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一章:车里俏佳人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车里俏佳人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车里俏佳人 咧开那臭哄哄的嘴巴说着话,迎面的男人就要往胡小庆的身上扑。 胡小庆本能的一脸厌恶,借着酒吧里闪烁的灯光,可以大致的看清迎面这个男人的长相,谈不上任何的帅气,令她感到恶心的,是那一张肥的油光闪闪的大圆脸。 胡小庆想要躲闪,这时林昆直接把她挡在了身后,迎面的这个男人脚下不停,距之毫厘的时候,突然就向林昆扑过来。 “我靠,龙阳之好啊!” 林昆骂了一声,抬起脚就冲这男人踹了过去,同时眉头微微一皱,却是看见这男人的手里头,突然冷光一闪。 一脚踹出,紧跟着又是一拳挥出,脚快手更快,砰的一声闷响,脚踢在了男人的小腹上,男人闷哼一声躬起了腰,与此同时拳头已经落下,砸在了男人那冷光一闪的手腕上。 铿铿铿…… 男人倒退的倒入了人群里,看向林昆的目光里,闪过一阵阴狠。 林昆来不及多想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拉着胡小庆赶紧向门口走去。 酒吧里人流攒动,林昆拉着胡小庆眨眼间就消失了,被林昆踹倒在人群里的男人被人扶着站了起来,脸上丝毫的气馁之色也没有,只是望着林昆和胡小庆离开的方向,嘴角的笑容阴森起来,像深夜里躲在暗处微笑的鬼魅。 走出酒吧,凉风袭来,胡小庆抱着肩膀搓了搓,林昆很大方的脱掉外套给她披上,胡小庆抬起头看着林昆,那水汪汪的一双大眼睛里充满了爱慕,身为女人哪有不喜欢在危险时候可以替自己挺身而出而又细心的男人? 何况路灯下,这个男人嘴角的笑容又是那么的迷人。 林昆笑着说:“你是怎么来的?” 胡小庆道:“开车来的。” 林昆道:“出来喝酒还敢开车,就不怕被交警给抓着?” 胡小庆媚人一笑,道:“代驾很好找的,今天晚上我不就找到了一个?” “我?” 林昆笑着指了指鼻子,然后有模有样的学着代驾的模样,躬身弯腰道:“美女你好,我是您今天晚上的代驾,请问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 胡小庆妖娆的一笑,掏出钥匙抛给林昆,“我想去山上?” “山上?” “就是那儿……”胡小庆抬起手指着远远遥望的亮着微弱灯光的地方。 “那是山体公园?”林昆笑着问。 “喂,你可是代驾哎,怎么这么多问题,到了你就知道了。”胡小庆笑着撒娇说。 滴滴…… 林昆摁了一下车钥匙,停在酒吧门口空地上的一辆小轿车闪了闪车灯,林昆和胡小庆走了过去,坐进车里。 车是普通的合资小轿车,林昆发动了车子,胡小庆指路,车子向远处的山驶去,路上灯光明亮,行往的车辆不多。 已经是将近午夜的时分了,整座城市在黑暗中渐渐入睡。 沿着马路疾驰了半个多钟头,车子终于开到了山脚下。 车子停下,林昆看向胡小庆,道:“真的要开上去么?” 胡小庆道:“当然了。” 林昆一脚油门,车子上了登山的盘山路,又是十多分钟,停在了山顶的一个平坡上。 这平坡是一大块的空地,这上面有不少的车停着,林昆透过车窗往外一看,微弱的灯光下,那些车影都在抖动着。 不用想都知道,这些车开到这上面来,可绝不是单单为了看这城市夜景的,在车上狂野的震动一把,才是主要目的。 看了一眼车窗外,胡小庆掩嘴咯咯的笑了起来,林昆笑着看向她道:“怎么了,笑什么呢?” 胡小庆也不做作,眼神柔媚的看着林昆,坦荡荡的道:“我是在想,这山坡上什么时候成了车震的好地方了。” 林昆笑着道:“这有什么奇怪的,这儿很安静,有夜景可以俯瞰,听点音乐再搞搞欢乐,多美妙的一件事。” “是么?” 可林昆却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静静的坐着,像是中了定身咒一样,胡小庆的嘴唇碰到了他的嘴唇上,他也是毫无反应,目光平静,笑容云淡,胡小庆诧异的睁开眼睛。 按照正常的逻辑套路,他现在应该将自己紧紧的抱住,然后放倒了车椅,把她摁在下面狠狠的‘蹂躏’才对呀。 林昆的无动于衷,让胡小庆心里很不舒服,侧面来说,他表现的这么淡定,难不成是自己对他没有诱惑力? 不等胡小庆说话,林昆笑着开口了:“胡小姐,今天晚上约你出来,是有事情要跟你谈谈,可以赏个脸么?” “你知道我的名字?”胡小庆皱起了眉头,赶紧坐直了身体,看向林昆的目光里满是警惕,同时脸色也冷了起来。 “知道,很抱歉通过这种方式约你出来,我并没有什么恶意。” “你是谁?” “刚才那间酒吧的老板,我叫林昆。”林昆微笑着说。 “林昆?” 胡小庆呵呵一笑,道:“就是那个中港市来的过江龙吧。” 