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杀人案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杀人案

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杀人案 电话是侯小宝打来的,他被一个执勤的交警给救了,林昆问他胡晓庆往哪个方向走了,侯小宝说是北站,他亲眼看着胡晓庆打着车往北站的方向去了。 林昆略微沉吟了一下,道:“小宝,你现在马上去南站!” 侯小宝心中疑惑,不过既然是林昆的命令,他也不多问,挂了电话之后开着车就往沈城火车站的南站驶去。 而林昆也即匆匆的北站里出来,叫了一辆出租车往南驶去。 林昆的心中暗暗的道:看来自己还是太小看胡晓庆这个女人了,来北站只是她的一个障眼法,她一定去了南站。 眼下重要的是把她给追回来,真正的证据一定还在她手上。 “大哥,能再快一点么?”林昆笑着对司机大哥说。 “大兄弟,再快可就要飞起来了!”司机师傅笑着道。 林昆道:“大哥,要不你这车让我来开吧,咋样?” “你来开?” “对,我来开!” …… 沈城南火车站,和北站一样人来人往闹闹哄哄,胡晓庆从车上下来以后,就急匆匆的往火车站里跑去,脚上的高跟鞋嗒嗒嗒的,快要跑到火车站候车厅的大门口的时候,眼前突然一道身影挡在了面前,她一个‘刹车’不住,直接撞了上去。 眼前的人像是一堵墙一样,人家没怎么样,她倒是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那坚硬的水泥地,把屁股膈的生疼。 胡晓庆哀怨的看了眼前这个人一眼,道:“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啊,走路不看着点,撞了人怎么也不知道道个歉啊!” 眼前的是一个身高马大的大汉,咧嘴一笑,目光阴鸷的看着胡晓庆说:“胡女士,你妈和你女儿都在等你呢。” 胡晓庆的脸色一凛,煞白起来,大汉已经转身走了,胡晓庆赶紧从地上站了起来,追了上去挡在大汉的面前,道:“我妈和我女儿在哪,你……你把他们怎么样了!?” 大汉阴测测的笑着说:“暂时还没怎么样,不过就看你肯不肯合作了。” 胡晓庆道:“怎么合作?” 大汉道:“别再这么多的废话了,跟我走就能见到他们。” 胡晓庆脸上的表情将信将疑,大汉咧嘴笑道:“不信的话,你可以打个电话试试。” 胡晓庆掏出手机打了母亲的电话,电话很快接通了,胡晓庆的心里松了一口,道:“妈,你们在哪了?” 母亲的声音很平静,道:“晓庆,我们在你的一个朋友这,他说他想见见你,你要是忙完了,就过来一趟吧。” “妈……” 嘟嘟嘟…… 电话里传来了盲音,胡晓庆顿时面如死灰,看着大汉道:“你们到底要我怎么样,是要钱么,我想办法给你们凑!” 大汉呵呵的一笑,没再说话,转身向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胡晓庆紧跟在后面,知道再跟这大汉多语也没用,他也只是个跑腿的,胡晓庆偷偷的给林昆发了一条短信过去。 ——sos。 停车场上有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大汉拉开了车门,胡晓庆警惕的往里面看了一眼,结果被大汉猛的一把给推了进去。 “上去吧你!” 车上还有两个大汉,带路的大汉坐在了前面,车子向离开火车站的方向驶去。 坐在后排的两个大汉一脸淫笑的看着胡晓庆,其中一个突然将大手伸了过来,在胡晓庆的大腿上狠狠的抓了一把。 “干什么你!” 胡晓庆厉声叱道,那摸她的大汉哈哈大笑起来,道:“反正你也是快要死的人了,临死前也别浪费了,让哥几个尝尝呗。” 说着,这大汉就向胡晓庆扑了过来…… 黑色的商务车停在了市郊的一片荒地上,在这荒地的中央,有一个破陋的小平房,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留下来的建筑。 这周围的地已经被填平了,正常来看应该是打算建点什么。 车门打开,四个大汉跳下车,一个个红着脸颊精神抖擞,跟着他们下来的胡晓庆却是一脸狼狈,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 四个大汉有的到一边上去撒尿,有的点上了一根烟,都只是原地站着,并没有要带胡晓庆去哪儿的意思。 胡晓庆道:“我妈和我女儿在哪?” 其中的一个大汉指了指前面的小平房,道:“在那儿了。” 胡晓庆看着面前的大汉,从他的脸上看出一股阴谋的味道,不过她此时也别无选择,独自一人向那平方走去。 平房的门是一个锈迹斑斑的铁门,上面贴着一张褪了色的‘福’字,胡晓庆转身向不远处的几个大汉看了看,那四个大汉的脸上都挂着阴测测的笑容,仿佛这门只要一推开,里面就有着阴谋在等着她一样。 