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严加法办 - 神兵奶爸

第一百二十六章:严加法办

第一百二十六章:严加法办 沈城警察局的体制是多层管理的,首先是城区警察局,城区警察局下面又分辖区警察局,辖区警察局下面又分小的区域的派出所,丁队长所在派出所,明面上说是辖区警察局的,实际上只是其中最底层的单位。 什么事能让城区警察局局长亲自打电话过来,丁队长已经无心去想了,他的心脏紧张的砰砰跳乱,走到电话旁毕恭毕敬的拿起电话,就好像是城区的局长就在眼前站着一样,“许局长你好,我是辖区派出所的……” 不等这位丁队长把话说话,话筒里已经传来了咆哮如山崩的吼骂声——“谁特么的给你们辖区派出所的权力,谁让你们随随便便就抓人的……” 丁队长耳膜被震的生疼,本能的一缩脖子,顿时感觉脖子上像是被架了无数把明晃晃的大砍刀一样,他心里意识到了危机,意识到抓了不该抓的人,同时在心里边将胡大飞骂了个狗血喷头,要不是你这狗日的,老子至于惹祸上身么!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后悔更是无济于事,他只好强忍着内心的不安,与耳膜将要被震碎的疼痛,摆出一副唯唯诺诺的姿势把电话听完。 等电话的另一头骂完了,丁队长这才敢小心翼翼的出口气道:“许局,今天晚上的事确实是我工作上的疏忽,我深刻的检讨,并马上把人放了。” “光放人就算完事?” “……”丁队长的心里顿时一哆嗦,知道今天这事想要善了恐怕没那么容易了,说不定他这一身警服都得扒了,想到此处他的心里更是一阵的悲悯,想他在体制里混了这么多年才混上了个队长干干,就因为眼拙抓错了人就要脱下这一身警服,他这是招谁惹谁了啊!越是想到此处,他就越恨胡大飞,麻痹的狗娘养的,要不是因为那孙子他至于么! 挂了电话,丁队长的脸色像白纸一样苍白,身旁站着的民警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见丁队长在这愣神,小声翼翼的问了句:“丁队长,你没事吧?” 丁队长这才回过神,赶紧冲民警吩咐道:“快告诉所里今晚值班的民警们准备一下,待会儿城区的徐局长要过来检查工作,千万不能出什么乱子!” “通知所长么?” “来不及了,快准备吧!”丁队长咬牙道。 丁队长匆忙的跑到了审讯室,两个民警正在用螺丝刀撬门,审讯室里传出阵阵哀嚎的声音,那声音是胡大飞发出来的,旁边站着的一个民警向队长汇报:“丁队,门马上就能打开了!” 丁队长现在恨胡大飞恨的牙根痒痒,巴不得他在里面被人给打死了呢,要是真被打死了,说不定徐局长考虑到事情的综合因素,还能不和他计较,于是他果断的冲撬门的两个民警道:“这门锁的安全性太高,我们根本无法撬开!” 正在撬门的两个民警微微一怔,本来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但过了两秒钟之后,他们马上就读懂了队长话里的意思,虽然心里头多有不解,但既然队长发话了,那就让胡大飞再在里面受一会儿罪吧。 皇姑区警察局局长许大头从他的那辆黑色的奥迪专车上下来,他平时很少会出现在这样的辖区小派出所里,下车后他便气匆匆的向所里走去,身后跟着的两个属下快步跟上,刚进派出所的大门,马上就有两个民警主动迎上来,许大头黑着一张脸就冲这两个民警道:“今天晚上是谁出警抓人的!” 两个民警唯唯诺诺道:“是我们丁队长……” 许大头吼道:“赶紧把他给我叫出来!” 不等两个民警去喊,丁队长马上就小跑了过来,躬身弯腰的站在了许大头的跟前,“许局,你来了……”他的话音刚落,许大头已经挥起了巴掌朝他打过来,一记又快又狠的巴掌重重的甩在了丁队长的脸上,直接把他头顶的那顶大沿帽给打下来了,他整个人也是一趔趄差点摔倒。 周围的民警都惊呆了…… “谁给的你权力让你随便抓人,你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还有没有做一名合格警察的职责了,就你这样的怎么配当人民的公仆,干脆脱掉你这一身警服算了!”许大头兜头盖脸的就是一顿怒骂,白天在余志坚那里受的气,这会儿全都发泄在这倒霉的丁队长身上了,这丁队长其实也够冤枉的,他徇私也不单单是因为他跟胡大飞认识,而是胡大飞那孙子和他们的所长、副所长都有交情,他要是不卖胡大飞的面子,在所长和副所长那都交代不过去,只是没想到今天晚上碰上硬茬惹来了城区的局长! 丁队长在前面带路,领着许大头来到了审讯室的门外,审讯室的大门依旧紧闭,里面胡大飞和他的两个小弟凄惨的叫声已经变成了无力的痛吟,许大头第一反应是林昆和余志坚在里面被打了,心一下子凉了半截,虽然他心里恨不得有人扒了余志坚和林昆的皮,抽了他们的筋,但倘若真的如此,那他这个城区局长的乌纱铁定丢定了,说不定还得进去吃牢饭,要知道打电话通知他的可是余宗华本人,他哪得罪的起。 “快把门打开!”许大头心急的冲丁队长吼道,看着眼前这人伪善的脸,他恨不得一巴掌抽过去,但碍于自己的身份,他只好忍住这股冲动。 丁队长被吼的像个孙子似的,赶紧让手下继续去撬门,还不等两个手下动手,门突然打开了,林昆站在门口,嘴里歪嗒嗒的衔着半截烟,一副轻佻的笑容看着许大头,道:“许局长,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许大头看林昆很不顺眼,但也不敢轻易的得罪,能跟省人大书记的公子称兄道弟的人,来头必定不会小,许大头只好脸上陪着笑容,想要开口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并不知道对方的姓氏,只得附和了一句:“是啊……” 余志坚这时从里面走出来,嘴里同样衔着半截烟,往林昆的身边那么一站,许大头眉头不由的轻轻一蹙,心底顿时一阵说不出的凛然之气划过,不因为别的,堂堂的余大公子往眼前这个吊儿郎当的小年轻的身旁这么一站,气质明显有落差,一下就能看出来林昆是大哥,余志坚是小弟,在许大头的眼里,余志坚已经够牛x了,那林昆的身份…… 许大头不敢多想,之前林昆和余志坚没有这么并肩站在一起的时候,他还真没发现这种落差,此时他心底不断的提醒自己要谨慎,一定要谨慎! “余少,你跟你的朋友没事吧?”许大头语气极其的恭维,态度也谦卑的一塌糊涂,过去在属下面前耀武扬威的一张脸,此时像是孙子一样。 丁队长和其他的民警,也包括许大头带来的两位民警,脸上的表情均是一凛,他们什么时候像今天这样见到自家的‘主子’像孙子一样示人?目光再看向林昆和余志坚的时候,丁队长的心底顿时冰冷到了南极,他现在真恨不得冲进审讯室里,冲躺在地上直哼哼的胡大飞的狠踹两脚,麻痹的狗娘养的东西,老子今天让你丫的给吭哭了!坑死老子了! “有事!”余志坚嘴角冷的一笑,他本来就看许大头不顺眼,趁这个机会戏弄戏弄他是必须的,余志坚抬起手臂冲许大头晃了晃,轻佻道:“骨折了。” “……”许大头的脸色顿时青的发黑,他当然看出余志坚的胳膊没事,但如果余志坚硬说是胳膊骨折了,又是发生在他管辖的派出所里,那他的罪名可就大了,他怕的不是余志坚,而是余志坚的老子余宗华,人家余宗华是省人大书记,虽说比不上省长、省委书记的实权派,但在辽疆省那也绝对是有话语权的人物,想踩死他一个小小的市区公安局局长,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看许大头被吓的那鸟样,余志坚的心里挺痛快,但觉得还是不够劲儿,又往许大头的大脑袋上扣罪名道:“许大头,你身为皇姑区的警察局局长,是怎么管理你的属下的,就任他们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抓人,而且还有意把我和我哥们铐起来关在审讯室里,真正的犯罪分子却没有铐起来,怎么着,是想让那三个犯罪分子把我们打死在里面啊?” 余志坚突然抬起头指着许大头的鼻子道:“我看你这是公然渎职,拿着国家给你的俸禄不替老百姓办事,却怂恿着手下为了追求个人的利益跟黑势力勾结,就你这样的国家干部,简直就是丢人民政府的脸,今晚这件事我必须和我们家老爷子好好沟通沟通,明个就将你立案查办!” 许大头的双腿一颤,差点直接瘫在了地上,脸上青黑的表情已经没有任何血色了,他要是真被立案查办了,就他那不干净的底子足够把他送进去吃个十年二十年的牢饭了,他都已经五十多岁的人了,十年二十年对于他来说,就跟判了无期没啥区别。 旁边的两个下属眼疾手快,赶紧把许大头给扶住,许大头站稳了身形之后,反手就是一巴掌挥出,他那张厚实的大巴掌奔着丁队长就去了。 啪! 响亮的巴掌抽在了丁队长的脸上,那张看起来就让人不舒服的脸被抽的走形,丁队长应声闷哼了一声,脖子被巴掌的大力抽的扭向了一旁,回过头的时候嘴角已经溢出了血迹,被抽的脸颊高高的肿了起来。 这一巴掌抽的一点都不委屈,丁队长低着头一声不吭,但并不算就此完结,接着冲他而来的是许大头的一通怒骂,骂的什么不重要,关键是整个过程让丁队长感到了一股彻骨的冰凉,他打心眼里觉得自己玩完了。 许大头这是有意在使苦肉计,说的话也尽量的借着愤怒的火气来推卸他自己的责任,他如此尽心尽力的在余志坚的面前演戏,殊不知余志坚根本就是逗他玩,等他演的差不多了,嗓子也骂的快要冒烟了,余志坚才挥手让他停下,余志坚淡淡的冲他笑道:“许大头,差不多得了,你就这么干骂也解决不了什么实际问题……”说着,余志坚将目光向审讯室里躺着的胡大飞身上扫了一眼,许大头马上会意,拍着胸脯向余志坚保证道:“余少你放心,里面的那几个人我一定严加法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