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医院好人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医院好人

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医院好人 余志坚安排好了五名之前打架受伤的保安,这五名保安以及家属,对余志坚那是绝对百分之一百的感激,前些天的大乱斗之后,重伤的这五名保安第一时间就被送到了医院,而且在医院里享受到的都是贵宾级的治疗待遇。 这五名保安也只是普通混道上的,说是混也算不上是完全混,只是在酒吧里挂着保安的名头,给人看看场子,早先的时候跟着维多利亚酒吧的前任老板,倒也没经历过什么血腥暴力的事件,每天就是站站岗,在那摆架子唬人,最多也就是处理处理一些喝醉了酒还没背景的人。 像前些天晚上那样大的斗殴场面,他们以前可是从未见过,所以第一时间他们几个的心尖都吓的乱颤起来,第一反应就是调头就跑,可对方的人那么多,呜闹的将近两百多个人,怎么可能给他们逃跑的机会,几下就被撂倒了。 严格意义上来讲,他们五个对维多利亚酒吧是一点的功劳也没有,没有功劳反而受到了如此的优待,令他大感意外之余,对维多利亚酒吧的好感与信心陡然暴增,此生能在这么有人情味的场子里混,不抛头颅洒热血都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至于家属们,那更是感激了,他们想的也简单,维多利亚酒吧的其他领导他们也不认识,所以就统统将感激之情全部都强加到了余志坚身上,一口一个感谢之类的话,有的甚至还抹起了鼻涕眼泪,把余志坚搞的怪不好意思的。 这五名保安,分别给安插在了两个病房里,这两个病房都是大号的病房,每个病房里住了大约十多个人,那环境可想而知肯定不怎么好,余志坚马上拦住护士说:“护士小姐,咱们医院搞错了吧,我明明要的是高级病房啊!” 护士小姐二十几岁,这几天病号多,她都没怎么好好休息,此时一脸的疲惫,听到余志坚的话有些不耐烦的回道:“没有错,就是这里,要是还有问题,找我们领导去。” “嘿,你这……” 余志坚是想说‘你这什么态度嘛’,但见小护士一脸疲惫的样子也怪叫人可怜的,索性将后半句话给咽了回去。 余志坚回过头来,一脸歉意的笑容对病床上的小弟,还有在场的家属说:“实在不好意思,这医院的病人比较多。” 其中一个家属,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妈妈,鬓角头发花白,脸上皱纹明显,身上的穿着也不像是有钱人的样子,感激道:“领导,可千万别这么说,你们也是为了我们的孩子着想,想让他们来一个医疗条件更好的地方。” 其他的家属也跟着附和,说:“是啊,领导,我们感激你还来不及呢,这一次虽然是我们的家人受了重伤,可咱们单位给出的解决方案,可是全市也没有的,赔偿了一大笔钱,还给我们换了更好的医院,我们感激还来不及呢。” 又有家属说:“我听我家孩子说了,打架的时候他一点忙也没帮上,甚至还扭头就跑,咱们单位不但不计较,还这么对我们,我真是觉得我们家的孩子跟对组织了。” …… 几名家长你一句我一句的,说了一大通下来,反正都是说维多利亚酒吧好话的,余志坚脸上陪着笑容,连连道:“应该的,都是应该的,既然都是我们酒吧的员工,出了事情我们酒吧理应大力的出面解决,主要是出于情义。” “对了,几位大婶大妈也不用叫我什么领导,叫我小余就行了,我们酒吧给大家的赔偿,还有今天转院的安排,都是我们酒吧老板的意思,你们要真谢得谢他。” 几个人在这边说着,病房里却是愈发安静下来,住了十几个人的病房,一时间只有几个人说话的声音来来回回,其余的人或是躺在病床上眼巴巴的听着,或是站在那微微错愕,躺着的是重伤的患者,站着的是患者的家属。 这些个患者其实都不是别人,都是聚一堂那些重伤被打残的兄弟们,其中还有十三太保里的人,眼下这些人的情况有些糟糕,欠了不少的医药费,接下来医院很可能要撵人了。 越听余志坚和那几个家属的对话,这些个聚一堂昔日的小弟们的心里越是像被一块巨大的石头给压住了一样。 伤心,窒息的伤心…… 自己好歹也是为聚一堂抛头颅洒热血的,结果到现在,被打残了躺在医院里,聚一堂却是不管不问的,只最开始的时候拿出一笔钱之后,便再也没有出钱给他们医治的意思。 