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俺是粗人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俺是粗人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俺是粗人 阳光初升,一夜的铅华洗尽…… 城,还是这座城,忙忙碌碌,喧嚣嘈杂,匆忙的行人,拥堵的马路,有的人愁上眉头,有的坐在车里打着呵欠。 林昆穿着一条性感的超人短裤,站在挂着一层薄纱窗帘的大落地窗前,感受着温暖的阳光,拣一根烟叼在嘴上。 此时,若是再有那闲情逸致,满肚子的墨水,淫诗一首,可真就应了古时候那些风流才子们的雅致,咱也文艺那么一把。 可是憋了半天,狠狠的砸吧了好几口烟,愣是没想出啥好词儿来,身后的大床上,蒋叶丽一头性感的波浪卷发蓬松,脸上残留着一抹昨夜疯狂后留下的红晕,眼神迷蒙性感,红红的嘴唇微启,道:“大清早的,想什么呢?” 林昆转过身,古铜色的身板上那性感的小肌肉一块一块的,嘴里头咬着半截烟卷,咧嘴一笑,道:“淫诗!” 蒋叶丽迷蒙的一双大眼睛,瞬间精神起来,充满了诧异,足足过了两秒钟,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道:“我没听错吧?” 林昆咧嘴道:“要不我给你淫上两句,瞧瞧咱的才气?” “好啊好啊。” 蒋叶丽从被窝里将肩膀挣脱出来,靠着床头坐了起来。 “咳咳……” 林昆假咳两声,清理清清嗓子,摆出一副淫诗前的庄重姿态,胸脯往前那么一挺,半只手擎到半空,“这,这这……” 蒋叶丽一副看热闹的模样,清澈的眼眸中波光流转,甚是妩媚,道:“怎么,就这一个字,这可算不上诗啊。” 林昆笑着叹了口气,道:“算了算了,我就是一粗人,吟诗作乐这种事,根本就不适合我。” 蒋叶丽咯咯的一笑,那勾人的小眼神瞥向林昆的那条性感的超人短裤,“嗯,粗人,粗人的某些地方确实挺粗。” “额……” 林昆咧嘴一笑,双眼里突然喷出欲火来,向着蒋叶丽就扑了过来,直接将蒋叶丽给压在了身子底下,淫笑道:“是么,那粗人就得干点粗人该干的活儿,来吧!” “你……” 蒋叶丽赶紧将被蒙在头上,讨饶道:“昨天晚上已经那么多次了,求求你这个粗人还是放过我这个弱女子吧。” …… 莺莺燕燕,那跌宕起伏而又欲仙欲醉的呼吸声徜徉开来,荷尔蒙的芬芳,像是踏着春风而来的青草泥泞香气,将整个房间布满,在那温软的阳光下,响起阵阵高潮的号角。 酒吧的楼下有一个食堂,是专门供员工们用餐的地方,厨师老李过去是酒楼里的招牌大厨,几年前酒楼倒闭,一时间没找到合适的去处,就沦落到了酒吧的后厨。 说来也不算是沦落,酒吧给他的工资待遇,可不比酒楼差,另外他年纪也是越来越大了,酒楼那种工作压力大的环境,已经不适合他再去拼搏了,过去在厨房待上一天,回到家里这老歌老腿疼的他睡觉的时候总哼哼。 酒吧的后厨比较轻松,每天标配的四菜一汤,固定的人员数目,就算偶尔加人也不会太多,而且还给他配了助手。 以前吧,这老李做菜总是随便露两手就算完活,这都好几年了,酒吧的老板也没说怎么样,还时不时的夸他两句。 不是酒吧的老板不懂得吃,而是以前酒吧的大厨们吧,比他还能混,比起之前的那些位,他算是一个有责任心的厨子了。 可最近不同了,酒吧的老板换人了,来了个年轻的男人和女人,两人具体啥关系,老李活了这么大岁数,也算是见过世面,但身为员工不好随意的传老板的小话,只能说两人的关系一看就不一般。 