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章:赌个大的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赌个大的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赌个大的 “嗷呜……” 凄厉的一声惨叫,新晋的狗王蜷缩着蹲在了笼角,浑身上下止不住的颤抖,后脖子上鲜血涌流,将地面染红。 小灰灰站在这新晋狗王的面前,口中那森寒的獠牙,最终没有咬下,它向后退了一步,目光平静的看着狗王。 小家伙没有任何高傲的表情,对台下众人的目光,也是无动于衷,它将头转过来看向林昆,脸上突然涌现一抹俏皮。 林昆握紧的拳头松开了,走到笼子旁,一脚将铁笼的门给踹开,小灰灰马上欢快的跑过来,一把扑进林昆的怀里,张开它那满是血腥的大嘴,向着林昆就舔了过来。 “哎呀,小家伙,先别这样,你这嘴里头可全是血呢,还有毛……” 林昆一边笑着躲闪,一边张开双手推小灰灰的大嘴,小海东青扑棱扑棱的飞了起来,落在了小灰灰的头上,用它那尖尖的鹰嘴,在小灰灰那毛茸茸的脑袋上蹭啊蹭。 台下…… 众人已经张大了嘴巴,眼眶里满满的都是不可思议,脸上那震惊的表情,简直都无法用词汇来形容了,尤其那些个本来买了狼王胜,结果却将筹码转出去的那些人,一个个脸色铁青,满满的浑身像是无数道锁链缠在了脸上。 后悔啊,揪心啊,太tm的后悔了,早知道这结果,刚才自己干嘛要那么欠欠的,非要把下注的筹码给退了呢! 要是没退,这会儿自己该高高兴兴的去零赢的奖金了,然后出门左转,那儿有一家高档的娱乐会所,点上一瓶好酒,再要它几个小菜,再找几个漂亮的妹子作乐一番。 哎…… 人生啊,充满了无限可能,可就是没有后悔药这种东西。 那些个押了狗王赢的,一个个蔫头耷脑,心情十分的不好,甚至还在那儿喋喋不休的怀疑,这里面是不是有诈,就那么一个没长开的小狼羔子,怎么可能放倒一头斗犬? 这里面肯定有猫腻,可就算是有猫腻,这些人也只是小声的嘀咕,在心里头忿忿不平的叫嚣罢了,这儿是谁的地盘,在场的每个人心里都清楚,虽说在场的有不少都算是沈城有头有脸的人,可真要去得罪王勤虎,没人愿意。 而那些个本来押了狼王赢,结果又把筹码给退掉的,这会儿正在那儿一脸苦相,在心里头不停的埋怨自己呢。 更有甚的,是那些个本来押了狼王赢,结果退了筹码,马上又加倍的押了狗王赢的,此时已经成群结队的赶往斗狗场的厕所,排起了长龙,打算今夜集体哭晕在厕所。 当然,还是有人笑的,就有那么些个喜欢铤而走险,不随大流的,最终还是坚持把筹码压在了狼王的身上,结果现在人家已经屁颠屁颠的去领奖了,一个个的拿起电话,不是约妹子出来作乐,就是约狐朋狗友出来吃喝的。 郝雯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目光从小灰灰的身上挪开,看向笼子里趴在血泊中已经丧失了攻击力的狗王,此时的狗王夹着尾巴,浑身上下战战兢兢的,哪还有半点狗王的威风,完全就是一条被人干废的丧家犬的形象。 郝雯深吸一口气,目光又看向林昆,冷声道:“我要检查!” 声音不大,但却很有气势,台下的众人闻声,马上又开始瞩目聆听起来,好像这场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比赛还有转机,按照斗狗场里的规矩,比赛的最终要是查出一方使用违规的手段,那即便是这方赢,最终也判定其为输,而且还要加倍赔偿另一方所有的损失,并被列入斗狗场黑名单。 林昆微微一笑,说:“检查什么?” 郝雯走到台上,脸色冰冷的说:“检查你的狼是不是有问题。” 林昆笑着说:“好啊,随便检查。”说着,便把小灰灰放到了地上,摸了摸小家伙的头说:“让这位漂亮姐姐检查一下,证明咱赢的光明磊落,免的落下闲话。” 小灰灰似乎听懂了一样,点了点头,一副很乖巧的样子。 郝雯把手伸进了兜里,摩挲了一下之后掏出来,蹲下伸来就要往小灰灰的身上摸,眼看着那白皙修长的手指,就要碰到小灰灰的毛,林昆突然大喊一声:“等等!” 郝雯微微一怔,但手上还是继续向下,此时林昆的手更快一步,铿的一下将她的手给握在了手中,郝雯抬起头,冷眉怒视道:“你要干什么!” 