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章:就这些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就这些

第一千二百八十章:就这些 晚风微微凉…… 一辆不起眼的黑色国产轿车,停在了省政府的家属大院门口,韩心从车上下来,脚底下一瘸一拐的走进大院,快到大院门口的时候,有些恋恋不舍的回过头,望向林昆。 林昆嘴里衔着半截烟,冲她挥挥手,她轻轻的抿嘴笑,说不上幸福,昏暗灯光的映射下,却有着一股少女忧伤的美。 烟气缭绕,如同迷雾一般遮在眼前,直到韩心消失在了视野里,黑色的轿车才缓缓的发动离开,林昆掏出手机,给楚静瑶打了个电话,楚静瑶此时正在家里陪澄澄看电视,听到母子俩的声音,林昆的心情一下子好了不少。 省政府的家属大院里,韩心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正常的往家走去,心中也暗暗的祈祷,希望不要遇见什么熟人。 这省政府的家属大院里,住的也都算得上是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在普通人眼里可能挺高大山的,但在韩心看来,其实就跟普通的胡同巷口没啥区别,住在这里的省厅官员多是男的,这些人也包括她父亲韩唯政在内,平时互相见面客套寒暄,实际上心里都怀着各自的主意。 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来说吧,她父亲韩唯政在辽疆省的省委书记位子上也有几年,可真正交心交的来一个也没有,不知道这一次父亲跟余宗华余叔怎么样,是真的交心,还是只是政治利益上的需求,才使得两人走到一起。 再说说这些省厅大员的家属们,老一辈的相处都不怎么顺畅,到了他们小一辈这里,相处的就更不顺畅了,平时见面打招呼的就已经算是关系不错的了,招呼都不打也是常有的事。 至于住在这里的省厅大员们的夫人们,一个个看似很有身份很有范儿的,嚼起舌根来那可真一点也不比呼通巷口的八婆们差,那背地里说人坏话的功夫,一个比一个了得。 韩心最怕这时碰见熟人,她一身酒气脸颊绯红,这若是被某个八婆给看到了,明天一早上整个家属大院都会传开了,说什么省委书记的闺女生活不检点,大半夜醉酒回来。 或者换一个说法,省委书记的女儿不简单,大晚上喝了那么多的酒一个人回来。 再或者说,省委书记的女儿别看平时文文静静的,骨子里浪着呢,就昨晚儿喝了那老多的酒,被一个男的送回来。 …… 说法有很多,韩心能想到的都是一些听起来还算可以入耳的,那些四五十岁的老娘们,损人的功夫可了不得。 胆战心惊的走到家门口,韩心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好在没遇上什么人,站在自家的门口刚要敲门,门吱的一声开了。 韩心的母亲徐洁一脸冷然的站在门口,韩心惊讶的说:“妈,你怎么……” 徐洁生气的一把把闺女给拉近了家里,韩心脚底下不小心又扭了一下,疼的哎哟一声,整个人蹲到了地上,捂着脚踝。 徐洁马上紧张的问:“闺女,你这是怎么了?” 韩心捂着脚踝,忍着痛说:“脚扭了。” “啊?” 徐洁赶紧把韩心扶起来,冲屋里头招呼了一声:“老韩,快过来帮忙。” 韩唯政正戴着个眼镜看报纸呢,闻声赶紧放下报纸过来,和徐洁一起把闺女扶到沙发上坐下,韩唯政转过头瞪了一眼妻子,说:“闺女才刚回来,就被你给弄伤了!” 徐洁也不辩解,只是一脸关切的看着韩心说:“闺女,你没事吧?” 韩心揉着脚踝,刚才只是稍稍的扭了一下,缓和一会儿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不过她并没有说好了,而是大眼睛滴溜溜的一转,计上心头,装的更夸张了,揉着脚踝说:“疼,好疼……” “快让我妈妈看看!”徐洁着急的就扒拉闺女的脚踝,韩唯政也是一脸紧张,眼巴巴的盯着看。 “哎呀!” 徐洁惊叫一声,眼前的韩心的脚踝肿的老高,她心疼的不得了,马上一脸愧疚而又心急的说:“闺女,妈不是故意的,妈只是想把你拉进来,好好的说你一顿。” “妈,你说吧。”韩心抿着嘴唇,脸上一副忍着剧痛的表情,道:“你要是觉得我做错什么,你就痛痛快快的说我一顿,反正从小到大我什么事都听你和我爸的。” “妈不说了,妈不说了,咱们赶紧去医院吧,这脚扭的这么厉害,会不会扭断骨头啊。”徐洁一脸的惊慌失措。 “行了吧你。” 韩唯政又瞪了老婆一眼,平时他可从来不跟老婆发火,今天这是为了姑娘破例,弄伤了闺女,徐洁本来也就觉得理亏,也就不跟他计较。 