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血染的悲壮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血染的悲壮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血染的悲壮 一瞬间,整个斗狗场里安安静静,一身鸡毛掸子打扮的主持人,今天晚上找到了前所未有的存在感,手里头握着麦克风,还想把自己当盘菜站在那儿嘚吧嘚吧两句,结果嘴巴刚刚张开露出个板牙,马上被走过来的姜夔生一拳扪倒。 “啊哟!” 一声惨叫,嘴里头飙血,两颗新鲜的门牙咽到了肚子里,爬起来还想要跟姜夔生对着干,结果触碰到姜夔生投下来的那冰冷的仿佛刀子一眼的眼神后,整个人瞬间就蔫吧了。 如此精彩的一幕,现场的却没有人注意到,众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在斗狗笼里,那块头大的像是一个小牛犊一样的扭玻利顿恶犬,已经扑到了小灰灰的近前,彪悍的身型,一对撑开的爪子,还有那呲嘴獠牙凶煞毕露的大嘴巴…… 此时的小灰灰再也不似刚才那般淡定了,一双眯着的眼睛突然睁开,整个身体也微微的向地上一匐,做好了厮杀状。 呼通! 扭玻利顿恶犬重重的砸在了地上,整个斗狗场里都能听到那轰隆声,就像是二百多斤的一团肉,重重的凿在地上一样。 小灰灰很聪明,没有和这只恶犬硬撼,而是眼看着就要被扑中的一瞬间,从扭玻利顿恶犬的肚子下蹿了出去,十分敏捷。 扭玻利顿恶犬扑空之后,紧接着快速的调过头来,此时的小灰灰已经凌空跃起,想要出其不备的偷袭一下对手,双爪张开,口中那森寒的獠牙也已经张开,冲着扭玻利顿恶犬的后背就要咬下来。 可小灰灰没料到,在场所有观战的人都没料到,眼前这条身形庞大的恶犬,居然能这么敏捷的掉转过身来,只见它临空一跃,正面迎着小灰灰就扑了过来,迎面扑来的小灰灰和它一比,气势上顿时就弱了一大截,不过小灰灰的眼中却并没有展露出丝毫的惊慌来,眼神中的战意反倒是更盛。 林昆紧紧的握住了拳头,他的心里比在场的每一个人更紧张,脸上看不出任何的破绽,可这心里头却是砰砰直跳。 吼! 一声震天的怒吼从扭玻利顿恶犬的喉咙里发出,半空中小灰灰和它撞到了一起,扭玻利顿恶犬先是低头冲着小灰灰的嘴巴斜的一撞,紧接着扬起头大嘴向小灰灰的脖子一咬。 绝对力量的比拼,身材弱小不及扭玻利顿恶犬三分之一的小灰灰根本不是对手,张开的嘴巴被撞的斜到了一边,身子在半空中也是侧着飞了出去,脖子正好露在了扭玻利顿恶犬的獠牙下,此时扭玻利顿恶犬只要喀嚓的一咬下,仿佛马上就能听到小灰灰脖骨被咬断的声音。 才刚刚开始,胜负似乎就已经要分出来了,场下的人屏气凝神,有人在内心里欢喜,有人在内心里惨嚎,有的人摇头似乎在替这只还未长成的小狼而感到可惜,又或是对这小狼背后的林昆感到惋惜,普通人眼里的一场普通的斗宠,殊不知暗中凝聚了辽疆省黑道上两位大哥之间的威望之争。 林昆紧握的双拳里,手心里渗出冷汗,战场上的无数次厮杀,面对过比自己强太多太多的敌人,可自己从未像此时此刻这么紧张过,他甚至不敢想象,万一小灰灰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那自己的这一次想要激活它体内狼王血液的决定,到底是对是错。 