躺在这儿的这些小弟们一个个伤的都很严重,虽说十有八九的是残了,但如果得到合适的治疗及康复训练的话,虽然不能像正常的时候那样生龙活虎,但基本的生活还是能保障的,可如果要是恢复不好的话,那结果可就糟了。 聚一堂的这些个小弟,本来是痛恨维多利亚酒吧的,明明是黑帮势力火拼,却招来了辆卡车的大头兵,这是作弊啊! 不过事情发展至此,心中对维多利亚酒吧的怨念再深,也不及此时针对聚一堂来的猛烈,尤其此时听到了余志坚和受伤的保安的家属们的对话,他们的心更是拔凉的。 同样都是出来混的,瞧瞧人家维多利亚酒吧是怎么对待小弟,再反过来想想他们一直在心中当做信仰的聚一堂…… 算了,说多了都是眼泪,能怪谁呢,谁让自己不是给维多利亚酒吧卖命的,偏偏跟了一个狼心狗肺的聚一堂。 这时,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摇头叹气的走进病房来,老头满面的愁容,本来就苍老的脸庞,看起来更加暗淡。 马上一名将近六十多岁的老太太迎了过来,急切的问道:“老头子,怎么样,借着钱了么,老二家过的富裕,他一定……” 老太太的话不等说完,老头垂头丧气的打断说:“没借。” “什么?” 老太太惊诧的有些不可思议的道:“老二他,他……” 老头子一屁股坐在了病房里的长椅上,阳光晒在他那满是皱纹的脸上,看起来格外的疲惫与无奈,道:“还不是怕咱们还不上钱,咱们都一把年纪了,拿什么还?” “可,那咱儿子的腿怎么办,不做手术的话,是会留下残疾的,真留下了残疾,那以后去哪讨媳妇去啊!” 老太太说着激动起来,熬的通红的眼眶里,一股热泪涌出。 病床上躺着的青年道:“爸妈,你们不用替我着急了,这真要是残疾了,我也认了,讨不到媳妇就讨不到呗。” “混账!” 老头气的站了起来,说:“讨不到媳妇,你怎么给我生孙子,你不给我生存子,咱们家的香火怎么延续?” 老太太赶紧安慰老头说:“老头子,你还是少说两句吧,儿子他现在的心情一定很不好,咱们顺着他来哈。” 老头气呼呼的站了起来,冲着小青年就骂道:“”好好的书你不读,偏要下来混黑社会,现在好了,残废了吧。” 老头子生气而又着急的说:“混黑社会你也不选一个有人情味的,你这前脚刚受伤,人家就要跟你划清界限,一分钱的补偿没有不说,就连这住院的费用都得我们自己掏!” “我和你妈就是个普通的老百姓,就是砸锅卖铁也凑不够你医药费所需要的钱,这时候你一直崇拜的大哥在哪?” 小青年脸上的表情抽搐了一下,说:“爸妈,都怪我自己眼拙,害的你们跟我操心了,我的腿你们不用管了,大不了就这样残疾了,我照样能自力更生,以后也能养你们。” 说着,小青年的眼眶湿了,才是刚刚二十几岁的年纪,本来在帮派里混的挺开的,还想着将来有机会,能够晋入到十三太保里面,现在可好,什么机会与希望都没有了。 余志坚这时笑着站了起来,说:“老人家,你儿子的医药费我可以帮你们出,你们不用再担心他以后了,能不留下残疾,我一定让医生全力以赴,不给他留下残疾。” 老头和老太太,包括病床上躺着的小青年,以及整个病房里所有的人,全都逗齐刷刷的向余志坚看过来,觉得不可思议。 余志坚冲病房的门外喊道:“护士小姐,麻烦你来一下。” 一身白色服装的护士小姐,马上带着小跑走了过来,礼貌的道:“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么?” 余志坚掏出银行卡,递给小护士,说:“这边病床上的哥们的腿需要做手术,这钱我出了,银行卡的密码是六个‘6’,让这位老大爷跟你一起去划卡。” 小护士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余志坚,小声的提醒道:“先生,这笔手术的费用可不低,我是担心你的银行卡里……” 余志坚笑着说:“放心吧,我卡里的钱一定够数,不够你再回来找我。” 病房里所有人脸上的表情更加诧异起来,有人觉得余志坚是疯了,要是不疯的话,谁肯拿自己的钱去给别人看病。 何况这个别人,还是他几天前的仇人! 床上躺着的一干聚一堂的重伤的小弟们,这心里头的滋味更难受,紧要关头,没想到出来帮忙的居然是维多利亚酒吧,他们是越来越觉得聚一堂禽兽不如,早该灭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