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小二放牛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小二放牛

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小二放牛 一条重磅消息,传遍了整个沈城的道上,大街小巷,只要是跟道上沾点边,或者对道上的事儿比较关心的人,几乎只要是两三个人聚在一起的,都在谈论三天的斗宠对决。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事端,有事端就从来不缺围观看热闹,而又不怕烂子大的吃瓜群众。 咱们华夏百姓民风淳朴,这围观看热闹的习惯,自老祖宗的时候就兴起,绵延了这么多年,已经成为了一种现场。 林昆悠哉的靠在沙发上,嘴里头叼着根没有点着的香烟,小灰灰和小海冬青陪在两侧,阳光暖暖的照下来,甚是惬意。 余志坚一早上就捯饬的干净利落过来了,手里捧着一束玫瑰,站在酒吧的门口犹豫了老半天,最终闷了口气,噔噔噔的走进来,有电梯不坐,沿着楼梯直接上了三楼。 本来是要去敲陆婷房间的门的,结果却掉头跑到了林昆房间的门口,咚咚咚的敲门,火急火燎的敲门声透着心虚。 林昆半眯的眼睛睁开,走到门口开门,余志坚几乎是喘着粗气进来的,不明情况的人还以为他是爬楼梯累的。 实际上,就他这大体格子,在部队里的那会儿,负重拉练都能轻松的扛下来,这区区三层楼的楼梯真造不成啥影响。 林昆瞧他这模样,再看看他手里捧着的花,忍不住的就笑了起来,说:“瞅瞅你小子,有点出息行不,不就是表个白,求个婚么,至于把你紧张成这样么,昂?” 余志坚抹了一把额头,都渗出一层细汗了,一脸苦哈哈的模样,看着林昆说:“昆哥,比我第一次上战场还害怕。” 林昆笑着道:“陆婷是老虎么?” 余志坚摇头,道:“她不是老虎,我是老虎,她是猎户。” 林昆被这小子的冷幽默逗的一乐,道:“你小子留不能有点出息,就算她是猎户,你就不能有点信心,搞定她?” “可……” 余志坚紧张的乱哆嗦,道:“可是我真的很紧张啊。” “你等等啊。” 林昆转过身,去旁边的简易酒柜上挑了一瓶酒下来,又不知道从哪个旮旯里翻出一罐红牛饮料,拿出了个杯子,把酒倒进了杯子里,然后又把红牛饮料给混了进去。 余志坚莫名其妙的看着林昆做完这一切,道:“昆哥,你这是干啥?” 林昆端着酒杯,递到了余志坚的面前,笑着说:“喝了它。” “啊?” 余志坚脑袋摇的跟波浪鼓似的,道:“我不喝,不能喝?” 说着,走到酒柜的旁边,拿起林昆刚才拿下来的那瓶酒看了看,回过头向林昆看过来道:“昆哥,你这是要弄死我啊,高酒精浓度的二锅头,还不把我给喝飘了呀!” 林昆笑着说:“你小子这就不懂了吧,这可是出了名的喝法,二锅头配红牛,简称小二放牛,喝了贼拉带劲儿,你小子不是缺少表白的勇气么,喝了就有勇气了。” “可是……” “别磨蹭,赶紧喝了,装了胆,赶紧去敲陆婷的门。” “我……” 余志坚犹豫一下,深呼了一口气,一把接过了酒杯,咕咚咕咚的就喝了下来,完后打了个响亮的酒嗝,林昆笑着问他:“感觉咋样?” 余志坚说:“还没有什么感觉。” 林昆笑着说:“那要不要再给你配一杯,再放一把牛?” 余志坚摇头道:“还是不了,我怕我再喝一杯直接就倒了。” 林昆道:“你的酒量没这么差吧,这才刚刚一杯。” 余志坚咧嘴苦笑,道:“酒不醉人人自醉啊,昆哥。” “哈哈!” 