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机会来了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机会来了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机会来了 胸口里梗着一根刺是什么感觉?此时满脸铁青,眼珠子里都快喷出火来的王勤虎,怕是最深有体会了,他心里头梗的何止是一根刺,明明就是一根闪闪发亮的钢针! 望着眼前的售楼处,再望向后面那一栋栋高高耸立的大楼,王勤虎满心的愤怒之余,更是说不出的着急,这楼盘一共有二十七栋高楼,他可是投了大量的财力在里面。 眼下这才刚刚开盘几天,正是卖的火热见到回头钱的时候,被工商税务等等相关的部门过来这么一闹挺,还怎么卖? 这楼卖不出去,那就是钱遭殃,从拿地皮再到投资盖楼,这可是一笔巨大的数目啊,其中差不多百分之八十的资金,都是通过关系在银行里贷的款,要是这盖好的楼房卖不出去,资金链出现了断裂,还不上银行的钱可就是法律责任了。 王勤虎马上想到的是杨光,这楼盘开发杨光也是在里面占了股份的,倒不是说杨光在里面投了钱,而是利用他的关系在里面占了干股,说起来也不少,占了百分之二十。 电话响了两声,对面传来了杨光的声音,听起来有一些严肃。 王勤虎坐进了车里,语气凝重的道:“杨省长,‘幸福家苑’这儿出事了,一堆你们政府里的人在这儿捣乱。” 杨光的声音很冷漠,道:“王勤虎,我们政府的人出现一定是有根据的,你可不要随便用捣乱这个词来糊弄。” 王勤虎的脸色顿时一冷,道:“杨省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杨光道:“你自己惹下的事,你自己解决,我现在没时间管你那些事。” 王勤虎立时不愿意了,道:“杨省长,话可不要这么说,这楼盘你可是也占了股份的,现在出了事,对大家都不好吧。” 杨光的声音依旧很冷漠,道:“王勤虎,你不要拿这个来要挟我,那干股大不了我不要了,你的事最近少烦我。” 嘟嘟嘟…… 王勤虎还要再说话,电话里已经传来了盲音,他脸上的表情瞬间狰狞起来,咬牙切齿的骂道:“杨光,你这个老匹夫,花老子钱的时候理所应当,现在老子这儿出了点问题,你却别让老子烦你,这天底下的好事都成你的了?” 王勤虎紧接着就将电话再次拨了过去,响了两声之后直接被挂断,王勤虎气的狠狠一拳凿在了车椅的靠背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编辑了一条短信给杨光发了过去。 王勤虎推开车门下车,手下的人赶紧跑过来,一脸慌张的问道:“虎爷,这一群人在这闹着,咱们怎么办呀?” 王勤虎眼睛微微一眯,道:“跟他们耗着,能不配合的就不配合,再拖一拖时间,我想应该有人会出面摆平这事。” “好的!” 手下马上吃了一颗定心丸,抬起头小心翼翼的看了王勤虎一眼,目光只是那么一碰触,便马上惊吓的闪开了。 此时的王勤虎的一双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冷冰冰的杀气。 省政府办公大楼,副省长办公室内,杨光坐在宽大的椅子上,那风情妖娆的小秘书就站在面前,她今天穿的很性感,一条黑色的绷紧的小皮裤,上半身一件小西服。 若是放在平常,杨光忍不住的要多看几眼,甚至拉过来摸一把,可此时的他看着手机屏幕,却是忧心忡忡。 胡小庆见杨光有心事,马上关心的问道:“省长,怎么了?” 杨光放下手机,两只手放在桌子上,拇指轻轻的互相揉搓着,抬起头冲胡小庆说:“幸福家苑的楼盘有些麻烦,你马上跟相关的领导联系一下,把这件事给摆平了。” 胡小庆道:“好!”转过身刚要去办,突然又折了回来。 “省长……” 胡小庆欲言又止,此时的阳光靠在椅背上,微微的合上眼睛,道:“有什么事么?” 胡小庆道:“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不说,说了怕你不高兴,不说又怕对你不好。” 杨光坐直了身体,一脸严肃的表情看着胡小庆,说:“说吧。” 胡小庆微微颔首,不敢直视杨光的眼睛,她跟杨光的时间也不算短了,但此时的杨光绝对是她从来没见过的。 或者说,在她的心里面,杨光一直都是一个强势的人,辽疆省一共八个副省长,只有他的权力最大,其他的副省长在他的面前,气势绝对矮了一头,有的甚至还不止一头。 杨光也和大多数的男人一样好色,胡小庆最习惯的是他用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看着她,偶尔还要强行的摸两把。 可此时的杨光,他那眼神中的神色让她感到由心的畏惧,像是一只被逼在了绝境中的猛兽,随时都有可能发飙。 