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扭玻利顿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扭玻利顿

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扭玻利顿 刘庆身边的这女人,是他最近刚把上的,酒吧里认识,聊了几句之后感觉比较‘投缘’,实际上就是看着不错,就随便找了个酒店开了间房,啪啪啪了一整个晚上。 这女的叫丛新月,要问刘庆对她最大的感觉是什么,就是这女人的活儿简直太好了,只要她往腰间那么一缠,简直就是欲仙欲死啊,要不然也不能一啪啪就是一整夜。 所以最近刘庆的气色不太好,酒色掏空了身子,有一层黑眼圈。 眼见自己带来的女人居然知道余大少要问的,这刘庆的心里头顿时开心起来,这可是多么有面子的一件事儿啊,几万块包一个月的小婊子替自己赚了这么大的一个面子,可真是值了。 不过,刘庆还是很谨慎的,用胳膊轻轻的碰了碰身边的女人,暗暗的递了个眼神过来,那意思是不知道别瞎说,赚面子是好事,可要是不知道瞎说,丢面子就是大事了。 丛新月莞尔冲刘庆一笑,笑容里满是自信,媚眼转向余志坚,心里头的小九九打的巴巴响,想着要好好的表现一番,好有机会靠上这沈城第一大纨绔,那以后…… 众人瞩目之下,丛新月笑盈盈的开口道:“王勤虎有一只意大利的斗犬,什么品种的我记不太清楚,但听说那条狗是绝对的凶犬,就是放到大山里头,狮子老虎都得让着它。” 众人依旧瞩目,隔着不远的一个一脸媚态的女人小声的开口道:“完了,再没有了?”显然是故事还没听尽兴呢。 丛新月目光在周围人的脸上一扫而过,落在余志坚的脸上,此时的余志坚端起面前的茶杯,小小的抿了一口,道:“这意大利的斗犬,应该是叫扭玻利顿吧。” 丛新月马上眼睛一亮,谄媚道:“对,好像就是叫扭什么顿,具体的名字记不清楚了,是我的一个姐妹跟我说的,她过去在虎爷,不不不,王勤虎的身边待过。” 众人充满好奇的目光下,余志坚续着说道:“扭玻利顿是世界上最凶猛的犬类,成年的雄性扭玻利顿犬,平行的身高最多可达到一米,体重将近八十公斤,是古罗马时期的军犬。” “扭玻利顿最大的特点就是凶残,只要它一开始战斗,就必须是不死不休的局面,甚至会一直到吃掉对方为止。” “那它吃人么?”又有女人忍不住的发声道,声音里有着一丝丝的胆怯,也不知是对这恶犬的胆怯,还是余志坚。 余志坚微微一笑,道:“那要取决它攻击的对象是谁了。” 众人面面相觑,一脸凉气,刘庆好奇的向余志坚问道:“余少,你怎么对这扭什么顿这么了解?” 余志坚笑着道:“过去在意大利的斗狗场里,我见过这种犬,当时被它的战斗力所震惊,就查了查相关的资料。” 刘庆马上送上一个马屁,道:“余少就是个我们这群只知道吃喝玩乐的混蛋不一样,余少见多识广,博学多才!” 余志坚笑骂了一句道:“西门庆,你这个马屁拍的也太明显了吧?” 刘庆咧嘴嘿嘿的一笑,道:“还是余少慧眼如炬,一下子就把俺看穿了。” 余志坚笑着随口一问,道:“杨家的那位大少爷最近怎么样?” 刘庆马上道:“余少,我们可一直跟他保持着距离呢,那小子看上去闷头少语的,实际上阴狠着呢,不过最近听说他消停了不少,他老子被俺们余叔叔压制,想必他也被断了威风吧。” 余志坚白了刘庆一眼,道:“政治上的事情可不能乱说。” …… 一群人在饭店里大吃大喝,菜品的味道还算不错,喝的也挺尽兴,余志坚没喝酒,不是他瞧不上这群纨绔,他还有正事要办,万一跟这些人喝多了误了事不值当。 