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章:意外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意外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意外 医院,病房内…… 无数双充满渴求的目光看向余志坚,余志坚只觉得兜里头凉飕飕的,转身就要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岂知他刚转身,身后就是扑腾的一声响,像是膝盖砸在了水泥地上的响声。 眼前就是门槛,一步就可以迈出去,可良心在颤抖,他咬了咬,这一步近在咫尺却如远隔天涯一般迈不出去了。 扑腾扑腾…… 接连的又是几声响,沉闷却带着一股无法言说的沉重与渴望。 本来满屋子几乎已经陷入绝望的家长们,那一双双苍老的脸颊上,仿佛重新看到了希望,谁都不愿意自己家的儿子真的落下终生残疾,只要有一丁点的希望,哪怕是要他们用命去换孩子一个完全,他们也愿意,这就是为人父母。 余志坚慢慢的转过身,面前是十几个跪在地上的家长,几乎都是五十多岁的年纪,头发花白,脸上布满苍老的皱纹。 都是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底层家庭,有的是外地的农民,这些人里有一个算一个,面对如此重伤的孩子,根本拿不出这钱。 余志坚有些茫然不知所措,按说病床上躺着的这些人,都曾经是维多利亚酒吧的仇人,拎着棍棒要打砸维多利亚酒吧的,可此时看着他们满脸凄楚的脸,心里却实在不落忍。 他的银行卡里是有些钱,可一下子这多人的医药费,他肯定负担不起,而且不光是这个病房的,还有其他病房的…… 那可是将近二百多个人啊! “这……” 余志坚为难,是打心里的为难,他不是不想帮,军人出手,东北虎特种大队里的箭头兵,侠义一身自当不会太在乎钱财这些身外之物,可他是真的没有那么多的钱,把他卖了也没那么多。 “大家都起来吧。”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一双黑色的运动鞋踏了进来,不等回过头去看,余志坚脸上那局促无措的表情已经全部释然。 林昆走了进来,脸上带着笑容,众人目光纷纷错愕的看向他,在场的这些个跪在地上的家长自然不认得这位看起来很面善的年轻人是谁,可躺在床上的这些个重伤的病号认得啊。 只见床上的这些个本来已经被伤痛折磨的面容憔悴的小伙子们,一个个顿时脸色煞白,这维多利亚的老大亲自过来,该不会是要找他们麻烦吧,那他们可真是再死一百个来回也不够了。 一群跪在地上的家长还是不肯起来,目光里满是疑惑与纠结,他们生怕自己的膝盖就这么站起来了,孩子一点希望也没有了。 要说,这次沈城军区的那群士兵下手也确实够狠,也没辙,来的都是特种大队里的特种兵,这些兵经常在外面执行任务,对敌的要么是恐怖暴乱分子,要么就是那些重型的犯罪分子,每一次搏斗与厮杀,几乎都是奔着毙命去的,敌不死就是我死。 这一下子跟黑道的混混们动手,手上虽然掌握了分寸,不至于把人毙命,但一个个下手的力道却还是贼拉很,就比如说普通打架的骨折吧,养一段时间可能就好了,在这群士兵的手上可就不一样,被打伤的这群小年轻几乎都是粉碎性骨折,或者是严重的断骨,这种伤势如果得不到全面妥善的治疗,落下残疾是一定的了,就算好好治疗,日后恢复起来也不可能如同当初一样,比如看起来很正常,但重的活怕是干不了了。 此时,不论是躺在病床上的这些个小混混,还是跪在地上的他们的家人们,几乎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余志坚的身上,可余志坚的犹豫不决,令他们也看出了余志坚的难处,也能够理解,一下子这么多的人,不是每个人三五十块钱那么简单,都是一笔笔几万甚至十几万的治疗费用,太多了。 眼前突然走进来的这个年轻人,或许是他们的希望,他们心中又有犹豫…… 林昆笑着走到了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头面前,老人穿着朴素,脸上的皱纹里满是生活的辛酸与无奈,一双和年龄不相符的苍老的眼眸,熬红了,正满是期盼与希望的望着林昆。 林昆弯下身,将老人扶了起来,老人有些执拗,还想着要继续跪着,林昆笑着说:“老大爷,你先起来,什么事情都好商量。” 