林昆坐到沙发上,笑着说:“我和王勤虎下了个赌约,三天后在他的斗狗场里再来一次斗宠,赢了,马路斜对面的酒吧就是我的了,输了,维多利亚酒吧就是他的。” 余志坚看了一眼趴在地上,一副温顺模样的小灰灰道:“昆哥,这个我倒是听说了,可小灰灰毕竟还没有长成,我知道你是想磨炼它,激发它体内的狼王血液,可……” 林昆笑着打断说:“你小子的消息还挺灵敏的嘛。” 余志坚笑着说:“怎么说我也是在沈城长大的,认识这儿的一些个狐朋狗友,听到一些消息也是正常的。” 林昆道:“那你就让你的那些个狐朋狗友去打听打听,王勤虎手上到底有什么筹码,让他这么有自信跟我赌。” “好……” 说着话,余志坚感觉脑袋稍微的有点迷糊,晃了晃脑袋。 林昆笑着说:“感觉怎么样,这小二放牛的劲儿还不错吧。” 余志坚道:“确实有点意思。” 林昆笑着说:“得了,你也别在我这儿磨蹭了,赶紧去陆婷那门口,敲敲门,然后把该说出的话说出来,我这红包可都给你准备好了,只要陆婷开口答应,我可以提前给你。” “真的!?” 余志坚马上笑嘻嘻起来,凑过来问:“昆哥,红包多厚啊?” 林昆笑着说:“要说多厚,还真就一点也不厚,就一张银行卡。” “啊!?” 余志坚马上想到了李春生结婚的时候,林昆给的那张银行卡,那里头可是一连串数字啊,可比普通的红包实惠多了。 “别磨蹭了,再磨蹭这小二放牛的劲儿过了,你又该蔫吧了。” “嗯,我这就过去!” 余志坚脑门子一甩,那飘逸的发型也跟着一颤,手里捧着鲜花,推开了门,昂首阔步的就向陆婷的房门口走去。 抬起手刚要敲门,旁边的门吱的一声开了,姜夔生从里面走出来,整个人看上去有些精神萎靡,好似没睡好。 “早,夔生哥!”余志坚笑着冲姜夔生挥了挥手,神情尴尬而又木讷,就好像是正要干什么坏事,被发现了一样。 姜夔生被余志坚这么一叫,精神也是抖擞了一下,也是尴尬的笑了笑说:“早,志坚。”看了看余志坚手里捧着的花,有些不解的说:“大早上的你买花干什么?” 余志坚挠头尴尬的笑,这时姜夔生的身后,刘燕从里面走了出来,余志坚的注意力马上被分散,一副我懂的表情冲姜夔生暗暗的竖起大拇指,姜夔生老脸一红,想要解释,正好这会儿功夫,刘燕的身后,晓雯跟着出来了。 刚才那一瞬间的误会,马上就解开了,不过却又让人羡慕这一副温馨而又幸福的画面了。 刘一燕笑着跟余志坚打招呼,道:“志坚兄弟,早啊。” “早,燕姐。”余志坚笑了笑,说:“你们这是要出去?” 刘一燕笑着说:“是啊,出去再看看房子。” “哦……” 余志坚笑着说:“那祝你们今天找到合适的房子。” “谢谢!”刘一燕笑着说:“那我们就先走了,再见。” “再见。”余志坚笑着挥挥手,等姜夔生和刘一燕走远了,他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晃了晃脑袋准备继续敲门。 可这边手刚要抬起来,另一边的门又打开了,这一次是蒋叶丽,蒋叶丽穿戴整齐,脸上描了一层精致的妆,推开门看到余志坚杵在陆婷的门口,先是微微一愣,接着笑着冲他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余志坚苦笑着说:“蒋姐,早啊。” 蒋叶丽笑着小声说:“兄弟,祝你好运,加油啊!” 余志坚道:“我会的……” 蒋叶丽来到了林昆的门口,敲了敲门,林昆打开门,隔着蒋叶丽看到余志坚还在那儿站着,不解的道:“你小子还愣在那儿干嘛。”着急的挥了挥拳头说:“敲门啊!” 余志坚一脸为难的苦哈哈的表情,压低着声音说:“昆哥,我……” 吱! 话不等说完,面前的门突然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