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生死状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生死状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生死状 宽大舒适的沙发,怀中美女尤物在卧,掌心中端着一杯红酒佳酿,空荡荡的大房间里,一段幽美的乐章回绕,如此雅致而又极乐的生活,衬托在头顶那扑朔迷离的灯光下,叫人向往。 手机嗡嗡的震动,王勤虎拿起了电话,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继而嘴角促狭的一笑,道:“不要惊动,我马上过来。” 手指头在怀中尤物的肩上轻轻的拍了一下,相貌妖媚诱人,体态性感的小尤物,娇呻一声,慵懒的将身子提了起来。 “虎爷,您要去忙了?”尤物抬起纤纤玉指,轻轻的拍打着嘴巴,打了个懒洋洋的呵欠,本就妩媚的小脸,更添一抹骚媚。 王勤虎一低头,马上就被怀里的这个一晚上两万块现大洋的小妞,给迷的神魂颠倒,两只大手拦腰将这小妞紧紧的一抱,顿时勒的这小妞一声呻吟,满是胡子拉碴的大嘴唇子,向着这小妞那两瓣鲜红娇滴滴的小嘴唇就咬了下来,贪婪的一吸…… 哧溜! 小妞紧张的两只莲藕般的手臂,紧紧的抓住王勤虎,看似惊慌,却又是那么的享受,坐在一旁沙发上的丁锦玉,则是一个冷漠的眼神抛过来,显然对这个指挥卖脸卖奶卖淫的女人很鄙视。 王勤虎将怀中的尤物松开,要不是今天晚上已经来了三发,目前裤裆里的那杆枪实在是提不起来了,他真想再弄这小骚货一把。 王勤虎冲丁锦玉招了下手,丁锦玉马上会意的点头,脸上的那股子冷漠消失,换上一副春光般的笑容,在王勤虎的眼里,就像是开了一朵花一样,花虽好看,却有着一股阴冷的味道。 沙发上的尤物开始慢条斯理的穿着衣服,将那一件一件脱掉的衣服穿上,每件一副似乎都标着价码,脱下第一件的时候是一千块,第二件是五千块,当脱到只剩下胸罩和内裤的时候,那价码一下子就变成了两万块,两万块一夜,包日。 丁锦玉的手指头在手机上点了点,滴答的一声响,紧接着对面沙发上坐着的尤物的手机也是滴答的一声响,尤物拿起手机,那青葱一般的手指,在屏幕上划了划,嘴角满意的一笑,那尖削性感的下巴微微一仰,媚眼含情的看着站在面前的王勤虎,道:“虎爷,下次记得找我哦。” 王勤虎呵呵一笑,掌心粗糙的大手,捏着尤物的下巴道:“滚。” 尤物微微一怔,脸上的笑容倏的有些难看起来,小心翼翼的站起身,踩着一双至少十厘米的高跟鞋,嗒嗒嗒的走了。 王勤虎坐到了丁锦玉的身边,掏出烟,丁锦玉马上替他点火,王勤虎深深的吸了一口烟,转过头来笑着看着丁锦玉,道:“刚才的那种女人,在我的心里只值两万块。” 丁锦玉嘴角微微扯动,一抹凄然的笑容弥漫,道:“那我呢?” 王勤虎将嘴里的烟抽出来,插进了丁锦玉的嘴里,笑着说:“你在我的心里,比她贵百倍不止,她只能躺在我的身子底下,像一条母狗一样叫唤,而你却能帮我出谋划策。” 王勤虎站了起来,笑着说:“走吧,你不是一直想去斗狗场瞧瞧么,今天晚上正好有你的老熟人在,我们也该去扳回一局了。” “虎哥,等等!” 丁锦玉站了起来,闻言稍稍猜测,道:“你是说林昆去了斗狗场?” 王勤虎道:“是啊,据说还带了一只斗宠,还是一只没长大的狼,呵呵,他可真是不把我这斗狗场当回事,随便带了一个狼崽子就敢过来踢场子,前两次都是我折面子,这一回他怎么的也得付出点代价。” 