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咱们是兄弟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咱们是兄弟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咱们是兄弟 阳光明媚…… 沈城火车站。 月台上,林昆扶着老魁,老魁不愿意,把脸拉的老长,甩着胳膊说:“你小子松开我,搞的我像是不能自理似的。” 林昆抓着老魁的胳膊不撒手,苦笑道:“半个师傅,你就别这么倔了,好歹就让我这做徒弟的送你一程吧。” 老魁的脸拉的更长了,回过头瞪着林昆,目光冷嗖嗖的。 林昆一脸茫然,说:“半个师傅,你干嘛这么瞅着我,冷嗖嗖的。” 老魁道:“你小子说话能吉利点不,什么叫送我一程,说的好像老子马上就要挂了似的,还有啊,不都跟你说了么,以后我就是你师傅,你就是我徒弟,把半个去掉!” 林昆:“……” 老魁道:“咋的,你小子还不愿意啊,信不信我抽你!” 扬起手就要打,林昆一紧张赶紧松开老魁,往后跳了一步,要说这老头的手有多硬,林昆可是没少受他璀璨,他的那大巴掌抽在身上,都快赶上被砖头硬拍一下了。 林昆这一松手,老魁的脚底下马上不稳起来,他表面上看起来无恙,可内伤严重,仇云鹤的那两个跟班,可也不是等闲之辈,在华夏北方的江湖上,那绝对也是名震一方。 而且两人多年在一起合作,联手起来的实力绝对是一加一大于二,老魁硬生生的用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手腕,把两人给毙杀了,换来的是一身严重的超乎想象的内伤。 可偏偏这老头还爱面子,林昆带他去医院治疗,还不肯配合。 “小子,快过来服我!”老魁脚底下站不稳,只要命令林昆过来。 “师傅,你不是要打我么,那我还是乖乖的躲远点吧。”林昆故意摆出一副很委屈,很可怜,很无助的小表情。 “你小子,赶紧过来,我……我不打你了还不行么?”老魁越说话越站不稳,身体整个向前倾,眼瞅着就要摔倒。 “这就对了嘛,咱们师徒俩要和平相处,相互关爱。”林昆过来一把将老魁扶住,嬉皮笑脸的说道。 闻言,老魁抬手又要打,林昆很果断的马上又要撒手,老魁马上又站立不稳了,急着骂道:“小王八蛋,扶我!” 林昆道:“师傅,你说话不算话,说不打还抬胳膊。” 老魁牙根痒痒,强忍着道:“谁说我要打你了,我明明是要挠痒痒。”说着,真就抬起手伸进脖子里抓痒痒。 “哦……” 林昆咧嘴一笑,才不信老头的话说,过来扶住老魁,道:“师傅,咱可说好了,你要是再想动手打我,我可就再也不信你了。” “你……” 老魁气呼呼的咽下一口气,道:“小子,你等我身上的伤好了,看我不打的你屁股开花,让你连路都走不了!” “行了,师傅,还是等你伤好了再说吧。”林昆搀扶着老魁上车,道:“师傅,你干嘛这么急着回江南,先在这边调理好伤势再走呗,徒弟又不是不管你吃喝。” 老魁翻了个白眼道:“这有酒有肉有姑娘的好日子,你以为我愿意走啊,江南那边要举办一个武林大会,我得回去,顺便去燕京一趟,这一次我受了这么重的伤,得去邀功去。” 林昆道:“去朱家?” 老魁道:“当然了,我以前欠朱老头人情,这次算是还上了,以后两不相欠,但看在我受伤的份儿上,他得给我点好处吧。” 林昆哈哈笑道:“应该的。不过师傅,江南怎么又要举行武林大会了?” 老魁道:“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我们江南隔几年就举办一次,主要是进行武学交流,可不像你们北方这边,外家功夫和内家功夫非要争一个第一第二,夺一个江湖地位。” 林昆笑着说:“以后我们北方也不会争了,内家和外家功夫本来就应该团结,有机会以后再搞一个南北论武。” 老魁笑道:“不错,你小子的想法不错,这个还真可以有,不过你们北方的武学现如今是没我们南方的强势,你小子肩负北方江湖振兴的重任,可得好好发挥力量。” 林昆苦笑说:“师傅,你也太瞧得起徒弟了吧,我怎么肩负得了北方的江湖振兴,我就是一个小喽罗小角色嘛。” 老魁凑近林昆,压低声音说:“可别怪为师没提醒你,你小子要是能把你们北方的江湖梳理明白了,把一些江湖上出类拔萃的人笼络到一起,这可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 林昆摇摇头道:“还是算了,江湖人只问江湖事,我还是别打破这规矩了,我还是希望江湖能更纯粹一些,至于我的这些事,就还是用传统的办法去解决吧。” 老魁道:“好了好了,为师只是一个提议,怎么取舍都是你小子自己说的算,有时间一定得去江南看看我,以后要是有人问起你是谁的徒弟,你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吧?” 林昆眨巴了两下眼睛道:“怎么回答?” “嘿!” 