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屠尽一切恶兽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屠尽一切恶兽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屠尽一切恶兽 所有人都不相信那只半大的狼羔子会赢,即便它此时强撑着站了起来,拖着带血的身体撕掉了那条庞然大物的半只耳朵。 搏命的厮杀可以换来尊来,但同时也会换来更残酷的死亡。 扭玻利顿恶犬眼神中那愤怒怨毒不惜一切代价的目光,就像是熊熊燃烧的火焰,铺天盖地的将满身是血的小灰压下来。 姜夔生一向从容的脸颊,此时阵阵的涟漪波动着,他站在林昆的耳畔道:“昆子,再不动手,小灰灰就要搁这了!” 林昆的脸上是一股子战场上面对无数尸体的冷漠与决然,他目光静静的注视着斗狗笼里的厮杀,那条扭玻利顿恶犬占尽了优势,小灰灰狼狈的躲闪,却一刻也不曾放弃、妥协,林昆的目光燃起了骄傲,道:“我相信小灰灰,相信它体内流淌的狼王血液,血液觉醒,屠尽万般恶兽!” 姜夔生看向笼子里,小灰灰迂回的躲闪,像是随风欲动而又摇摇欲坠的浮萍,叫人心痛,同时却又充满了希望。 轰隆! 一声闷响,小灰灰再次被扭玻利顿恶犬撞飞,倒在了笼子的角落,身上的血水还在往外流,笼子里已经被染红了大片,令人免不得猜忌,这小家伙的体内到底还有多少的血可以流。 在场的每一个人,看向这个意志不屈的小家伙,目光里充满了一丝尊敬,眼前的这个小家伙已经不简单的是一只斗宠了,在每一个人的心目中,他更是一个不屈服的战士。 扭玻利顿恶犬甩了甩头,除了那半只被撕咬下来的耳朵,它的身上没有任何多余的伤,它已然愤怒了,咆哮了,自从成年以后,不管是面对东北的山林里的老虎还是黑瞎子,从来没有受过今天这般严重的伤。 扭玻利顿恶犬嘶吼了一声,向着角落里的小灰灰扑了过去,这一次它决定绝杀了,不再有任何的表扬成分参杂其中。 王勤虎坐在台下,和几位敬重他的道上大佬在一起,脸上笑容轻松的对几个人说:“瞧吧,我这可爱的孩子要绝杀了。” 几个大佬纷纷的点头表示同意,甚至已经有人拱起手来祝贺了。 “恭喜虎爷今天晚上大胜,到时候我一定备上厚礼前去那维多利亚酒吧祝贺!” “恭喜虎爷赢得维多利亚酒吧,气势上压了那林姓小儿一头!” “虎爷威风,财源广进!” …… 王勤虎笑的更得意了,轻蔑的目光向正注视着斗狗笼里的林昆看过来,喃喃道:“是这林姓小儿不自量力,养了一个半大的狼羔子,真就以为天下无敌了,跟他的人一样。” 旁边的人马上又附和道:“狗爷说的是,像这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轻人我见的多了,总以为自己有两把刷子,但到最后那死的是一个比一个惨,这天下来还是咱们这些老油子的。” 马上又有人说道:“我呸,你他娘的会不会说话,什么叫老油子,咱们明明是老江湖好不好,被你说的一下子掉档次了。” 说话的人马上辩解,笑着说:“我这意思也差不多好不好。” “差不多个屁啊,这老油子一听就像是在骂人,老江湖一听就让人敬畏,你这老小子还是回家去好好读读书吧,哈哈!” “我次奥你大爷的,你说谁没文化呢,信不信老子我喊上一百个兄弟砍了你!” “哎哟我靠,开不起玩笑还是咋的,有本事你叫人来砍我啊!” …… 这边两人说着说着居然要打起来了,王勤虎实在嫌呱噪,阴沉着道:“够了,想要打架出去打去,别在这儿吵吵吧火,今天晚上你们俩谁要是能把对方砍死,从今往后我王勤虎敬他!” 两人闻言马上住口,道:“虎爷,都是我们不对,惹的你不高兴了。” 