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莫名的约会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莫名的约会

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莫名的约会 林昆端着酒杯上了二楼,坐到了一张不大的小方桌对面,举着酒杯,目光四下的看了一圈,笑着道:“我不喜欢这个酒吧?” 对面坐着一个女人,相貌没有什么出众的地方,不过也算的上是美女一枚,出众的是她那一身稳重内敛,又似令人看不透的气质,这种女人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聪明,聪明的可怕。 “为什么?” 女人开口,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这女人其实不是别人,正是丁锦玉。 林昆喝了一口酒,放下杯子,看着丁锦玉笑着说:“这酒吧的装修谈不上老气,但总给我一种走进了老戏院的感觉,老戏院嘛,里面难免就有一股阴森森的气息,透进骨子里的阴冷。” “哦?” 丁锦玉微微一笑,眼神里缠绕过一抹妖娆之色,道:“我怎么觉得林老大这话说的,好像有针对我的意思呢,是错觉么?” 林昆身子往后一靠,掏出根烟叼在了嘴里,对面的丁锦玉马上笑着说:“林老大,我还是觉得雪茄跟你的气质更配。” 林昆嘴里嘬着烟卷,笑道:“我也喜欢雪茄,可成本太高。好了,丁女士,咱们闲话少说,你约我出来是谁的意思?” “我如果说是我自己的意思,林老大你信么?”丁锦玉笑着道。 “我没什么理由不相信,也没什么理由相信,我们直接说事情吧。”林昆摊了摊手,把烟从嘴里抽了出来,夹到耳朵上。 丁锦玉看着林昆,目光深邃,道:“林老大,我今天约你出来,是想跟你道个欠,另外也希望你能放过我和我弟弟一马。” 林昆手指头敲了敲桌子,笑了一声,道:“呵,这从何说起啊?” 丁锦玉道:“当着明人不说假话,我心里对林老大确实有恨,我也确实期望能通过王勤虎之手解决掉林老大,但现在我突然意识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王勤虎他不是你的对手。” “哈哈!” 林昆笑了两声道:“丁女士,我可以理解成你这是在拍我的马屁么?” 丁锦玉面色平静的笑道:“林老大,以前我总以为你是一个吊儿郎当的人,现在我才越来越发现,你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 “哦?这又要夸我呢。”林昆笑着说:“接着夸,我喜欢听。” 丁锦玉道:“你最聪明之处,就在于你会很好的掩饰自己,让人看不透你,或者轻视你,显然我和王勤虎都着了你的道。” 林昆笑着摇头,道:“丁女士,你这可就是冤枉我了,我本来就是这种吊儿郎当的性格,大概从我生下来就这样吧。” 丁锦玉笑了笑,不再继续这个话题,道:“林老大,你一定在找姓胡的那个女人吧,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不用找了。” “哦?” 林昆的脸色突然一冷,眼神里有凶光,像是一把锐利的匕首散发着寒光。 丁锦玉心里一咯噔,身上一阵凉气扫过,脸上的表情也是微微一变,但马上恢复了正常,可语气里还是透着一股心虚道:“林老大,这件事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我只是知道而已。” 林昆道:“胡晓庆在哪?” 丁锦玉道:“在哪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她应该已经……” 话不用说完,林昆已经预料到了结果,眼睛微微一眯,道:“是王勤虎派人干的,王勤虎是受杨光那老贼指示的?” 丁锦玉点了点头,目光里透出一阵阴狠的光芒道:“王勤虎的和姓杨的没一个好东西,狼狈为奸,他们都罪有应得!” 林昆眉头轻轻的皱了皱,道:“听你这口气,好像很恨他们?你现在不是王勤虎身边的红人么,我可听说了,王勤虎生性好色不假,但他最喜欢就是你这种聪明人。” “还有那个杨光,他的的确确是个老王八蛋,据我的了解,他在辽疆省官场上这么多年,表面上的风光政绩没少做,可真要说利于老百姓的实事儿,一样都没干,典型的投机倒把分子,还没少在位子上捞好处,该收拾。” “可……我说了这么多,让我不理解的是,这两人怎么得罪你了?从王勤虎的角度来说,你应该挺敬重这个杨光吧,毕竟王勤虎这聚一堂能横行辽疆省这么多年,有这杨光的功劳在里面吧,你现在也算是聚一堂的大嫂了吧。” 林昆笑着说完,丁锦玉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她从兜里掏出一个小u盘,还真是够巧的,和胡晓庆的那个黑色的小u盘模样差不多,推到了林昆面前,“林老大,这个对你来说或许有用。”