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坏人我来做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坏人我来做

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坏人我来做 呼通! 一声闷响,坚硬的石板路仿佛随之一颤,名叫邵龙的小年轻的后背,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听这声音都替他疼。 “哎哟……” 忍不住的一声痛叫喊出了喉咙,邵龙捂着胸口强撑着想要做起来,可后背剧烈的疼痛,仿佛将骨头分裂一般,挣扎了两下之后,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算是放弃了。 老魁嘴角得意的一笑,道:“小娃娃,让你还敢小瞧老人家。”说着,摇摇晃晃的走到邵龙的面前,向他递过来手。 邵龙强忍着后背的疼痛,抬起手抓住老魁的手,这一抓感受着手心里的老茧,邵龙的内心再一次震惊起来,这一层厚厚的老茧,那可不是一年两年所能够磨练出来的。 老魁一把将邵龙给提了起来,笑着问:“咋样娃娃,服不?” 邵龙摇晃着稳住身形,脑袋瓜子里还是嗡嗡的乱叫,却是一脸恭敬的说:“服了老前辈,是我刚才有眼不识泰山。” “哈哈!” 老魁爽朗的笑了两声,向老管家走了过去,道:“走,进去见见朱老头,大老远的过来,我还饿着肚子呢。” 老管家笑着说:“正好准备了地道的东北菜,你的最爱。” 朱老的小院里一片安静,朱老坐在院子里的一株老树下面,半卧在太师椅上,身上搭着一件厚厚的貂皮毯子,朱老半眯着眼睛,一副似睡而又非睡的模样,安详恬静。 老管家带着老魁走进来,老魁脚底下的步伐还是有些虚,内伤不假,他也不想掩饰,索性身体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了。 “朱老头,我来看你了!”老魁大嗓门一亮,惊起那还未抽出嫩芽的老树上栖息的两只麻雀,扑棱棱的飞走了。 朱老翕合的眼睛睁开了,坐了起来,揭下身上的貂皮毯子,看着老魁笑道:“老小子你终于来了,一辈子改不了不做飞机的怪癖,就那么怕飞机出事要了你的老命?” 老魁嘿嘿笑道:“你的命金贵,俺的命也金贵,人生百般滋味,我可是还没尝够呢,真要飞机从天上掉下来,我要是挂了,那我得冤屈的慌,我还是留着命享受生活吧。” 朱老站了起来,笑着说:“怎么,还是那么的好色?” 老魁下巴微微一仰,似乎一副很自豪的模样,说:“咱这叫老当益壮,什么叫还那么色,男人本性好不好?不过我就是再色,也比不上姓林那小子,身边净是美女。” 朱老笑着说:“先别说别的了,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酒菜,咱们这就去走两盅,有什么话等二两酒下肚再说。” 老魁爽朗的大笑,道:“好,我今天就舍命陪你这老君子,有内伤也不怕,大不了今天死在你的酒桌上!” 朱老哈哈笑道:“都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在我看来你就是个老祸害,到阎王爷那也不会收你的。” 餐厅,饭桌,满满的都是丰盛的菜肴,其中以东北菜为主,要说老魁也绝对算是奇葩一枚了,江南人,却钟爱东北菜,什么杀猪菜,猪肉粉条子,小鸡炖蘑菇等等,每次一见到正宗的东北菜,那食欲大开的简直都吓人,用老魁自己的话说,只要满满一桌子东北菜,给咱一头牛都能吃下。 朱老和老魁迎面而坐,老管家坐在朱老的旁边,朱老和老魁举起酒杯,老管家也端起了酒杯,三人将酒杯碰了一下,喝下了今天的第一杯酒。 老魁放下就被,咂巴着嘴说:“不错不错,好酒好酒啊!” 朱老笑着说:“走的时候,我给你多带上两瓶。” 老魁咧嘴一笑,几分无赖的模样,道:“两瓶哪够喝,以后我打算住在这儿了,天天有酒有肉,还有人伺候着。” 朱老笑着说:“好啊,我朱府凭添一位高手住进来,好事。” 老魁道:“当然是好事了,也不用你开工资,只管吃管喝管住就成了,朱老头你这精打细算的本事可从来未减啊。” 朱老哈哈笑道:“瞧你这老家伙说的,我是真心邀请,你却把我给说成了老奸巨猾,要是不说留你住下,你又要说我没人情味了,你呀你呀,都这么一把年纪了,还淘气呢。” “咳咳……” 老魁嚼的一口菜,差点把自己呛到,“淘气?朱老头,你也只比我大十几岁吧,可别在我面前倚老卖老,咱俩现在走在大街上,那些小年轻的都一样喊咱们老爷爷、糟老头、老大爷。” 朱老端起酒杯,老管家马上将酒斟满,然后又准备给老魁斟酒,老魁道:“小管啊,不用你给我斟,我自己倒。” 