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三章:虐渣男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虐渣男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虐渣男 砰砰砰…… 门被剧烈的敲响着,胡晓庆紧握着双手,身体在发抖。 林昆看着胡晓庆,又看向门口,“是你老公回来了么?” 胡晓庆回过神,“是,是他,你先在这儿坐一下,我去开门。” “开门,快开门!贱娘们,你是不是又背着我偷男人了!老子……看老子今天晚上不打死你,叫你给老子戴绿帽子!” 砰砰砰…… 门砸的越来越重,胡晓庆一步一步的走过来,脚上像是栓了恐惧的锁链,每一步落在地板上,都显得那么沉重。 林昆走了过来,拉住胡晓庆的胳膊,胡晓庆转过头,骇然的目光中满是乞求之色,她不说,林昆也能明白。 林昆微笑了一下,说:“既然答应了你,那我就提前兑现一个诺言,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晚上就先了解了你和他的事。” 胡晓庆目光闪烁,泪水涌流了下来,道:“谢谢你,林老板……” 林昆笑着说:“不用这么见外,我们现在是盟友。” 说完,林昆向门口走去,大手放在门把手上一拧,咔嗒…… 防盗门开了。 门外站着一身邋遢,浑身上下散发着酒臭的岳洋,任谁也难以想象,这个此时看起来像是乞丐一样的他,曾经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官二代,虽说长的丑了点,但也曾是无数少女心目中的‘白马王子’,现如今他的这副长相,就是丢到了垃圾桶里,拾荒的老太太估摸着都不稀捡。 岳洋眉头皱了皱,迷蒙的双眼里满是疑惑的打量着林昆,抬起头看了看门牌号——301,这也没错啊,就是自己家。 马上,岳洋的脸上突然愤怒起来,咧开了他那臭哄哄的大嘴巴,挥起拳头就向林昆砸来,大骂道:“干你娘的,睡老子的媳妇都睡到老子的家来了,今天我打死你!” 啪…… 一声脆响。 林昆只是轻轻的一抬手,便将眼前这个早已被酒精和赌瘾掏空了身子的男人的拳头抓住,软绵绵的一点力量也没有。 林昆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那笑容平静,却有令人觉得寒栗。 岳洋脸上的表情愣了愣,咬着牙想把拳头从林昆的手里抽回来,结果使出了吃奶的劲儿,也争动不了分毫。 “你特么赶紧给老子放开,今天这事咱们还好商量!”岳洋一边挣扎着,一边心里头暗暗有些发虚的叫喊道。 “商量?” 林昆嘴角轻佻的一笑,道:“说说看,你想怎么商量。” 岳洋继续保持着愤怒的表情, 但语气明显有些吞吞吐吐起来,道:“这……这个嘛,你睡了我媳妇,得给我补偿。” “哦?” “我媳妇她漂亮吧,身材好吧,我也不问你多要了,怎么也得……”岳洋竖起了两根手指,道:“也得这个数!” “这个数?” 林昆呵呵一笑,道:“这个数是多少,说一个具体的数来。” “两,两千!”岳洋深呼一口气,注视着林昆的目光喊道。 啪! 这边话音刚落,马上大嘴巴子就抽了过来,岳洋哎哟一声痛叫,捂着半边脸,要不是另一只手被林昆抓着,怕是已经被打的一个跟头摔在地上。 “呸,呸呸!” 岳洋低着头吐了两口唾沫,唾沫中带血,林昆扯着他的手一拽,他马上站直了身体,再看向林昆的目光里充满了恐惧,唯唯诺诺的道:“大,大哥,你要是嫌贵的话,咱们还可以商量嘛,你这动手打人可不讲道理啊。” 啪啪! 又是两个大耳刮子甩了过来,岳洋的脑袋左右摇摆,眼前一片小金星璀璨闪耀,脚底下一软险些直接瘫在地上。 林昆一把把他给拽回了屋里,扑腾一声给丢到了地上。 砰的一声,防盗门关上,岳洋这时也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扭过头正好看到站在一旁一脸紧张的胡晓庆,马上把所有的火气都发到了胡晓庆的身上,怒声大骂道:“贱女人,瞧你找的这个野男人,居然还特么的跟我动手!” 岳洋踉跄的就要向胡晓庆扑过来,“今天我非打死你不可。” “啊!” 胡晓庆被吓的尖叫声,身体本能的就向后躲,这时林昆一步来到了岳洋的身后,直接一脚就踹在了岳洋的腿弯上,岳洋整个人扑腾一声跪在了地上,膝盖撞在了那坚硬的地板上,疼的他一阵呲牙咧嘴,“哎呦,疼死我了!” 林昆紧接着又是一脚踩在了他的后背上,岳洋扑腾一声,整个人趴在了地上,林昆的脚下用力,岳洋顿时被踩的呜嗷痛叫,强行的抬着头,看着面前的胡晓庆连连哀求道:“媳妇,媳妇快让这位兄弟住手,我要被踩死了!” 胡晓庆抬起头看向林昆,林昆把脚挪开了,坐到了沙发上。 岳洋强忍着疼痛,就要从地上站起来,林昆冷冷的一声,道:“我不让你从地上起来,你就给我老实的趴着。” 岳洋被吓的一哆嗦,老实的趴在地上,声音颤抖的说:“大哥,你到底要怎么样,大不了我媳妇让你白睡还不行么?这儿是我家,麻烦你帮帮忙,睡完了赶紧走吧。” 