李南天的声音,“维多利亚酒吧里到底什么情况?” 胡丽的身体僵硬的杵在原地,嘴唇动了动,小心翼翼的说:“酒吧里没什么异样,就是今天晚上的客人非常的多。” “哦?其他人怎么回事,我怎么联系不上他们。” “他们好像都去酒吧的地下室装炸药了,下面的信号不好。” “你说话怎么这么小心翼翼的?” “南天哥,我这儿人多眼杂的,我是偷偷跑到楼上给你打的电话,先不和你说了,好像有人走过来了,再联系!” 说完,胡丽赶紧挂了电话,但身体还是僵硬的站在原地,在她的身后,程梅手里握着一把雪亮的匕首抵在她的腰间,那匕首的尖部,已经刺头了她的衣服,贴在了她的肉上。 蒋叶丽从程梅的身后走过来,站在了胡丽的面前,笑着说:“你是不是觉得那天晚上和林昆聊的挺开心,自己被会被得到重用,或者说觉得自己已经完全取得酒吧的信任了。” “呵呵,你知道林昆以前是做什么的么,他的那一双眼睛可不是白给的,你以为他在跟你说笑,每一句话其实都是在盘问你,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可多说的了,好好配合。” 蒋叶丽笑了笑,冲程梅使了个眼色,程梅会意的点了下头,从胡丽的手中夺过手机,然后又上下的搜了一番,确定身上再没有其他的,就地找了一个被单撕成布条把她捆住。 蒋叶丽走到李子峰的面前,看着这家伙捂着肋下的匕首,鲜血直流,眉头马上就皱了起来,冲着门外喊道:“快来人!” 李子峰躺在沙发上,嘴唇泛白的笑着说:“蒋姐,今天晚上弟弟的戏份不错吧,以后让昆哥考虑给俺投资个电影啥的,说不定一下子就成了国际大腕了,到时候给咱酒啊代言!” 蒋叶丽忍俊不禁的骂了一句,道:“你不是说在女人身上从来没吃过亏么,今天这是咋了,挨了刀子还管不住你的嘴?” 李子峰嘿嘿笑道:“打架俺不擅长,但跟女人沟通关系搞感情,那俺可是擅长的很,今天这是例外,绝对的例外!” 说着话的功夫,进来的人用担架把李子峰往外抬,准备送去医院。 李子峰躺在担架上突然喊道:“蒋姐,不能送我去医院!那外头都是聚一堂的眼线,我这要是出去了,可别露馅了。” 蒋叶丽眉头一皱,却是为难起来,李子峰的肋下扎了一刀,这可不是轻伤,万一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可不是闹着玩的。 李子峰喊道:“蒋姐你放心,我自己的身体我了解,就是挨了这么一刀,先上点金疮药什么的就行了,死不了的。咱们今天晚上这个局,可是林昆哥精心设计了,不能毁在我的手上啊,否则以后我就没脸见林昆哥了,还不如死了算了。” 蒋叶丽心中权衡一番后,点了点头说:“子峰,那就先辛苦你了。” 李子峰咧嘴一笑,道:“姐,这有什么辛苦的,这都是应该的!” 蒋叶丽道:“你小子可不准有事,要不我没法跟你昆哥交代!” 李子峰笑着说:“放心吧姐,俺就是贱命一条,越贱的命越经折腾!” 李子峰被抬去酒吧的医务室做伤口处理了,蒋叶丽看了一眼被捆在地上一脸不服气的胡丽,扬起手就是一巴掌抽下来。 啪的一声脆响,胡丽直接被打的嘴角淌血,脸上本来就有的五个手指印,这一次又添了五根,她不敢继续抬着头看蒋叶丽了,这个平时看似很温柔的女人,此时的目光如蛇蝎一般。 蒋叶丽冷冷的道:“这一巴掌是替子峰打你的,你欠她一刀。” 转过身,蒋叶丽对程梅说:“你在这儿看着她,隔十分钟给李南天发条短信过去,就说这里的一切都布置好了。” 程梅点点头,可又有些担心的说:“蒋姐,那谁保护你?” 蒋叶丽笑了笑说:“整个酒吧里都是我们的人,还用保护么?” “怎么不用了?”一个轻佻的女人声音从门口传来,刘一燕站在了门口,她笑盈盈的说着,走了进来对蒋叶丽说:“我保护你怎么样?万一你要是出了点茬子,我也没法向林昆交代。” 蒋叶丽笑了起来,看看程梅又看看刘一燕道:“看来以后我也得学习点防身术了,省得都是被你们保护过来保护过去的。” 刘一燕笑着拍了一把蒋叶丽的肩膀说:“我可以教你。” …… 维多利亚酒吧的外面,暗处的一条巷子里,一对从隔壁酒吧里出来的猴急男女钻进了巷子里,刚到巷子的入口,这那男的就迫不及待的脱裤子,女的被他推在前面,转了个弯就准备提前上阵,直接干这被他谈好了价钱的娘们的屁股。 女人的裤子已经被他给扒下来了,可却直着身子在那儿僵硬着,像是一个国旗杆似的。 “md,你这挺的这么直,老子要怎么干啊!”猴急男骂骂咧咧道。 这话刚说完,忽然就觉得裤裆下面冰冰凉,低下头一看,一把寒光凛凛的砍刀,顶在了他的小丁丁上,这猴急男吓的顿时一股热尿滋了出来…… 滴滴答! 一声手机的短信铃声响起,旁边的不远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微弱的光芒下硬着一张狰狞的脸颊,嘴角得意的一笑,道:“一切都搞定了,只等虎爷一声令下,就平了维多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