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该还了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该还了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该还了 杨光走出政府的大门,今天他没有让司机送他回家,而是亲自开车,出了政府的大院,左转是一个十字路口,向前是回家的路,黑色的奥迪车却拐向了右边的路口。 雅萱会所,在沈城一条不起眼的巷子里,通往会所的巷口很窄,两旁都是老旧的建筑,可藏在其中的雅萱会所,却是富丽堂皇,尤其到夜里门口的你红灯亮起,完全就是另一番世外桃源,灯火璀璨之地,繁华而不失雅致。 雅萱会所是一家私人会所,在沈城能来到这会所中的人,非富即贵,而且富得是非常富,贵也得是非常贵,寻常那些身家千百万的小老板们,若是想踏进雅萱会所的大门瞧一瞧,保证会被里面那些一个个美的跟妖精似的服务员,毫不留情面的给赶出来。 巷口外有一家小饭馆,杨光把车停在了饭馆的门口,趁着左右没人注意,戴上帽子拉高了衣领,向着巷子里走来。 巷子里很安静,偶尔也能见到住在这儿的老百姓路过,杨光把头埋的更低,把衣领拉的更高,生怕被认出来了。 雅萱会所的门口,杨光毫不犹豫的走进去,门口站着的一身旗袍,美的跟小妖精似的服务员声音如同糯米一般,道:“先生,欢迎光临,请出示您的会员卡。” 杨光从兜里摸出了一张卡,卡片看起来很普通,就跟普通的发廊里的会员卡差不多,上面只有图案和下面的一行数字。 杨光卡上的数字是‘001’,服务员看了之后,脸上的态度马上又恭敬了十二分,道:“杨……杨先生,里边请。” 沿着长长的走廊绕来绕去,服务员最终把杨光带到了一个隐秘的包间门口,门上没有任何的标识,服务员欠身微微一笑,道:“杨先生,我就带你到这儿了,再见。” 房间的门关上,杨光站在门口,摘掉了帽子,拉低了领口,望向女人的目光里充满了一丝贪婪,却又强行压制。 赵雅萱磕了磕手中的烟灰,眼神妖媚的向杨光看过来,两条修长笔直穿着一层薄丝袜的双腿,换了个姿势交叠,红红的嘴唇微微勾起,“杨先生,我们可是好久未见了。” 杨光看了看屋子里,道:“怎么是你在,王勤虎呢?” 赵雅萱站了起来,脚上的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咯噔咯噔,“虎爷给我们独处的时间,他晚一会过来。” 赵雅萱已经走到了门口,莲藕般的手臂,已经缠上了杨光的脖子,杨光身高一般,甚至还没有穿了高跟鞋的赵雅萱高,赵雅萱妖娆的笑容,像是一剂毒针扎进了他的骨缝里。 人者,欲望之身也。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欲望,有的人爱财,有的人好色,有的人贪吃,而杨光吃喝玩乐钱财女色均是极好。 但此时的杨光在强忍着,他不知道王勤虎今天晚上突然约他到这里来是什么意思,他必须稳住自己的阵脚,可眼前的赵雅萱,这只被王勤虎圈养起来的妖精,似乎非要让他破戒才成。 杨光紧紧的握了握拳头,赵雅萱嘴里含着烟气,向着他的下巴贴了过来,淡淡的烟气吐出,缭绕上他的脸上,环在他脖子上的玉手乡下,透过衣领一点一点的摸了进去。 “杨先生,干嘛这么严肃,在床上的时候,你不还夸人家是你见过的最妖精的女人么,你偏偏又那么爱妖精,今天这么严肃,是这么久了没见面,把小萱忘了不成?” 杨光深吸了一口气,咬了咬牙道:“叫王勤虎出来。” “哟,杨先生,你干嘛这么凶,今天晚上我可是给你准备了节目呢,你这么凶,可是会吓到宝宝的,吓死了。” “叫王勤虎出来!” 杨光愤怒的一咆哮,一把将赵雅萱给推开,赵雅萱微微一愣,一脸委屈的小模样,转身走到茶几旁,拿起手机发了短信出去。 不到两分钟,包间的门再次被推开了,王勤虎独自一人走了进来,赵雅萱马上小心翼翼的迎上来,眼神向一脸严肃坐在沙发上的杨光看了一眼,回过头来低着头说:“虎爷,对不起,杨先生他……” 啪! 