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小灰灰登场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小灰灰登场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小灰灰登场 唰唰唰…… 林昆大致的将纸上的内容看了一遍,寥寥草草的几行字,写的无非是一些‘斗宠进入斗笼以后,生死有命,不得追究’之类的话,提起桌子上放着的签字笔,果断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生死状一式两份,双方各执一份互相约束,林昆将纸叠好了揣进兜里,接下来就是斗狗场相关的人员,安排小灰灰入场。 脑袋上梳着个鸡冠子发型,穿的跟个鸡毛掸子似的主持人跳到了台上,手里握着麦克风,脸上的表情夸张而又很有喜感,冲着台下的一群观众道:“先生们,女士们,今天晚上迎来了一个重头戏,我是今天的主持人小姬,我先恭喜大家!” “今天晚上,除了原定斗犬赛,我们将再增加一组比赛,这组比赛的参与者,是今天晚上来自北方的狼狼狼狼狼王!” 主持人故意拖长了音调,大声的喊道,挑逗着观众们的情绪。 台下,那本来喧嚣嘈杂,聚在一起三三两两窃窃私语的观众们,马上一片安静,疑惑而又兴奋的目光向主持人看过来。 观众们的情绪完全被自己掌控,作为主持人,台上的这位鸡毛掸子一样的年轻人,脸上满是得意的表情,清了清嗓子,摆出一副自认为很帅,实际上很装逼的表情说: “今天晚上的这位北方狼王,可是临时加进来的,咱们斗狗场将派出新晋的狗王,也就是前天晚上刚咬死了上一任狗王的新狗王出战,狗王与狼王之争,最终究竟鹿死谁手呢?感兴趣的朋友们,请打开你们手中的下注软件,疯狂的下注吧,我在这里祝每一位朋友都能满赢而归!” 鸡毛掸子住处人单手揽胸,向台下的观众九十度角的深深鞠了一躬,直起腰来大声的喝喊道:“现在我宣布,今天晚上的斗狗大赛,马上开始!下面请第一组选手斗犬登场!” 主持人退到台下,马上两只气势汹汹的斗犬,分别被专业的人员,用一根粗黑的绳子牵了上来,在专业的训狗人面前,这些个斗犬张牙舞爪,倒也还算守规矩不敢乱来,可一被放进了斗狗笼里,两条斗犬四目相对,杀气立马蔓延开来,两只斗犬就像是几世的仇家见面一样,疯狂的咆哮起来。 台下观众的气氛马上被点燃了,众人吆喝着,呐喊着,来斗狗场里的这些人,多数是喜欢看斗犬互相血腥的厮杀,至于那种纯赌徒少之又少。 林昆和姜夔生,带着小灰灰和小海冬青,这会儿被安排下后台的一个暗间里,暗间里有着一个大液晶电视,能看到场外的状况,镜头拉近,对准在两条斗犬的身上。 小灰灰蹲坐在地上,仰着脑袋看着那两只面目狰狞的斗犬,眼神发亮,就像小孩子看见了什么新鲜事物兴奋一样。 正常来说,见到如此凶猛的异类,小灰灰应该紧张才是,就算不紧张,身上多少也该露出点杀气,可这小家伙可好,丝毫紧张没有不说,反倒是一副轻松的不得了的样子。 林昆偷偷观察小灰灰表情的变化,见小家伙这副模样,心中稍稍的放下心来。 带小灰灰来到斗狗场之前,林昆可不是单纯的莽撞,看过了之前的那一次斗狗之后,他心里权衡了一番,如果说那个咬死了前任狗王的新狗王,是这斗狗场里实力最强悍的斗犬,那么就凭小灰灰的天赋,绝对可以横扫斗狗场。 不管小灰灰还是小海冬青,两个小家伙跟在他身边这么久,他甚至从来都没把两个小家伙当成兽类看待,一直把他们当成是孩子,就跟澄澄一样,自己要去关爱和保护的孩子。 铛! 台上,一声锣声响起,两名专业的训狗人,一起解开了斗狗脖子上的项圈,铁笼砰的一声关上,两条面目狰狞,早就恨不得咬断对方脖子的斗犬,凶悍的扑到了一起。 