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彩票被狗叼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彩票被狗叼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彩票被狗叼 江小惠心中委屈,自己也是一个暴脾气的妹子好不,自己明明占理儿,可那个不作为的领导偏要黑白不分,不过她心中也不傻,那辆看似普通的轿车里,一定坐着某位大领导,难不成就是出来巡视的省长和省委书记? 可省长和省委书记干嘛要坐在那么一辆普通的车里,哼,这些个当官的,尤其是当大官的,一定不知道搞什么见不得人的勾搭。 心中气愤归气愤,可江小惠也不得不忍下这口气,还能因为什么,自己没身份没背景的,能混到今天这个地步,已经是父母乃至全家人的骄傲,真要丢了这份工作,她倒不怕丢什么铁饭碗,父母一定会很伤心很没面子的。 “哎……” 江小惠无声的在心底叹了口气,小时候总觉得人生很简单,只要自己快快乐乐的就好了,父母会一直陪在自己的身边保护自己,关爱自己,可当自己真正长大了以后,却发现生活哪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随着父母的年纪越来越大,我们做子女的更多是要站在他们的角度,替他们考虑。 “小惠!” 身后又有一个男警走过来,脸上挂着阳光的笑容,看起来帅帅的。 江小惠回过头,冷着一张脸说:“干嘛,吃饭还是看电影?” 男警闹了个脸儿红,周围不少的同事都纷纷侧目过来,尴尬的笑道:“五爱广场那新开了一家川味菜馆,听说很正宗呢,你不是喜欢吃辣的么,所以我就想……” 男警越说越羞,脸色也越来越红,像是个大闺女似的。 “哦。” 江小惠没有像往常一般冰冷的拒绝,羞红着脸的男警顿时眼睛一亮,一双眼睛闪闪发亮,就像是大灯泡一样,“小惠,‘哦’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你终于肯答应我了。” 江小惠冷清着一张脸,说:“就光吃饭?没有电影看?” 男警微微一愣,马上道:“有啊,有最新的科幻大片,还有爱情经典,还有……” 男警满怀激动的心情,说的可起劲儿了,江小惠冷冷的打断说:“不用这么麻烦,随便找个动画片看吧。” “动画片?” 男警脸上的表情又是一愣,接着笑道:“动画片也有!” 江小惠道:“那好吧,今天晚上下班,我们单位门口见。” 说完,江小惠转身走了,男警则是一脸兴奋的表情,愣在了原地,周围同事们的脸上,那本来幸灾乐祸的表情,瞬间也都僵硬了下来,一个个人的心里几乎同时都在发声:“这怎么可能,咱们的第一女警花居然应约了!” 马上,所有人看向男警的目光里,翻滚着浓浓的羡慕妒忌恨。 好吧,老子承认他长的比老子帅,可,可他没老子高啊! 好吧,老子承认这小子家里头有钱,可,可他没老子实诚啊! 好吧,老子承认…… 算了,围观的这些个心里头像是浸了醋坛子一样的男警们也不再给自己找理由了,瞧那小子此时一脸得意兴奋的劲儿,即便是再找理由也是徒劳,还不如直接上去k他。 不过说到k,咱们又都是穿着制服的人民公仆,可不能轻易动手,所以也只能在心里头诅咒这广拉仇恨的小子。 江小惠前脚转身刚走,准备继续回到工作岗位上,兜里的手机嗡嗡的震动起来了,掏出来看了一眼,本来还一脸委屈心情不爽的脸上,顿时张开了一丝笑颜。 “喂,臭丫头,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现在当上大领导了,是不是把我这个老同学给忘了?”江小惠嘟着嘴说道。 “怎么可能!我们可不是同学,我们是铁瓷好不好!” “你还好意思说呢,自从你当了大领导,这都多长时间没来沈城看我了,哎,像我这种小职员清苦啊,可怜哟。”江小惠一副哀声叹气的小妇人状,却是更添妩媚。 “我这不就来看你了么,来,快跟领导汇报汇报具体位置,听说你们沈城最近可是开了不少的好馆子,得去尝尝!” “什么?” 江小惠微微惊讶道:“臭丫头,你要是敢骗我,我就……” “我真在沈城呢,晚上一起吃饭吧,不许说没时间哦,现在你应该还在上班呢,这样你也别请假了,下班的时候我来接你。” “好!” 江小惠一口答应,脑袋里浮现出那个和自己脾气对到家的铁磁,昔日警校里的好友,可惜分隔两地,否则天天都能黏在一起。 