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赌泡妞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赌泡妞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赌泡妞 夜,深了。 浓稠的夜色,挥散不去,正如积压在心底如果山峦一般的心事。 王勤虎站在落地窗前,身后的大厅里一片空荡,人都已经散了,只有沙发上的丁锦玉还在,她抱着双眼,满是担心的看着他。 手中的烟燃烧将尽,烟灰自然散落,王勤虎平静的脸上,却是一道道说不出的忧愁雕刻,窗外那无尽的黑暗中,点点光亮的路灯,灯光下那无力颤抖的树影,仿佛正应他此时的心情。 难道自己错了? 与百凤门为敌,从最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 那姓林的根本不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他能一个人的出现,就改变了中港市地下世界里多年不变的格局,岂会是普通人? 王勤虎摇头,苦笑,手中的烟塞进嘴里,深深的吸了一口再吐出来,浓浓的烟灰挥散在空气中,渐渐的化作一片透明。 丁锦玉终是坐立不住,站起来向王勤虎走了过来,她的脚步很轻,步伐也很慢,像是生怕不小心打扰到了王勤虎似的。 王勤虎微微转过头,嘴角的苦笑在明亮的灯光下格外鲜明,道:“锦玉,算来算去没想到,我居然被最信任的兄弟给坑了。” 丁锦玉继续向前走着,语气平静的说:“虎哥,至少二当家的也不是有心要背叛你,他只是好心办了错事,可以原谅。” “可以原谅?” 王勤虎摇头道:“刚才如果不是你对我的那一番话,让我冷静了现在,现在李南天的尸体恐怕已经横在了大厅中央。” 丁锦玉道:“虎哥,我能明白你的心情,不管二当家是不是好心办了错事,他这次失误对我们聚一堂的影响十分恶劣,往浅了说,我们原本打算控制百凤门招纳小弟的计策全盘失败,往大了说我们在整个辽疆省的道上失去了‘仁义’二字。” 王勤虎道:“‘仁义’二字说起来简单,可这‘仁义’二字若是丢了,就是失去了人心,外界对我聚一堂怎么看重要,可更重要的是我聚一堂内部的人心,已经开始从内部分裂了。” 说着,王勤虎抬起头,目光陡然发亮的看着丁锦玉,丁锦玉被吓的身体不由的缩了一下。 王勤虎嘴角冰冷的一笑,道:“李南天口口声声说,是为了给聚一堂省钱,我早就问过财务,其中一大笔钱说不清楚。” 丁锦玉惊讶的道:“虎哥,你的意思是,二当家他……” 王勤虎道:“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些贪念,过去李南天也没少贪钱,我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这次他把事情做的有点绝了。” 丁锦玉道:“虎哥,那你的意思是,还要对二当家动手?” 王勤虎阴冷的一笑,点点头道:“先缓缓,暂时还不是时候。” 丁锦玉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说:“虎哥,你能这么想最好,现在咱们聚一堂内人心不稳,要是这个时候再处决二当家,再闹出一些不可控制的后果,那就完全是给百凤门留机会。” 王勤虎道:“现在百凤门那边一定很火热吧,我听说那些道上的小混混,可都争着抢着要加入它们,照这么来看,这一晚上的时间过去,明天一早上,百凤门在沈城就形成规模了。” 丁锦玉笑着说:“虎哥你烦心,你让我安排的人,我已经安排进去了,关键的时候,应该能派上用场。” 王勤虎冷笑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就不信他姓林的每一次都能化险为夷。” …… 日落黄昏时,林昆那辆租来的黑色轿车停在了艺术学校的大门口。 艺术学校,光闻其名就能想象的到,里面到处都是学妹靓妹。 今天正好是周五,明后两天周末放假休息,学校大门外的马路两侧,停满了各种豪车,而林昆的黑色轿车停在这,简直就太不起眼了,完全被那成排就跟不要钱似的豪车给湮没了。 咱们林大兵王可一点自卑的心思也没有,不管周围那些开豪车的,长的一个比一个丑,兜里揣着钱来学校找妹子取乐的男淫们如何投来鄙夷的目光,咱就是叼着烟卷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 距离学校下课放学,还有些时间,林昆叼着烟卷背靠着车门上,这时旁边的一个开宝马的胖子,笑呵呵的凑过来,上下打量了林昆一眼,又看了看林昆身后的车,说:“兄弟,你这装备也不行啊?” 林昆咂巴了一口烟,笑着说:“哥们,我这装备咋就不行了?” “档次一看就不够啊!”胖子笑容鄙夷,抬起那肥嘟嘟的手指着周围的一辆辆豪车,仰着下巴颏道:“你看看,这些才叫档次呢!” 