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反悔是孙子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反悔是孙子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反悔是孙子 林昆和姜夔生回过头,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姜夔生面色沉稳,道:“昆子,说话的这个人是那个王勤虎吧?” 林昆一脸淡然的笑道:“我认识的叫王勤虎的就这一个。” 姜夔生道:“他这话里头有阴谋,我们还是小心一点为妙。” 林昆笑着说:“这王勤虎也不是个善茬,主动要跟我赌一个大的,要不是有十足的把握,我才不信他会赌。” “我们走?大不了就当他是一只疯狗,想怎么叫就怎么叫。” “不行……” 林昆目光向周围向他们看过来的这些人的脸上扫视了一拳,嘴角的笑容还是那般的云淡风轻,道:“周围这么多的人看着,而且这些里不少都是沈城里有身份的人,我这要是临阵脱逃了,明天一大清早,整个沈城的老百姓都会骂我怂,男人流血不流泪,争的就是一口气。” 姜夔生还想要说什么,最终还是忍住了,他想的有道理,但林昆说的同样有道理。 “林昆,敢赌还是不敢赌?”音响里又传来了王勤虎的声音,淡淡不屑带着一股轻佻的挑衅。 “敢,有什么不敢的!”林昆朗声喊道,斗狗场虽大,但此时一片安静,他的声音回荡在这片天地中,异常响亮。 所有看过来的人的眼神里,突然又燃起了一丝惊讶,林昆这个人对于他们来说是模糊的,可这个名字却是异常响亮。 最近这段时间,但凡是在沈城道上混的,或者说是关注道上消息的,都知道沈城突然来了一个姓林名昆的年轻人,这年轻人可不简单,来了之后就接连的让王勤虎吃瘪。 甚至道上已经有消息传出来了,这个年轻人将是沈城,乃至辽疆省新一代的霸王。 此时,再听到音响里的声音,虽然大多数人不识的王勤虎的声音,但此情此景也不难推测出,暗中喊话的人就是传说中的虎爷,沈城第一大帮派的头目,绝对的大人物。 在场的众人,一个个的眼睛顿时擦的雪亮,也忘记了刚才赌输的疼痛了,一双双闪亮的眸子,纷纷的向林昆看来。 沈城的土著帮派的老大,和外来的帮派的领头人对话,这种级别的热闹,可不是想看就能看到的,太难得了。 林昆喊完之后,不等音响里再有回应,紧跟着又是一声喊:“虎老大,有什么话咱们出来面对面的谈,你这样握着一个麦克风躲在不知道哪个小黑屋里,未免太不礼貌了吧。” 在场的众人更是打起了精神,听这话里的意思,王勤虎也要现身了,一些个有心人已经暗暗的准备起了手机,决定将这历史性的一幕拍照记录下来,以后去酒桌上跟人吹牛逼,把手机里的照片往外一翻,这牛逼马上就上升了一个档次。 斗狗场的总经理办公室里,王勤虎放下麦克风,冷的一笑,一旁的丁锦玉道:“虎哥,你这是要出去么?” 王勤虎道:“当然了,这么多人在这儿呢,我要是不出去,还不得被骂成缩头乌龟?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出去?” 丁锦玉看了一眼监控大屏幕里的林昆,打心底的发寒,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好!”语气坚决,内心却是发虚。 郝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王勤虎和丁锦玉,这丁锦玉她听说过,但真要说见面,这还是第一次,忍不住的多看了两眼最近在虎爷身边红的发紫的女人,相貌也没说就那么好看,算的上是美女,但绝对和‘极品’两个字不沾边。 王勤虎向郝雯看过来,郝雯赶紧低下头,一副惶恐不安的模样,说:“虎爷,对不起,今天晚上出现了意外……” 不等她把话说完,王勤虎淡淡的一笑,道:“没事,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的,不用放在心上。” 郝雯的心里头顿时如临大赦,感激的道:“谢谢虎爷!” 王勤虎向门外走去,丁锦玉跟在身后,直到两人彻底的走出门外,房间的门砰的一声关上,郝雯才抬起了头,冲跟在一旁的助理问道:“虎爷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助理道:“这个我也不知道。” 郝雯的脸上顿时闪过一抹狞色,压低着声音凶巴巴的吼道:“不知道就完了?我要你是干什么的吃的,快去查!” 