不远处,王勤虎脸上得意至极,目光轻佻不屑的向林昆看过来,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似乎已经胜券在握高高在上。 半空中,眼看着扭玻利顿恶犬的獠牙就要咬到小灰灰的脖子,小灰灰身体猛的一旋转,同时喉咙一声狼嚎,声音里充满了坚决与凄厉,硬生生的将脖子从扭玻利顿恶犬的口中躲过,作为代价,它的半边肩膀被扭玻利顿恶犬咬住。 “嗷!” 惨叫声与痛叫声合二为一,那扭玻利顿恶犬咬住了小灰灰之后,呼通的一声将它整个给摁在了地上,然后扬起脖子一甩,直接把小灰灰给甩的飞了起来,轰的一声撞在了铁笼上。 鲜血当空挥洒,一片细语般的血滴,吧嗒吧嗒的落在那坚硬的水泥地面上,空气中血腥弥漫,一股说不出的寒意蔓延。 小灰灰倒在了铁笼的边上,血水顺着它的身体流下,在那一小片的方寸里迅速的染红,开斗紧紧不到两分钟的时间,胜负似乎就已经摆在了面前,高高昂起透露的扭玻利顿,正享受着众人投来的敬畏的目光,它此时仿佛不是一条斗犬,而是人们心目中战斗值保镖的图腾,充满杀戮的图腾。 姜夔生急了,肩膀扭动了一下,就要冲上去踹开铁笼救出小灰灰,林昆突然伸出手,紧紧的抓住他的手腕,姜夔生回过头,满是决然的目光中,看到的却是林昆异常平静的脸颊。 小海冬青嘎嘎的叫了起来,声音里满是凄厉,小家伙凌空飞了起来,想要过去帮自己的小伙伴,却是无法进入到笼子里,小家伙无奈只要又折回来,挥动着翅膀悬空停在林昆的面前,那一双可怜楚楚的小眼睛满是哀求与悲伤。 林昆抬起手摸着小海冬青毛茸茸的小脑袋,嘴角微微的勾动起一丝笑容,道:“红烨,我们再给小灰灰一点时间。” 小海冬青焦躁不安,但还是很听话的重新落到林昆的肩上。 现场一片安静,这安静持续了将近半分钟,那被打掉了门牙吞进肚子里,这会儿又要到台上寻找存在感的鸡毛掸子主持人,又是蹦跶到了舞台上,他满脸笑容手握麦克风,刚要宣布今天晚上的比赛结果,身后的铁笼子里,扭玻利顿恶犬却是低着头颅,一步一步的向着蜷缩在笼角的小灰灰走过去。 “滚开,别妨碍我们看好戏!” “给老子滚开,你这个插着鸡毛的玩意儿!” “不滚开,老子今个废了你!” …… 台下顿时骂声一片,秃着两个门牙的鸡毛掸子主持人,赶紧娘们唧唧的‘妈呀’一声,从台上一个高儿跳了下来。 战斗还没有结束,扭玻利顿恶犬只要是战斗起来,完全就是不死不休,这条扭玻利顿恶犬经过长期的训练与天赋的结合,不但拥有着扭玻利顿恶犬的残酷,更是具有普通的扭玻利顿恶犬所不具有的智慧与耐心,它似乎非常明白自己此时的角色,是一只恶犬,更是这场子里的表演家。 它打算一点一点的将眼前的这只半大的小狼,完全算不上是它对手的对手给一口一口的撕咬掉,它需要更多的掌声与畏惧。 低吼声,大獠牙,魁梧如同小牛犊的身躯往那一横,顿时挡住了大部分人的目光,只要侧面的人才能清晰的看到笼子里对决的状况。 “嗷!” 蜷缩在笼子角落的小灰灰,这时突然跳了起来,趁着扭玻利顿恶犬动作迟疑的瞬间,那已经被血水浸红了半边身子的身体,突然如箭一般的向扭玻利顿恶犬的头颅袭来。 看见这一幕的人,全都睁大了眼睛,这些人不敢想象已经浑身是血的小家伙,是如何聚集了这么一股突然而发的力量。 只是嗖的一下,不等扭玻利顿恶犬反应过来,小灰灰已经贴着它的脑袋袭了过去,这恶犬只是本能的歪了一下脖子,半只耳朵就被硬生生的撕扯了下来,血水喷溅,惨嚎声与怒吼声震荡,这只庞然大物的凶犬顿时彻底的怒了,转过身向着小灰灰就扑了过来,凶悍的眼神,张开的大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