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章:加个肉菜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加个肉菜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加个肉菜 “嗷!” 凄厉的一声嚎叫,仿佛凝聚了世间无法抗拒的悲凉,那看似瘦弱的身躯里,北方大山里历代传承的狼王血液觉醒,这一声嚎叫,似乎是无数狼王先祖们那悲壮的历史在回荡。 小灰灰目光冰冷的看着已经倒在地上的扭玻利顿恶犬,这条身形足有它三四个大的恶犬倒在血泊中,挣扎着,抽搐着,那一双瞪大的眼睛里满是不甘与恐惧,生命的气息随着身体的血流不止在一点一点的流逝,浓浓的血腥弥漫开来…… 腥臭! 所有人瞪大着眼睛,此一瞬间,所有人的心底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过——震惊! 如果说刚开场的时候,在座的人当中有对小灰灰抱有期望的,在前几个回合扭玻利顿恶犬单方面的屠杀之后,没有人还会觉得那只半大的小狼会赢,它真的是毫无招架之力。 可接下里的剧情极速反转,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眼中看到的,那只瘦弱的小狼居然浑身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一般,硬生生的将那只凶恶的如同小牛犊一般大小的恶犬给干了。 静静的…… 整个斗狗场里静寂了两秒钟,接着开始有人揉眼睛,怀疑自己不是出现了幻觉,眼花了,这结果怎么可能嘛…… 可不管他怎么揉眼睛,好好的一双眼睛揉的通红通红的,眼前的场景却是越来越清晰,那条扭玻利顿恶犬已经彻底咽气了。 于是乎…… 有的人开始满心的欢喜,激动的快要流下了眼泪,有的人癫狂的喊叫着,来表达内心里这突如其来的喜悦,这都是那些在小灰灰的身上下了重注的人,本以为要输的倾家荡产了,可没想到最终居然还是意外发生,赢的盆满钵满。 而有的人开始跳脚大骂,在那嗷嗷的喊叫着,“这怎么可能,这里面一定有诈,还老子的钱,你们这里有阴谋!” 还有的人干脆嚎啕大哭起来,挺大的一个男人哭的像女人。 这些人都是在扭玻利顿恶犬的身上下了重注的,本以为马上就能赢的满堂喝彩,从斗狗场的大门出去以后,今天晚上自己可以尽情的挥霍,可没想到剧情反转的太过猛烈,太刺激,太要人命了,这就好比已经确定自己中了500万的彩票,结果回过头来再仔细的一查,自己买的号码是上一期的。 往往说飞的越高,摔的更狠,可这赌场里也一样,期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而此时的林昆,脸上没有太多的欢喜,只有淡淡的微笑,他一步一步的走到了斗狗笼前,笼子里浑身是血的小灰灰目光温顺的向他看过来,身上刚才那一瞬间的所有戾气消失。 林昆笑着冲小灰灰竖起拇指,林昆肩上的小海冬青也开心的扑棱着翅膀。 这时,斗狗笼的另一边,两个黑衣人掏出黑黢黢的手枪,对着笼子里的小灰灰就要射过来,林昆的眉头突然一皱,肩上的小海冬青扑棱的一下飞了过去,对着其中的一个人的眼珠子就啄了下去,顿时就听凄厉的一声惨叫,那黑衣人的眼珠子整个被啄成了一片血肉模糊,彻底的瞎了。 而林昆此时也突然来到了掏出枪的另一个黑衣人的面前,这黑衣人先是一愣,没料到林昆会过来的这么快,手中的枪刚要扣动扳机,想要射杀笼子里的小灰灰,枪可却是被林昆死死的握住,林昆这只一记重拳向这黑衣人的面门砸下。 黑衣人一声痛叫,连连倒退,林昆抓着他手中的手枪不放,噼里啪啦的一顿令人眼花缭乱的拆解,好端端的一把手枪,就这么短短几秒钟的时间,被拆成了一堆零件掉到了地上。 眼前的这黑衣人完全惊呆了,林昆紧接着握着他的手腕一扭,嘎嘣的一声骨头断裂的脆响,这黑衣人顿时疼的哭爹喊娘起来。 林昆接着又抓起了他的另一只手,嘎嘣的又是一扭,这黑衣人又是一声惨叫,两条胳膊软趴趴的耷拉了下来,算是废了。 林昆一脚将这黑衣人从斗笼的台上给踹了下去,紧接着目光凶狠的看向坐在台下面色铁青,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的王勤虎。 