助理下的裤裆一热,差点尿出来了,在他的印象中虎爷可怕,但对于他来说,眼前的这个女人比虎爷更可怕,她可是直接掌握着自己生杀大权的,可马虎不得半点。 “是……” 助理应了一声,赶紧退出了门外,空荡荡的大办公室里只剩下郝雯一个人,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扯了扯衣领,长发遮掩下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一层浓密的细汗。 郝雯走到办公桌前坐下,盯着大屏幕看,王勤虎和丁锦玉已经出现在了斗狗场的大厅里,站在了林昆和姜夔生的面前。 郝雯看着屏幕里的丁锦玉,心里头极为的不服气,同样身为女人,自己扪心自问,不觉得比这个女人差丁点,要说虎爷也是睡过自己的,可为何偏偏这个女人比自己更得宠? “哼,臭女人,难不成你的活儿比老娘的还要好?” 郝雯又将目光落在了林昆的脸上,手里拿着遥控器拉近,林昆那张吊儿郎当的变的更清楚起来,郝雯抓起桌上的瓜子,放在嘴里使劲的咬了一下,小声咕哝的骂道:“哼,原来你就是林昆,害的老娘我也看走了眼!” 嘴上是这么骂着,但心里头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惊讶的,至少在她看来,林昆就是一个平凡无奇还一身痞气的男人,怎么可能是虎爷的对手,擎等着被虎爷给玩死吧! 目光在落在王勤虎的脸上,郝雯这张妩媚的脸,顿时笑开了花儿,王勤虎不帅,但在她的心里却是独一无二的男人。 众人瞩目之下,林昆和王勤虎站在了对面,印象里这应该是两人第一次这么面对面的近距离接触,王勤虎的个头比林昆要哀上许多,但身材却比林昆要壮实的许多。 王勤虎不帅,给人的感觉很严肃,大哥的派头十足,再看林昆,可就一点大哥的感觉也没有,像极了普通的市井小痞子,甚至比一般的市井小痞子,还要吊儿郎当。 丁锦玉站在王勤虎稍稍往后的位置,目光却是不敢和林昆对视,也不敢和一脸凶狞的姜夔生对视,微微低着头,目光往下看,却是落在了林昆那一双大码的旅游鞋上。 那鞋似乎也长了眼睛一般,害的丁锦玉又是一阵的心生胆怯。 “虎老大,咱们这也算是第一次正式见面吧,幸会幸会。”林昆笑呵呵的说道,大手伸到了王勤虎的面前。 王勤虎目光里带着孤傲,直到此时,他明知道自己在眼前这小子的手里头吃过亏,可还是不愿意把他给高看了,有些不情愿的伸出手,和林昆只是轻轻的一握便松开了。 林昆又将目光看向丁锦玉,嘴角笑道:“丁助理,没想到中港市一别,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缘分不浅啊。” 说着话,手已经递到了丁锦玉的面前,丁锦玉缓缓的抬头,此时也是不得不和林昆正面相对,嘴角咧开一抹心虚的笑容,伸出那白皙修长的小手,“林老大说笑了。” 丁锦玉的手和林昆的手微微的一碰,丁锦玉就想马上把手给抽回来,可林昆却是攥着她的手不放,似乎就是故意要看她胆怯的模样,笑着说:“丁助理果然是人才,才刚离开中港市,马上就投奔到了虎老大的门下,这也算应了那句老话了,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恭喜丁助理。” 丁锦玉神色慌张,嘴角微微扯动,脑袋一下子空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林昆也不打算继续难为她了,何况王勤虎正一副怒目仇视的目光看着他,松开了丁锦玉的手,笑着对王勤虎说:“虎老大,你刚才说要赌一个大点的,赌什么?” 王勤虎冷的一笑,道:“三天后,还在这儿,你用你的斗宠,我用我的斗宠,咱们再较量一把,你要是输了,维多利亚酒吧归我,我要是输了,这就把连通这斗狗场一并归你。” 周围的人忍不住的在心底一阵惊叹,这赌注可真够大的,要知道不管是维多利亚酒吧,还是这家夜场皇后以及这斗狗场,随随便便的放到世面上,那可都是千万级别的。 见人家两位老大赌的这么大方,再一想到自己每天晚上押注的那点钱,跟人家的这个比起来,还真就不叫个钱了。 条件王勤虎已经开出,众人的目光转向林昆,林昆嘴角微微一笑,几乎想也不想的,马上就答应:“好,没问题!” 王勤虎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这似乎也超乎了他的想象,旋即哈哈大笑道:“好,林老大果然是个爽快人,今天这么多的朋友都在这儿做证,希望林老大不要反悔。” 林昆笑着说:“反悔的是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