老魁满满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老管家这才接过就凭给自己满上。 朱老举起酒杯说:“来,这一杯我敬你,谢谢你帮了我这次忙。” 老魁也不客气,端起酒杯给朱老碰了一下,然后老管家也和两人的杯互碰,三人又是一仰而尽美酒下肚,喉咙里都留着香气。 老魁放下酒杯,一副神秘兮兮的表情说:“朱老头,那姓林的小子到底跟你啥关系,为了他你能把我给请出来,你们俩的关系肯定不一般吧,说,是不是你当年在外面留下的种?” “咳咳……” 这一下换朱老咳嗽了,笑骂道:“你这老小子真能瞎掰,不要玷污我的名声好不好,我可是一把年纪的人了。” “切,要说你们俩没关系,谁信啊!”老魁翻了个白眼说:“不说拉到,不说我也能猜出个大概,我最想说的不是这个。” “哦?” “这小子是个奇才啊!”老魁双眼发亮,道:“我纵横江湖这么多年,这小子是我见过的武学中的这个!”竖起了大拇指。 “呵呵……”朱老满意的一笑,说:“我看上的晚辈,不一般吧。” 老魁道:“不过这小子可是挺风流的,身边总有美女,这一点我可比不过他,我已经把他收做徒弟了,等我百年以后,我也算是给这个江湖留下点什么了,即便我到了地下,凭这小子我也能在江湖上多活一些年,别人一提起他,都会想到是我老魁的徒弟,哈哈哈!” 朱老笑着说:“你老小子可想的真远。林昆确实不错,不但有勇而且有谋。” “有谋?”老魁道:“这我倒是没看出来,就知道这小子不傻。” 朱老笑着冲老管家示意,老管家拿出手机,递到了老魁的面前。 老魁歪着脑袋好奇的看过来,上面满满的都是互联网消息,说的都是林昆医院里慷慨救人侠义凛然,看到救人的人数,以及涉及到的上百万的医药费的时候,老魁的脑门马上皱了起来,骂了一声道:“这小子简直傻的冒泡啊!” 朱老哈哈的笑着说:“依我看那,林昆这么做却是聪明的不能再聪明了。” 老魁道:“哦?” 朱老笑着说:“人生地不熟,想要尽快闯出一个好名声,还有比这更简单直接的办法么,这一下不光是沈城的人知道了他,就连全国的人也知道他了,再要想在沈城开创点什么事业,追随者一定无数,这偌大的天下不是一个人就能掌控经营的,哪怕是一个草包给他一群死士,也能干出一番大事业来。” 老魁若有所悟的点点头,道:“这么说,这小子是在玩攻心?” …… 沈城,中心某豪华别墅内,王勤虎的脸色难看的像是醮了墨汁,浓浓的晕染不开,他手底下的四大堂主都在,八大金刚也在,十三太保被废了以后,新选拔出的一群小头目也在。 别墅的客厅很大,但一下子聚集了这么多人,还是有些拥挤。 丁锦玉陪在王勤虎的身边,小心翼翼,整个大厅里的人也都小心翼翼的。 王勤虎手里捏着个茶杯,啪的一声丢到了李南天的面前,茶杯摔的粉碎,茶水连带着茶叶溅的到处都是,溅到了李南天的裤脚上。 李南天面色沉稳,可身上还是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其他人都低着头,不敢抬起头看向王勤虎,此时的王勤虎一身杀气,像是山林里走出的猎食老虎,随时都有可能吞人。 王勤虎语气冰冷的冲李南天说:“南天,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医院里的那群兄弟,我不是让你好好安抚下去么!咱们聚一堂是一个将兄弟义气的地方,那么多人丢在医院里不闻不问,以后还让我怎么在这个江湖上混!” 李南天低着头,小心翼翼的道:“虎爷,你听我解释,我是在想……” 王勤虎冷的打断道:“不舍得钱?” 李南天道:“我算过了,把那一群小弟全都医治好,需要几百万,这不是一笔小数目,所以我就想这个坏人我来做。” “坏人你来做?”王勤虎瞪着眼睛怒道:“你的意思是说,你替我省了钱,然后再在外面替我挨骂,那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 李南天道:“虎爷,我也没想到会闹到现在这个地步,我真不是……” 王勤虎再次冷的打断,道:“现在的情况是,姓林的当了好人,外界将所有的骂名都指向了我,指向了咱们聚一堂,咱们聚一堂的‘仁’字招牌,这一下算是彻底的被砸了。” 李南天道:“虎爷,我,我错了……” 王勤虎气的握紧双拳直哆嗦,这个李南天是他一直以来最信任的人,栽在自己信任的人的手上,这让他更无法接受,他很想当着重兄弟的面,把眼前的这个混蛋给打残了。 丁锦玉这时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的手,贴到他的耳边低语了几句,能够明显的看出来,王勤虎此时脸上的表情狰狞了一下,但马上随着丁锦玉的话,慢慢的又平息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