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九章:有阴谋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有阴谋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有阴谋 林昆拜托的是两件事,一件是有关胡晓庆的,另一件是希望能够晚点处理杨光,最好是在明天夜里开始行动。 余宗华和韩唯政对视,两人同时点点头,余宗华笑着说:“昆子,胡晓庆的事我们现在就可以答应你,至于处理杨光,我们也答应你,但余叔能不能问一下原因?” 林昆笑着说:“余叔,其实也没啥大原因,就是我不想现在就惊动到王勤虎,你们也知道我现在正跟他较劲呢,这王勤虎的后台又是杨光,万一杨光这会儿被拿下来了,他一定会警惕的,而且我也琢磨了,多留杨光这两天,说不定他会露出更多的破绽,尤其在‘幸福家苑’上。” 余宗华和韩唯政一起点点头,韩唯政笑道:“小林说的有道理。” 胡晓庆和侯小宝、王猛坐在车里,突然看见从市政府大楼里走出来的杨光,他的专车已经等在了门口,上车后急匆匆的离开。 侯小宝笑着说:“胡小姐,你说着杨光会不会突然畏罪潜逃了?” 胡晓庆道:“应该不会吧。” 侯小宝道:“他胆子这么大呢?” 胡晓庆说:“也不是胆子大,他在官场上位居了这么多年,总是有一些手段的,就是不知道这一次他能不能逃的过。” 侯小宝笑着说:“你放心,我敢保证这个贪官这一次的官运就算是到头了,等待他这等败类的只有铁门铁窗。” 胡晓庆笑着说:“你这么相信你的昆哥?” 侯小宝道:“我不光是相信我们昆哥,我也相信正义,咱们华夏现在到处都在反腐,这种政府的败类,早晚都得玩完。” 胡晓庆微笑着,心里却是隐隐的担心着,要说现在反腐,提倡的是老虎和苍蝇一起打,杨光如果是老虎,那她算不算是苍蝇?坐牢她害怕,但她更害怕的是母亲和女儿没人照顾,她怕自己一旦坐牢了,母亲和女儿孤苦伶仃。 没等上多久,林昆就从省政府的办公大楼里出来了,上车后胡晓庆马上迫不及待的问:“林昆,情况怎么样?” 林昆回过头笑着说:“放心吧,一切我都安排好了。” 胡晓庆道:“那我……” 林昆道:“下午办完了离婚手续,我就安排你晚上的飞机离开。” 胡晓庆抿了一下嘴角,又想要说谢,但最终还是忍住了,笑着说:“好,那我现在就打电话让我妈收拾一下。” 中午,林昆回到了维多利亚酒吧吃了顿饭,侯小宝开着车,和王猛一起负责保护胡晓庆,另外也派了兄弟去胡晓庆的家里把岳洋给看管了起来,好让他下午乖乖的去办离婚手续。 林昆吃过了午饭,又回到屋里晒太阳,他这边慵懒惬意,隔了几条街外的一栋会所里,王勤虎却是坐立难安。 会所里的一个豪华包间内,王勤虎来回的踱着步,脸上愁云密布,额头上满是皱纹,丁锦玉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看着王勤虎,同时也在心里头暗暗的出谋划策,希望能帮王勤虎度过眼前的窘境。 派去刺杀胡晓庆的人失败了,四个人都被打进了医院,山鼠又来电话说,利用岳洋来办胡晓庆也失败了,他和一群兄弟也都受了伤,当山鼠说出林昆的名字的时候,王勤虎气的直接把手机摔到了地上,摔的七零八落。 王勤虎倒不在乎胡晓庆这个女人,可这个女人间接对他的影响很大,这个女人的手上有杨光的把柄,万一这把柄落到了杨光政敌的手中,到时候杨光势必会陷入困境,这杨光万一陷入到了困境,被关进了监狱里,那他可就失去了在辽疆省最有利的保护伞,他的情况会很糟糕。 门没有敲响,直接被人从外面推了进来,杨光阴沉着脸走了进来,王勤虎刚要笑着打声招呼,可不等他把话说出来,杨光就已经咆哮了:“王勤虎,你还能干点什么!” 王勤虎的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他很想冲杨光大声的回过去,可自己确实不占理儿,而且杨光好歹也是副省长,这一次幸福家苑楼盘的事闹的那么大,要是不借助杨光的力量,根本就压不下去,楼盘出了事,那他可就陷入绝境。 这幸福家苑的楼盘规模可不是一般的大,王勤虎几乎是抖落干净了身家投了进去,按照正常的预期,这楼盘最终能带来的收益至少是投入的三倍,可现在摊上麻烦了,别说是三倍的收益了,稍有不慎自己就要赔的底儿朝天。 王勤虎沉了一口气,陪上笑脸对杨光说:“杨省长,你先息怒,事情不还没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么,我也没料到居然会有人保护那娘们,要不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马上派出高手,说什么也要把这娘们给办了!” 杨光道:“再给你一次机会,我还能再信得过你么?” 王勤虎道:“杨省长,瞧你这话说的,咱们合作了这么久,我也就这一次让你失望,你放心我一定挽回在你心目中的信任,我马上就安排人,不留这娘们的活口!” 