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无薪可抽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无薪可抽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无薪可抽 韩心下车,走了两步,突然转过身来,清澈而又漂亮的一双大眼睛,闪闪发亮的看着林昆,说:“你……” 欲说还休,微微羞涩,脸颊上一抹红晕缭绕,更添动人。 林昆隔着摇下的车窗,笑着说:“怎么,不舍得我?” 韩心眉头轻轻一蹙,撅噘嘴,表示不满,道:“你不要臭美,就是想问你今天晚上有灭有时间,给你个机会请我吃饭。” “吃饭?” 林昆咧嘴笑着说:“这不刚吃过么,还有好吃的地儿?” 韩心道:“当然了,给你一次机会,我带你去吃。” 林昆笑着说:“那这次机会我可以不要么?” 韩心眉头轻皱,眼眶里杀气滋啦滋啦的往外冒,生气的一跺脚,转身就往学校里走去,“林昆,我恨你!” 林昆马上隔着车窗笑道:“今天晚上下班,我在这等你!” 韩心脚底下不由的停留了一下,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接着又快步的向学校里走去,没说答应,也没有拒绝。 艺术学校办公楼的一扇大落地窗前,郑勇手里头抱着一个高倍数的望眼镜,恨恨的挥了下拳头,暗暗的咬牙道:“小子,又让我看到你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身后的一个同事大姐见他模样奇怪,走过来笑着问道:“小郑,你在这跟谁生闷气呢?” 郑勇马上恢复正常的笑容,说:“哪了周姐,我可没生气。” 被唤作周姐的女同事,指了指学校大门口的方向,笑着说:“是不是在吃韩心的醋,这吃醋可不好使呀,你得主动出击,就像我们家那口子追我的时候,那叫一个死缠烂打。” “死缠烂打?”郑勇道。 “是啊,这女人啊,都是善良的,也是容易被感动的,你要是能厚着脸皮死缠烂打,再做一些让她感动的事情,那她早晚有一天会被你掳获芳心的。”周姐笑着说。 郑勇愣了愣,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喜,道:“谢谢周姐!” 韩心回到了办公室,发现郑勇正在窗边,端着望远镜到处看,韩心挺烦郑勇的,他本来就不是自己办公室的,这突然跑过来,肯定是又要骚扰她,看来林昆上次打他打的还不够重,打的够重的话,他现在肯定就不敢来了。 “韩心,我新买的望远镜,准备登山用的,可清楚了!”郑勇笑着走到韩心的办公桌前。 “哦。” 韩心不冷不热的答应了一声,随便翻出一个工作夹子找文件。 “你要不要试一试,能看的可远了,也看的很清晰。”郑勇把望眼镜从脖子上摘下来,递到了韩心的面前。 “谢谢,我对望远镜没兴趣。”韩心依旧不冷不热的道。 “今天晚上你有时间么,有家馆子不错,我们一起去尝尝?” “我今天晚上有约了,我男朋友会来接我下班。”韩心抬起头,冲郑勇笑了一下,说:“实在不好意思哈。” “哦……” 郑勇木讷的应了一声,表情里有些失落,道:“那好吧。” 回到了办公室,郑勇坐在了办公桌后面,这心里头越想越不得劲儿,姓林的那小子昨天晚上刚坑了他一大笔钱,今天又约韩心,钱对他来说事小,可韩心对自己来说很重要。 倒不是说自己有多喜欢韩心,而是这小娘们三番两次的拒绝自己,自己这浪荡公子哥的性格,怎么受得了! 还有,上次在饭店里的时候,姓林的那小子还打了自己,这口恶气无论如何也得出了,今天晚上你要来接韩心下班,好咧,今天晚上哥就找几个人来好好的收拾收拾你! 郑勇眼眸间一道冷光闪过,掏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回到维多利亚酒吧,林昆躺在了大厅里的一个卡座上,中午喝了点儿酒,居然特么的有点上头了,难不成是假酒? 想想那饭店的级别,不应该卖假酒啊,真要是假酒。 他正半躺在沙发上打盹儿呢,侯小宝和王猛几个人匆匆走了过来,整齐的一列站在他的面前,喊了声:“昆哥。” 林昆本来眯着眼睛,想小憩一会儿呢,被几个人这么一喊,马上没了睡意,坐了起来说:“你们五个什么事啊?” 侯小宝道:“昆哥,我们有要事禀报。” 王猛道:“事情很严重。” 邱池道:“我们去招募小弟,但是没人愿意加入我们。” 