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二章:女人心事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女人心事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女人心事 林昆开着胡晓庆的车子,停在了胡晓庆家的楼下,已经过了午夜,周围安安静静,整个小区里只有零星的几家亮着灯光。 “真的不用开我的车子回去么?”临下车前,胡晓庆问林昆。 林昆笑着说:“不用了,出门打个车就好,很方便的。”抬起头看了看楼上,道:“这么晚回去,家里人一定睡了吧?” 胡晓庆苦笑着摇摇头,道:“家里没人,孩子住我妈那,至于他,只有在输光了钱和兽欲得不到发泄的时候才会回来。” 楼下的路灯光微弱,胡晓庆的脸笼罩在灯光里,浓郁着说不出的哀伤,她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忍住鼻尖的酸涩,以及某种噙满的泪水,看着林昆说:“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回吧。” 林昆笑了笑,目光中隐隐的一抹同情,“那我先走了,晚安。” 林昆转过身走,胡晓庆还站在原地,林昆突然回过头,微笑了一笑,看着她说:“我想,这世界上所有的人,可能都误会你了。” “哦?” 胡晓庆抿着嘴角笑了笑,说:“那你说说,他们都怎么误会我了?” 林昆笑着坦言道:“就拿我来说吧,你在我的印象当中,是一个攀附权贵肯出卖自己身体的女人,这其实没有贬义的意思,你千万不要误会,现如今这社会上到处都充满着交易,你生的漂亮性感这是你先天的资本,你可以拿它来做交易。” 胡晓庆笑了笑,说:“其实,就算是贬义,我也不会在乎的。” 林昆道:“现在你给我的感觉,完全是因为生活所迫,可能你爱慕的并不是权贵,而是你处于这样的生存环境中,现实逼迫的你不得不去牺牲自己的身体去做交易,你心里的苦隐藏在你水性杨花的面目下,你是一个极其善于隐藏的女人。” “呵呵……” 胡晓庆道:“你这是在夸我么?最开始把我当做坏女人,后来才发现跟自己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你是不是觉得愧疚了?” 林昆笑着说:“确实。” 胡晓庆仰起头,看了看夜空中残缺的月亮,道:“夜还有很长,要不要上去喝一杯咖啡,听一听我这个坏女人的故事?” 林昆笑着道:“这深更半夜的,你家的那位又不在家,咱们这孤男寡女的不太好吧,这万一要是被邻居们看到了……” 胡晓庆盈盈一笑,道:“我不信你没有这个胆量。”转过身,向楼梯里走去。 林昆微微的愣了下神,然后笑着跟了进去,笑话,孤男寡女的,咱也是爷们,当然不怕了,就算是那啥了,咱也不吃亏。 心里头是这么想着,不过林昆却并没有对胡晓庆动歪心思的意思,如果他跟着胡晓庆上楼必须有一个理由,那可能是出于他的善良与同情吧,还有那么一丢丢的好奇心在作祟。 楼梯里很安静,这个时间家家户户都睡着了,这是一栋多层的楼房,胡晓庆的家在三楼,是一个南北向的大户型,推开门,亮起灯,屋内的装修很豪华,只是不知道是因为灯光的原因,来是房间里比较空旷,这偌大的房间给人的感觉很冷清。 冷清的没有人情味…… 客厅,沙发,大电视。 林昆坐在沙发上,胡晓庆很自然的就打开了电视,电视的声音很大,大的有些吵,胡晓庆回过头,马上不好意思的冲林昆笑了笑,说:“不好意思,我一个人在家习惯了,电视声音大一点,会觉得整个房子比较有人气一点,要不然太冷了。” 林昆道:“干嘛不跟你妈和孩子一起住?” 胡晓庆转过身去准备咖啡,道:“我每天早出晚归的,和我妈住在一起不方便,她睡眠不太好,我不想吵到她,再就是他隔个几天就会回来,我不想他那丑陋的模样吓到孩子。” 咖啡端到了林昆面前,散发着香味,林昆笑着说了声谢谢,端起杯子抿了一口,然后竖起大拇指说:“嗯,这味道真不错!” 胡晓庆被他这故意摆出的耿直模样逗的笑了笑,说:“行了,林老板,这只是速溶咖啡,在诸多咖啡里应该是档次最低的。” 林昆咧嘴一笑,道:“我说的是实话,主要是我根本不懂得咖啡,喝到嘴里头甜甜的香香的,对于我来说就是好咖啡。” 胡晓庆坐到了林昆对面,道:“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吧。