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我怀孕了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我怀孕了

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我怀孕了 “啊!” 韩心痛叫了一声,蹲下来捂着脚踝,一脸痛苦的模样。 林昆赶紧推开车门下车,跑到韩心的跟前蹲下来,道:“没事吧!” 韩心抿着嘴唇,小眼神可怜巴巴的,“脚扭了,疼。” “来,我看看。” 林昆小心翼翼的挪开韩心捂着脚踝的手,伸出两根手指摸上去,已经肿的老高,抬起头说:“我送你回去吧。” “嗯……”韩心点了点头。 林昆抱着韩心上楼,韩心住的房子不大,标准的一室一厅外加一个小阳台,林昆走进门打开灯,把韩心放到沙发上。 韩心疼的额头上渗出一层汗珠,这是真的疼,可不是装的。 灯光下,更能看清楚韩心的脚上,已经肿的能有鹅蛋大小了。 林昆蹲在沙发前,用手轻轻的揉着肿起的地方,抬起头笑着对韩心说:“你今天晚上真漂亮,尤其现在更漂亮。” “啊?” 韩心一下子愣住了,他怎么突然夸自己漂亮了,还夸的这么莫名其妙。 也就是这一刹那的功夫,林昆手上突然的一发力,就听嘎嘣的一声响,韩心顿时疼的又是一声尖叫——啊!!! 这一次叫的比刚才扭脚的时候声音还要大,额头上那一层细小的汗珠,顿时更加密密麻麻起来,气汹汹的瞪着林昆说:“林昆,你要干什么,我的脚,我的脚都要断了!” 林昆微微一笑,道:“现在活动活动脚,看看感觉怎么样?” 韩心脸上急躁的表情,马上淡然了许多,轻轻的晃了晃刚才扭伤的那只脚,脸上的表情轻松了一些,“好多了。” 林昆站了起来,笑着说:“冰箱里有冷藏水么?” 韩心道:“有。” 林昆走到厨房找到冰箱,打开之后里面整齐的摆放了一溜的矿泉水,随便拿了两瓶,又到卫生间里找来脸盆和毛巾,回到沙发前把毛巾用冰水浸湿,又拧了一下敷在韩心的脚踝上。 “嘶……” 韩心嘶了一声,脚踝往回缩了一下,林昆抬起头看着她,笑着说:“怎么了,应该不疼吧?” 韩心道:“有点凉。” 林昆笑着说:“我帮你揉揉,好好的养一个晚上,明天别穿高跟鞋的话,应该能上班,但千万不要长时间站着。” “哦……” 韩心道:“那我还是请假吧。” 林昆道:“那也行,好好在家养养,就当休个病假了。”边说话,边用手揉搓着肿起的脚踝,他这不是瞎揉的,而是有一定的手法在里面。 韩心感觉扭伤的脚踝处,一丝丝的暖意缭绕,虽然脚踝还是有些疼,但每一次这股暖意缭绕,都感觉很舒服。 韩心看着林昆,嘴唇轻轻的摩挲一下,心中小小的犹豫,道:“林昆,你知道我为什么到学校去当老师么?” 林昆抬起头诧异的说:“你在学校里还是老师呢,教什么呀?” 韩心气咻咻的白了他一眼,说:“学校里工作的人,都是老师好不好,不只是上课的老师才叫老师,像我们这种管理部门的同样也叫老师。” 林昆笑着说:“哦,这样啊,那韩老师为什么要当老师呢?” “因为……” 韩心深呼一口气,道:“因为我想找一个地方把自己拴下来,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或许会遇到心仪的男人,然后结婚生子,我结婚的时候希望能穿红色的婚纱,那种中国风的,我希望我能生出一对龙凤胎,男孩可爱,女孩漂亮……” “停停停!”林昆笑着打断说:“韩老师,你好像跑题了吧?” “嗯?” 韩心回过神来,道:“哦,好像是。” 林昆笑着说:“照你这么说,你现在过的不是正常人的生活了?” 韩心苦笑,沾染着酒气红彤彤的笑脸,徜徉着一丝无奈,目光闪烁而又叫人生怜的看着林昆,摇头,摇头,还是摇头。 林昆道:“就因为你是省委书记的女儿,所以你觉得跟正常人的生活不一样?这种压力我好像能理解,但我只能同情你,这世界上什么都可以改变,唯独自己的父母与生俱来,我们没有选择的机会,其实你爸也挺好的,清官一枚,我就很佩服他,以后他和余叔联手,一定能出政绩。” 韩心看着林昆,却是一言不发,目光中的纠结与茫然,同时又流露出阵阵说不出的心痛,等林昆说完了,她才叹了一口气,只是轻轻的一叹,却像是道出了心中所有的惆怅。 林昆笑着说:“行了,你知道多少人还羡慕你么,老爸有能耐,位居高官,就拿你进学校当老师这事来说吧,多少人羡慕都羡慕不来,有这么一个有能耐的老爸,是好事。” 韩心瘪瘪嘴,有些不开心,林昆咧嘴笑,“咋的,我说的不对了?” 韩心撅着小嘴说:“不对,你说的跟我想说的根本不一样。” “那是因为啥!” “因为,你……” 说完,韩心马上低下了头,脸颊绯红,可不光是酒精的气息沾染,林昆本来就疑惑的目光,此时深深的诧异起来。 