老魁眼珠子顿时又瞪圆,道:“小子你皮又痒痒了是吧!” 林昆向后躲了一步,呲牙笑着说:“师傅,咱们能不能和平相处,别人要是真问我,我一定把你的大名也报上。” 老魁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道:“嗯,这还差不多。” 车厢里的喇叭,响起了列车员的喊声:“请各位送站的乘客及时下车,列车马上就要出发……” 林昆道:“师傅,那我先走了,到了燕京城给我来个电话,燕京城那边我已经联系好了,下车就有人来接您。” 老魁满意的一笑,道:“好,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等师傅的伤好了,谁要是敢欺负你,随时给我打电话。” 林昆咧嘴一笑,道:“师傅,你就放心吧,我是不会跟你客气的。” 火车开走了,望着远去的火车,林昆的嘴角挂着一抹温馨的笑容,老魁虽然脾气不怎么好,但能有这么一个师傅,也挺不错的,等以后真有人要再欺负自己,就找他。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就凭咱们林大兵王现在的身手,有几个人能欺负得了他? 林昆从火车站里出来,刚坐上车,手机就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是余宗华打过来的,林昆赶紧恭敬的接听电话。 “喂,余叔……” “昆子啊,今天中午方便么,我这有一个重要人物,介绍给你认识认识。”电话里,余宗华的心情似乎很不错。 “有空。” 林昆笑着应道,余宗华要介绍的人给他认识,肯定不是一般的人物,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对他以后的发展有好处,否则就余宗华的性格,才不会轻易给他添麻烦的。 林昆紧接着笑道:“余叔,那中午我定一个地方,然后去接你们?” 余宗华道:“好,不过不用来接我们,我们自己过去就行了。” 挂了电话,林昆驱车回到了维多利亚酒吧,余志坚正在大厅里和陆婷聊天,脸上的表情很高兴,看来昨天晚上回家肯定没挨收拾,陆婷的脸上始终挂着不深不浅的微笑,安静的女子微笑起来也很安静,就像三月里最柔和的阳光。 “昆哥,你回来啦!” 见林昆回来,余志坚马上迎了过来,把他昨天你晚上的经历,从头到尾的给林昆讲了一遍,其实就是一个意思,他爸昨天晚上没打他,还拍着他的肩膀叫他好好干。 这好好干的意思,当然是叫余志坚跟着林昆好好干了。 林昆笑着将目光看向陆婷,陆婷温柔平静的模样,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似乎昨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林昆心中的担心一扫而过,转过头笑着对余志坚说:“这是好事啊,证明余叔对你认可了,以后放心跟哥干吧!” 余志坚笑着挠挠头,说:“可是昆哥,有件事我得……” 说着,余志坚回过头小心翼翼的看了陆婷一眼,然后把林昆拉到了边上,压低了声音说:“我爸我妈催我结婚!” 林昆脸上的笑容一僵,被吓到了,说:“这么急!?” 余志坚道:“我爸我妈说了,要我向你看齐,早结婚早生孩子。” 林昆道:“这……这你得跟陆婷商量啊,你跟她说过没有?” 余志坚捎着头,道:“我这,我这不不好意思开口么,要不……” 林昆马上挥手打断,道:“打住,这事我可帮不了你。” 余志坚马上可怜巴巴的道:“昆哥,这事你要是帮不了我,就没人帮得了我了,你兄弟我也真是没办法了,你就……” 余志坚越说脸上的表情越拧巴,委屈无助的仿佛马上就要哭下来了。 作为大哥,林昆当然受不了余志坚在这打感情牌了,无奈的只好摆摆手,说:“行了行了,你小子别在这跟我扮可怜了,我帮你说可以,可我不保证肯定能成功啊。” 余志坚马上咧嘴一笑,脸上刚才的那股子拧巴的表情,马上灰飞烟灭,道:“昆哥,有你这话,兄弟就知足了!” 林昆笑着说:“刚才余叔给我打电话,说中午要介绍一个重要的人给我认识,怎么样,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余志坚道:“我不去,我中午和陆婷约好了一起去吃小龙虾,麻辣的,陆婷最喜欢了。” “嘿!”林昆看着余志坚这一副得意的小模样,道:“你小子典型的重色轻友啊,亏我刚才答应帮你……” 余志坚马上抢着说:“昆哥,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可不准说话不算话呀!” 林昆道:“你小子,等下次你再求我的时候,我肯定……” 余志坚马上又一脸诚恳的抢话道:“昆哥,咱们是兄弟!” 林昆:“……” 好吧,摊上了这么一个厚脸皮的兄弟,算是他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