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八章:拿到证据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拿到证据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拿到证据 “哎哟哟,可疼死了我,爷爷,你是我亲爷爷,快别打了……” 林昆一顿的拳打脚踢下来,把这山鼠打的撅着屁股跪在地上,连连讨饶。 山鼠简直都要哭了,自己也算是行走江湖多年,在这沈城的一片天地上也算是挺有名头的,谁听到他鼠哥的名号不得给点面子,更何况自己还把虎爷的大名报了出来。 可眼前这小子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啊,听到了虎爷的名头不是害怕了么,害怕了怎么还动手,而且还揍的这么狠。 山鼠一边抱着自己的脑袋,一边感受着自己那火辣辣的脸颊,这脸颊是又肿胀又如刀子割了一般的痛,鼻孔里还哇哇的往外蹿血,完蛋了,哥的这张帅脸算是被打花了。 歪着脑袋瞧了瞧地上的山鼠,这揍也揍的差不多了,林昆一脚把他给踹翻,这山鼠又是一声呜嗷的惨叫,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捂着脸喊道:“不……不许打脸!” 林昆嘴角戏谑的一笑,道:“回去告诉王勤虎,就说是我林昆削的你,我跟你赌十块钱的,他肯定不会为你报仇。” 山鼠两只手抱着脸,透过指缝向林昆看过来,眼珠子转了转,心底顿时一阵寒意升起……林昆,原来就是他!? 山鼠的心里头顿时深深的懊悔气起来,都说没文化真可怕,这孤陋寡闻的也挺害人的,早知道这小子就是中港市来的那条过江龙,自己说什么也不会跟他动手啊。 咱出来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混江湖最重要的是啥?不是打不过就跑,而是明知道打不过,就乖乖的绕开。 林昆从心情复杂的山鼠面前走了过去,山鼠吓的赶紧闭上了眼睛,眼前的林昆对于他来说,那简直就是修罗死神,已经被虐的连姥姥都认不得了,再被虐下去是要死人的。 手里握着u盘的岳洋,已经彻底的吓傻了,眼神呆板,满脸惊骇,额头上渗出一层冷汗,冷汗汇聚顺着脸颊淌了下来,他身边的那个花了八十块钱带回来打了一炮的妓女表情也差不多,整个人像是中了定身咒一样杵在那儿。 林昆走过来,这妓女被吓的直接一腚墩儿坐在了地上,捂着脸说:“大,大哥饶命,我,我什么都没看见。” 林昆根本不搭理这个失足女,已经长的这么丑了还出来奉献,可谓是牺牲了自己,满足了那些嫖她的男人们,这种大无畏以及自我牺牲的精神,真应该给发个奖状啊。 林昆站到了岳洋的面前,满脸惶恐眼珠子瞪大的岳洋,差点也跟着一腚墩儿坐在了地上,还是林昆笑着畜生给拦住:“你好歹也是个带把的,不能跟着一块往地上坐吧。” 岳洋吞了吞唾沫,嘴唇颤抖着说:“你,你想怎么样?” 林昆嘴角淡淡的一笑,目光落在岳洋手里的小u盘上。 岳洋咬着牙,鼓足了勇气说:“这……这个我是不会给你的!想要要的话,你……你得给我钱,我要这些!” 岳洋只有一只手好用,握着小u盘的手伸出了三根手指头。 “三万?”林昆淡淡不屑的笑道,心中佩服这孙子好胆量,都这么个情况了,还敢在这儿跟他要价了,也真是够丧心病狂的。 “三十万!”岳洋胸口起伏着,显然也是蕴足了一口气才要出这么大的价码来,“你……你睡了我媳妇,我媳妇长的这么好看,身材又这么好,三十万便宜你了!” “呵呵……” 林昆玩味的冷笑,看着满脸冷汗直淌的岳洋,伸手指了指道:“你是我见过的最不要脸,最算不上是男人的男人,听说你以前是个官二代,看来这贪污腐败的事干多了,老天爷都看不去,所以才让你爹妈有了你这么一个废物。” “要三十万是吧,三十万我有,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小数目,不过我今个儿还就挑明告诉你了,一分钱你也看不到。” “你……” 岳洋眼神中闪过一抹狞色,大喝一声道:“那我就毁了这个小u盘!”说完,猛的一抡胳膊,就将手里的小u盘往地上摔。 这小u盘就是普通材质的,被这么狠的往地上一摔,百分百是要废了,这摔废了的u盘直接是硬件损坏,就是拿到了专业人员的手里头维修,里面的数据也是找不回来的。 “不要!” 被挡在侯小宝和王猛身后的胡晓庆大喊一声,那u盘里的东西,是她和杨光在一起的时候,唯一留下的证据,要是连这点证据也没有了,那她的手上就一点把柄也没有了。 岳洋满脸的狰狞,手中的小u盘已经脱手,他的目光里满是决然,他的心里大声的咆哮着,md,大不了老子给你们同归于尽了,老子也不让你们得到你们想要的东西! 