胡小庆唯唯诺诺的道:“现在正是余宗华和韩唯政联手的时候,而且通过上一次酒吧门口的打人事件,余宗华又得到了上面的表扬,最近我听同事们之间都在流传着……” 杨光面色依旧阴冷,但语气还算平静,“流传什么?” 胡小庆道:“他们都说余宗华和韩唯政这一次是冲着你来的,这省政府的大楼里,怕是要换上另一番景象了。” 杨光深吸一口气,冷笑,冷笑的阴森吓人,道:“这些人流传的倒也不说没有依据,可我杨光在辽疆省待了这么多年,岂是两个胸无大志,活的畏手畏脚的饭桶就能扳倒的?他余宗华要不是在上头有关系,能当上省长?” 胡小庆垂着头,小心翼翼的说:“省长,我还是觉得我们应该小心为妙,这个时候最好不好落下什么口舌。” 杨光道:“我知道,但我有我的打算,你快去办吧。” 夕阳西下,暖暖的阳光透过办公室的窗户照进来,余宗华心情不错,对着阳光伸了一个懒腰,这时桌子上的电话响了,是韩唯政办公室的座机,拿起电话笑着说:“老韩,有事么?” 电话里,韩唯政道:“老余,我这新搞了点武夷山的大红袍,可是精品中的精品,想邀请你过来尝一尝。” 余宗华笑着说:“你不是喜欢喝咖啡,怎么还搞起了茶叶?” 韩唯政笑着道:“咖啡是洋人的东西,茶叶是咱们自己的东西,我以后绝对还是悉心的钻研茶道,研究咱们自己的文化。” 余宗华笑着说:“好,我这就过去!” 余宗华从办公室里出来,正好撞见同样从办公室里出来的杨光,杨光脸上的表情看不出异样,但眉宇间却是轻轻的锁着。 余宗华主动打招呼,笑着说:“杨副省长,这是要回家了?” 杨光微微一笑,却是看不出任何的友好,道:“家里有点事。” 余宗华笑着说:“那你先忙。” 杨光笑了笑,本想着扭头就走,却是又多问了一句,“余省长一起走么?这眼看着也要到下班的时间了。” 余宗华也不藏着掖着,笑着说:“我不急着回去,韩书记上那刚搞来了点好茶叶,我肚子里的茶虫被勾起来了,过去尝尝鲜,改天有时间杨副省长也一起喝喝茶?” “算了,我不喜欢茶。”杨光笑了一下,转身向电梯走去。 余宗华来到韩唯政的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韩唯政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进来,门没锁。” 余宗华推门进来,韩唯政已经在茶几上摆上了一个崭新的茶海,正在那儿烧水煮茶,打眼一看可是很专业呢。 “老余,快过来坐。”韩唯政笑着说:“怎么样,我这一套家伙什。” 余宗华笑着说:“不错不错,看来你是真打算以后喝茶了。” 韩唯政笑着说:“那是,这茶叶的好处多,延年益寿嘛。” 余宗华笑着说:“这茶叶呀,广告上都是这么说的,可真的延年益寿的效果有多少,还真不好说,不过喝起来没坏处就行。” 韩唯政笑着道:“今天下午的事你都听说了么,幸福家苑那个楼盘出事了。” 余宗华笑着说:“当然听说了,工商税务都是我指使去的。” 韩唯政哈哈笑道:“咱们这可一直都等着杨光露马脚,你倒是做的够绝的,快跟我说说,你是怎么知晓那楼盘和杨光有关系的?” 余宗华笑着说:“这说起来,还得多亏了我那个不省心的儿子,是他跟我说明的情况,我当时也没想太多,既然是一省的父母官,碰到了没有良心的开发商,这情报又是自己儿子提供的,肯定错不了,就知会工商税务等相关部门过去查一查,结果没想到杨光却坐不住了。” 韩唯政道:“这么说,一开始你也不知道这个楼盘和杨光有关系?” 余宗华道:“不知道,不过扒出了这个楼盘的背景之后,一切就都顺理成章了,这楼盘背后的最大股东王勤虎,是咱们沈城道上的人物,跟杨光的关系一直不浅。” 韩唯政点点头,道:“这么说来,咱们一直等的机会,这一次可能就要显现出来了,他杨光既然和黑社会有瓜葛,而且还是这么无良的黑社会,那纪委就有理由出动了。” 余宗华道:“现在还涉及到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得抓到有利的证据,只要证据在手,就可以马上请纪委的人出面,否则纪委的那些人,可从来不随随便便的当坏人。” 韩唯政道:“老余,那接下来你有什么想法么,这证据怎么来?” 余宗华笑了一下,道:“通过正常的手段,估计是拿不到。” 韩唯政马上说:“你的意思,不会是让我们偷偷的闯进杨光的办公室里找证据吧,咱们俩这身份,可……” 不等韩唯政说完,余宗华笑着说:“非常的事情,必定有非常的办法,你放心吧,这一次我绝对不会让杨光这个官场的败类逃掉,公平是要还给天下的,是要还给我们辽疆省百姓的,除掉这种官场的败类,也是我们的职责。” 韩唯政望着余宗华,肯定的点了点头,道:“好,说的好!只要杨光得到应有的惩罚,这辽疆省的官场势必会动荡一番,也算是给那些不良之气当头棒喝,以后人人自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