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来吧狼王大人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来吧狼王大人

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来吧狼王大人 一身干净利索打扮的服务员看向林昆,眼神里多少带有询问的意思,这酒的名字虽说不怎么好听——毒药,可价格却是不菲,而且是他们这西厢记酒吧里最贵的酒。 林昆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议,嘴角微微的一笑,服务员马上笑着对眼前这个妖娆的女人说:“小姐,请稍等。” 林昆的目光在眼前这个女人的身上打量,如果他是一个普通的男人,那一定会被眼前这女人身上的那股子荷尔蒙弥漫的气味所吸引,可他不是普通的男人,他是经历过无数次生死锤炼,无数次从死人堆里走出来的男人。 从眼前这个女人的身上,从她脸上的表情,从她的每一个细节,他都能感受到了一股冰冷的死亡气息在躁动着,就像是毒蛇吐出的蛇信,散发着令猎物神经麻醉的分子。 林昆假装不知道,目光落在女人雪白的脖颈上,眼神里流露出贪婪的神色,就跟普通见了美女急于发情的男人一样。 女人得意,妖娆的笑,发出一阵咯咯咯的声音,抬起手轻轻的掩住脖子,道:“你们男人的嗜好不同,有的喜欢女人的嘴唇,有的喜欢女人的胸,有的喜欢女人的屁股,有的喜欢女人的私密处,也有人喜欢耳垂,喜欢脖子……” 林昆咧嘴一笑,道:“我对你手上的那枚戒指比较感兴趣。” 女人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怔,手指头动了动,“我的这枚戒指没什么奇怪的,说来不怕你笑话,是我一次旅游的时候,随便在路边摊买的,老板人不错,只收了五十块。” “哦?” 林昆笑了笑说:“这么漂亮的戒指五十块,倒是便宜透了,下次姑娘再遇见,记得帮我带一个,我先谢谢了。” “客气。” “小姐,您的毒药来了。”一身正装打扮的服务员彬彬有礼道。 琥珀色的酒水摆在女人的面前,女人微微一笑,端起酒杯浅抿了一口,舌尖舔了舔嘴唇,满意的点点头:“不错,名不虚传。”说着,目光却是饶有兴致的投向林昆。 林昆从兜里掏出一张红色的钞票,向服务员递过来,“拿去把帐结了。” 服务员有些为难的说:“先生,这杯酒的价格是……” 不等他说完,林昆笑着说:“上面的是小费,下面的是酒钱,密码是六个‘8’,另外这位小姐今天晚上的所有费用都算进来。” 服务员这才反应过来,一边道着谢,一边满是歉意的接过一百元的大钞,钞票的下面是银行卡,尾数是拉风的六个‘8’。 女人微微一笑,道:“阔绰,今天晚上总算遇到一个像样点的男人了,看来我今天晚上的运气还算不错。” 林昆微笑着说:“我的运气也算不错,总算遇到一个漂亮的。” 女人含羞似的一笑,却是媚态十足,“既然这样,那这漫漫长夜我们也别浪费了,我就住在这附近,去我那儿坐坐吧。” 林昆呵呵的笑着,道:“好!” 服务生把银行卡还了回来,林昆起身向楼下走去,女人放下酒杯,莺莺的一笑却是弥漫着一股阴险的味道,跟了下来。 这酒吧的附近就有一家快捷酒店,林昆和女人走进了酒店,坐着电梯来到了五楼,503房间的门口,女人开门进去。 从一进到这酒店开始,林昆就仔细的感受着周围的气机,没有什么额外的埋伏,除了眼前的这个女人是一个危险人物外,他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危险,这到让他有些意外。 咔嗒,门打开了,灯也打开了,房间的规模中等,里面的装修自然不能和五星级的比较,不过也是比较温馨的。 地面上散落着小卡片,上面印着色情的画面,写着按摩服务之类的广告词儿,这在酒店里倒是常见的很,没什么奇怪。 “随便坐,不要拘束。”女人莞尔一笑,脱掉了身上的外套。 林昆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笑着说:“还不知道你名字呢。” “我叫杜婉怡,随便你怎么称呼都行,大家只是萍水相逢,空虚孤独的心互相慰藉,反正过了今夜谁也不认识谁。” “呵呵,你说的倒是蛮直接的,我叫林昆,双木林,昆仑山的昆。”林昆打量着屋里,笑着说:“你刚入住不久吧。” 杜婉怡笑着说:“今天刚过来的,我是一个喜欢到处旅游的人,每到一个地方,就欣赏一下陌生的风景,找一个喜欢的男人,你是我在这座城市的第一个男人。” 林昆笑着道:“那我是不是应该为此而感到荣幸呢?” 杜婉怡莞尔一笑,妖媚至极,道:“等着我,我去洗个澡。” 林昆笑着说:“你请便。” 杜婉怡当着林昆的面儿,脱掉了身上的衣服,露出一副雪白的身体来,整个过程林昆亲眼目睹,这女人不但长的漂亮,身材也几乎是完美无瑕。 