说完,胖子又向林昆凑了凑,一副说教的姿态道:“这么跟你说吧,这艺术学校里的小妹,那一个个都是水灵水灵的,想要泡这里的小妹,靠的是长相么?靠的是学历么?靠的身材么?nonono,靠的是钱,靠的档次,靠的是面子,懂不懂?” 林昆摇摇头,摆出一副很虚心,但也很木讷的表情,就跟课堂上老师怎么讲都理解不了的小学生一样,道:“不懂。” “嘿!” 胖子吆喝了一声,笃定道:“小子,你没算是没救了,今个咱哥们跟你打个赌,就凭你这破车,要是能把到妹,我输你五百块钱!” 林昆还是那么一副木讷而又认真的表情,说:“大兄弟,你都开宝马了,一看就是有钱人,这打个赌就赌500块的,是不是太少了点?” “哟呵!” 胖子脸上的表情讥诮而又得意,打量着林昆说:“哥们,没看出来啊,你开着一个二流的国产车,还挺有底气的嘛!” 胖子出声这么一吆喝,周围这些个有钱而又闲的蛋疼的男淫们,马上纷纷拥了过来看好戏,吹着口哨一面怂恿着胖子,一面向林昆投来鄙夷的目光,甚至还有的出言不逊的揶揄…… “喂,小子,还是撒泡尿好好照照自己吧,就凭你这模样当个小白脸,找个老女人败败火合适,这些个小姑娘可都是喜欢钱的小主儿,兜里不揣个几万块钱,还想泡妞,做梦呢吧!” “哎哟喂,我可真是没见过这么有自信的哥们,上一次那个开国产车的哥们来泡妞,结果怎么样?好像是被谁给打了吧,哈哈!” “哥们,大家都是男人,听咱们这群大哥哥一句劝,赶紧的麻溜的哪来的哪回去,别扎在咱们这一群豪车的中央破坏大家整体的贵气。” ……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算是把林昆彻底给看扁了,不过这里面也有人觉得林昆眼熟,对身边的同伴小声的说了句:“这小子我怎么好像在哪见着过?” 同伴讥诮的笑道:“就他这副模样,除了有点小帅以外,满大街的都是,这就叫大众脸,哪像咱们长的这么特立鲜明。” “哈哈……” 说话的这两个金贵的主儿一起笑了起来,周围听到两人对话的几个人也跟着笑了起来,这几个人除了有钱之外,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一字——丑! 什么高富帅,这个广泛流行在当下社会的关键词,林昆也就纳了闷了,怎么随便按在哪一个人的身上都严重的不符合标准呢? 眼前这一群嘲讽他,鄙夷他,拿他当笑话的有钱的二代们,要么是太胖,要么是太矮,要么是就太丑,总之没一个对得起‘高富帅’这三个字的。 要说这一大群人里头,也并不是一个高富帅也没有,林昆拍拍胸铺,这一群睁着眼睛的瞎子,就没发现真正的高富帅在这呢。 揶揄,嘲讽,鄙夷,林昆都不在乎,他嘴角笑了笑,对着面前的胖子,以及周围吵吵吧火的众人说:“怎么不敢赌了,500块钱太少,要不咱们玩稍微大一点的,也算是我坐个庄,我赌自己今个能泡到漂亮美眉,你们都可以赌我输嘛,到时候咱们愿赌服输,押多少赔多少,要不干脆这样吧,你们人多,我就一个人,咱们就赌一万块钱的,输了没人给你们一万。” 众人闻言暂时都不笑了,面面相觑,旋即又哈哈大笑起来,熙熙攘攘的嘲讽的冲林昆道:“小子,我们好歹也有二三十人,你有那么多钱么?真要是输了你拿不出钱,怎么办吧。” 林昆笑着说:“输了赔钱呗,拿不出来就让你们打一顿开心呗,反正你们都是有钱人,又不在乎那一万块钱,打一顿人倒是能让你们在美眉们的面前长不少的威风呢,是这个理儿不?” 这一群有钱的富二代又是面面相觑,继而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满满的都是鄙夷,道:“好,兄弟,你是个人才啊,成交!” “等等!” 林昆人畜无害的笑着说:“你们要是输了不给钱的话,怎么办?” 一群人哈哈大笑,道:“咱们会差你那一万块钱么,笑话!” 林昆笑着说:“不给钱也没关系,大不了我也打你们一顿喽,你们可以还手,但丑话说在前面了,还手只会让我打的更狠。” 众人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张狂的大笑起来,有的甚至都笑出眼泪了,抖落着手指头指着林昆说:“哎呀我滴妈呀,小子,你可真笑死爷爷了。” “还打老子,待会儿老子就打的你亲娘舅都不认得,哈哈!” …… “慢着!” 最先跟林昆搭讪的胖子还算机智,嘴角噙着不屑的笑容,冲林昆说:“兄弟,待会儿你要是作弊的话,得有什么说法吧?” “作弊?” 林昆笑着说:“大兄弟,你们这么多人,我要是敢作弊,你们直接打残我就好了,你们二三十个人,还怕对付不了我?” 胖子微微一愣,阴险的笑了起来,道:“对,说的对!” 此时,艺术学校的办公大楼内,郑勇端着望远镜,看着学校门一群熙熙攘攘的人,目光锁定在一脸淡然笑容的林昆脸上,手里握着的手机拨了出去…… “喂,三哥,人已经在我们学校门口了,穿黑色的衣服,头发不是很长,靠着一辆国产的轿车……嗯,打的越狠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