老大爷嘴唇哆嗦着说:“真的么,你真的能帮帮我的孩子么?” “爸……” 病床上躺着的一个胳膊缠着厚厚绷带的小青年出声道:“别求他了,他是……” 不等小青年把话说完,林昆笑着说:“老大爷,我答应你。” 一下子,整个空荡荡的病房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目光诧异的看向林昆,也包括余志坚,这样一下子这么多人,可是一比不小的费用啊,即便现在林昆的兜里有钱,可钱也没这么花的呀。 不过再想到刚才自己的心情,余志坚也马上能明白林昆是怎么想的了,同样都是出身军旅,一身侠气自然不会过于在乎钱财,讲究的就是一个道义,这么多人躺在这,每个人的背后又是一个含辛茹苦不容易的家庭,即便前几天躺着的这些个小年轻还拎着棍棒,要把维多利亚酒吧给砸了,可问题的根结也不在他们身上,归根到底他们只是一群听命的小弟。 “真,真的么?”老人声音颤抖,目光里满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昆。 林昆笑着掏出银行卡,冲身后站着的小护士招招手,小护士恍然的回过神,踏着小脚步走过来,道:“先生,有什么能帮到你的么?” 小护士微微的仰起头,看向林昆的侧脸,双眼里满是敬佩。 林昆回过头,嘴角微微一笑,小护士马上羞赧的微微垂首。 林昆刚要把银行卡交到小护士的手心中,跪在地上还没站起来的那些个家长,齐声恳求道:“小伙子,求求你也帮帮我们。” 林昆把银行卡交到了小护士手里,道:“这些人的医药费,全都从这卡上出,我不管花多少钱,医院要尽最大努力治疗,我希望等他们从医院走出去以后,都可以看上去和正常人一样。” 小护士扬起那娇嫩胖乎的小脸,眼神中的崇拜与震惊毫不掩饰,这绝对是她在医院里见过的出手最阔绰最有爱心的男人。 “ok?” 小护士愣神,林昆笑着问了一声,小护士马上回过神来,道:“ok,ok……不过先生,我没有这么大的权力向你保证……” 林昆笑着说:“那就把我的话转向你们领导,有任何问题来找我。” “嗯。” 小护士频频的点头,拿着银行卡就跑出了门外,去办理相关手续了。 林昆回过头,看向众人,偌大的病房里,再次陷入了沉默当中,他看着地上还在跪着的这些大爷大妈们,笑着开口刚要劝他们起来,一群人却是齐刷刷的砰砰砰的往地上磕头…… “小伙子,谢谢你!真的太谢谢你了!你是我们家的大恩人……” 这一下子,换做林昆有些慌了,回过头赶紧对余志坚说:“快帮忙!” 两个人赶紧过去把跪在地上的这些大爷大妈们给扶起来,有的脾气犟的,非要多给林昆磕两个头,林昆干脆就要挟说,如果非要这么执拗的话,那就不帮他们的儿子治病了,老人们这才罢休。 这一幕,正好被病房外面的一个女孩看到,女孩觉得好奇,就随手掏出手机发了一个微博,于是消息很快就在互联网上散播了开来。 其他病房里的那些同样因为没病继续医治的家属们,听到消息后也赶了过来,走廊里马上挤满了人,纷纷要给林昆下跪渴求。 这场景完全超乎了林昆的想象,本来他叫余志坚把本帮派的兄弟安排过来,是为了形成对比,让那些聚一堂的小弟弟看一看,百凤门对待自己的小弟是如何的优厚,有些东西空口无凭,需要亲眼所见才有说服力,接下来这些聚一堂的小弟在把消息散播出去,这么一来沈城道上的那些小弟们,对百凤门的印象便马上会发生变化,那就不愁还没有人加入进来。 眼下的这一切,是林昆完全没有想象到的,他没料想到的是,聚一堂竟然对他手底下的这群兄弟如此的薄情寡义,来的时候他已经悄悄的打听过了,聚一堂的负责人除了最开始的时候交了一笔费用之后,便再也没有后续的费用补缴,导致现在将近二百多个人面临着拖欠医药费,甚至要被赶出医院。 不要说医院没有良心,医院本身也是盈利单位,一下子将近二百多个人,如果都不付医药费的话,这笔损失医院也吃不消。 医院顶楼的天台上,林昆和余志坚靠着墙边抽着烟,阳光暖融融的晒过来,陆婷坐在一旁的长椅上,正低着头玩手机。 余志坚看着林昆,问:“昆哥,那么多钱,花了你不心疼?” 林昆笑着摸摸胸口,说:“好像有点疼吧,不过要是换成你是我,你也肯定会花吧,总不能看着那么多年迈的父母跪着吧。” 余志坚苦笑说:“只怪他们的孩子没有跟对人,跟了聚一堂那群白眼狼。” 林昆摇头笑道:“也不然,我听说王勤虎还是很讲义气的,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吧。” 两人这边说着说,陆婷抬起头看过来,晃了晃手里的手机说:“林昆,你想要的效果达到了,我想应该超乎你的想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