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模糊暧昧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模糊暧昧

第一千二百七十八章:模糊暧昧 嗖! “曼曼!” 江小惠满面幽怨,又是一脸委屈的向门口杵着的沈曼看过来。 沈曼连忙回过神,跑过来把江小惠给扶起来,江小惠却是委屈的哭声说:“你,我们怎么说的来着,你怎么不帮我!” 沈曼道:“小惠,这里面有误会,找个机会我解释给你听。” “我不听!” 江小惠委屈倔强的说:“你不是说要帮我狠狠的修理这个混蛋么,现在我被他欺负,被他耍流氓了,你还不帮我,哇……” 江小惠作势要哭,沈曼赶紧贴到她的耳边小声的说:“小惠,这个人我认得,不是我帮你,而是我们两个也不是他的对手啊!” 江小惠眨巴着眼睛,透过沈曼向林昆看去,眼睛依旧满满的都是杀气,长这么大像今天这么被人占便宜,还是第一次呢。 江小惠咬牙说:“他再厉害,也不能公然袭警,把他抓起来!” 沈曼依旧贴在江小惠的耳边,小声的说:“没用的,他认得省里的领导,我们前脚把他抓起来,马上还得把他放了。” 江小惠一脸委屈的说:“可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呀。” 沈曼道:“那是因为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个混蛋就是他啊!” 江小惠看着林昆,满脸的怒气,只能化作不甘与委屈往心里头咽,她和沈曼警校里四年同窗,对沈曼的脾气已经了解的不能再了解了,自己嫉恶如仇,沈曼也是同样,眼前这个混蛋但凡有一点漏洞,沈曼都能抓住狠狠的修理他一顿,既然沈曼都说没办法了,那也就是一定没办法了,也得罪不起。 沈曼把江小惠扶了起来,回过头冷着脸冲林昆说:“林昆,你太过分了!” “我……”林昆耷拉着两条眉毛,表示冤枉,自己好端端的在屋里头吃饭抽烟,招谁惹谁了,这娘们就跑进来陷害自己。 刚说出一个字,就看到沈曼冲他递眼神,林昆马上会意,耷拉着脑袋,一副小孩子认错的模样说:“好吧,都是我不好。” 江小惠气呼呼的撇嘴,表示不肯原谅。 沈曼道:“林昆,鉴于你刚才的过分,今天晚上我和小惠的单,你买了。” “我……” 林昆还是要表示冤枉,明明是自己被调戏,反过来却要埋单,可见沈曼又向他递眼神,他又将满心隆隆的委屈忍了下去,道:“好吧,今天晚上你们的所有消费,都由我来埋单。” 沈曼扶着江小惠,凑到她的耳边小声的说:“行了小惠,也别太生闷气了,咱们既然不能把他怎么着,就先吃他一顿!” 江小惠嘟着嘴说:“吃一顿能吃多少钱呀?” 沈曼道:“傻妞,你不会挑最贵的点呀,吃不完可以打包嘛!” 江小惠的脸上这才勾起一抹笑容,道:“嗯,这个主意不错!” 一旁的林昆,听着两人小声的窃窃,这心里头忽然一阵恶寒。 沈曼扶着江小惠走出门口,回过头来瞪了林昆一眼,林昆无奈的咧嘴笑笑,沈曼抬起拳头冲他挥了挥,意思是要教训他。 林昆继续无奈的摊手,谁都能看出来,咱们林大兵王是冤枉的,可是没办法啊,跟漂亮的女人讲道理永远也讲不通,还是两个漂亮的女人。 扶起凳子重新坐下,嘴里叼着的烟卷也灭了,抽出来放到桌上,这时包间的门又被推开了,他马上警惕的看向门口。 韩心刚刚关上门,就一脸奇怪的看向林昆,道:“干嘛这么看着我?” 林昆笑了笑,说:“没什么,来,咱们继续吃,继续喝。” 韩心红着脸颊,摆摆手说:“不行了,我有些头晕了。” 林昆笑着说:“我还没尽兴呢,你就这点酒量可不行啊。” 韩心一咬牙,不服气的道:“喝就喝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两人举起酒杯碰杯,咕咚咕咚的又是一杯杯白酒下肚…… 两个人,一桌子菜,开了两瓶好酒,绝对醉酒也不上头的那种。 醉酒了还上头的,八成都是劣质酒和假酒。 林昆扶着韩心从饭店里出来,小丫头几乎完全挂在了林昆的身上,两瓶酒一大半都是被林昆喝的,韩心实际喝的也就不到半瓶,韩心醉的迷迷糊糊,林昆却还是清醒的很,这就是差距。 打开车门,把韩心放进车里,抓起安全带准备替她系上,韩心这时却是突然双眼明亮的看着林昆,抓住林昆的双手。 