这两个黑衣人都是王勤虎的手下,王勤虎输的痛心疾首穷凶恶极,于是暗暗的示意两个手下,把那个小狼给干掉。 这其中的一个小弟还好,只是胳膊废了,重新去医院里接上,就算是留下残疾,也是一个囫囵的人,而另一个小弟可就惨了,两颗眼珠子已经被小海冬青给啄碎了,残疾了。 王勤虎本来就难看的脸色,更难看了,现场里的人目光纷纷的聚向他和林昆,一些个人小声的窃窃私语,说的大多是王勤虎不地道,输了不说,居然还想使阴招黑人家,这人品可真不咋地啊。 王勤虎和林昆对视着,林昆微笑着从台上下来,向他走了过来。 本来聚在王勤虎周围的几个道上的大佬,这时纷纷的向一旁让开,就好像是立马跟他划定界限似的,担心待会儿林昆过来跟王勤虎动起手来,溅到身上血了。 这些个道上的大佬,平时满嘴江湖道义,真正到了危机的关头,哪一个心里不想着保全自己,再说了王勤虎在他们的心里头只有威压,他们又不是打心眼里敬佩王勤虎,至于这辽疆省地下世界未来的天下是谁的,他们不在乎,只要有他们一口饭吃,他们可以继续逍遥的过日子就行了。 林昆走过来,王勤虎身边的几个保镖马上护过来,林昆冷冷的道:“我要是想杀了你们虎爷,你们几个根本拦不住。” 王勤虎咬了咬牙关,冲身旁的几个保镖挥手示意,几个人马上散开,但目光依旧是警惕的盯着林昆,随时准备动手。 林昆坐到了王勤虎的对面,脸上微微一笑,道:“虎爷,今天晚上咱们愿赌服输,刚才的事我大人有大量就不跟你计较了,但从今天晚上开始,这斗狗场还有外面的酒吧,可都是我的了!” 王勤虎阴沉着一张脸,冷哼了一声,站起来转身离开。 林昆笑了笑,站起来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宣布道:“在座的各位兄弟姐妹们,今天晚上开始,这酒吧还有这场子就姓林了,我要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就是夜场皇后酒吧里的酒水免费三天,坏消息是这斗狗场以后将永久关闭,不过大家也不要气馁,我林昆只是觉得我们人类不应该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狗狗的厮杀上,这里以后会变成一家正规的赌场,或者一家合法的拳场。” 台下的众人现实微微一愣,听到这斗狗场要关闭,一个个的心里都不大愿意,在场的多数人都是在这斗狗场里输了钱的,这斗狗场要是关闭了,那他们可就失去翻本的机会了。 其实这些人也没想明白,这斗狗场就算是不关闭,他们也根本难以翻本,赌博这东西,想要一本万利一夜暴富不容易啊,倒是有不少的人一夜之间输的就剩条裤衩了,找谁哭去。 不过听到这里以后将会变成一家正规的赌场或者拳场,在场的这些人里,大多数又都看到了希望,啪啪啪的鼓起掌来。 王勤虎从斗狗场里走了出来,对身旁的丁锦玉知会说:“给南天打个电话,马上行动。”说完,径直的向外面走去。 丁锦玉答应了一声,却是放慢了脚步,掏出手机拨了出去,不过拨的不是李南天的电话,而是林昆的电话,电话接通,对面的林昆没说话,走在丁锦玉前面的王勤虎却是回过头。 丁锦玉笑了一下说:“虎哥,李舵主的电话没有接通,我再打一下试试。” 丁锦玉啪的挂了电话,这一次真的给李南天打了过去。 斗狗场里,林昆马上给余志坚打了个电话,道:“要开始了。” 姜夔生走到林昆的身边,语气低沉的说:“我现在回去?” 林昆笑着说:“不用,你去跟上王勤虎。” 姜夔生微微动容,旋即笑道:“好,我知道了。”眼睛微微一眯,一股冰冷的杀气透了出来。 在场的这些个辽疆省的大佬们,一个个眼神犹豫,最终还是有人上前来跟林昆主动打起了招呼,林昆站在斗狗笼旁的台上,笑着对众人说:“大家的好意林昆心领了,今天晚上就不一一接受各位的祝福了,咱们都在辽疆省混,以后有的是机会。” 此番话一出,其他人也不好再上来嘘寒问暖的纠缠,纷纷退下,林昆从斗狗笼旁边的工作人员手里接过钥匙,打开了斗狗笼,小灰灰马上跑出来向他扑过来,林昆一把紧紧抱住小家伙。 小灰灰的身上还在淌血,林昆就用衣服给他擦,斗狗场里的专门兽医赶过来,拿出了专业的工作替小灰灰处理伤口。 而至于那条扭玻利顿恶犬,林昆笑着对样的工作人员说:“拖出来收拾一下,今天晚上让后厨给大家伙加个肉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