丁锦玉道:“虎哥,林昆不是那种莽撞的人,他突然带斗宠到场子里来,肯定是没按好心,我们还是小心着点好。” 王勤虎笑着说:“锦玉,你想多了,有件事我没告诉你,就最近这两天晚上,林昆来过斗狗场,当时是斗狗场里的一只普通的斗犬赢了,赢的是普通斗犬里的犬王,我猜姓林的一定是觉得斗狗场里的狗顶级了也就那么水平,所以才敢带一只半大的狼过来逞威风,赢钱事小,他的终极目的还是要在沈城的各路好汉面前折我的面子。” 丁锦玉道:“斗狗场里龙蛇混杂,每天晚上机会都会有不同领域的大人物在这里出没,要是这番再被姓林的给踢了场子,那我们聚一堂必然再一次颜面扫地,如今我们聚一堂在沈城的威望已经动摇,继续动摇下去……” 王勤虎冷笑着打断道:“锦玉,不用担心那么多,今天晚上他姓林的带着斗宠过来,我让他只能带回一具尸体。” “不!” 王勤虎忽然又是阴测测的一笑,郎然道:“他连尸体也带不回,我的疯狂扭玻利顿,可是从来都不会放过敌人的尸体。” 丁锦玉道:“扭玻利顿,是意大利最凶猛的犬类?” 王勤虎的笑容里露出几分得意,道:“我的这只扭玻利顿,可比那些普通的扭玻利顿要强悍凶残的太多,它可是我从一百只的扭玻利顿中培养出来的,我给它起了另外一个名字,叫死神,只要是跟它对上的斗宠,不管是狮子还是老虎,没一个能活的了的。” 丁锦玉诧异的道:“斗狗场里还出现过狮子和老虎?” 王勤虎道:“那倒不是,当初训练处了这条死神犬,为了测试它的能力,我曾带着这只狗到东北的深山里打猎,结果就撞见了东北虎,那只体型庞大,本以为可以将我和死神犬吃进肚子里的老虎,最终没几个回合就躺在了血泊中,那老虎临死前的眼神里,充满了不可思议与绝望。” 丁锦玉感到一阵恶寒,一条狗杀死一头东北虎,再一联想到老虎躺在血泊里绝望的眼神,以及那头疯狂的斗犬…… 王勤虎笑着说:“走吧,咱们得去会会你的这位老朋友了。” 斗狗场里。 林昆和姜夔生,带着小灰灰和小海冬青待在后台,斗狗场单独有一块休息的区域提供,林昆坐在椅子上,小海冬青站在他的肩上,小灰灰依偎在他的身旁,就像是一个乖顺的小孩子一样。 林昆摸着小灰灰脖子上那钢针一般的鬃毛,道:“灰灰,我带你出来呢,主要是为了历练历练你,你是大山里的狼王,可一直都在我的身边长大,身上少了狼王应该具有的野性,也少了那一股子狼王应该具备的血腥。” “我若是一直就让你在我身边,在这种没有任何危险与绝境的环境中长大,是对不起你身体里流淌的狼王血液呢,所以今天我把你带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要历练你。” 林昆摸摸小灰灰毛茸茸的脑袋,道:“说了这么多,听懂了么?” 小灰灰似乎听懂了,又似乎在撒娇,站了起来,把它那尝尝的嘴巴,湿乎乎的鼻子,贴在林昆的脸颊上蹭了蹭。 一旁的姜夔生看着林昆说:“昆子,你就不担心它会出事?” 林昆笑着说:“夔生哥,它身体里流的是狼王的血液,如果没有绝境,那狼王的血液是不会觉醒的,那它将来就跟普通的狼,不,甚至普通的家里养的犬类没什么区别。” “我觉得这样,是对小家伙的侮辱,它本来就是大山里狼王的后裔,那它狼王的血液就应该觉醒,就应该和普通的狼不一样。” 姜夔生道:“那万一这小家伙出现什么意外怎么办?” 林昆笑着说:“那就……” 他的话还不等说完,就有斗狗场的工作人员走过来,招呼道:“你们来一下,还有一个斗宠的生死状要签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