林昆一下子有些愣住,摆出一副机警的模样说,“你要干嘛?” 韩心清澈的眼眸中,满是浓情蜜意,方才还是一副醉意朦胧的,此刻却好似比她正常的时候还要清醒,朱红性感的双唇轻轻的一抿,却是像在心底暗暗下定了决心一样,突然一把将林昆向下拉,同时她的脖子仰起来,嘴唇递上去。 林昆眼眸瞪大,他又不是不喑世事的青涩小男生,之所以如此表情,是因为自己居然又要被小姑娘给主动强吻了。 堂堂七尺男儿,岂能说被小姑娘给强吻了,就给强吻了,那以后还怎么行走江湖,不过看在小姑娘长的漂亮的份儿上,这事还可以从长计议,索性就委屈委屈的配合她一把吧。 淡淡胡须的嘴唇,迎上了那朱红性感的唇,轻轻的一摩挲,便是荡起了心底的层层涟漪一般,韩心握着林昆的两只手用力攥紧,指甲深深的陷入到林昆的手背里,疼,但林昆没有缩回去。 浓情蜜意,香舌环绕,口中那淡淡的兰香混淆着淡淡的酒香,别有一番滋味叫人心底更加跌宕涟漪,身体里的神经愈发的躁动不安,荷尔蒙蓬勃爆发,将年轻的身体点燃了欲火。 开着车门,躬着身,香吻环绕,令人直欲忘却凡尘无数。 沈曼和江小惠从饭店里走了出来,两人都暗暗的摸着溜圆的肚子,今天晚上的这一顿可是吃的够开心的,好吃好喝的搓了一顿,还没用自己花一分钱,江小惠现在的心情也没有最开始的时候那么差了,甚至已经选择性的把刚才的那一段尴尬的经历忘掉。 刚走出饭店的大门,江小惠突然指着前面不远,说:“曼曼,你看,那个臭流氓又在耍流氓,这事必须得管管!” 江小惠奔着黑色的轿车就要过去,沈曼却是赶紧拦住她,说:“小惠,别冲动,人家是在自己的车里吻女伴,你这么急匆匆的冲过去,根本没道理,别再自己吃亏了。” 沈曼这么一劝,江小惠倒是冷静了下来,可经她这么一提醒,马上又想起了选择遗忘的那一段尴尬囧事,自己的大腿,自己的屁股,还有自己的屁股,刚才都被那个混蛋给摸了! 越想这心里头越气,正好吃饱了有劲儿,不发泄发泄不利于消化,江小惠突然的一把就挣脱了沈曼,向着林昆就跑了过去,沈曼想要再阻拦或者追上去已经来不及了,只听鞋底在地面上噔噔噔的一阵声响,顷刻间就杀到了林昆面前。 林昆这边正和韩心吻在一起呢,忽然就觉得背后一阵凉飕飕的风袭来,还有那噔噔噔的脚步声,不等他从车厢里回过头,江小惠的脚已经高高的抬起来,冲着他的屁股踢了下来。 砰! “哎哟喂……” 林昆疼的呲牙,摸着屁股转过头,却见江小惠和沈曼已经跑到了她们开来的车旁,拉开车门准备上车,江小惠还向他做了一个得意的鬼脸,一时间把林昆给气的哭笑不得。 不经意看到沈曼看过来的眼神,那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似是藏着雾气,又是说不出的幽怨,看了之后令人忍不住的心生怜爱。 吉普车开走了,林昆望着吉普车的背影微微的愣了下神,转过身再看向轿车里的时候,韩心已经靠在座椅上迷蒙的睡了过去,口中喃喃的喊着:酒,再给我来一杯,我就不信喝不过你……” 林昆坐进了车里,发动车子送韩心回家,路上向着省政府家属大院里驶去,走到一半的时候,韩心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说:“我不要回家属大院,我要回自己住的地方。” 林昆说:“自己住的地方?在哪?” 韩心支支吾吾的说出了一个小区的名字,林昆掏出手机在地图上找到,问道:“你真不回家?” 韩心形醉意不醉的说道:“我喝的这么烂醉,这会儿回家属大院,会让人看笑话的,我不想他们在背后说三道四的。” 林昆道:“那你在外面住,你妈能放心么?” 韩心道:“你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我的事不用你管啦。” 林昆道:“嘿,你这小妞不识好人心,我这是在替你着想。” 韩心道:“我爸我妈知道我在外面有住的地方,不会担心的。” 林昆拐了个方向,向着导航上定位的位置走去,小区不是很远,是一个中档的小区,一片小高层的建筑,林昆直接把车开到了楼下,韩心推开车门下车,脚底下却是一个不小心,嘎嘣的扭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