把自己脱的精光,杜婉怡嘴角噙着一抹妖娆的笑,赤裸着一双小脚,向洗手间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回过头道:“你是我见过的男人里,最有定力的一个,到现在为止,我还没遇到能让我顺顺利利洗完澡的,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林昆笑着没有回答,他当然知道这个女人不简单,就她手上的那枚戒指,可不是普普通通装饰的戒指,而是…… 林昆打量着房间,洗手间里传来了哗哗的流水声,突然一声尖叫从里面传了出来,“哎呀,好痛,救命呀!” 林昆闻声眼睛顿时一亮,向着洗手间就冲了进去,一脚踹开洗手间的门,洗手间里的水汽好大,看不清眼前的状况,突然一把冷刀,向着林昆的胸口刺了过来,速度奇快! 林昆眉头轻轻的一皱,伸手向那握着匕首的手腕拍去。 啪的一声响,暗处传来一声嘤咛,紧接着又是一道寒光,向着林昆的肩膀扎了过来,这一刀的速度更快,更阴狠,刚才迎面刺来的那一刀,完全就是虚招,这一刀才是杀招。 林昆嘴角勾起一丝冷笑,道:“我就知道你不简单!”说话的功夫,身体稍稍的一侧,躲过了刺来的又一刀,紧接着左手探出,向着这一只握着匕首的手腕就抓过来。 啪! 又是清脆的一声响,林昆的左手紧抓住了这只手腕,稍稍的一用力,暗处的女人呻吟带着痛呼,手上握着的短刀啪嗒一声叼在了地上,林昆紧跟着另一手向前一抓,一记凶悍的锁喉,扣住了躲在了水雾里女人的喉咙。 女人的另一只手还握着刀,刚刚挥至半空,冷冷的声音响起在她的耳畔,“不想死就配合一点,我不想辣手摧花。” 吧嗒,匕首又掉到了上。 林昆抓着女人的手腕,扣住她的喉咙,赤裸裸的把女人从洗手间里给拽了出来,女人脸上表情惊慌,林昆直接一把将她整个人给丢到了床上,冰冷的目光看着她,说:“我只给你一次机会,来龙去脉说的清楚点,或许我可以放了你。” 女人扯过一截被单裹在身上,脸上惊慌的表情散去,眼神依旧妖娆的看着林昆,道:“漠北的狼王果然名不虚传。” 林昆扯了一条椅子,坐了过来,淡淡的笑道:“骷髅佣兵团什么时候堕落到要派一个女人来色诱了,真是没人了?” 女人眉头轻轻一皱,笑道:“你这是在瞧不起我,还是瞧不起我们骷髅佣兵团?” 林昆淡淡的笑道:“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我跟你们骷髅佣兵团也没什么太深的仇怨,这一次你们为何要针对我。” 女人道:“我们骷髅佣兵团一向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有人花钱买你的命,而且是高价,我们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至于是谁雇的我们,今天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说。” 林昆呵呵的笑了起来,眼神里幽森森的光芒一闪,猥琐道:“死你不怕,那先x后杀,再x再杀你怕不怕?” 杜婉怡妖娆的道:“我不怕,能被你这样的一个男人给x杀了,我杜婉怡也算没白活这一遭,去见阎王爷也值了。” “你是花痴?”林昆笑着道。 “反正也是死到临头了,花痴的安慰自己一下,总比满心的恐惧去死要好吧,而且我说的也是实情,不是每个人都能被漠北的狼王x杀的,我杜婉怡也算是挺荣幸的。” “行了,你不用在这演戏了,你能一个人来找我,就一定是料到我不会杀你,跟你们老大说一声,我林昆没兴趣跟他结怨,也不会跟他记这个仇,上一次在维多利亚酒吧里遇到的那个人也是你们的人吧,你们哪儿来的哪儿回去吧,不管是谁雇了你们,跟我作对可不是什么明智的事。” 杜婉怡抿嘴一笑,道:“我们老大也是这么跟我们说的,本来他也不知道这一次行动目标的人是你,知道了以后便有收手的意思,不过他还是想跟你见一面,有些事你可能还不知道。” “哦?” “暗中雇佣我们的人没曾露面,一直都是网上的邮件联系,而且是单线联系,我们老大怀疑这里面还有其他的事儿,简单一点的说,他猜测我们只是其中的一小股力量。” “那你们老大的意思,这暗中还有另外一股力量针对我?” “是一股更强大的力量,具体有多强大还不好说,应该是海外某知名的佣兵团或者杀手团,势力很可怕。” 林昆点点头道:“照这么说,我还真得请你们老大喝上一顿,告诉我这么重要的消息先不说,派了你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来勾引我,还当着我的面脱光了衣服,可真是会替我着想。” 杜婉怡的脸颊微微一红,道:“林先生,你真这么流氓?” 林昆站了起来,向床边走过来,嘴角挂着淫笑道:“如此赤裸俏佳人,我如果不享用的话,是不是太辜负骷髅兄的一番美意了。”说着,贴身凑过来,把杜婉怡半压在身子下面。 杜婉怡突然紧张起来,不过镇定之后还是一番妖娆的冲林昆抛了个媚眼,声音软绵绵的道:“来吧,狼王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