那女老板还好说,口味不那么叼,可那男老板就不同了,男老板的口味也不是叼,应该说是一个道行很深的行家。 什么菜缺了什么少了什么,多了什么欠了什么,人家只要一过舌头,马上就给你说的明明白白,老李这一下可紧张了,何况他还听说了,这位年轻人可不一般那,混黑道的且不说,而且对待他们这些个员工一向赏罚分明。 已经活了大半辈子了,也是头发花白一片的老人了,对于老张来说倒没指望着有什么赏,只要是能保住这个饭碗,就已经很不错了,要是丢了这个饭碗,就他这个年纪,想要再在外面混个生活,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了。 所以,最近这老张做饭做菜的都很用心,时不时的旁敲侧问的就问林昆和蒋叶丽喜欢吃什么,给开个小灶什么的。 这一早上,食堂里面便做好了早餐,早餐就那么几样,但能感觉的到老张很用心,粥熬的很稠,小菜也做的很可口,油条炸的很脆,豆浆也榨的很可口,馒头蒸的很软。 早晨这食堂里吃饭的人不多,就一些个值夜班的,还有就是白天在酒吧里收拾卫生的保洁阿姨们,再就是林昆他们几个常住在酒吧里的,在老李的眼里都是酒吧的领导。 林昆和蒋叶丽吃过早餐,这老李的变化,两人都是看在眼里的,对这个本来看似偷懒耍滑的老头,也是多了一些好感,有时候员工太懒惰太会玩小心眼了,也不光都是员工的责任,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弯,跟领导有直接关系。 陆婷端着餐盘坐到了林昆和蒋叶丽的对面,她吃的不多,一碗粥,凉碟小咸菜,外加上一杯新鲜的刚榨出的豆浆。 林昆嚼着馒头,喝着豆浆,笑着说:“陆婷,你打算在沈城待多久?” 陆婷微微一笑,说:“怎么,这么着急赶着我走了?” 林昆笑着道:“哪儿了,我不是琢磨着你那么忙,得回燕京嘛。” 陆婷道:“燕京那边已经有安排,我会暂时留下来,再过两天小雅就回来了,我的第一任务还是保护小雅。” 林昆笑着说:“那挺好的,对了,我正好有事要跟你说一下。” “哦?” “你先吃,吃完了我再跟你说。”林昆笑道:“是好事哦。” 陆婷微微一笑,道:“好。” 林昆和蒋叶丽先吃完了,蒋叶丽拉着林昆到外面,林昆疑惑的道:“怎么啦?” 蒋叶丽道:“有些话,昨天你晚上我本来要跟你说的。” “什么话呀?” “就是……” 蒋叶丽微微一笑,说:“昨天晚上我和陆婷说起你了。” “啊?” 林昆道:“说我什么啦。”表面上不动声色,可心里头多少还是有点虚,毕竟陆婷之前跟他说了那么多的话。 “你干嘛这么紧张,又不是说你什么坏话。”蒋叶丽笑着说:“其实也没说什么,只是我问她是不是喜欢你。” “……” 林昆道:“哎呀我嘞个去,亲姐姐,你怎么能问这种话,多尴尬,再说了她可是我兄弟的女朋友,你这么问……” 蒋叶丽道:“你紧张什么,只是说她喜欢你,又没说你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何况男女之情,又不是一个巴掌就能拍响的。” 林昆摇头道:“那也不行,朋友之妻不可欺,哪怕是一点点的苗头,那在我这儿都等同于犯罪,是禁忌,万万碰不得的。” 蒋叶丽笑着说:“你就不想知道,陆婷到底怎么说的?” 林昆坚决的摇头,道:“不想知道,还有事么,没事我要去办正事了。” “你给我回来,这些话必须得跟你说,是陆婷让我转达你的。”蒋叶丽一把拉住林昆的手腕,脸上的表情更坚决。 林昆一副苦哈哈的模样,道:“这玩意儿还带让人强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