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砸场子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砸场子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砸场子 “丁锦玉?” 余志坚表示疑惑,但马上就想起来那个阴险刁钻的女人,鼓起巴掌叫好道:“打的好,没把那小子打的跪在地上叫爷爷?” 姜夔生道:“那倒没有,也不知道是我下手太重,还是那小子太怂了,我两拳下去,他就躺在地上开始抽搐了。” 林昆笑着说:“这个丁涛我倒是了解一点,当初要不是因为他,丁锦玉也不会和三进会的人有瓜葛,简而言之是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败家子儿,没少让丁锦玉头疼。” 姜夔生笑着道:“你们知道这开发商为什么那么牛么?包括我打了人被抓进来,也就是他们一个电话,这辖区的派出所就出动,到了那儿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把我抓来了。” 林昆笑着说:“敢这么牛的,身份背景肯定很不一般吧。” 姜夔生也不卖关子,直接说道:“那开发商的后台是聚一堂,也就是说后台是王勤虎,有王勤虎罩着,所以才敢放出那样的狠话,让一群老百姓爱找谁告就找谁告去。” 余志坚道:“哼,他们这么牛,眼睛里还有国家法律么?” 林昆笑着说:“王勤虎在沈城,甚至整个辽疆省都是很吃的开的,黑道上自然不用多说,白道上又和杨光的关系很近,这么多年下来,杨光肯定没少从他的身上捞好处。” 余志坚冷哼一声道:“狼狈为奸的东西,早晚要受到惩罚。” 林昆笑着说:“这个都是后话,眼下这个派出所,上梁不正下梁歪,风气可不是一般的不好,你得跟余叔说一声。” 余志坚道:“我马上就给我爸打电话,从上到下好好的治理一下这个小派出所,该罚的罚,该撤职的撤职。” 林昆笑着说:“行了,你也不用这么气愤了,这种事要说从上到下的彻查,那肯定是一件费工夫的事儿,倒不如来一个杀鸡儆猴,算了算了,我说的这些余叔肯定都能想到。” 转过头,对姜夔生道:“好了,老姜同志,咱们走吧。” 一行人从派出所里出来,五十多岁的所长亲自带队欢送,这架势就赶上欢送大领导似的,结果这边刚欢送完,所长刚一回到办公室,就接到了省公安厅的电话,本来还挂着微笑的脸上,顿时间冷清到了冰点以下,苍白无血色。 一行人没有马上回维多利亚酒吧,而是向着姜夔生看房子的售楼处驶去,今天经过姜夔生这么一闹,警察来把人抓走,那些个心中缘气愤冤枉的老百姓们,只好暂时忍气吞声,那房子的产权少了二十年,也只能暂时忍着,总不能豁出去订金不要了,跟开发商置这口气吧。 对于有钱人而言,一万块钱不算个啥,可对于普通的工薪家庭,这一万块钱的作用大着呢,一线的国际化大城市还好一些,在其他的二三线城市,一万块钱得赚好久呢。 售楼处里的人明显比之前少了不少,还有些是零散的过来看房的,林昆他们几个刚一走进大门,就遇到一对老夫妇在看房,相貌端庄的小服务员,把老夫妇两人领导沙盘前一顿的忽悠介绍,又说什么河岸生活,又说什么学区房。 林昆他们几个故意走过去,偷偷的听了一番,原来老两口是要给儿子买房子,儿子订了婚,急着要房子结婚,儿子和准儿媳妇的工作都忙,所以只能老两口过来看房。 林昆摸摸自己的心窝,对身旁的余志坚说:“志坚,你说昆哥我是不是一个有良心的人?” 余志坚想也不想,马上回道:“当然是了,昆哥你绝对宅心仁厚热心肠,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然后再吼一声。” “你小子,嘴贫了。” 林昆笑着说,回过头走到售楼小姐和老两口的身边,微笑着说了一声:“叔叔阿姨,我能帮你们问两个问题么?” 老两口有些发懵,老头看着林昆说:“小伙子,你要闹啥呢?” 林昆笑着说:“啥也不闹,就是想替你们二老,问一问这位漂亮的售楼小姐两个问题,问完了你们再继续聊。” 老太太慈眉善目,笑着说:“小伙子,你问吧,我们不着急。” 林昆转过头对面有疑惑的售楼小姐笑着说:“美女,你真漂亮。” 这上来就一个甜枣,售楼小姐忍不住的俏脸一红,嫣嫣一笑道:“先生,你可真是会说笑,谢谢您的夸奖。” 林昆笑着说:“美女,咱们这房子是多少年产权的?” 售楼小姐毫不犹豫的说:“五十年呀,现在咱们的商品房,绝大多数都是五十年的产权,个别有七十年的。” 