挂了电话,江小惠心情大好,马上转身走到还在那沾沾自喜,冲着一干围着他羡慕妒忌恨的男同僚们仰脖子的男警面前,轻轻的咳了一声说:“李帅,今天晚上……” 江小惠话不等说出口,这位被唤作李帅,长的也确实挺帅的男警似乎早有预料,马上一脸激动的说:“不!” 江小惠轻轻蹙眉,道:“不什么不,你知道我要说什么?” 李帅顿时哭丧着一张脸,像是中了五百万的彩票被狗叼走一样,道:“小惠,你可是答应我的,不能这么残忍的拒绝我。” 江小惠努了努嘴,道:“我,我这也不算答应你啊,我只是心情不好,想找个人陪我聊聊天,吃吃饭,看看电影。” 李帅马上道:“我可以陪你,我愿意陪你,我愿意!” “可是……” 江小惠犹豫了一下,道:“我的好朋友来了,不用你陪了,咱们改天再约吧,等我再心情不好的时候再约。” 李帅脸上方才那沾沾自喜,幸福的简直要到九霄云外的表情,瞬间土崩瓦解,仿佛矗立在远古的高大建筑,瞬间崩塌一样,那刚刚在心底涌起的幸福、优越感,瞬间…… 哎,形容多了也是眼泪,反正李帅警官此时的心情很糟。 周围的同事们,都向他投来了幸灾乐祸的眼神,李帅暗暗咬牙,在心里头大骂‘一群贱人’,本来就糟糕透顶的心情,在众人的这些一点同心情也没有的眼神的煎熬下,就像是…… 中了五百万的彩票被狗叼走了不说,狗还回过头咬了他一口。 “好了,就先这样吧。”江小惠抿嘴一笑,转身去忙了。 李帅欲哭无泪…… 不过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牺牲他一个人,倒是开心了周围其他的同事,这时交警们的胖胖的领导走过来,眼珠子一瞪,冲一干看热闹的交警们厉斥一句,道:“都干什么呢,不用干活了啊,继续给我查,仔细的查!” 大家伙其实都是心知肚明,不就是为了要给大领导做样子看么,可大领导的车已经过去,还这么卖力,至于么? 林昆把余宗华和韩唯政送到了省政府的大院里,一辆不起眼的国产车里头,两位省大员从车上下来,这让看到的人都惊讶不小。 韩唯政心思缜密,行事小心翼翼,本来提议不和余宗华一起出现在这省政府的大院,但余宗华执意要求如此。 韩唯政心里也明白,余宗华这么做有两方面的含义,一方面是要让此时身陷窘境的杨光看一看,让整个省政府大院里的职员们都看一看,他和余宗华已经结为联盟。 另一方面,余宗华也是要堵死他的退路,让他一心往前,在官场上浸淫了这么多年,韩唯政自问无功无过,绝对是一个清廉的官,做事难免会习惯性的畏手畏脚,不敢去得罪这省里头的一些上面有关系的人,也挺窝囊的。 余宗华这么做,断了他的后路的同时,也让他的心更坚定了,既然已经选择和余宗华站在一起,那就代表正式向杨光以及杨光身后的那些政府要员们宣战,这省政府的大院里接下来只有两种结果,要么是以杨光为代表的喜欢做面子工作的旧实力瓦解,要么就是他和余宗华被瓦解。 林昆没有下车,这也是余宗华的意思,林昆开着车,载着韩心往沈城艺术学校驶去。 路上,韩心打开了车子的收音机,听着已经过时的流行歌曲,歪过头打量着林昆,忍不住的问道:“你跟余叔很熟?” 林昆笑着说:“看来我不告诉你,你是一直要追问了。” 韩心道:“你到底说不说?” 林昆笑着说:“我和余叔的儿子是生死兄弟,这样说你能明白了吧?” 韩心哦了一声,再没有多问,她其实见过余志坚几次,再加上旁听侧听的,也知道一些关于余志坚的事情,总的来说对余志坚的影响不差,比起那些只会仗着自己老子耍威风的官二代、富二代们,余志坚算是有出息的。 林昆笑着说:“你怎么一点也不关心你爸?” 韩心看着林昆,说:“关心有什么用,政治上的事情我又理解不了,不过我爸突然跟余叔走的近了,我想这是好事吧。” 林昆道:“哦?” 韩心微笑着说:“我爸其实是一个挺有抱负的人,只可惜没有过硬的后台,做事情一直束手束脚,我知道他很不开心,现在和余叔走的近了,他们应该会干出一番成绩吧!” 林昆笑着说:“那我是不是也应该干出一番成绩啊?” 韩心道:“你?” 林昆笑着说:“我应该争取把酒吧做大,赚很多很多的钱!” 韩心疑惑的道:“你缺钱么?” 林昆道:“当然了,你没看我开的这车,多贫民啊!” “切!” 韩心歪过脑袋,白了林昆一眼,说:“你就少在这里装穷了,我又不是没在中港是待过,你的事我还是知道一些的。” 林昆马上眼巴巴的笑道:“我可以保证,我是个好人!” 韩心道:“我也没说你是坏人啊,不过你是黑社会吧?” 林昆一副我很正直的模样道:“谁说的,我可是良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