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别后悔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别后悔

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别后悔 “对于陆婷这样的姑娘来说,能遇到一个让自己欣赏的男人挺难的,这一点我感同身受,这么多年也只遇到了一个你,在看男人的眼光上,我和她还算是有共识的。” 蒋叶丽莞尔一笑,道:“所以,你不要有太多的压力,她昨天晚上也跟我说了,她之前跟你说过的那些话。” 林昆脸颊微微有些发红,道:“亲姐姐,那话你听了也就当没听吧,志坚是我的好兄弟,我不希望这影响到我们兄弟的感情?” 蒋叶丽一脸认真的道:“林昆,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 林昆道:“啥?” 蒋叶丽道:“你们男人总喜欢满嘴的兄弟情义,什么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是不是我们女人真的就不那么重要?” 林昆道:“这……” 蒋叶丽道:“那我问你一个简单直白一点的问题吧,你必须回答。” 看着蒋叶丽一脸认真而又倔强的模样,林昆知道肯定逃不过,道:“看样子,我是没有什么选择的权利,问吧。” 蒋叶丽道:“如果你的兄弟,任何一个兄弟,和静瑶之间你只能选择一个,你会选择谁?” 林昆道:“这,这好像很难回答。” 蒋叶丽道:“说!” 林昆道:“这有点太难了吧,如果真的有这种情况,可不可以两个都选,不管是什么危险,把我丢过去算了。” 蒋叶丽道:“只能选择一个?” 林昆道:“必须选?” 蒋叶丽道:“必须选。” 林昆抬起手挠了挠头,道:“这个太难了,真选不了,不过我倒是可以说明一点,谁要是敢伤害我的兄弟,我必须灭了他,谁要是敢伤害静瑶,我就灭了他全家!” 蒋叶丽忍不住笑了起来,道:“这么说,还是静瑶更重要喽?” 林昆道:“咱还是换个问题,这问题太难回答了。” 蒋叶丽道:“可以,那就换一个简单的,如果我和静瑶……” 不等蒋叶丽说完,林昆截胡道:“两个我都选,可以了吧!” 蒋叶丽道:“你这是耍赖皮!” 林昆咧嘴笑道:“耍赖皮这本事,我三岁就会了。” 说完,也不给蒋叶丽再追问的机会,转身跑进了食堂,望着林昆的背影,蒋叶丽没有生气,反倒是嘴角微微一笑。 “陆婷,我有话要对你说!”林昆突然坐在了陆婷对面,把正在嚼馒头的陆婷搞的一愣,主要是林昆的脸上的表情太认真的,夸张一点的说,就像是要表白一样。 陆婷吃力的咽下馒头,差一点噎到,“什么话呀?” 说这话的时候,陆婷表面上很平静,可内心里却是难言的紧张。 如同蒋叶丽刚才跟林昆说的,她能遇到自己欣赏的男人太难,从小到大成绩优异,后来进入部队后每项科目都不输于男兵,哪怕是野外的拉队训练,自己也能超额完成任务。 这种优于常人的能力,使得她表面看似平静,骨子里却是有着一份不为外人所知的孤傲,就说她在特别行动处吧,待了也有两三年的时间了,业务能力一直突出,再加上人长的漂亮,周围从来就不缺条件优异的男人。 可这么久过去了,她却从来没遇到那个令自己欣赏,令自己心动的男人,直到遇见林昆,这个看起来痞里痞气的男人。 林昆是目前为止,她遇到的第一个欣赏,也是唯一欣赏的一个男人,她曾在深夜难以入眠的时候想过,这辈子如果能和他在一起,那自己的人生是不是就算完美了。 可无数次她又清醒的对自己说,即便这个男人再优秀,此生自己也是没有机会了,他毕竟是一个有家室的男人了,而且楚静瑶的一切好,她都看在眼里,楚静瑶漂亮,楚静瑶智慧,楚静瑶那种高高在上却又亲人的女王范。 更重要的是,林昆对楚静瑶的一切好,她都看在眼里。 陆婷是一个从小到大从未在别的女人面前感到自卑的女人,可每当她内心对林昆的欣赏萌生淡淡的情愫时,再一看到几乎完美的无可挑剔的楚静瑶,她微笑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内心的那一股又酸又涩的自卑便会汹涌袭来。 最开始的时候,她甚至还抱有幻想,幻想林昆和楚静瑶指是一纸协议,将来等协议期过了,或许还是会分开的。 可自打澄澄的身份落实以后,陆婷微笑的同时,内心里却是对自己那暗暗滋生的情愫,宣判上了一道死刑。 林昆深呼吸了一下,这让陆婷更加紧张起来,他该不会是真的要向自己表白吧?应该不会吧,志坚是他的好兄弟,不管是传说中的,还是自己亲眼所见的,眼前的漠北狼王,可一直都是为了朋友肯两肋插刀的,哪怕自己现在和余志坚从未正当的确定过关系,那也是余志坚喜欢的女人…… “咳咳!” 林昆清了两下嗓子,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说:“这话是我替志坚问的,那个啥,余叔和婶子催志坚了,想要他早一点成家,你也知道老人嘛,都希望能早点抱孙子,志坚那小子别看平时大大咧咧的,遇到这种事情,总是不好意思亲口说出来,有点怂哈,你也别挑他了,我来替他问。” 陆婷眼神发怔,沉默了好几秒钟,林昆见她不开口,只是发怔,心里莫名的也有些慌乱起来,“陆大美女,那个啥,你别这么直勾勾的看着我呀,给个话呀。” 陆婷突然噗的一下笑了,道:“还是让志坚来问我吧。” 林昆道:“昂?” 陆婷道:“你这么来问我算什么,算是在替志坚求婚么?我希望我将来要嫁的男人,可以当着我的面亲口对我说这些。” …… “啥?昆哥,你可别逗我,陆婷真的是这么跟你说的么?”维多利亚酒吧门前的街旁的长椅上,余志坚满面紧张。 林昆抽出嘴里叼着的半截烟,瞥了余志坚一眼,道:“你小子战场上流血不流泪,死你都不怕,跟女人表个白,咋就这么怂呢,而且我也想过了,人家陆婷的这个要求一点也不过分,求婚这么大的事,你这个当事人不亲口去说,要我这个中间人在中间瞎搀和什么,不是那么回事。” 余志坚道:“可,可我也没想过,这就是求婚啊,我就是想问一下陆婷什么意思。” 林昆道:“你小子可别扯,这都不算求婚了,算啥?陆婷万一要是答应了,你小子马上就可以穿上西装当新郎了。” 这一听说要当新郎了,余志坚的眼睛马上一亮,胸脯一挺,坐的倍直,咧嘴笑着冲林昆问道:“昆哥,我当新郎能帅不?” 林昆倒是毫不客气的白了他一眼,顺便打击道:“连表白都这么怂,我看你这辈子也只能娶我们村里的丑花了。” 余志坚疑惑的道:“昆哥,这丑花又是谁,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 林昆道:“丑花是我们村里的一个傻姑娘,见人就知道笑。” 余志坚顿时一脸委屈的说:“昆哥,我可是你兄弟,不带你这么咒我的。” 林昆道:“你这么怂,我不咒你咒谁?我可跟你说,陆婷既然能这么跟我说,我觉得这话里有苗头,你要是还这么怂,到时候可就别怪命运让幸福溜走了,别后悔找我哭。” 余志坚眨巴了两下眼睛,还是一副犹豫不决的懵逼模样,林昆很干脆的瞪了他一眼,道:“我可是认真的。” 两人这边正说着话,却听见有个娃娃的声音喊过来,“林叔叔好,余叔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