韩唯政道:“赶紧把医药箱拿来,这点小伤用不着去医院。” “哦……” 徐洁站了起来,赶紧去找医药箱。 韩唯政蹲在沙发前,一只手抬着闺女的脚掌,另一只手捏了捏韩心扭伤的位置,韩心‘嘶’的吸了一口凉气,韩唯政抬起头好气又好笑的看着闺女,说:“行了,别装了。” 韩心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道:“爸,我没装,是真疼。” 韩唯政道:“你这小丫头,是不是怕你妈说你,所以故意演的一出苦肉计?你这脚踝明明就不是刚才扭伤的,而且已经经过处理了,养上个十天半拉月的应该就差不多了。” “药箱来了!”徐洁抱着药箱从楼上下来,正匆匆的往这边跑。 韩心看了一眼老妈,马上一脸乞求的看着老爸,可怜巴巴的说:“爸,我妈她说起人来的功夫你是知道的,求求你帮帮我,有什么话等晚上她睡了,咱俩单独说。” 边说,韩心便两只手摆在一起,做出一副苦苦哀求的模样。 韩唯政哭笑不得,道:“行,等晚上你妈睡了,咱爷俩到书房里唠唠。” 徐洁把药箱拿过来,韩唯政按照正常的流程把韩心的脚踝处理了一下,然后转过头对一脸紧张的徐洁说:“老徐,闺女就伤成这样了,有什么话你明天再说吧,让闺女早点休息。” 徐洁连连点头道:“好。”回过头看向韩心,心疼的说:“闺女,好好的睡一觉休息一下,明天妈再跟你说。” 午夜…… 书房里的灯亮着,韩唯政父女坐在书房里的桌子前,韩唯政有一个爱好,就是收藏旧报纸,他管这叫收藏过去。 书房里有很多书,但更多的是报纸。 韩唯政看着韩心,韩心看着韩唯政,父女俩就这样静静的对视,大约过了两三分钟,韩唯政先败下阵来了,笑着说:“闺女,你跟爸说实话,你知不知道自己错了?” 韩心道:“不知道。” 韩唯政道:“你真就一点也不觉得自己错了,喜欢上不该喜欢的人了?” 韩心道:“爸,你跟我妈是一见钟情吧,喜欢上我妈你后悔了么?” 韩唯政道:“当然没后悔,你妈年轻的时候,可是十里八乡的一枝花,当然了,你爸我也是一表人才,否则也生不出你这么水灵的姑娘来不是。得得得,这都说哪去了,我是在说你的问题,怎么扯到我和你妈身上来了。” 韩心一脸认真的说:“爸,喜欢上一个人本来就没错,你和我妈为什么非要说我错了,难道就因为我喜欢上了一个有妇之夫?” 韩唯政道:“闺女,你都知道他是有妇之夫,还喜欢他,这就是不对,人生是要按照一定的轨迹去发展,你这么乱来,会把你一辈子都搭进去的,我和你妈只是不想看到你受伤害,不想看到你在人生这条路上走弯路。” “爸!” 韩心目光坚定的道:“从小到大,我什么都听你和我妈的,可到头来呢,我觉得这样的人生,完全不是自己想要的,我知道你们都望女成凤,从小就希望我学习好,可以考上名牌大学,将来到一个好的机关单位任要职。” “可最后发现我根本不是那块料,你们就又想着给我找一个好的婆家,以后能让我衣食无忧,一直到我老死。可你们想过我内心真实的感受么,我希望我能按照自己的方式去生活,哪怕真的是错的,至少以后回忆起来不曾遗憾。” “现在不管我说什么,做什么,你们都说我这不对那不对,这人生是我自己的,我自己有权力去选择,而不是什么事情都要听你和我妈的,这样就算我真的能够一辈子衣食无忧直到死去,那这人生也不是属于我自己的,是属于你们的。” 韩心说完,韩唯政一时间有些哑口无言,良久才叹了口气,无奈的摇头苦笑,道:“闺女,你说的都对,可这一次我和你妈真的是为了你好,我不否认林昆是一个优秀的男人,事业上人脉上都很广,可他已经有家庭了,而且……” “之前的报纸你应该也都看过,网上的那些八卦新闻,我也暗中的调查过他,他有从军的经历,也有黑道的关系,和不少女人的关系都暧昧不清,我和你妈是不想让你跳这个火坑。” “你虽然没有达到我和你妈的期望,考上名牌大学,但以你的长相和咱们现在的家庭,完全可以找一个靠谱点的男生,不一定长的比林昆差,也不一定没他有能力。” 韩心道:“可我就是喜欢他!” 韩唯政道:“你这姑娘,是故意更爸唱反调是吧?” 韩心道:“爸,我没有,我只是说出我心里的真实想法。” 韩唯政哭笑不得的说:“好,那你倒是跟爸说说,他到底哪好?哪里让你那么喜欢,如果你说的能让爸信服,爸同意你和他在一起,哪怕没有名分,哪怕会招来别人的非议,爸都支持你,你妈那里爸也会替你搞定。” 韩心想也不想,直接就说道:“他有所有男人身上的缺点,但也有所有男人身上都不具备的优点,我从来也没对任何男人这么动心过,他给我的感觉就是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韩唯政有些傻了眼,愣了两秒钟,说:“完了,就这些?” 韩心道:“就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