林昆语气平静的说:“首先我要说明的是,我和你媳妇是清白的,不管你信不信,其次我要说明的是,你必须跟胡晓庆离婚,以后如果你再敢找她的麻烦,别怪我不客气。” “大哥,咱们得讲理是吧,胡晓庆是我媳妇,我跟我媳妇那是家务事,不管你们是不是清白的,总不能搀和我的家务事吧,这即便是上了法庭,你也不占理儿呀。” “我的话只说一遍,给你的最后期限是明天,明天要是你不和胡晓庆去民政局把离婚证给办了,你一定会后悔的。” 林昆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看向胡晓庆道:“走吧,这地方根本就不是家,还是出去找个酒店先住下来吧。” 胡晓庆犹豫,“可是……” 林昆微笑了一下,说:“你放心,我这就安排人去你妈家,把你妈和你女儿一起接过来,再派人保护你们。” “嗯。” 胡晓庆感激的点点头,从岳洋的面前走过来,趴在地上的岳洋突然伸出手,抓住了她的脚踝,怒喊道:“不许走,你是我媳妇,你真要跟这个野男人走了,我报警!” 林昆直接走过来,抬起手冲着岳洋抓着胡晓庆脚踝的那只手就踩了下去,这一脚可绝对不是开玩笑的,就听喀嚓喀嚓的响,那是骨头断裂的声音,岳洋顿时惨嚎了起来,胡晓庆吓的赶紧跳到了一边。 岳洋已是穷凶恶极,抬起头就要冲林昆大骂,却是迎上了林昆那冰冷俯视而下的目光,顿时吓的脸色煞白,那满肚子恶毒的话语,硬生生的又咽了回去。 林昆冷冷的道:“你这个人渣给我记住了,女人是需要尊重的,她现在是你媳妇,不是妓女,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开出价码的,这一脚是给你的教训,你特么好自为之!” 岳洋害怕的直打哆嗦,脖子僵硬的转过来,不敢再看林昆的眼睛。 “我们走吧。” 林昆转过身对胡晓庆说,胡晓庆点了下头,贴在林昆的身旁,走出了房子。 两人刚从楼梯里走出来,就听到楼上传来叮叮铛铛的砸东西声,以及岳洋那鬼哭狼嚎般的咆哮声,胡晓庆的身体止不住的哆嗦着,林昆轻轻的揽住她的肩膀安慰道:“没事的。” 胡晓庆泪水涌流,靠在了林昆的肩头,“谢谢你……” 当天晚上,林昆就把胡晓庆以及她的母亲和闺女安排住进了酒店里,并派了专门的小弟在门外24小时保护。 回到维多利亚酒吧,已经是下半夜快三点钟了,酒吧这个时间已经打烊了,空荡荡的大厅里,只留下满地的狼藉。 负责保洁的阿姨们正在打扫,蒋叶丽还没睡,坐在吧台前摇晃着酒杯,林昆坐在了她的身旁,打了个大呵欠,笑着说:“都快凌晨了,怎么还不睡,不怕老的快啊?” 蒋叶丽转过头,目光有些幽怨,嘴角噙着淡淡的笑容,“听说你今天晚上带走了一个漂亮的女人,是真的吧。” 林昆笑着说:“这谁这么大嘴巴呀,我得抽他去。” 蒋叶丽笑着说:“你这么说就代表承认了,哎,你们男人啊,没有一个好东西,全都是花心的大萝卜,要多花有多花。” “你可别这么说,待会儿外面好飘雪了,我可太冤枉了。” “哦?” 蒋叶丽浅浅的抿了一口酒,玩味的笑道:“怎么冤枉了?” 林昆道:“我那是去办正事了,等着瞧吧,没几天的功夫,这辽疆省的官场就该发生动荡了,轰隆隆,像大地震一样。” “就你今天晚上带出去的那个女人,她有那么大的威力?” “当然了,你知道她是谁么?辽疆省副省长杨光你知道吧。”林昆深邃的一笑,“她可是杨光的贴身秘书。” “哦?” 蒋叶丽道:“那你把她给搞定了?” 林昆道:“算不上搞定吧,只能说大家彼此互相帮助。” 蒋叶丽道:“行了,这事先不说了,聊聊今天晚上酒吧里的不速之客吧,你短信让我查的那个人调查过了,暂时查不出什么资料,根据陆婷的推测,有可能是境外来的。” 林昆道:“境外的,呵呵,有点意思,在漠北的时候我得罪过不少的犯罪分子,这帮人该不会追仇到这儿来吧,嗯……不应该,那些人听了我的名字,都能吓的屁滚尿流,他们巴不得一辈子见不着我呢,不会主动找上门来。” 蒋叶丽道:“那你觉得这人是谁派来的,他的目标是你,那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最有可能的就是王勤虎,他现在恨不得马上除掉你。” 林昆点点头道:“嗯,不是没有这个可能,那人的身手不算弱,真要是境外来的,应该是隶属于某个佣兵团。” “佣兵团?” “是啊,境外有许多靠赏金生存的佣兵团,由一些险恶之徒或者从小就训练的娃娃兵组成,也有退役军人的加入,好一点的佣兵团讲江湖道义,差一点的只要给钱就办事。” “佣兵团会只来一个人么?”蒋叶丽疑惑的问。 “正常来说是不可能的,他们一出动,都是成帮结伙的,这些人的可怕之处在于他们受过严格的训练,就像部队一样,单人的力量可能有限,但聚集在一起就绝不容忽视了,而且一个佣兵团里,往往会有势力牛x的尖刀人物。” “那你岂不是要小心了?”蒋叶丽担心的道。 “小心什么呀,该来的总会来,不过他们既然把目标针对我漠北狼王,那可真是他们自找倒霉,怕是要灭团喽。” 林昆打了个打呵欠,懒洋洋的道:“好了,我要上去睡觉,你要不要跟着你一起呀?” 蒋叶丽白了他一眼,道:“你睡你的吧,跟我有什么关系。” 林昆咧嘴一笑,“没关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