我是从一个小地方出来的,小学,初中,再到高中,我一直都是优等生,我长的漂亮,上学的时候就有很多人追,我一直没有谈恋爱,直到大学毕业,因为我心中坚信,我的未来不在家乡的那一片小地方,我要用自己所拥有的条件,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或许人太过于自私现实化,命运往往就会捉弄她,大学毕业后,我认识了我的老公,他是一个挺优秀的男人,家境不错,工作也体面,就是人长的稍微差了点,不过我不在乎,我看中的是他的条件,他可以让我在这座城市里立足下来。” “我老公那时候对我很好,他的父母都是在政府里工作,他也有自己的一家小公司,年纪轻轻也算是挺有作为的了,我们结婚的第二年,家里就出事了,他父母因为巨鳄贪污被抓了起来,一个被判了二十年的有期徒刑,一个被判了无期。” “我进政府工作,当时也是他父母运作安排的,那次事件后,我也差一点被从公职上撤下来,后来是杨光暗中帮的我,我本来是拒绝的,但那时候我老公的公司也出了问题,几乎所有的合作伙伴,都是看在我公公婆婆的面子上合作的,我公公婆婆进去了以后,所有人就跟商量好了一样,同时放弃合作。” “我那时候如果真的丢了工作,就代表我们家一下子将没有一点收入,而且我个性本来就要强,我想凭着我的努力,将来总有一天能凭着自己过上好日子吧?现在想想,那时候的我太单纯了,有人跟我说过,杨光是觊觎我的美色,我心中早有防备,为了不让自己觉得恶心,我一直骗自己说杨光是看上了我的能力,在杨光的层层利诱下,最终我还是堕落了。” “我老公的公司垮掉以后,他整个人都变了,酗酒嗜赌,把家里仅有的一点存款全都拿出来赌了,输光了之后借高利贷,曾有黑社会的要挟我,如果不还钱,就把我女儿给卖了,有时候还说会把我给卖到东南亚最肮脏的妓院里当妓女。” “被逼无奈,我实在没有别的办法的时候,去了杨光在酒店里开好的房间,那是一天下午,我在挂着窗帘的落地窗前脱掉了衣服,一直到下半夜两点才回家,杨光给了我二十万。” “二十万只够还一个零头,没办法,我一次又一次的去了杨光开好的酒店,就这一点一点的沦陷了,我开始变的麻木,开始想尽办法讨好这个老男人,从他那儿得到更大的利益。” “可我的老公,这个渣男,在我一次一次帮他还上了赌债之后,又一次又一次的欠下赌债,我感觉自己像是成了妓女,一个高级而又昂贵的妓女,我不愿意见我的女儿,我觉得自己是丑陋的,或许是到了破罐破摔的地步,我渐渐的越来越水性杨花了,我开始去找男人,去发泄我身体里的积怨。” “我想过要离婚,我曾下定决心要离婚,可当我跟渣男说出来的时候,他居然狠狠的甩了我两个耳瓜,冲着我骂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你们领导的肮脏事,你都被他包养了,我都不嫌弃你,你现在还要跟我离婚,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么?” 眼泪再也忍不住,落了下来,吧嗒吧嗒的掉到了酒红色的地板上。 林昆抽出两张纸巾递给胡晓庆,胡晓庆说了一声谢谢,擦了擦眼泪,接着说:“甚至他还拿孩子来要挟说,说我真要是跟他离婚,他就拿起刀把我和我孩子,还有妈全都杀掉。” “他真的是一个丧心病狂的男人,他的心里是扭曲的,我真的怕他会杀了我的孩子,杀了从小辛辛苦苦把我养大的母亲,我是单亲家庭,我小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给母亲一个幸福的晚年,可……” 林昆同情的看着胡晓庆,道:“真没想到,你身上竟有这样的故事,不过刚才听你说的,我好像听到了一个关键点。” “哦?”胡晓庆疑惑的看着林昆,不等林昆开口,她又是叹息的一笑,道:“我知道你要说的是什么,你想的没错,要挟我的黑社会,就是现在的聚一堂,那时候杨光和聚一堂就有勾结,只是我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杨光设计好让我就犯的阴谋。” 林昆道:“那你恨杨光么?” 胡晓庆道:“谈不上吧,其实我更恨我嫁的这个渣男比较多,要不是他滥赌成性,欠下了巨额的高利贷,我又怎么会被威胁,即便杨光的心里在阴暗,也不可能有抓住我把柄的机会。” “算了算了。” 胡晓庆叹气一声,抬起头看着林昆,道:“林老板,我只有一个请求,这一次我帮了你的忙,你把我和我母亲还有女儿送走吧,离这儿越远越好,到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重新开始。” 林昆笑着答应道:“好,我答应你。” 胡晓庆擦了一把眼泪,硬生生的将泪水止住,道:“我明天就会去找杨光的犯罪线索,希望你一定要说话算话。” 林昆笑着举起手说:“你放心,我要是说话不算话,就遭雷劈。” 砰砰砰! 房门突然被敲响了,声音很猛烈,完全就是拿拳头在砸。 胡晓庆脸色突然一变,说不出的恐慌,林昆道:“怎么了?” 胡晓庆道:“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