暗暗的一咬牙,胡晓庆还是把门推开了,铁门吱的一声响,门后浓浓的血腥传了出来,阳光透过门口照了进来,对面的墙角,胡晓庆的母亲和女儿瘫软在那儿,互相的依偎在一起,脑袋耷拉着闭着眼睛,血水已经将地面染红。 胡晓庆的眼睛突然瞪大,满脸悲伤与惊恐的大叫了一声:“啊……” 空旷的荒地上,声音传的很远,不再怎么远也不会有人听到。 唰…… 眼前一道冷光扫过,胡晓庆那白皙的脖颈,多了一道红色的口子,血水呲的一下喷溅了出来,溅的老远…… 呼通! 尸体倒下,被拖进了小屋里,瞪大的眼睛满是幽怨与不甘。 一个黑衣男人蹲下身来,在胡晓庆的包里翻了翻,脸上的表情突然动容,翻出了那把黑色的手枪,看样式是一款德国造的袖珍手枪,这种枪在黑市上也是不多见的。 男人仔细的看了看这手枪,嘴角咧开一抹笑容,从兜里掏出根烟叼在嘴里,把枪口对向了自己,手指头扣动扳机,啪的一声响,枪口里喷出一团火苗,把烟点着了。 吱嘎的一声急刹车,出租车停在了沈城的南火车站,副驾座上的司机大哥推开车门就跳了下去,蹲在路边哇哇的吐了起来。 林昆从兜里掏出了一沓钱,少说也有个两三千,丢到了座位上,说:“大哥,这些钱你拿着交交罚款,要是不够的话,再去维多利亚酒吧找我,去了提我名字——林昆。” 司机大哥吐的太凶,说不出什么话来,只能在那儿点头。 林昆掏出了手机,刚才半路上收到了一条胡晓庆的短信,他没敢完全相信,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狡猾了,说不定她知道自己追到这南站来,想要故意用这么一条短信再支开他。 所以林昆还是决定先到火车站里找找,要是没有的话再从长计议,目前他能做的只是尽量的把这个女人追回来。 林昆试着打胡晓庆的电话,结果提示关机,火车站里找了一圈,也并没有见到她的影子,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林昆决定还是先报警,通过警方的力量去找一下。 林昆回到了维多利亚酒吧,他料定胡晓庆恐怕是凶多吉少了,侯小宝回来了,正一脸歉意的站在他面前,道歉说:“昆哥,我是个废物,连一个女人都没看的住。” 林昆笑着摆摆手说:“算了,你不用自责了,那胡晓庆可不是普通的女人,我不照样被她给摆了一道么,只怪我当初把她想的太简单了,吃一堑长一智,漂亮的女人都是狐狸。” “说谁是狐狸呢?”蒋叶丽迈着妖娆的步子走过来,坐在了林昆的身旁。 林昆笑着说:“说你们女人呗,漂亮的女人都是狐狸。” 蒋叶丽道:“那你们男人也是愿意相信狐狸,怪谁呢?” 林昆咧嘴笑道:“还不是怪你们女人漂亮了,太诱人了。” 蒋叶丽翻了个白眼,道:“那现在胡晓庆的这条线断了,你有什么别的打算么?” 林昆笑着摇头说:“没了,目前也想不到别的突破口了,那杨光身边的人,也就这个胡晓庆比较符合下手的条件,其他的人杨光都不信任,根本拿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蒋叶丽道:“那这次就让这杨光逃过一劫了?他逃过一劫对余省长和韩书记的影响先不说,对我们影响也是很大,我听说他这两天已经把‘幸福家苑’楼盘的事平的差不多了,王勤虎这一下子又能缓过来一大口气了。” 林昆道:“多行不义必自毙,他们早晚得玩完。” 蒋叶丽道:“那最好趁早不趁晚,今天晚上有人要约你,是个美女,不知道咱们林先生有没有兴趣去赴约呢?” “哦?” “沈城有一个挺老的酒吧,叫西厢记,老板曾是一个唱戏的,这酒吧里美女特别多,今天晚上你可以去那瞧瞧。” “是谁约的我?”林昆笑着疑惑道。 “我也不知道,一个陌生电话打过来的,感觉不像是有什么敌意,让你一个人过去,今天晚上十点钟见面,”蒋叶丽笑着道。 “没再说点别的么?”林昆道:“我过去了要怎么找到她。” 蒋叶丽道:“没说,不过我想她既然这么约你,应该会主动的过来找你,我的直觉告诉我,她应该没有恶意。” 林昆笑着说:“可万一她有恶意,把我杀了怎么办?” 蒋叶丽笑着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不是你们男人一直的心愿么。” …… 晚上九点钟,胡晓庆的搜索还是没有传来消息,林昆从维多利亚酒吧出发,向西厢记驶来,他独自一人,没带任何的保镖。 其实,对于咱们林大兵王而言,带不带保镖也没多大的意义,真想要把他给杀死了,那得多牛x的人才能办到。 不管是单打还是群殴,这么多年来,他可是鲜有败绩,之前和仇云鹤对打的时候,最开始倒是落了下风,可最后那老头不还是让他给干废了。 车子停在了西厢记酒吧的门口,这酒吧外面建筑古朴,一眼看上去就像是过去的大戏楼一样,给人阴森森的感觉,不过生意好像很好,门口来来往往的人络绎不绝。 林昆走了进去,门口那一个个水灵的小服务员热情欢迎,走进了大厅里面,刚坐下来,就有一个系着领结的男服务员端着一杯酒过来,微笑礼貌的说:“先生,那位小姐请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