王勤虎直接一个大巴掌甩了下来,劈头盖脸的就骂道:“没用的东西,老子养着你,叫你办点事情都办不好!” “啊……” 赵雅萱一声痛叫,捂着脸颊踉跄退了两步,赶紧又挪着小步走了上来,低声下气的说:“虎爷,我错了。” “滚!” 王勤虎冷冷的一声,赵雅萱马上躬着身退出了包间,轻轻掩上房门。 王勤虎换上了一副笑脸,来到了杨光的对面坐下,桌子上摆着两个酒杯,王勤虎拧开瓶子,倒了两杯红酒,两只手端起其中的一杯,递到杨光的面前,恭敬的笑道:“杨省长,咱们也有些日子没见面了,我敬您一杯。” 杨光冷眼看着王勤虎,接过了酒杯,王勤虎马上端起另一杯,和杨光碰了一下。 叮…… 碰杯的请脆响声,杨光仰头一口将酒干了,王勤虎也一口干了。 杨光放下了酒杯,直言道:“王勤虎,有什么话直说吧。” 王勤虎放下酒杯,笑着说:“既然杨省长这么直白,那我也不拐弯子了,幸福家苑的项目,杨省长无论如何也要帮我擅好后,投入的钱太多,真要是崩盘了,我王勤虎就玩完了,咱们都是一条船上的,我要是掉水里了,对杨省长你也不好不是?” 杨光冷眼的瞪着王勤虎道:“王勤虎,你这是在威胁我么?” 王勤虎连连笑道:“不敢不敢,我只是就事实而言,我认识杨省长这么多年,您可一直都很照顾我,大家一向是有钱共同转,这么多年我在令公子和夫人的身上也没少投入,在您的身上就更不用说了,这雅萱会所如此高档的地方,我可是毫不犹豫的把一号贵宾会员卡给您了。” “再说雅萱吧,这沈城里的大小官员,大大小小的老板们,有多少做梦都想着能在她的身上撒上那么一泡,我知道杨省长您喜欢女人,对雅萱也是情有独钟,我可没少让她陪你,你不都夸她是见过的最妖精的女人么?” 杨光深吸一口气,道:“王勤虎,说了这么多,你不就是想逼我帮你办事么,可你想过我现在的处境没有?现在余宗华和韩唯政联手,这两人一直在找机会除掉我,我现在要是露出破绽,他们就能一口气把我拿下,到时候对你有什么好处?” 王勤虎笑盈盈的说:“杨省长,你先别激动么,你说的我都懂,首先呢咱们是一条穿上的,谁掉到水里了都不好,再说了你不是在燕京城有关系么,怕他们俩作甚?” “你们官场上的那一套我不懂,我是一个粗人,混江湖的,我只知道我们江湖上讲道义,这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话说的直点您也别挑我,这么多年我在您的身上可是没少投入,这到了关键时候你不帮我,有些说不过去吧?” 王勤虎呵呵一笑,道:“至于杨省长您担心会被拖下来,那也没关系啊,大家既然是同盟,要下来就一起下来喽。” “你……” 杨光有些气急,但还是尽量让自己的心绪平息,他心里也明白,如果‘幸福家苑’的楼盘崩了,他王勤虎肯定逃不过麻烦,银行欠下的巨额贷款,可不是那么好堵的。 王勤虎笑着说:“杨省长,我已经说了这么多了,你心里想必早听明白我的意思了,反正是你好我也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我要是不好了,那你也甭想过的舒服了。” 杨光还要开口,王勤虎笑着打断说:“杨省长,还是省点力气吧,现在感觉身上热乎没有?雅萱可是在楼上的包房里等着你呢。” 杨光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变,经王勤虎这么一提醒,他才感觉到自己身上越来越热,尤其裤裆下的那根柱子,已经坚硬如钢。 杨光咬着牙,愤恨的冲王勤虎骂道:“王勤虎,你个小人!” 王勤虎呵呵笑道:“杨省长,你这么说可就太不讲究了,我这可是为了你好,上一次雅萱跟我说了,你时间太短不尽兴,这一次我可是故意买来了国外的进口药放在酒里,无色无味,却能给男人前所未有的活力,刚才我也喝了,我这儿也有感觉了,咱们两个大男人也不搞基,走吧。” 雅萱会所一共三层,地上两层,地下一层,二楼全都是高档豪华的客房,杨光喘着粗气上来,撞开了一号间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