刘庆和这一帮子纨绔也没挑他的,这余大少能赏脸请他们吃饭,已经是他们莫大的荣幸了,要说这些个富二代也不全是没脑子的,如今余宗华占据着辽疆省省长之职,而且权力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跟余少走的近一些不光是对自己,就是对自己家里头从政从官的父母也有好处。 余志坚自然明白这些人的心思,这些人的背景他多少也是知道,同样是成天到晚花天酒地,不过却没干过什么缺德违法的事儿,在沈城的纨绔圈里算是挺干净的。 倘若真是那些不学无术,坏事干尽的纨绔二世祖,他也不能搭理。 一群人吃饱了喝足,余志坚结了帐,结账的时候刘庆等人还抢着要结,被余志坚一个眼神就给制止了,从饭店里出来,这群喝高了的公子哥们,打算自己开车回去,可一看到余志坚瞅着他们的眼神,马上乖乖的打电话找代驾。 余志坚回到了维多利亚酒吧,已经是下午了,林昆依旧惬意的躺在沙发上晒太阳,这么平静的日子,对他来说简直太少了,自打来了中港市,每天到晚都是各种事情。 余志坚敲了两下门,林昆冲着门口说了一声:“门没锁。” 余志坚走了进来,坐到了林昆的对面,脸上带着笑容说:“昆哥,查到了!那王勤虎的手下有一只扭玻利顿犬。” 林昆道:“扭玻利顿?” 余志坚道:“这狗我知道,是意大利的斗犬,最早的时候是古罗马的军犬,以凶悍残暴出名,战斗力极强。” 林昆坐了起来,脸上露出一丝凝重之色,道:“王勤虎能那么有把握的跟我斗宠,就证明他的这条扭玻利顿一定不一般。” 余志坚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眯着眼睛休息的小灰灰,心中也是有些担心,道:“昆哥,要不……”磨蹭了半天,也是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林昆笑着说:“这赌约已经应下了,就不可能取消了,扭玻利顿,呵呵,希望能够激发出小灰灰体内的狼王之血吧。” 余志坚道:“可万一小灰灰受伤或者是……怎么办?” 林昆面色平静的说:“不入险境,怎么能知道小家伙的潜力有多大,不入险境,它体内的狼王之血也不能被激活。” 余志坚道:“可是,这会不会太冒险了?” 林昆目光看向小灰灰,道:“我只知道,如果让它体内的狼王之血一直沉睡,那是对它最大的残忍与侮辱,王者注定就要高傲的仰起头颅,而不是像贫民一样垂着脑袋。” 嗡嗡嗡…… 桌子上放着的手机响了,林昆拿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座机打来的,接听了电话,对面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道:“请问,是林昆么?” 林昆道:“我是。” 对面的声音接着又说:“你朋友涉嫌打人闹事,麻烦你来一下xx区派出所。” 林昆一脸疑惑,道:“警察同志,能问一下我朋友叫什么么?” 对面的人很牛,道:“叫什么你来了就知道了,我不方便都透露。” 林昆再想要说话,话筒里已经传来了盲音,嘟嘟嘟…… 林昆把手机放下,余志坚问道:“昆哥,咋回事啊?” 林昆道:“派出所说,我有一个朋友打人被关了起来。” 余志坚道:“昂?谁啊。” 林昆笑了一下,道:“打电话的警察很牛,不肯说。” 余志坚道:“不会是电话诈骗的吧,我跟你一起过去看看。” 林昆笑着说:“应该不会吧,现在的骗子就是再牛,也不敢把派出所的名头报出来,让我们去派出所吧。” 余志坚道:“这谁敢说呢,如今人心不古,骗子啥手段都有。” 林昆哈哈笑道:“真要是电话诈骗的,我就把他们的毛给拔干净了,诈骗到我的头上,也算是他们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