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一群纨绔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一群纨绔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一群纨绔 余志坚高高兴兴的离开了,本来他想约陆婷一起看个电影什么的,陆婷表示昨天晚上没有睡好,想要趁着阳光明媚,再补一个美容觉,好不容易从燕京城里出来,也是个难得休息的好机会,再过几天章小雅就要从燕京城过来了,又要忙了。 余志坚正好也有事,林昆叫他去打听一下王勤虎手里的斗宠,他心情愉悦的从维多利亚酒吧走出来以后,便给他在沈城的那帮子朋友打电话,说是朋友,其实就是一群吃喝的朋友。 余志坚本身不太喜欢接触那些个富家纨绔,或者官二代,可这些人总喜欢往他的身上靠,他一身武艺没话说,但伸手不打笑脸人,总不能把这些在沈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公子哥给打了吧。 这不,今个这群人还真就派上用场了,一个电话打出去,订好了饭店,这一群富家公子哥,驾着各自的豪驾轰隆隆的到位。 饭店订在沈城大学正门口的马路对面,学校宝地,周围吃喝玩乐一条龙,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好吃不贵,好玩不奢,平民的价格,却又总能享受到各种超乎价格的优质服务。 这些都不是重点,一句话说白了,重点是这儿的消费低,今个儿是余志坚做东,他不是抠搜的人,但对待这群富家纨绔,他是真不情愿花一大堆的钱,请这群成天到晚吃喝玩乐的小子们搓一顿。 这饭店的规模要说也不小,三层楼高,一楼是大厅,二楼是包间,三楼是精品包间,没有星级,但环境各方面都不错。 余志坚开着他的大吉普车停在饭店的门口,吉普车挂着军牌,门口站着的服务员虽说不太识货,可好歹认得那个打头的‘军’字,本来懒洋洋的脸上,顿时打起了精神,挤出笑容。 余志坚从车上跳了下来,服务员恭敬的迎上,道:“先生,欢迎光临。” 余志坚表情严肃,这倒不是他故意装的,天生就这面相,不笑的时候特严肃,道:“刚才打电话订了包间,三楼的玉轩阁。” 服务员恭敬的把余志坚领进门,免不得偷偷的打量他两眼,这服务员也就十八九岁的模样,是一个相貌普通的小姑娘,在这小姑娘的印象里,开着军车的不应该是军哥哥么,怎么没有穿军装? 这订了三楼的包间的,都属于是贵客,饭店的经理亲自把余志坚给送上去,不是说人家的姿态够低,而是会做生意。 服务员回到门口,这还没到饭点儿呢,也没个人影过来,站着站着再晒着门口的太阳,倦意马上又袭来了,偷偷的打个呵欠眯上了眼睛。 轰隆隆…… 阵阵发动机的咆哮声,瞬间又将这个可怜的小服务员给惊醒一般,瞬间那双不是很大的眼睛睁亮了,紧接着瞪的滴流圆…… 要说他们的这家饭店,规模虽然可以,菜品的味道也不错,开在大学的对面,生意也算红火,来吃饭的不是对面学校里的学生,普普通通的一顿消费,人均八十以上,可不是大学生能承受的起。 来这儿吃饭的多数是些小资或者中产阶级,傍着大学,吃一顿饭时而的还能看到漂亮的学妹从窗外经过,可是多少钱买不来的风景。 但那些真正有钱的大老板,往往是不屑来这儿吃饭的,一来档次不够,二来人家根本就不缺漂亮的学生妹,只要大把大把的钱往外砸,什么样的妹子买不来?说的有些现实露骨了。 中产阶级或者小资开的车,一般也就二三十万的样子,可眼前…… 前一秒还打盹儿偷懒的小服务员那瞪大眼睛的双眼里,一口气来了十多辆豪车,什么叫车?普通的奔驰、宝马不叫豪车,现在满大街的三十多万的奔驰宝马有的是,真正的豪车是百万级别以上的,不是普通的小资或者稍微有点的小老板能开的起的。 各种式样的豪华跑车,在饭店门口那块不是很开阔的停车场上一字排开,开车的人都像是有强迫症似的,整体排的刷齐。 车门砰砰砰的打开,上面下来了一群二十多岁,姿态吊儿郎当,身旁又各有美女相伴的年轻公子哥们,这些就是传说中的高富帅? nonono…… 小服务员那瞪大的眼睛闪烁着,想要找出一个符合心目中白马王子标准的男人,哪怕今生不能以身相许,放在心里yy也好。 要知道色可单单是男人的本性,古人不就话语精妙的点出——哪个少女不怀春? 可从头到尾快速的看下来,高的,帅气的也有,当然了,这些个公子哥肯定都是富的,可真能高富帅三个字连在一起读的,一个都没有。 