林昆笑着说:“实话说,我并不喜欢这个称呼,不过从你的嘴里说出来,倒是没有任何的厌恶感,可能是因为你长的漂亮。” “呵呵……” 胡小庆脸上的情欲淡去,换上了一副冰冷的睿智,道:“有什么话就直说了吧。” 林昆直接了当的道:“我想让你帮一个忙,你是杨光身边的红人,我想他的很多事情你都知道,这对于你来说也是一次机会,杨光本来就不是一个好官,希望你能配合。” 胡小庆皱着眉头,语气冰冷的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昆笑着说:“其实就是想要你帮忙找一些证据,有人需要。” 胡小庆道:“你是余省长和韩书记派来的?” 林昆笑着说:“是谁派来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你一味的跟着杨光,恐怕很快你就会因为他惹上麻烦。” 林昆笑了笑,接着说:“我不知道杨光给过你多少的好处,可再多的好处,怕是你也不敢光明正大的享用吧,就包括现在的这辆车,只是普通百姓家的车,我想你这么漂亮的女人,对那些名车豪车也一定情有独钟吧。” 胡小庆道:“你什么意思?” 林昆笑着道:“胡小姐,我是真心诚意的来和你谈判,我希望你能放下对我的芥蒂和警惕,你的情况我都了解,有一个不争气却有摆脱不了的老公,和杨光搞在一起,虽说不是什么光明的事,但你也有你的苦衷不是。” “当一个女人没有安全感的时候,他的老公给不了她安全感的时候,出于自然界雌性生物的本能,找一个新的依靠这无可厚非,可杨光对你真的好么?我浅浅的了解过杨光,他这个人极其的好色,怕是也不止你一个女人吧。” 林昆呵呵的笑道:“而且他都一把年纪了,五十多岁,酒色沾染了这么多年,身子肯定也被掏空了不行了吧,咱们都是成年人,身体里有着欲望躁动的魔鬼,自己的老公是个摆脱不了的人渣,在这老男人这又得不到满足,所以你才会经常去酒吧,可你又总是小心翼翼怕暴露了身份。” “你在担心的应该是被杨光知道吧,他如果知道你到酒吧里去钓男人,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把你给抛弃了,而到时候你可能连今天的这一切都没有,你的生活将会……” “够了!” 胡小庆冷冷的打断林昆,道:“你这是在威胁我么?” 林昆从兜里掏出几张照片,都是胡小庆在酒吧里跟别的男人喝酒时拍下的,以及和别的男人进入酒店的时候拍下的。 确切的说是一张张的监控录像的截图…… “你……” 胡小庆看着林昆,目光中满是骇然与纠结,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嘘!” 林昆抬起手指,冲胡小庆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打开车窗,掏出打火机将照片点燃,一张一张,烧成了灰烬。 “这些照片都是孤本,监控录像我也让人去处理了,胡小姐你不用这么穷凶恶极的看着我,我没有那么可恶。” 林昆嘴角淡淡的一笑,道“这是我的诚意,我们可以好好聊聊么?” 胡小庆深吸一口气,道:“我帮了你,我有什么好处?杨光真要是被拖下马,那我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甚至有可能被一起抓起来坐牢,我还有孩子需要照顾!” 林昆笑着说:“这些我都知道,胡小姐你不用担心,我可以保证你的安全,保证你不会被抓起来坐牢,我也可以再帮你一个忙,让你从你那废物的老公手里彻底解脱出来。” “他就是个疯子,怎么解脱?只要是我说离婚,他就会拿起刀要跟我和孩子同归于尽!”胡小庆有些激动的说。 “还有,你拿什么保证我的安全,你又不是省里的高官,到时候纪委的人真要把我抓起来,你能捞我出来?” 林昆笑着说:“你的安全,托我约你出来的人自然会保证,他可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是谁我就不多说了,你已经猜到了。” 胡小庆低下头,犹豫了起来,杨光是她的大树不假,可最近杨光处境让她很担忧,余宗华和韩唯政联手起来,包括上一次本打算给余宗华下一个狠狠的绊子,最终却被余宗华轻而易举的化解了,还搭进去了一个周社长,这让胡小庆对杨光在辽疆省的影响力,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换一句话说,胡小庆心底断定,杨光肯定不是余宗华和韩唯政的对手,从副省长的位子上下来,只是早晚的事,杨光他本身就不是什么清廉的好官,他做的那些勾搭,胡小庆不能说每一样都知道,但也知道个七七八八。 林昆点上了一根烟,胳膊伸在车窗外磕着烟灰,胡小庆抬起了头,目光里闪烁着犹豫,但最终还是看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