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酒吧无间道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酒吧无间道

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酒吧无间道 夜色已经深了,但对于出来混夜场的人来说,这夜生活才刚刚进入高潮,维多利亚酒吧的大门口,和往常一样人来人往,不过今天晚上却是有些奇怪,好几波的客人被挡在了门外。 一个打扮的流里流气的小年轻,左右各挎着一个标致的小娘们,闷着头就准备往酒吧里走,他这是刚从别的场子出来,来这儿串场子来了,结果大门还不等进就被拦住了。 远远的看去,流里流气的小青年似乎很不满,骂骂咧咧的带着两个女孩离开了,走到酒吧门口正对的街上,扭过头又大骂了一句:“我去你大爷的,老子诅咒你们没生意!” 暗处,无数双眼睛闪闪发亮的盯着维多利亚酒吧,其中一个国字脸的男人皱着眉头满脸疑惑,对身边的小弟说:“上去试探一下,看看这酒吧里头,到底在搞什么幺蛾子。” 小弟点头应了一声,整个人从暗处走了出来,两只手抄着兜,佯装是要来逛场子的就走到了维多利亚酒吧的大门口。 “先生,我们里面的客满了,不好意思,请您明天再来玩吧!”酒吧的门口,两个相貌甜美的服务员一脸微笑的说道。 这小弟愣了愣,被这两个服务员的俏模样惊艳了一番,但马上就换上了一副凶恶的嘴脸,开口就大骂道:“我次奥你娘的,老子今天晚上是出来寻乐呵的,谁当老子老子干谁!” 说着,硬气十足的就要往里冲,可真看拦着他的是两个姑娘。 两个女服务员倒没觉得害怕,像她们这种在夜场里当班的,多么混的男人没见过,喝点酒就觉得自己了不得的,打扮的流里流气就觉得自己是个人物的,兜里揣着万八千的就觉得自己很有钱的……总之,什么奇葩的男人都见过了。 两个女服务员微微一笑,各自向后面让去,这时突然两个一身保安的男人就从里面冲了出来,横身拦在了小弟的面前,冷冷的一声道:“朋友,咋滴是来俺们这闹事的啊?” 这小弟一抬头,嘿,眼前这两个保安身高马大气势不凡,一看就在自己之上,这真要是动起手来,暗处的兄弟们为了不能暴露,是肯定不会出来帮自己,这气势马上就蔫吧了下来。 “两位兄弟,这都是误会,俺今天晚上就是为了出来寻乐的,寻思咱们酒吧不错,就过来喝一杯,再泡个小妹耍耍。” “我们里面已经客满没有落脚的地儿了,想玩的话明天再来吧,这要是把你给放进去,发生了踩踏事件,我们负不了责!”其中一个保安闷声道,上下又打量了这小弟一眼。 这小弟被看的浑身一哆嗦,呲牙笑了笑说:“没事,我要是出了什么事,不用咱们酒吧负责,我就是想进去耍耍。” 这小弟是死皮赖脸的硬要往里头进,两个保安大汉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气愤的说:“发生踩踏事件,你倒是不用负责,可其他人怎么办,我们领导让我们在这拦着,不再放人进去,你在这硬要进去,你这可是对我们工作的不配合啊!” 说着,两人的脸色都冷了下来,明显不耐烦起来,瞪着这小弟。 这小弟平时也就是跟在大哥后面溜须拍马的货色,这一看到人家要动硬的,吓的马上哆嗦着就往后退,一调头马上就跑了。 两个保安对视了一眼,咧嘴一笑,同时又退回到了酒吧里面。 就在酒吧的大门口,身材瘦小的侯小宝站在那儿叼着烟,两个身穿保安服装的男人走了进来,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王猛和邱池,这邱池和王猛、侯小宝都是一起被狗哥介绍给林昆的,除了他们三个之外,还有两个,一个是李子峰,一个是陈海涛,这五个人也算各有各的特点,对林昆很忠诚。 王猛平时话少,邱池倒还好,冲侯小宝说道:“刚才的人不正常,感觉像是被派来刺探情况的,真应该揍他一顿。” 侯小宝嘻嘻的笑着说:“不能揍,真要是一揍可就露馅了。”说着,转过头向酒吧里头看了一眼,dj的声音很劲爆,舞台上的节目正在上面,灯光迷离闪烁,台下人来人往,这一切看上去都和平常无恙,但仔细的看去还是会发现端倪。 今天晚上这酒吧里的人,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一个个的脸上都有些严肃,虽然也有玩的挺嗨的,可怎么看都觉得不正常。 侯小宝眯着眼睛笑着说:“翁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外面的那群王八入了。” 酒吧的地下室,不多不少十个年轻的小弟被关着,这十个小弟互相打着掩护,其中一个站在最里面的偷偷的掏出手机,准备给外面发短信,结果眉头马上就深深的皱了起来,手机没信号! 余志坚从楼上走了下来,来到这一群被囚禁的小弟面前,笑呵呵的说:“甭废力气了,这里没信号,别想着给外面发信息了。” 说着,对着这十个小弟从头到尾的数了一遍,道:“不错,一个也不少,王勤虎在我们这儿安插的暗雷都排干净了。” 转过身就准备上楼去,身后却是传来一声阴测测的笑声,道:“大块头,你说排干净就排干净了,我们还有兄弟!” 余志坚没有回过头,只是笑着骂了声:“煞笔,你们觉得自己是怎么暴露的?我余志坚再牛,也不能一下子把你们都挖出来。” 这十个小弟的脸色顿时大变,他们意识到一个可怕的问题,那就是他们当中的那个人叛变了!十个人心急火燎的,在心里头把那个叛变的小子祖宗十八辈给问候了一遍,可无济于事啊,光问候也解决不了事情,消息也传不出去。 楼上,酒吧二楼的包间里,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坐在里面,头上染着黄毛,脖子上刺着纹身,一看就是道上混的。 蒋叶丽坐在他的对面,笑着说:“为什么突然叛变王勤虎?” 这小伙子拿起桌上的一杯酒,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一脸决然的道:“蒋姐,你可别把俺看扁了,俺李文韬绝对不是那种吃里扒外的狗东西,都是因为俺哥,俺哥跟着聚一堂那群王八犊子七八年,结果前段时间被打成了重伤,就是那次咱们酒吧门口闹事的那回,结果聚一堂连管都不管!” “俺家里是农村的,家里头就我们哥俩,爹妈一辈子种地也没个啥钱,要不是林老大出手相救,俺哥一辈子都残废了,俺李文韬不是狼心狗肺的人,这个恩情俺得报了!” 蒋叶丽笑着说:“这么说,你是来报恩的,姐一点都没有瞧不起你,像你这种知恩图报的年轻人,值得被高看。文韬,别怪蒋姐多心,你确定在咱们酒吧里藏着的就你们十一个人?” 李文韬想了想说:“我们前前后后过来的就是这十一个人,互相间也都是认识的……”说着,眼睛突然一亮,道:“蒋姐,好像还有一个人可疑!我之前见过她和李南天走的很近!” “哦?” 蒋叶丽眉头轻轻的一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