说完,起身就准备离开。 “慢着!” 林昆笑着叫住了丁锦玉,“先坐下把话说清楚,不然的话这个u盘我不敢要,另外你求我的事我也不能答应。” 丁锦玉脸上的表情动容了一下,坐了下来,苦笑自嘲了一番,目光闪闪的看着林昆道:“林昆,你知道我现在觉得自己最像什么么,我……我甚至连她们都不如!” 丁锦玉的目光向楼下的舞台上看去,那儿几个穿着暴露,几乎只遮了三点的舞女,正在舞台上搔首弄姿卖力的表演着,台下男人门的吆喝与目光中的灼热,她们脸上的笑容,在扑朔迷离的灯光下,肆意着低俗的味道。 可这低俗的味道,却正对了多数人内心里不愿展露出的欲望。 林昆循着目光看去,再看丁锦玉那一张苦笑无奈而又自嘲的脸,似乎意识到了在她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叹了一声道:“我一直以为王勤虎是一个聪明的男人,却没想到他也是个笨蛋,好好的把你留在身边,即便以后在这辽疆省混不下去了,换到另一个地方,只要没有我林昆,他照样可以东山再起,可惜他只把你当做了一个玩物。” 丁锦玉苦笑,不过看向林昆的眼神里,却多了一抹欣慰,语气软了下来,变的哀求起来,道:“林老大,我可以再回到百凤门么,我一定对你忠心,绝不再犯错误。” 林昆笑着摇头,伸出手指隔空向丁锦玉的胸口指了指,道:“丁女士,刚才你还夸我是一个聪明的人,你这么聪明的人都说我聪明了,我会看不出你的内心本质是什么么?” “你是一个唯利是图而又瑕疵必报的女人,偏偏你又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你这种女人太可怕了,我还是不招惹的好,另外我林昆用人也是有原则的,就算这些统统不重要,我也不希望刚哥的家庭不稳定,我要为他着想。” “我和刘总,我们是真心的!虽然……”丁锦玉苦笑道:“我确实有过利用他的意思,但我对他也是有感情的。” 林昆看着丁锦玉,目光飘逸,但又像是能看入人内心一样,晃了晃手里的小u盘,道:“如果这里面的一切属实,我会考虑放过你和你弟弟一把,不过不要再出现在我的视野里了,我可以放过你们一次,两次,但第三次,我绝不会手软,不管你再拿出什么样的条件,都不行。” 丁锦玉脸上的表情微微动容,躬身向林昆行了个礼,道:“谢谢你,林老大。” 林昆道:“两天前我在维多利亚酒吧里,遇到一个想要暗算我的人,这个人我感觉不像是王勤虎派来的。” 丁锦玉道:“我没听说王勤虎派人去暗算你,他现在的心思全都在明天的斗狗大赛上,他想借这个机会,在名望上压你一头,你最近太强势,他现在有很深的危机感了。” 林昆笑着说:“我听说他有一个扭玻利顿,很凶悍的样子。” 丁锦玉道:“我也没见过那只狗,但听说是一只凶犬,王勤虎曾带着它到东北的大山里咬死过老虎和黑瞎子。” 林昆笑着说:“出去的时候注意点,这人多眼杂的,万一要是被聚一堂的人发现你和我单独见面,王勤虎的性子应该不会放过你,沈城这边的事,不管最终鹿死谁手,这湾水都不适合你一个女人趟,带着你那个不争气的弟弟离开吧,找一个小城生活下来,做点小买卖也挺好。” 丁锦玉道:“林老大,谢谢你!” 林昆喝光了杯里的酒,道:“你先出去吧,我实在不喜欢这个地方,马上我也要出去了,下次再约我选一个好点的地方。” 丁锦玉笑了笑,说:“沈城这么多家的酒吧,只有这家酒吧和聚一堂不在一个立场上,里面也没有聚一堂的眼线。” 林昆若有所悟道:“这家酒吧的老板是那个什么三姐?” 丁锦玉笑了笑,说:“有说是王勤虎的前妻,也不知道真假,反正两人是水火不容,但这么多年也没互相厮杀。” 林昆笑着说:“是谁都不重要了,我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地儿。” 丁锦玉转身下楼,就在酒桌斜对面不远的一张桌旁,一个一身妖娆打扮的女人,正冲林昆抿着嘴唇舔着舌尖。 林昆举起桌上的酒杯,和那女人隔空邀杯,女人举起酒杯,性感妖娆的红唇贴着酒杯喝了一口,然后起身径直的向林昆走过来。 林昆左右看了看,确定这女人是向自己走过来的,无奈的摊手一笑,女人坐到了他的对面,林昆换个姿势翘起了二郎腿,一副饶有趣味的模样打量着女人,脸蛋很美,气质也很诱人,穿着性感,一双大眼睛勾人魂魄一般。 不等林昆开口,女人笑盈盈的说:“你的女伴走了。” 林昆笑着说:“我喜欢一个人喝酒,不太需要女伴。” 女人妖娆的一笑,道:“那如果我要做你的女伴,你看怎么样?” “我看……” “先不要急着回答,这夜晚还很长,你不打算先请我喝一杯么?”女人指尖轻轻的摸索在杯沿上,道:“我知道这儿有一种非常不错的酒,叫毒酒,女人只要喝了这酒,就会跟男人走,只是这毒酒很贵,你舍得么?” “我……” “拒绝就等同于虚伪,我不喜欢虚伪的男人,你也不是吧?”女人妖娆的笑起来,那一双眼睛像是妖精一样,抬起手冲不远处的服务员打了个响指,道:“来一杯毒酒!” 手指又是曼妙的向林昆一指,道:“记在这位先生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