啪…… 清脆的一声响,胡晓庆、侯小宝、王猛三个人的心里同时紧张的一抽搐,不过这不是u盘摔在地上摔碎的声音。 岳洋狰狞的脸上涌起了一阵得意,这种同归于尽的感觉真是太爽了,反正他也是一无所有了,看着别人悲惨,他心里就高兴了,再说了,大不了就是挨一顿打呗,他这两年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也没少挨打,早就习惯了。 岳洋那狰狞得意的眼神,盯着林昆看,嘴角勾起了一抹得意的狞笑,可眼前的林昆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像他预想中那样,那么痛心疾首,那么紧张的大叫——不要! 反倒是一副轻松的模样,甚至嘴角还挂着一抹微笑…… 岳洋不自觉的就将目光向下调,他希望看到的是那小u盘被摔成一地的碎渣,可地上竟然空空然的啥也没有。 “你是在找这个么?”林昆微笑着摊开手心,那枚黑色的小u盘平静的躺在手心里,毫发无损,仿佛散发着光芒。 岳洋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硬了,突然穷凶恶极的就要去抢林昆手里的小u盘,林昆可不是惯孩子的人,直接一脚踹了过来,正中岳洋的小腹,岳洋一声痛叫,直接倒飞出去。 呼通…… “啊哟!” 岳洋捂着小肚子坐在地上一声惨叫,眼神愤恨的看着林昆,不等他再开口怒骂,林昆对侯小宝和王猛下命令道:“打,狠狠的打,这种渣男打的越狠,就当是替天行道了。” 王猛和侯小宝的嘴角勾起一抹狞笑,道:“好的,昆哥!” 林昆转过身看向胡晓庆,微微一笑,道:“东西拿到了,我们走吧。” 胡晓庆抿着嘴点点头,目光向坐在地上的岳洋看了一眼,又看了看周围地上躺着的这群小混混,他居然找了这么多的人,想要把自己给推到床上,在他的眼里,自己这个妻子连站街的妓女都不如,心中本来有的一丝对岳洋家的愧疚,此时渐渐的消散,最终化作了心底的一道风尘散去。 岳家的父母贪腐被抓起来天经地义,岳洋这么渣的一个男人,不论有怎么样的结果,都是罪有应得,不值得可惜。 林昆和胡晓庆向门外走去,林昆突然又回过头,冲坐在地上满脸恐慌的岳洋道:“对了,下午别忘了去把离婚证办了。”转而又叮嘱侯小宝和王猛,“下手的时候不用顾忌到下午,实在不行的话,就找人抬他去民政局。” “好哩,昆哥!”侯小宝笑着答应,两只拳头握的咯吱咯吱的响。 岳洋可真是吓坏了,丧心病狂的张开大嘴就要冲林昆大骂,结果嘴巴刚刚张开,还一个字也没等吐出来,王猛的大脚板子就踹了下来…… 林昆和胡晓庆下楼,身后传来了岳洋的惨叫声,撕心裂肺,却又是罪有应得,胡晓庆还是落下了一滴眼泪。 林昆往她的身边靠了靠,“我的肩膀可以借你用一下。” “谢谢……”胡晓庆轻轻的靠了过来,内心里五味陈杂。 林昆道:“不管以前你是什么样子的,以后你都可以为自己活了,等下午的离婚手续办完,我马上安排你离开。” “谢谢……” “不是说了么,我们现在是搭档,说谢谢就生疏了。” 胡晓庆坐在车里,林昆站在外面抽着烟,十多分钟以后,侯小宝和王猛才从楼上下来,楼上岳洋那杀猪般的惨叫声也停止了。 林昆微微一笑,掐灭了烟卷,道:“上车!” 黑色的轿车没有开往维多利亚酒吧,而是径直的向省政府驶去,这黑色的轿车前脚刚离开,暗处就露出了一个人头,这人握着手机拨出了号码,小声的说着什么。 车子直接开进了省政府的大院,刷的是胡小庆的脸。 胡晓庆和侯小宝、王猛坐在车里,林昆下车后走进省政府的办公大楼,已经跟余宗华联系过,余宗华派秘书小陶下来迎接。 两人碰了个面,互相打了声招呼,小陶就带林昆走向那直通顶楼的电梯。 到了顶楼,刚从电梯里出来,就遇见了正匆忙外出的杨光,看到林昆的一瞬间,杨光的眉头不由的一皱,小陶笑着打招呼说:“杨副省长好。” 杨光冷冷的哼了一声,并没有答小陶,脸上的傲气劲儿十足。 余宗华的办公室里,韩唯政也在,林昆笑着跟两人打完了招呼,便坐在了两人的对面,小陶替林昆泡了一杯茶,随后便退出了办公室。 余宗华笑着说:“小林啊,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搞定了。” 林昆笑着说:“余叔,我这也是运气好罢了,你们要的东西,都在这个u盘里了。” 林昆把u盘放到茶几上,推倒了余宗华的面前,余宗华和韩唯政同时看向小u盘,问道:“这里面是……” 林昆笑着说:“杨光的秘书胡晓庆偷拍下来的,都是两人……” 话不用说完,余宗华和韩唯政都了然,余宗华道:“嗯,这就已经够了,只要纪委的人把杨光给控制起来审讯,就不怕审不出个一二三来。” 林昆道:“余叔,有件事我能不能拜托一下?” 余宗华笑着道:“什么事尽管说,只要余叔能办到的,绝不推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