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老姜打人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老姜打人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老姜打人 派出所门口,余志坚的大吉普车停下,军牌挂着,走到哪儿都拉风,这不刚停下就有派出所里出来的小姑娘往这边看。 余志坚咧嘴冲林昆笑,一副不要脸而且贱兮兮的笑容说:“昆哥,瞧见没,咱这人长的帅,走到哪都是焦点。” 铛! 林昆直接一个爆栗砸下来,目光四处的巡视,也不见有可以的敲诈的人,余志坚捂着脑袋表示委屈,林昆回过头瞪了他一眼说:“你小子别自恋了,这些姑娘明明是在看我!” 余志坚欲哭无泪,对着后视镜照了照,甩了甩飘逸的发型,在自己的心目中,明明就是自己比较帅一点嘛。 林昆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又扭过头瞪了余志坚一眼,余志坚怕他爆栗又赏下来,赶紧双手捂着脑袋做好防御,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说:“昆哥,咱们动口不动手好吧。” 林昆道:“都是你小子多心,疑神疑鬼的,这电话号码搁这儿呢,随便打个114查一下不就知道是不是诈骗了。” 余志坚后知后觉的哦了一声,掏出手机抢着打了出去,询问了一番过后挂掉电话,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林昆说:“昆哥,还真是这派出所的电话,到底是谁打架被抓了?” 林昆摸了摸淡淡胡须的下巴,道:“出来的时候我已经问过了,酒吧里的兄弟,主要是侯小宝他们几个也没惹事啊……” 这边正说着,余志坚突然眼神一亮,指着派出所的大院的角落道:“昆哥你快看,那不是你租的那辆车么!” 循着余志坚手指的方向,林昆看到了那辆黑色的轿车,眉头轻轻的一蹙,道:“是老姜。” 余志坚道:“昆哥,没事,这是在沈城,我的地盘。” 林昆道:“走吧,下去看看。” 两人走进了派出所,门口坐着的民警很冷漠的说:“干什么的!” 林昆笑着刚要开口,余志坚的小暴脾气一下子上来了,指着这一脸逼格挂的老高的民警,就骂道:“md,给你脸了是不!” 这一脸逼格挂的老高,感觉给他一双翅膀他都能上天的民警立时一愣,回过神后针锋相对的就冲余志坚吼道:“咋的,要搁派出所闹事啊,信不信我以袭警的罪名逮捕你!” “袭警?” 余志坚冷冷的一笑,目光看向林昆,林昆微笑着点点头,余志坚马上一个大巴掌挥了过来,啪的一声抽在了眼前这位高逼格的民警的脸上。 “啊哟!” 高逼格民警顿时痛叫一声,整个人身体呈三百六十度旋转,呼通一声就撞身后的墙上,一脸逼格被打的细碎。 警局里听到声音的民警,马上集体出动,团团将林昆和余志坚围在了中间,两人倒是丝毫慌张的表情也没有,林昆从兜里掏出根雪茄咬在嘴里,打火机喀嚓点着。 余志坚冷漠的目光瞪了周围的这一圈民警一眼,嚷开了嗓门就大吼道:“你们资格不够,把你们所长给我叫出来!” 众民警面面相觑,虽然心中多有不满,但最终还是有人去请所长了。 这个辖区的所长是一个年近五十的老男人,体态微微发福,穿着一身警装倒也蛮精神的,人群马上给他让开了路,他端了端自己那发福下垂的肚子,一副官爷架势走了进来。 “是谁要见我啊?”拿腔作势,官位和淫威施展的淋漓尽致。 “你特么眼瞎啊,这儿就两个人,不是我就是我昆哥。” 余志坚还真就不惯着这个所长的毛病,上来就是一顿骂。 这所长马上打起了精神,目光中厌恶又不可思议的看向余志坚,以他多年从事民警工作的经验来判断,敢到派出所耍横的,无非是两种人,一种是装起逼来不计后果的,另一种就是真正的大人物,不是亲爹牛逼就是干爹牛。 “看尼玛的看,办公室在哪,赶紧在前面带路!”余志坚厉声道。 这派出所的所长还真就被震慑住了,心里头一时间七上八下摸不着底儿,忍着满心的怨怒,赔上笑脸低声下气的道:“这位年轻的小伙子,咱们有话好说嘛,我办公室在这边……” 余志坚和林昆跟着派出所所长向办公室走去,留下身后的一群民警目光诧异的看过来,所长今天咋这么孙子呢? 吱…… 办公室的门关上,余志坚毫不客气的向办公桌后面的正位走过去,刚要坐下赶紧打住了,笑着对林昆说:“昆哥,请坐。” 林昆笑了笑,走过去坐下来,余志坚站在他的旁边,冲挂着笑脸的所长道:“还磨蹭什么,看茶啊,要好茶!” “额……” 所长微微一愣,紧接着连声道:“好,好,这就看茶。” 所长转过身就去饮水机接水,这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余志坚看了一眼,向林昆递来眼神,林昆点点头,余志坚将电话接了起来,对面的人小心翼翼的说道:“所长,我已经查出来了,刚才来的两个人有一个是余省长的公子!” 