杨光目光阴测测的一眯,却是落在了坐在沙发上的丁锦玉身上,道:“好,那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我要她死!” 王勤虎道:“杨省长你放心,这一次我保证完成你交代的任务!” “嗯?” “不对不对,不是你交代的,是我自己要去弄死那娘们!” 王勤虎继续陪着笑脸说:“杨省长,幸福家苑那边的事,您看是不是在加大点力度,有你开口之后,他们查的不严了,可终归这影响还是不好,能不能让他们都歇了?” 杨光的目光始终看着丁锦玉,流露着一抹贪婪,道:“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王勤虎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循着杨光的目光看过去,心中马上了然,笑着说:“杨省长,我这外头还有事,先去忙一下。”转而又对丁锦玉说:“锦玉,好好伺候杨省长。” 沙发上的丁锦玉心中一阵厌恶,脸上却表现的很自然,微微一笑道:“虎哥,你放心好了,我一定让杨省长满意。” 王勤虎离开了房间,这包间里一下子就剩下杨光和丁锦玉两个人,丁锦玉长的不是多么漂亮,但气质很吸引人,而且像她这种聪明的女人,男人往往希望能把她征服。 丁锦玉笑盈盈的站了起来,道:“杨省长,你要喝点什么,我去给你准备点,咖啡还是茶,还是鲜榨的果汁?” 说着,丁锦玉作势就要往门口走去,她倒不是有意要逃,而是故意这么做,让杨光心中有危机感,同时会产生更强烈的征服欲望。 男人和女人其实也就是那么点事,但这个过程很重要,聪明的女人会很好的利用这个过程来挑逗男人,把男人挑逗的心里痒痒,挑逗的面红耳赤,恨不得立马脱裤子上阵。 “锦玉小姐,你这是要去哪儿啊?”杨光突然一把从后面抱住了丁锦玉,硬硬的一大根戳着丁锦玉的屁股。 丁锦玉声音软绵绵的道:“杨省长,你这是干什么呀。” 杨光猥琐的一笑,道:“反正老子也没几天好日子了,趁着现在能多干一个是一个,今天你可得好好的伺候老子!” “啊?” 丁锦玉软绵绵的叫喊一声,杨光伸出手在她的屁股上狠狠的捏了一把,该说不到,这丁锦玉的身材还是很不错的。 接下来,杨光就像是发了疯的野兽一样,把丁锦玉身上的衣服扯掉,很快包间里就剩下两个赤裸精光的身子。 沙发成了战场,杨光挥洒着汗水,可惜他这身子骨不行,心有余却力不足,没几下的折腾,就彻底的缴械投降。 杨光恨恨的坐在沙发上,低着头看着自己不争气的东西。 丁锦玉躺在沙发上,心里头却是一阵的恶心,杨光刚才的那句无意间的话,像是一颗子弹,凛冽的戳进了她的心里。 经过她对当前局势的审查,这杨光如果玩完了,王勤虎和林昆之间的对决马上就会变得毫无优势可言,甚至是劣势。 她静静的阖上了眼,这会儿在杨光不停的拨弄下,他的那根不争气的玩意儿又重新焕发了生机,转过身又压在了丁锦玉的身上。 丁锦玉闭着眼睛娇呼了一声,却是忍着心里浓浓的恶心,她这时已经毫无心思在身上的这个老男人的身上,而是在静静的想着,林昆这个男人太可怕了,同时心底也陷入了一股莫名的恐慌中,如果王勤虎败了,那林昆会放过她和弟弟么? 王勤虎站在走廊里,掏出手机给李向南打了个电话过去,语气决绝的说:“这一次那个女人如果没死,你也不用回来了!” 电话里,李向南语气阴沉的说:“虎爷你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下午…… 民政局的门口,胡晓庆在侯小宝和王猛的陪同下,从民政局里出来,岳洋坐在轮椅上,推着他的是百凤门的小弟。 岳洋满脸的愤怒与不甘,却又无能为力,只能愤恨的瞪着胡晓庆。 侯小宝瞅着岳洋道:“嘿,你小子这眼神,还想找揍是不!” 岳洋没敢吭声,压着满腔的怒火,冷冷的冲胡晓庆说:“胡晓庆,我这辈子最大的错事,就是娶了你这扫把星!” 胡晓庆并没有恼怒的意思,有些凄然的笑道:“以后好好保重,别再赌了,要是欠下的钱太多还不上,就跑到别的地方躲一躲吧,怎么说你也是你们家的独生子,给你在监牢里的爹妈留个念想,我会带女儿走,去一个你找不到的地方。” “你……” 岳洋咬牙吼道:“你不准带我的女儿走,那也是我的女儿!” 胡晓庆道:“岳洋,你快醒一醒吧,你根本不配做一个父亲,既然已经离婚了,我们就别让彼此太难堪了,好么?” “不好,你这个贱女人,我诅咒你,诅咒你一辈子被男人骑,被男人侮辱,你这个扫把星,我诅咒你被车撞死!” 胡晓庆转身走了,身后是岳洋咆哮如同滔滔江水般的骂声,她静静的闭上眼睛,天边的黄昏映在她的脸上,很凄美,她此时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去一个陌生的地方,一段新的生活,必须要在他们发现u盘里的秘密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