血盆的大口张开,锋利的獠牙,阵阵凶残狂暴的低吼…… 台下的观众们马上全都站了起来,一起开始大声的吆喝起来。 “咬它,咬它,咬它!” 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是狂热,此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几乎全都聚集在台上的斗狗笼里。 暗间里,林昆和姜夔生也看着大屏幕里的决斗,姜夔生微微笑道:“这两只斗犬徒有蛮力,完全就是用力量在厮杀。” 林昆笑着说:“老姜,你看哪一个赢的可能性比较大?” 姜夔生笑着说:“两个都是半斤八两,要说谁能赢,还真不好说……等等!” 姜夔生的眼睛突然微微一眯,盯着液晶大屏幕道:“有古怪,你看那只黑色的斗犬,刚才还一副蛮劲儿用不完的模样,这会儿却渐渐有些虚软,照这么下去马上就要……” 姜夔生的话音未落,液晶大屏幕里的那只灰色的斗犬,一口咬在了突然落于下风的黑色斗犬的脖子上,液晶大屏幕只有图像没有声音,但隔着屏幕,似乎依旧能感觉的到,那黑色的斗犬脖子被咬断的声音——喀嚓…… 黑色的斗犬马上失去了反抗能力,接下来便是灰色的斗犬单方面的厮杀,血水晕染在了黑色的地面上,黑色斗犬的目光渐渐涣散,纵使心里有一万个不甘,也只能在死亡里挣扎。 台下的观众们,有人笑,有人垂头丧气,有的在那儿愤怒的挥着拳头,大喊道:“不可能,太特么的不可能了!” 显然是对黑色的斗犬被突然击毙,内心有着强烈的不满。 不用说,今天晚上这哥们肯定没少输钱,斗狗场也是一个赌场,在赌场里,每天晚上都是有人哭,有人笑,有人盆满钵满,有人输的倾家荡产,有时候输掉的不是钱财,而是自己的灵魂与尊严,这就是赌场的魔幻与可怕。 林昆和姜夔生对望,林昆笑了一下,道:“看出什么了么?” 姜夔生道:“那条灰色的斗犬身上,应该是有某种麻醉药物。” 林昆笑着道:“赌场里赚的多数都是不义之财,一定是斗狗场查过了下注的赔率之后,灰色的斗犬胜会赢钱,所以就在狗的身上做了手脚,可怜那些被耍的观众了。” 暗间没有门,斗狗场的工作人员走了进来,冲林昆和姜夔生吆喝一声道:“喂,你们两个,该你们的斗宠登台了!” 林昆笑着应了一声,道:“好,好这就过来。” 姜夔生拉了一下林昆的胳膊,摇摇头,林昆明白他的意思,不能让小灰灰去犯险,笑了一下说:“放心吧,我会先检查一下的,如果那条狗的身上真的有药物,我就一枪崩了它,大不了咱们俩今天晚上开开荤,把这斗狗场给评了。” 姜夔生嘴角咧开一抹笑容,有那么几分阴森的味道,道:“好!” 鸡毛掸子主持人能蹦跶到了台上,又是一阵慷慨激昂般的演讲,不过这会儿台下的众人里,除了那些个赢钱的高兴的,其他人可没那个心思听他在台上瞎掰扯,一个个冲着台上就大喊道:“小子,你特么赶紧滚下来吧!” 鸡毛掸子主持人也不是一天在这儿干了,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他也不敢在台上多待,赶紧就从台下撤了下来,要是继续赖在上面瞎白活,下面的这群观众能马上冲上来打他。 “下面请我们的狗王和狼王登场……”这句话还是他跑下台的时候,边跑边说的。 林昆和姜夔生带着小灰灰和小海冬青登台,小灰灰主动的走在前面,来到了斗狗笼前,回过头向林昆看了一眼,那纯洁的目光似乎是在微笑,又像是在宽慰林昆,就好像是在说:“爸爸,你放心吧,我一定会赢的!” 林昆蹲下身来,摸了摸小灰灰的小脑袋,把下巴贴在小家伙的脑门上,轻轻的吻了一口,对小家伙说:“加油!” 小灰灰马上用它那长长的嘴巴向林昆的脖子蹭了蹭。 小海冬青这时也飞了过来,站在林昆的肩膀上,低下头用它那尖尖的鹰嘴,在小灰灰的小脑袋上轻轻的拙了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