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章:胡晓庆跑了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胡晓庆跑了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胡晓庆跑了 离开民政局,胡晓庆急匆匆的就要侯小宝送她去火车站,侯小宝疑惑的说:“胡小姐,我们昆哥不是给你订的飞机票么?” 胡晓庆笑了笑说:“是我忘了告诉林昆,我母亲她严重恐高,坐不了飞机,小宝兄弟,麻烦你快把我送去火车站吧。” “哦……”侯小宝道:“咱们不去酒店接你母亲和闺女了?” 胡晓庆道:“不用了,我已经跟他们说好了,他们这会儿应该已经到了。” “哦,是么。”侯小宝笑着说:“那我给昆哥打个电话先,他说好了要来送你的……”说着,侯小宝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 “小宝兄弟,等等!” 胡晓庆突然紧张的叫住了侯小宝,侯小宝道:“怎么了,胡小姐?” 胡晓庆笑了笑,说:“小宝兄弟,林昆他平时也挺忙的,这次我的事已经够麻烦他的了,我想就不要打电话再麻烦他吧。” “哦……” 侯小宝笑了笑,心里却是察觉到了异样,向一旁的王猛递了个眼神。 王猛表面上木讷,心里头也是很机灵的,捂着肚子就冲侯小宝喊道:“小宝,你那有纸么,我这肚子突然疼了,哎哟……” 侯小宝白了王猛一眼,道:“王猛,你这肚子也忒差劲了吧,咱们中午吃的可都是一样的东西,而且我吃的还比你多,我这肚子啥事都没有,那你肚子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啊?” 王猛捂着肚子,一副很痛苦的样子,说:“你快别特么废话了,到底有没有纸,我急着上厕所,哎哟,哎哟这马上要出来了。” 侯小宝两手一掏兜,道:“没有,你还是自行想办法吧。” 听两人在这对着话,一旁的胡晓庆着急了,她从包里掏出一包纸巾,递给王猛道:“大猛兄弟,我这儿有纸。” 王猛接过纸巾,谢道:“胡小姐,谢谢你,你们等我一下!”说完,转过身就往民政局里面倒着小脚步跑了去。 侯小宝抽出根烟叼在嘴里,打算在这等王猛,胡晓庆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小宝兄弟,大猛兄弟这一去不一定要多长时间,要不咱们先去机场?我妈和女儿还在等着呢。” 侯小宝微微一笑,果断的答应,道:“好,我们先去。” 胡晓庆心里暗暗的松了口气,和侯小宝坐进了车里,向着火车站的方向驶去。 另一边,王猛前脚跑进了民政局,马上掏出手机给林昆打了个过去,“喂,昆哥,情况好像有些不对,胡小姐她……” 省政府的办公大楼内,骄阳西下,余宗华坐在办公桌前,拉开了抽屉,那个装着杨光和胡晓庆艳照的u盘就在抽屉里静静的躺着,从拿到这个小u盘到现在,他还没看里面的内容,不要误会,咱们的余省长不是那种好色的龌龊之辈,只是忽然间想确定一下这里面的证据情况。 他把u盘拿了起来,刚要插到电脑上面,马上又停下来了,拿起桌上的座机就给韩唯政打了过去,“老韩,你方便么?” 挂了电话,余宗华揣着u盘来到了韩唯政的办公室,韩唯政笑着道:“老余,什么事啊,这么急着过来找我。” 余宗华坐在了韩唯政的对面,把u盘放到了桌子上,笑着说:“我想跟你一起确认一下这里面的证据情况,我们的心里也好都一个底儿。” 韩唯政笑着说:“怎么,难不成你还信不过林昆?” 余宗华道:“我对林昆是绝对的信任,我是不信任那个女人,那个姓胡的小丫头,可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据我的观察,那小丫头绝对是一个心思严谨之人,这u盘里头要是真装着她和杨光的艳照,落在了我们的手里,我们要是把杨光给办了还好,要是没办成功呢?” 韩唯政想了想说:“以杨光那瑕疵必报的性格,到时候这姓胡的小丫头肯定要倒霉,不管她跑到哪,杨光都能想办法给她揪出来,至于揪出来后会怎么就难说了。” 余宗华点点头道:“反正肯定不会是什么好结果,这一点我们能想到,那姓胡的小丫头也会想到,所以这u盘里……” 韩唯政恍然道:“你的意思是,这u盘里的东西有蹊跷?” 余宗华道:“有没有蹊跷,咱们现在看一下就知道了。” 韩唯政道:“好!”拿起u盘就要往办公电脑上插。 “等等!” 余宗华拦住,道:“老韩,你这儿有不那么重要的笔记本么?” 韩唯政想了一下,说:“有!”起身就到一旁的办公柜子里拿出一个样式挺老的笔记本,是他私人闲置的笔记本。 韩唯政打开了电脑,把u盘插在了上面,一切过程都很正常,也能够看到u盘的盘符在电脑里,韩唯政双击鼠标,u盘被打开了,里面存着诸多的照片还有小视频。 韩唯政向余宗华看了一眼,余宗华点了点头,韩唯政点开了其中的一个小短片,来确认一下里面的人到底不是是杨光,结果就在小短片被点开的一瞬间,笔记本的屏幕突然闪了起来,而且闪的频率越来越快,很快屏幕就黑了。 “这是怎么回事!”韩唯政拍了拍电脑,疑惑的说。 余宗华道:“老韩,别拍了,肯定是中病毒了。看来真如我所猜想的,姓胡的这丫头果然不简单,她把林昆给坑了。” 韩唯政道:“那现在怎么办,是不是得赶紧告诉林昆。” 余宗华起身走到办公说前,拿起座机给林昆拨了出去。 维多利亚酒吧里,林昆刚刚挂断了王猛的电话,余宗华的电话就打进来了,一股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他笑着接听了电话,道:“余叔,这突然给我打电话,什么好事啊?” 余宗华的声音很沉稳,道:“昆子,那u盘里装的是病毒。” 林昆道:“余叔,你的意思是胡晓庆把我给坑了?” 余宗华道:“快去找她,把真的证据拿来,否则我们办不了杨光。” 林昆道:“余叔,你放心,我一定把胡晓庆给追回来!” 挂了电话,林昆也来不及跟一旁的蒋叶丽解释,就出门了。 他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火车站,路上给侯小宝打了个电话,让他尽量拖延时间,要是有机会尽量把胡晓庆给控制住,林昆对胡晓庆倒也没有什么恨,只是心底有些微微凉,不过换个角度再想一想,胡晓庆那种女人怎么能轻易的相信,这次的事真要是办砸了,也只怪自己太大意了。 侯小宝挂了电话,透过后视镜向后座上的胡晓庆看了一眼,胡晓庆正目光阴森的看着他,侯小宝这心里头一个激灵,咧嘴笑了笑,说:“胡小姐,你这次打算去哪呀?” 被侯小宝这么一看,胡晓庆的目光也柔和了些,笑着说:“刚才是林昆给你打的电话么,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 侯小宝笑着说:“没什么事儿,就是叮嘱我要顺利的把你送去火车站,必须要保证你的安全,否则就教训我。” 胡晓庆笑了笑,说:“林昆也真是有心了,只可惜啊……” 胡晓庆拖长音的叹了口气,侯小宝笑着说:“胡小姐,可惜什么呀?” 胡晓庆把手伸进了包里,突然掏出了一个东西抵在了侯小宝的脑袋上,那东西很硬,抵在脑袋上胳人又冰凉。 侯小宝心里头一惊,虽然他没被用枪指着脑袋过,但这感觉让他很自然的就联想到了枪,目光向后视镜里看了看,果然胡晓庆的手里握着一把黑漆漆的精致小手枪。 “胡小姐,你这是干嘛呀。”侯小宝笑着说,“这多见外呀,我们昆哥刚帮了你大忙,我又一直保护着你,你这样做不太合适吧,咱们以后还怎么做朋友啊,是不是?” 胡晓庆语气冰冷的道:“别废话,把手伸给我过来!” 侯小宝道:“胡小姐,我现在开着车,这手怎么伸啊。” “把车靠边停了,快!不想你的脑袋开花,就照我的说错。” “好吧,你别激动,可千万别走火。”侯小宝靠边把车停下来。 “把手伸过来!”胡晓庆语气冰冷的命令道。 侯小宝担心自己的脑袋真被开了花儿,乖乖的把手伸了过来。 “是两只手,面向我两只手抱着车座靠背,快点!” “这,胡小姐,你到底要干嘛啊!”侯小宝满脸哀怨的说。 “别怪我没警告你,再废话,我真就一枪蹦了你!”胡晓庆手里的枪筒,狠狠的向侯小宝的脑门一戳,疼的侯小宝赶紧缩了一下脑袋,也只好乖乖的把两只手抱在靠背上。 胡晓庆从包里又拿出了两根事先准备好的扎带,咔嚓咔嚓的就把侯小宝的两只手箍在了一起,侯小宝疼着叫喊道:“胡小姐,你松点,松点,我这手都快被箍断了!” 胡晓庆推开车门下车,向车里的侯小宝看了一眼,说:“小宝兄弟,今天是姐对不住你,麻烦你也替我转告林昆一声,我胡晓庆欠他的这个人情,心里会念着他一辈子的好,也希望他能体谅一下我,我真的怕杨光的报复。” 胡晓庆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上车后,胡晓庆对司机说:“去火车站。” 司机大叔四十多岁,一看上来了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脸上的笑容灿烂了十八分,道:“是这附近的北站么?” 胡晓庆道:“你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北站走,过了两个红绿灯再掉头走高架桥往南站走。” 司机大叔疑惑的说:“姑娘,这是啥套路啊,这么走不绕远了么?” 胡晓庆冷冷的说:“我怎么说你照做就是了,车钱不会少你。” “哦……” 司机大叔不再自讨没趣,乖乖的开车。 沈城火车站北站,林昆从出租车上跳了下来,王猛给他打电话汇报时说的就是北站,而且王猛也看着出租车离开的方向,确实是向着北站这边过来的。 林昆急匆匆的走进了候车大厅,掏出手机就给侯小宝打过去,半天电话也没人接,他只好一个人在候车大厅里找了起来。 找了半天也不见胡晓庆一家的身影,这时他的电话又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