另一个道:“虎爷,我这是脾气是差了点,说话也不中听,以后我改。” 王勤虎声音阴沉的道:“大家伙都是兄弟,没必要闹的什么事都要争出个一二三来,和气生财,这道理都不懂了?” “懂懂懂,虎爷教训的是,我们两个今个往后一定谨记,谨记……” 王勤虎嘴角微微一笑,目光重新看向斗狗笼里,脸上得意之色甚浓,可接下来的一秒,他的眉头却是深深的皱了起来。 “嗷!” 随着一声震天般的嗷叫,那声音像是直接刺入了夜空,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心尖一颤,紧接着所有人的眼睛瞪大起来。 眼前的斗狗笼里,那只身形看似瘦弱的半大狼羔,随着一声嗷叫,整只狼的气势瞬间发生了变化,它的身体一下子像是充满了力量一样,那决然而又冰冷的目光,脖子上倒立起的鬃毛,张开的嘴巴里沾染着腥红血光的獠牙…… 本来要一下子扑杀过来的扭玻利顿恶犬也一下子被这气势给震慑住了,庞大的身躯微微的一颤,那一双凶光毕露的眼睛里,本来闪烁着猖狂横行的目光,但此时也是弱了下来。 “吼!” 扭玻利顿恶犬紧接着一声咆哮,浑身上下那残暴的气势再次恢复,依旧向着小灰灰扑杀了过来。 姜夔生的嘴角勾起一抹兴奋的笑容,他转过头看向林昆,压低着声音,但却隐藏不住其中的兴奋道:“这是觉醒了么!?” 林昆的嘴角也勾起了一抹笑容,道:“我想起了一句话,没能杀死我,只会让我变的更加坚强!” 斗狗笼里,扭玻利顿犬扑到了小灰灰的近前,眼看着要将小灰灰整个给扑杀到身底下,小灰灰噌的一下原地跳了起来,如箭入云霄一般,张开那森寒的獠牙,张开那一双爪牙,从下往上的就向扭玻利顿恶犬迎了上来。 又是一次绝对力量的对决,不过这一次的对决是完全违背众人内心里的猜测,完全违背常理的,但从小灰灰与扭玻利顿恶犬的身形来看,一定是小灰灰被压在身子底下更符合常理。 可结果却是小灰灰以绝对力量的优势,直接将扭玻利顿恶犬给撞翻了,撞的一个后仰壳,身体在空气中一个凌空,呼通一声摔倒在了地面上。 “哇!” “我靠,这不是真的吧!” “这……” “小狼羔子要逆天啊!” “这他娘的什么情况咧!” …… 台下的众人纷纷的出声喊道,王勤虎的脸色一下子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围坐在他身边的那些人,也全都哑口无言,这会儿谁要是随便的多说一句话,保不准就被王勤虎一个耳刮子甩过来,虎爷的暴脾气他们可都是清楚的很。 斗狗笼里,扭玻利顿恶犬马上就站了起来,想要再次的向小灰灰扑杀过来,在这条恶犬的心里,刚才的这一下一定是哪里出了差错,它从最开始就被把这只半大的狼羔子放在眼里,就那单薄的小身板,即便是开挂了,它也不信能撞飞它。 “吼!” 扭玻利顿恶犬又是一声咆哮,喉结乱颤,震的人心发麻,只可惜这一声叫的一声有气势,但迎面的小灰灰已经更有气势的向它扑了过来,那看似单薄的身体在半空中飞舞着。 呼通…… 扭玻利顿恶犬本来还想要反抗,结果硬生生的再一次被压倒在了地上,小灰灰的一双前爪死死的摁着它那硕大的头颅,张开那森寒獠牙的大嘴巴,向着恶犬的脖子就咬了下来。 恶犬凄惨的嗷叫着,那一双瞪大的眼珠子里煞气尽失,换上的是一副难以言说的恐惧,一刹那间仿佛看到死神在向它招手,而那真真实实的獠牙,毫不留情的刺进了它的脖子里。 喀嚓…… 脖骨被咬断。 嘶啦一声…… 小灰灰的头颅一仰,一大块血肉被它从扭玻利顿恶犬的脖子上撕咬了下来,腥红的血液喷溅,死亡开起了一朵红色的莲花…… 狼王血液觉醒,屠尽一切恶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