李子峰道:“好像有人故意设计。” 陈海涛道:“请昆哥定夺。” 林昆眨着眼睛,微微有些发怔的看着五个人,忍不住的笑了起来,道:“你们五个一人一句,说相声呢?” 五个人应林昆的要求,又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仔细的说了一遍,大致的意思就是,五个人今天奉命去招募小弟,结果没有人愿意加入百凤门,甚至看见他们还远远的躲了。 林昆道:“你们几个都是去哪招募的?这招小弟还用亲自下去?” 侯小宝道:“昆哥你不知道,我们之前也张贴过类似于酒吧招安保人员之类的新闻,可根本就没有人来报名,没办法我们五个人一商量,只好自己亲自去外面招募。” 王猛道:“都是找一些社会上的小混混收编他们。” 林昆轻轻的挑眉道:“你们这么做可不行啊,不能什么样的人都能招募,必须要找那种靠得住的人招募才行,就社会上的那些小混混,就算是招募进来了,也难堪大用。” 一向机灵的侯小宝道:“昆哥,可问题的关键是,就是这种小混混也没一个愿意加入我们,还像躲瘟神一样躲我们。” 林昆摸着下巴沉思了片刻,说:“没去调查调查什么原因?” 侯小宝摇摇头道:“还没来得及调查,就回来向您汇报了。” 这时蒋叶丽从不远处走了过来,道:“这里面肯定有蹊跷,而且我猜这蹊跷肯定跟聚一堂有关,在沈城能影响到这些小混混的,除了聚一堂应该没有谁会有这个威力。” 林昆顿时恍然,道:“聚一堂这么做,是想要釜底抽薪?” 蒋叶丽笑着说:“也算不上是釜底抽薪,我们根本就无薪可抽,关键是他们这么做,就彻底妨碍了我们发展。” 林昆点点头说:“看来这王勤虎果然是有两下子,这一招实在是高明,我们在沈城招募不到小弟,就发展不起来,总不能用的每一个人都从中港市搬,这么一来我们对聚一堂就一点威胁也没有了,即便是目前看起来聚一堂与我们的交锋中处于下风,他们仍可以控制着我们。” 蒋叶丽坐下来,道:“是啊,王勤虎绝对不是等闲之辈,何况现在身边又有了丁锦玉,这沈城又是他的天下,我们可谓是举步维艰,得赶紧想个法子摆脱他的控制才行。” 林昆摸着下巴想了想说:“我还真有个法子,可以试试!” 闻言,蒋叶丽莞尔一笑,道:“什么好法子,说来听听?” 侯小宝几人也是眼睛一亮,求知的目光纷纷看向林昆。 余志坚和陆婷吃过了麻辣小龙虾,两人正在街上散步,天气不错,骄阳明媚,两人走在大街上,混在人群中间,不时的会吸引来羡慕赞赏的目光。 这目光仿佛具有着魔力,使得两人之间的距离越走越近,肩膀渐渐的开始碰撞到一起,每一次碰撞都令两人心跳加快。 这种感觉很美好,美好的令人心生涟漪,层层不息。 嗡嗡嗡…… 余志坚兜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摸出来看了一眼,是林昆打过来的,这要是别人的电话他可能不接,可林昆的电话他必须接,万一他的昆哥找他有啥重要的事儿呢。 余志坚歉意的冲陆婷笑了笑,说:“我先接个电话。” “嗯。”陆婷笑着答应一声。 余志坚接听了电话,对着话筒答应了两声,道:“好的昆哥,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安排,保证完成任务!” 挂了电话,余志坚歉意的冲陆婷说:“昆哥叫我现在去办点事。” 陆婷笑着说:“好啊,我跟你一起去。” 余志坚紧张的脸上,马上舒缓开笑容,说:“好!” 沈城人民医院,最近这几天医院的床位严重不够用,医院里一下子来了一大群的重伤者,把医院的床位都占满了。 这些人都是前些天在酒吧门口斗殴的重伤者,有的重伤致残了,需要住院长期调养,有的重伤,也需要长期住院观察。 今天半下午,又来了几个斗殴重伤的患者,而且是转院过来的,医院的住院部本来是不接纳的,但院领导亲自发话了,下面负责的这帮人也不敢再拒绝,只能听命。 来的这几个人伤势都挺重的,不过却比之前的这些重伤者要强不少,至少在恢复速度上,人家比之前的这些要快很多。 不是因为后来的这几个伤的轻,而是人家在之前的医院里,享受了好的医疗设施,和用了进口的特效药物,所以恢复起来就快很多。 至于医院里本来的这些伤者,最开始的两天还好,现在已经开始拖欠医药费了,院方最近正在沟通,要不要把这些人给赶出去,这年头看病付钱天经地义,这么一大群的人光住院不给钱,医院又不是开慈善机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