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一把火 - 神兵奶爸

第一百二十七章:一把火

第一百二十七章:一把火 林昆、余志坚、李春生三人从派出所里出来,皇姑区警察局局长许大头亲自护送,一路上小心翼翼的架势,就好像是三德子一样热切殷勤。 许大头让他的专车送林昆三人离开,临开车前许大头对司机吩咐道:“去市政府的家属大院……” 余志坚笑着打断道:“许大头,怎么我要去哪,还轮到你在这指点了?” 许大头马上凛然道:“不不不,我怎么敢指点余少,只是以为余少要回家。” 余志坚淡然的一笑,冲司机道:“去飞翔舞厅!” 许大头来之前已经把事情的前因后果打听的差不多了,一听说余志坚要去飞翔舞厅,他的心里又是咯噔一下,看来人家余少是不想这件事就这么轻易的就了了啊,不过旋即又是一想,自己紧张个毛啊,人家余大少喜欢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反正出了事情也不用他来担着。 余志坚又回过头冲林昆笑道:“昆哥,你不是说要一把火烧了那地儿么,这沈城的夜幕太寂寞了,咱们现在就去放它一把火,给这城市添点气氛。” 林昆淡然的一笑,“好主意!” 黑色的奥迪载着林昆三人离开了派出所的大院,许大头脸上的表情僵硬发黑,站在他身侧的两名属下也是一脸的凛然,麻痹的放火舞厅只为了给沈城寂寞的夜空增添气氛,这得有权有势到何等地步才能如此任性啊! 奥迪车停在了飞翔舞厅的门口,林昆三人从车上下来,李春生来到林昆的身边,问道:“师傅,咱真的要把这烧了?” 李春生也是见过世面的,但真要说动辄烧一座舞厅来泄愤,他还真是没见过。 余志坚笑着掏出了烟,递给林昆和李春生,然后自己掏出一根叼在了嘴里,笑着冲李春生说:“春生啊,难道你还不知道你师傅的脾气,他可是向来说一不二的。”转而又对林昆说道:“昆哥,你就说吧咱们怎么烧?” 林昆点着了烟,抽了一口冲兴致勃勃就等着他一声令下就把飞翔舞厅给点着的余志坚笑着说道:“志坚,咱不能真的把这烧了,搞个形式就行了。” 余志坚和李春生同时看向林昆,两人脸上的表情都是很费解,余志坚脸上的表情则更多了一丝诧异,在他的认知里,昆哥可是向来说一不二的,既然之前说过要烧了这飞翔舞厅,那这舞厅就一定得变成灰才行…… 也不跟两人多解释,林昆从兜里掏出了张纸巾,站在飞翔舞厅的门口点着,往地上一丢,然后转过身对正看着他的两人道:“好了,火点着了。” “昆哥,不会吧……” “师傅,这……” 余志坚和李春生人两人一人问了一句,都对林昆这无厘头的做法表示很费解。 林昆笑着说:“志坚,这跟咱在部队的时候不一样,要说过去点一把火烧了这舞厅,我肯定毫不犹豫,可这现在涉及到了余叔,咱们在这边要是真把这舞厅点着了乐呵了,回过头对他那边肯定是要有影响的。” 林昆这么一说,余志坚和李春生马上恍然了,余志坚紧跟着就说道:“昆哥,你就放心吧,这点事我家老爷子还是能摆平的,咱该烧还是得烧!” “行了,志坚,就这么一家舞厅,咱们得过且过吧,再说这么舞厅里那么的春光无限,要是咱们一把火给烧了,得毁了多少老爷们的性福啊!回过头那些老爷们要知道是咱放的火,还不得天天诅咒咱们啊!” 林昆这么一说,余志坚和李春生都哈哈的笑了起来,这飞翔舞厅也算是逃过一劫,只不过以后这飞翔舞厅的老板肯定是要换人了,经过今天晚上这么一折腾,就算他胡大飞黑白两道吃的再开,也得进号子里蹲着。 至于珍妮借的高利贷,肯定是再没有人敢去要了,胡大飞口头上答应李春生的那一百万,虽然八成是没戏了,但李春生也没什么可在乎的,本来也只是花了五十万,那五十万也确实是珍妮欠的高利贷,就当是给女友还债了。 余志坚开车把李春生送回了酒店,然后又开车和林昆一起回到了市政府的家属大院,林昆悄悄的推开了房门,站在窗外阳台上的小海东青马上回过头,一双幽绿锃亮的眼睛看过来,看到是林昆后,小家伙刚要扑棱两下翅膀,林昆抬起手做了个‘嘘’的手势,小家伙马上安静了下来。 林昆走到床前,查看了一下正在酣睡的澄澄,然后才放心的退出房间,余志坚一直站在门外等他,林昆对余志坚说:“把车钥匙给我,澄澄要是突然醒了,给我打电话,我马上回来。” “昆哥,你要去约会?”余志坚神秘猥琐的笑道。 “去你小子的。”林昆笑着在余志坚的肩上擂了一拳,笑道:“我出去是办正事,澄澄的老师有事情我帮忙,电话里可能说不明白,我的过去一趟。” “女的吧?”余志坚继续猥琐笑着问。 “昂!”林昆笑着道。 “漂亮吧?” “……”林昆白了一眼余志坚,道:“替我照看好澄澄,我看余叔书房里的灯还亮着,你也过去解释下今天晚上的事,别让他操心了。” “好吧!”余志坚笑着答应,脸上的笑容依旧很猥琐。 林昆出门到楼下,上了车之后先给冯佳慧打了个电话,已经是下半夜快两点钟了,冯佳慧还没有睡,她的声音听起来有股说不出的哀愁,简单跟冯佳慧说明了下情况之后,林昆就开着车往幼儿园住宿的酒店驶去。 到了酒店的楼下,林昆给冯佳慧打电话让她下来,毕竟深更半夜的,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不太方便,他一个大男人倒是无所,但不得不考虑到冯佳慧。 冯佳慧穿着一件简单的连衣裙,头发盘扎在脑后略显凌乱,从酒店的玻璃大门里出来后,她站在门口那昏暗的灯光下东张西望寻找林昆,脸色那么的苍白,此刻的她看上去就像是童话故事里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无助,瞬间就激起了林昆内心深处里属于男人的那种本能的保护欲。 笛! 林昆摁了一声车喇叭,冯佳慧朝这边看过来,她的目光里有些疑惑,林昆摇下车窗冲她微笑了一下,她才轻轻的一笑,踩着高跟鞋走过来。 冯佳慧上了车,林昆把车停在了旁边的一个僻静的地方,林昆回过头笑着说:“晚上有点事情耽误了,不好意思。” “澄澄爸爸,你能来我就很感激了,你不用这么客气。”冯佳慧感激的说。 林昆也不绕弯,直接问道:“冯老师,到底什么事情?” 冯佳慧轻轻叹了口气,将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 冯佳慧家在一个小县城,隶属于沈城,但距离沈城有很远的距离,那是一个说不上偏僻也说不上落后的地方,冯佳慧的父母在镇上经营一间肉铺,收入倒还算可以,她有一个还在读高中的弟弟,学习一直都很优异。 事情的根源要从十几年前说起,当初按照地方的习俗,冯佳慧的爹妈给她许了一门娃娃亲,现在十几年过去了,昔日的小姑娘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美人,而跟她许下娃娃亲的那个小子,却是成了个不折不扣的无赖。 无赖不要紧,关键是这无赖的爹偏偏发达了,从昔日的一个乡村小干事,一路高唱凯歌的变成了镇党委书记,成了在镇上能够呼风唤雨的大人物。 冯佳慧前段时间回家的时候,正好碰上了那个无赖,那个无赖见冯佳慧越来越漂亮,在镇上绝对算是一枝花,便一时间色心大起重提婚约,冯佳慧自然不愿意嫁给一个无赖,那无赖在镇上的名声极其恶劣,吃喝嫖赌样样都沾,并且仗着他老子是镇党委书记,还干过不少欺男霸女的勾搭。 冯佳慧的爹妈也不想自己含辛茹苦养大的姑娘嫁给这么一个无赖,就拒绝重提婚约,并且为了保护冯佳慧,还差点动手把那个无赖给打了。 后来无赖回家求他那在镇上绝对能呼风唤雨的老子,死活要娶冯佳慧为妻,其实他心里的想法就是想玩玩,这年头结婚、离婚还不就是一个证的事,只要结了婚上了床,等他把冯佳慧的身子玩够了,还不说离婚就离婚。 冯佳慧的爹妈也不傻,何况即便是那个无赖真心要娶冯佳慧,做父母的谁希望把闺女嫁给那样一个人渣?可现实面前却由不得他们,那无赖三天两头的到学校殴打冯佳慧的弟弟作为威胁,也时常到冯佳慧爹妈的肉铺里找茬,那无赖的老子身为镇党委书记,非但不制止他儿子横行霸道,反而将矛头指向了冯佳慧的爹妈,指责他们不守娃娃亲的信用。 在镇上,那无赖的爹绝对就是权威,冯佳慧得罪了那无赖的爹,就没有人再敢到她家的肉铺买肉,这样一来她爹妈就一点收入也就没有了,最严重的还要属冯佳慧的弟弟,那本来是一个学习的好苗子,镇上的高中也一直很重视,但那无赖三天两头的去殴打她弟弟,学校的老师们又不敢管,为了不影响其他同学的学习,已经三番两次劝她弟弟退学了。 最近这段时间,冯佳慧的父母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好给冯佳慧打电话,劝说她希望她能回家从了那无赖……冯佳慧明白父母的苦衷,她也不愿意全家都因为她而受牵连,尤其从小就刻苦学习的弟弟,不想弟弟的前途断送在她这个亲姐姐的手里,但作为一个花季的女人,又有谁愿意嫁给那样一个无恶不作的无赖,那无异于在自己的人生上戳出一个血淋淋的大洞……她也实在是没办法了,所以就求助向了林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