林昆笑着说:“检查我的小灰灰之前,还请先洗手。” 郝雯挣扎着想要反抗,可她哪里挣的过林昆,感觉手腕像是被一个大钳子死死的卡住一样,无论怎么用力都挣不动分毫。 周围的安保人员,见自己的顶头上司被欺负,一个个马上打起了精神,手里头抄着家伙什就要向林昆冲过来。 结果姜夔生直接横身一拦,抬起脚冲着冲在最前面的安保人员就踹去,砰的一声闷响,这位冲在最前头满脸气势汹汹的安保人员一声闷哼,整个人倒退的就飞了出去,一口气砸倒了身后的三四个人。 不等这些个人再爬起来,姜夔生的独眼里射出一道实质化的精光,冰冷透着严寒般的杀气,尤如利剑刺入这些个安保人员的心里头,冷冷的道:“再上,就死!” 几个人本来还怒气汹汹的安保人员,顿时吓的一哆嗦,一个个脸色铁青的模样,哪还有半点刚才的气势了。 林昆抬起头,笑着对姜夔生说:“老姜,你温柔点,这可是在人家的地盘,闹的太凶了,影响多不好啊。” 姜夔生嘴角勾起一抹僵硬的弧度,道:“大不了血流百步。” 林昆笑着道:“太残忍。”转过头,对眼前脸色同样冷清的郝雯说:“美女,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手上有东西,想跟我玩阴招,最好还是先练练,否则的话我真不敢保证今天晚上你这斗狗场能完好,你也看到了,我的这位兄弟的脾气火爆,万一他真大开杀戒了呢,多不好啊。” 郝雯的手哆嗦了一下,林昆松开,她赶紧一把抽了回去,站起身来噔噔噔的就往台下走,快走到台下的时候回过头,看了林昆一眼,语气冰冷的说:“你会后悔的!” 林昆笑着说:“美女,什么时候有时间,请你喝个酒呗?” “哼!” 郝雯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向后台的办公室方向走去。 林昆看向姜夔生,笑着说:“今天晚上可又没少赢啊,你说我这么干,王勤虎会不会恨死我,恨不得杀了我。” 姜夔生道:“他早就想干掉你了,只是没机会罢了。” 林昆哈哈笑道:“这地球上,想杀死我的人多了去了,要是每个人都能愿望成真,那我岂不是得死成千上万次。” 姜夔生嘴角一笑,道:“我就是喜欢你这骨子嚣张劲儿。” 林昆摸了摸小灰灰的脑袋,笑着道:“走,喝酒去!” 两人向台下走去,路过那个鸡毛掸子的主持人身旁,林昆停下脚步,笑着说:“哥们,你口才不错,要不要留个联系方式,哪天想跳槽不干了,去我的场子里耍耍?” 鸡毛掸子主持人哆哆嗦嗦的笑道:“好,谢,谢谢大哥……” 话不等说完,林昆轻佻的一笑,打断道:“算了,我还真就看不上你这种胆小的男人,还不如个好的娘们。” 林昆和姜夔生带着两个小家伙,穿过人群,大摇大摆的从斗狗场里走了出去,台下的众人纷纷给两人以及两个小家伙让开路,一个个的目光注视着小灰灰,脸上满满的震惊外,更多的还是那股说不出的不可思议来。 这个看似瘦小的小狼羔子,真的就那么强?那么大的一条斗犬啊,那么凶悍,那么粗暴,结果还是被它给…… 郝雯推开办公室的门,她正愁眉不展的在想,到底要怎么向虎爷解释,这场子毕竟是交给她来管理,今天晚上死了一条斗犬,如果说这斗犬是普通的斗犬也罢,关键这斗犬是斗狗场里新晋的狗王,而且今天晚上场子还输钱了。 刚推开门,屋里头一股浓浓的烟味袭来,她可是从来都不抽烟的,轻易的也没人敢在她的屋里抽烟,她一抬头,脸上的表情顿时深深的震惊起来。 郝雯的办公室有窗户,能很好的看到外面的情况,此时王勤虎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坐在窗户前,手里拿着一个无线麦克,这个麦克连通着斗狗场里的音响,旁边丁锦玉站着,正微笑的向郝雯看过来,有着一丝阴测测的味道…… “林先生,请留步。” 王勤虎握着麦克风,语气平静的说道,他这么一说,外面的音响马上就响了起来。 林昆和姜夔生刚走到斗狗场暗门的门口,闻声停了下来。 斗狗场里那些正在散去的客户们,一个个的也都跟着停下。 “敢不敢再跟我赌一把,咱们赌一个大的。”音响里又传来王勤虎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