林昆又笑着说:“我看咱们楼盘的广告语上打着河岸生活,我想知道咱们这是毗邻着哪条河呀,河里有鱼不?” “这……” “还有啊,我刚才听你介绍说是学区房,又是邻着哪个学校啊,这附近的一片我仔细观察了,就一个职业技术学院,还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学校,就是给没考上高中的孩子们提供一个花钱养身板的地方,别的学校还有么?” “这……” 售楼小姐一下子被问的语塞,眉头不由的蹙了蹙,刚刚心里都林昆积累下的点好印象,瞬间消失去见了,眼前这个家伙就是故意来找茬来拆台的,强忍着怒意,尽量让自己脸上的表情看起来依旧很正常,道:“先生,我们这儿的学校呢目前都是在建,会有专业的配套的,我们初步打算是在这里建一所幼儿园和一所小学,还有……” 林昆笑着打断说:“等等,美女,我想你说的有点牵强吧,你说你们打算建,你是能代表得了开发商呢,还是能代表得了政府,你们总这么给客户开空头支票,没意思吧,而且我听说这楼盘是邻着一条小河,不过那条小河也快干了,你们拿一条小溪打着河岸生活的旗帜,是不是有点太……” “这位先生,请注意你的措辞!”不远处,一个圆乎乎的女人走过来,三十几岁的模样,眉毛向上挑,一看就不是善茬。 “哦?” 林昆笑着转过头,循着说话的人看去,这一看脑门一黑,倒不是因为别的,实在是这位姐妹的尊容有点差,眼前的这位售楼小姐和她比起来,那简直就是闭月羞花赛貂蝉啊。 “先生,请问你是过来买房的么?”圆乎乎的姐妹冷声问,脸上虽然保持着笑容,可傻子都能看出来这家伙来者不善。 林昆微微一笑,道:“先等一下,我跟老大爷老大妈解释完最后一个问题,咱们再接着唠。”转过头对脸色有些不太好看的老头老太太说:“大爷大妈,这房子说是五十年的产权,实际上从开发商拿地到现在,也就剩个三十年了。” 老头老太太面面相觑,然后一起说道:“谢谢小伙子,这房子我们不买了。” 老头老太太一前一后的走了,圆不溜秋的姐妹的脸唰的一下就变了,包括刚才正介绍的起劲儿的售楼小姑娘。 林昆看了一眼圆不溜秋的姐妹的胸前铭牌,上面写着经理字样,名字是什么林昆也懒得去看,长的这么丑,心底还这么丑恶的女人,他是没那个闲心去看她叫啥名字。 林昆呵呵一笑,几分戏谑的道:“哟,经理呢,不对啊,你们的经理不是让我哥们给打的住进医院了么,你怎么……” 闻言,圆乎乎的姐妹顿时一愣,旁边的售楼小姑娘也是同样。 林昆回过头,指着姜夔生的方向说:“就是被他打的呀,你们还报警让警察把他抓走,我刚把他从警察局里给捞出来的呀。” 圆乎乎的姐妹和售楼小姐一看到姜夔生,马上就像是活见鬼了一般,道:“不,不知道,我就是一个副经理,我们经理住院去了,我才在这顶上,跟我可没关系啊。” 林昆一副很惋惜的模样说:“说没关系就没关系啦,刚才骗人的时候,不是骗的很起劲儿么,老头老太太一辈子的血汗钱,就让你们这些无良的黑心玩意儿给黑了。” “我,我们……”圆乎乎的姐妹彻底没了脾气,说话都不利索了。 林昆笑着说:“瞧瞧你,别这么紧张嘛,我们这会儿过来呢,不是为了别的,答应说不买房可以退的那一万块钱,现在可以退给我朋友了吧,我朋友他脾气不好,我怕你么你这儿又有人要遭殃,要不你可以给你们的后台打个电话,叫他派些人过来帮忙,看看我们是能打。” 圆乎乎的姐妹惊吓的道:“这位先生,我们答应退的钱肯定退,我们最开始之所以没退,是想让客户再考虑考虑。” 林昆打了个响指,姜夔生等人走过来,圆乎乎的姐妹直接带姜夔生去办退款手续,林昆揽着余志坚的脖子,小声的说了几句,余志坚眼睛顿时一亮,道:“这主意好!” 姜夔生领了钱回来,林昆摸着下巴说:“老姜,你说这种没有良心的地方,是不是应该好好的砸它一次才算解气。” 姜夔生微微一愣,紧接着哈哈大笑道:“有道理,砸!” 言罢,这三个大老爷们还真就不客气起来了,叮叮铛铛的就开砸,倒是有不怕死的保安冲上来,可结果全都被踹飞了,一个个躺在地上咿咿呀呀的痛叫,爬都爬不起来。 吧台的小姑娘赶紧打报警电话,可对面却一点回应也没有。 叮铛的一顿砸,砸完了之后几个人开着车扬长而去,那些个被吓的缩在桌子下面以及各个旮旯的员工们,这才慢慢的探出个脑袋,确定人走了以后,不少喜欢马后炮的在那儿破口大骂,哎呀我去,这会儿这个威风劲儿啊。 王勤虎接到电话后,大发雷霆,开着车带着一群兄弟赶到的时候,正好撞上了工商税务局还有劳动监察的人,一大群政府的人员围在售楼处的门口,王勤虎一下子懵了。 让手下先下车了解情况,结果人家那些政府的人员根本不给面子,王勤虎没辙只好自己下车了解情况,见王勤虎亲自下来,政府的这些人员还真给他面子,但也只是叹气的说一声:“虎爷,这次你好像惹上不该惹的人了。” 王勤虎皱着眉头,这时手下又跑了过来,贴在他的耳边小声的低语,道:“刘所长联系上了,他刚被撤了职。” 王勤虎愤愤的将拳头挥在空气中,道:“姓林的,一定是姓林的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