倒没有贬低这些个公子哥的意思,实在是人无完人,至少来的这多个富家子弟当中,长的又高又帅还带范儿的,确实没有。 满脸惊讶,眼珠子瞪大的,可不光是门口的小服务员,周围大街上走着的,包括饭店里被发动机的轰隆声吸引来目光的,但是眼神触碰到这些个金贵的公子哥的,没一个不表现出惊讶来。 见到一辆两辆豪车的,算不得什么,可一下子见到了这么多辆,确实是一道十分惊人的景观…… 一群富家子弟走进来,怀中各自揽着风韵万千的小尤物,这些个小尤物有的像小猫,有的像小狐狸,身上的那股子骚媚劲儿可真不是一般女孩学的来的,也就偏偏这种女孩在男人堆里吃香。 门口站着的小服务员赶紧就要迎上,脸上刚挤出那标致化的笑脸,还不等开口说话,饭店里的大堂经理,便已经快步迎了过来。 “欢迎……” 不等大堂经理把话说完,走在最前面一个身高稍差了一点,但长的绝对帅气的男人道:“少废话,没功夫,楼上玉轩阁。” 话说的狂妄,脸上的表情更是狂放,大堂经理微微一愣,这种有性格的富二代也不是没见过,这些少爷可都是难伺候的主儿,废话也甭说了,赶紧就走在前面的带路,“里边请……” 玉轩阁的门敞开着,余志坚正坐在里面的正座上喝着茶,左手端着茶杯,右手里夹着根烟,烟气袅袅,茶香余味,当的上惬意二字。 一群逼格极高的二世祖们,一走到门口,瞧见里面的余大少,那脸上嚣张不羁的表情,马上就收敛了起来,余志坚过去在圈子里就很有名气,尤其老爸当上了辽疆省的省长以后,这地位就格外高了,几乎一下子坐上了辽疆省头号纨绔的座椅。 对此,余志坚的心里头冤枉的很,他可从来都没主动跟这群小子走的近乎过,也没干过什么夜夜买醉,醉卧美人膝的勾搭。 “余少好!” 领头的小脸很帅气的男人呲牙咧嘴的一笑,走了进来,身旁揽着的小尤物,也跟着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人,却是多打量了这位传输中辽疆省第一纨绔的男人两眼,心中琢磨着,将来若是有机会,是不是可以把自己的肉卖到这位大纨绔那儿去。 真要是靠上了省长家的公子,卖多少钱都是小事,这背后的能量可是不小,随随便便的使个方便,都能赚不少的钱吧。 余志坚微微一笑,道:“西门庆,你小子又换了一个妞?” 西门庆就是刚才打招呼的男人,这西门庆只是他的绰号罢了,真名叫刘庆,土生土长的沈城人,老大从官,老妈从商,在沈城的富二代的圈子里,是为数不多的权贵都占着了的。 刘庆脸上一点尴尬也没有,猥琐的笑道:“余少,女人这东西,不就是用来玩的么,玩够了再花点钱换一个,不也是应该的么?” 余志坚眉头一挑,道:“西门庆,你这可是在侮辱女性啊,我得打你!” 刘庆马上一脸害怕的说:“余少,你可千万别动手,咱们圈里都流传开了,说你在沈城军区里是头号的特种兵,一拳能打死老虎,就我这成天到晚花天酒地的身子,还不得被你一拳给打散喽,拜托了我的亲哥哥,能投胎到富贵人家不容易,你就可怜可怜我这做小弟的,让我再在这世界上多活两年。” 余志坚被逗的乐了起来,道:“西门庆,你小子这嘴皮子的功夫没少涨啊,说说看,你都是跟谁学来的这么一套歪理。” 刘庆一脸得意,笑的谄媚的说:“还能有谁,这么多年从我生命中悄悄走过的姑娘们呗,这些个小娘们的嘴可是一个比一个甜,成天到晚把你哄的心里头那个痒痒呀,恨不得把所有钱都给她们!” 余志坚不再继续跟这小子臭屁,目光看向其他恭恭敬敬的站着的富二代们,道:“大家都别拘束了,都坐下来吧。” 一群人连连称谢,坐了下来了,余志坚抬手向站在门口的饭店经理打了个响指,说:“也不一个个的点菜了,挑你们这儿特色的上,吃的满意了以后让我的这群兄弟们常来,要是吃的不好……” 饭店经理马上一脸紧张,那三十多岁擦了厚厚粉底的脸上,粉底子都快吓的掉了下来,连连说道:“放心,我们一定尽最大努力让各位满意。” 余志坚递了个眼神,靠在门口的一个纨绔马上起来把门关上。 余志坚接着说道:“今天找你们来,也没别的事儿,就是想打听一下,那王勤虎的手上有什么变态的斗宠没,知道的有奖,没有的罚酒,今天酒水我买单,保证让你们都喝的痛快。” 一群高粱纨绔马上面面相觑起来,这王勤虎他们都知道,沈城赫赫有名的大黑帮头子,可这王勤虎有什么变态的斗宠,他们倒是知道斗狗场,可这变态的斗宠,却是从来也没听说过。 众人无言,这时刘庆身边的女人,却是突然开口了,“我听说过……” 众人目光纷纷侧目,余志坚也是挑了挑眉看过来,这女人一脸坚定,可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