直觉告诉咱们林大兵王,他这欠下的风流债,总是要还的,可自打和楚静瑶关系正式确立之后,自己再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总是有点不得劲儿,爱美之心每个男人都有,纯洁唯一的爱情这天地间也确实存在,可对于他来说,好像…… 这身边总有各种漂亮的小姑娘,而且都不是一般的漂亮,不是一般的完美,这种诱惑是个老爷们恐怕都无法抵抗吧。 能做到他现在这种地步的,几乎可算的上是半个柳下惠了。 可剩下的一半的还是正常的男人啊,别说咱们林大兵王太流氓,是个爷们面对如此的状况,有几个能不动心的? “咳咳……” 林昆干咳了两声,道:“韩老师,我的状况你也是知道的,有老婆有孩子,当初咱俩那个啥的时候,你是有心要跟命运抗拒,而我也是一下子没把持住,所以……” 不等他说完,韩心嘟着小嘴说:“你这是要赖账喽?” “不不不!” 林昆道:“我林昆向来是敢作敢当,从不推卸责任的纯爷们。” 韩心道:“我怀孕了。” 林昆顿时瞪大了眼珠子,惊骇的都快将眼珠子瞪碎了,道:“不会吧!”不过马上又反应过来,坏笑着说:“孩子他爹是谁啊?” 韩心马上凶巴巴的瞪了他一眼,说:“林昆,你什么意思!” 林昆一脸懵懂的说“咱俩那个啥的时候,都老长时间了,这孩子要是我的的话,你现在差不多都要生了。” “你……” 韩心气呼呼的说:“你一点都不幽默,不懂得开玩笑!” 林昆笑着说:“咋的了,你刚才那是故意逗我玩呢吧。” “哼!” “行了,你再逗我一次,大不了我配合配合你呗。” “我怀孕了。”韩心嘟着小嘴,一副气赌气的小模样。 “哦,我的?”林昆笑着配合。 “就是你的,怎么办,你得为我和孩子负责。”韩心道。 “这个嘛,我已经有老婆孩子了,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只能当我的小老婆了,你要是介意的话,我们只能……” “私奔?” “不成……” “你离婚了,然后再跟我结婚?” “也不成,我不能抛弃老婆孩子,那我不成了无情无义的混蛋了么。” “那你……” 韩心刚刚展开的一点笑颜,马上又冷冰冰起来,这边聊着天,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脚上的疼痛倒是给忘记了。 “唉……” 林昆很惆怅的叹了口气,摆出一副我很忧愁的模样,道:“咱们华夏的法律呀,规定只能一夫一妻,要是能一夫多妻多好,那我就统统的把你们都给娶回家,多幸福。” 说着,林昆就想到了沈曼,想到了她最后望向自己的那个幽怨眼神,直觉告诉他,她一定在吃醋,而且吃的不轻。 同时,又想到了蒋叶丽,她总是默默的站在自己的身边,为了自己什么都可以不要,而自己却给不了她一个名分。 又想到了宋歆艺,那个美貌与才智几乎完美的女人,要说自己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做人可以虚伪,但对自己千万不要虚伪。 “你们?” 韩心眉头轻轻一蹙,道:“你的意思是说,还有别的女人?” “啊?” 林昆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不过也不辩解,只是咧嘴笑着,一副流氓的模样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男人就应当博爱一些。” “哼,你个流氓臭混蛋!”韩心马上想起了什么,道:“哦,今天晚上的那两个从包间里走出来的女人,跟你也有关系吧?” 林昆也不编瞎话,坦言道:“其中的一个你应该见过,就是今天拦咱们车的女警,我和她没什么交集,另一个叫沈曼,是我们中港市的警花,正好管我所在的那个辖区。” 韩心瘪着嘴生气,小丫头明显是吃醋了,林昆笑着安慰说:“韩老师,不知道你听说过一句话没,说一个好的姑娘,这一辈子总得遇到几个渣男,要不你就直接把我当成渣男处理吧,眼不见心不烦。” 韩心执拗的道:“我不!我就不,不管你怎么样,我……” 嗡嗡嗡。 兜里的电话震动了起来,打断了韩心的话,韩心掏出手机,是父亲韩唯政打来的,她犹豫了一下,摁了接听键。 “闺女,你怎么还不回家呀,这都几点了,在哪呢?” 电话里,韩唯政的声音很慈祥,韩心从小到大,他一直都是一个慈父。 “爸,我在……”韩心刚要说话,电话的另一头被她的母亲躲了去,母亲的急躁的声音传来,“闺女,你是不是又和那个姓林的小子在一起,你赶紧给妈回来!” “妈,我……”韩心又要开口,对面的电话又被韩唯政夺去了。 “闺女,别听你妈的,你要是方便的话,就回家来,爸有话要对你说,爸爸保证,这些话只说今天晚上一次,你现在已经是大闺女了,也有自己选择人生的权力了,过去也都是爸爸不好,还想着通过你的联姻还解决政治关系。” 韩唯政语气稍稍的顿了一下,道:“爸爸向你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