余志坚懒洋洋的笑道:“哥们,没想到你速度挺快的嘛,放心吧,你的话我会替你转告你们所长的,再见。” 余志坚扣掉了电话,正背对着他们接水的所长身体一颤,余志坚笑着说:“所长大人,你的手下刚才来电话说已经查出我们的底细了,我们其中一个是省长的公子。” 啪! 所长手中的杯子一下子掉到了地上,刚接的热水混着茶叶散了一滴,杯子也碎的四分五裂,“余,余省长?” “抖什么抖,我看你这所里的同志都挺威风的嘛,人民公仆就是这么对待人民的,见了人民就像是见了仇家一样?” “误,误会……” 所长赶紧转过身,一脸惊骇的看着林昆说:“余少夜,这都是误会,我手下人的态度是不好,我会替你教训他们的。” 两个人里有一个是省长的公子,这所长自然就把林昆当做是余大少了。 林昆微微一笑,指着余志坚道:“这才是余少爷。” “啊?” 所长脸上的惊骇表情更浓,从眼前的状况来看,明显是林昆的地位更高一些,能让余少夜这么恭敬礼让的角儿,那岂不是比余大少爷更牛?难不成是中央来的人? 完了,完了完了…… 这位年近五十的所长的心里顿时一片死灰,这得罪省长家的公子已经是够受的了,又得罪了上头来的人,他的乌纱保不保得住先不说,万一再让纪委来彻查一下他,那…… 林昆嘴里咬着雪茄,对余志坚说:“算了吧志坚,再吓唬下去,这位老所长怕是吃不消,直接谈咱们来的正事吧。” “好!” 余志坚转过头,冲已经被吓的哆嗦了的所长说:“刚才我们接到电话,说是我们的一个朋友打了人被抓进来,让我们过来赎人,我们那朋友姓姜,你看这事怎么办?” 这所长也是够机灵,马上马屁奉上,道:“既然是余大少的朋友,那想必一定是遵义守法的好人,这件事是我们派出所办事不利,我这就通知下面的人放人,并向余少爷的这位朋友道歉。” 余志坚看向林昆,林昆笑了笑,对所长说:“老同志,你的这番话多有赞美之意,我替我余兄弟领了你这情,不过这事情嘛一码归一码,我先见见我们的这位朋友再说。” “好,我马上安排。”所长小心翼翼的走到办工作前,拿起办公电话拨了个分机号,简单的说了两句之后,挂断电话一脸谄媚的对林昆和余志坚说:“两位少爷,已经安排好了。” 拘留室里,姜夔生和刘一燕以及邱晓雯三人坐在里面,邱晓雯紧紧的靠着刘一燕道:“妈妈,我害怕……” 刘一燕笑着安慰说:“闺女,不用怕,刚才姜叔叔打的都是坏人,警察叔叔会查明真相放我们出去的,乖。” 邱晓雯眨巴着大眼睛,看向姜夔生,道:“姜叔叔,妈妈说的是真的么?” 姜夔生暖暖的微笑道:“妈妈说的都是真的,我们不会有事的。” “哦……” 小丫头毕竟没有太多的心机想法,脸上开心的笑了起来。 拘留室的门打开了,年近五十多岁的所长站在一旁,摆出一副恭谦的姿态抬着手向里面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林昆和余志坚走了进来,这所长也要跟着进来,被余志坚一个眼神给制止了,这所长只好毕恭毕敬点头哈腰的出去。 门关上,坐在椅子上的姜夔生笑道:“你们来的挺快嘛。” 林昆坐到了姜夔生的对面,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说:“对面的这位嫌犯,说说吧,这晴空万里阳光明媚的,干嘛就没控制住自己的小脾气打人,打了人也就算了吧,干嘛要让警察抓起来,凭你的身手不应该犯这种错误啊。” 姜夔生哈哈一笑,道:“反正有人保释我出去,我才不在乎呢。要说为什么打人,还不是因为楼盘的那群狼心狗肺的东西太坑人,我只是替广大的买楼者出了口气。” “哦?” 林昆来了兴致,笑着说:“这么说是行侠仗义喽,说来听听。” 姜夔生道:“这么干说可不成,怎么也得来根雪茄抽抽。” 林昆两手一掏兜,笑着说:“不好意思,雪茄没了。” 姜夔生笑骂一句,道:“抠门,那雪茄先欠着,来根烟先。” 余志坚掏出烟递过来,并替姜夔生点着,姜夔生吸了一口,捏着烟卷看了看,笑着说:“我说志坚啊,你这堂堂一省大员的独生子,这烟的档次有点低啊,得提升啊。” 余志坚笑着说:“老姜,你还是快说吧,我和昆哥都等着听呢。” 姜夔生笑了笑,说:“今天去的那个楼盘,我昨天就已经看好了,还交了一万块的订金,说好了订金可以一万抵三万,而且如果中途不想买房的话,这订金可以退。” 余志坚笑着道:“嘿,这不是好事嘛,这开发商会做生意。” 姜夔生骂了句:“会做个屁,说是这么说的,结果今天去那儿再一看,就遇到了一群闹事的,仔细的一打听才知道,这开发商太坑爹了,说是五十年的产权,实际上就剩不到三十年,大家伙吵吵着要退房,结果订金一分不返,而且那售楼处的负责人还很牛,说爱去哪告去哪告。” 林昆笑着说:“所以你的暴脾气一下子就没控制住,上去把人给削了?” 姜夔生咧嘴一笑,道:“我不光把人给削了,还遇到了一个熟人,丁锦玉的弟弟丁涛,我也顺带着把这小子给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