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老师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老师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老师 (昨天去市内办事,晕车了,傍晚回家头疼,就睡了一觉,一觉直接到天亮了……今天会有五更,补上昨天的两更,争取晚上八点前搞定,这是第一更。) 吉森省,市郊的一栋豪华别墅内,周汉涛一身睡衣坐在沙发上,身旁伴着一个头发披散的性感女人,女人眼光迷离,脸颊上沾染着一丝酒精的嫣红,看上去格外诱人。 面前的茶几上,摆着两个高脚杯,半瓶的红酒佳酿,外加上两碟小吃和一大盘子的水果。 周汉涛的对面,坐着一个身唐装的老人,五六十岁的样子,面容清瘦精神抖擞,一双本应昏花的眼睛,却是异常明亮,看上去就跟二三十岁的小伙子一样充满精气神。 “老师,这么晚过来有什么事么?”周汉涛礼貌的笑着问,回过头对身旁的女人说:“快去看一杯好茶过来。” 老头抬起手阻止,道:“不必了,今天晚上我过来,只想问你一件事情。” 老人语气平静,却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威严,令人难以抗拒。 周汉涛笑着说:“老师,尽管问,学生一定坦诚回答。” 老人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句话你觉得说的对不对?” 周汉涛道:“对啊!在我的心里,老师你一直和我的父亲一样。” 老人又道:“仇云鹤可是师傅?” 周汉涛道:“是,他教了我一些功夫,奈何我资质有限,仅学了皮毛,我还是更擅长跟老师您学习处事计谋。” 老人道:“既然他是你师傅,为何你现在却如此对他?” 周汉涛道:“老师,我明白你今天过来的原因了,老师你曾教导我说,人要知恩图报,可我并不觉得仇云鹤对我有恩,表面上叫一句师傅,可这么多年来,我们之间全都是金钱交易,每天我付他高额的学费,额外有什么事情要他去帮我处理,他可从来就没看在我是他徒弟的份儿上少要一分钱,反而还经常要高于市场的价格。” “要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句话不假,可要说仇云鹤是我的老师,那我只能‘呵呵呵’了,只是金钱维系的关系,哪有什么恩情可言,如今我对他也算仁至义尽了。” 周汉涛微微一笑,接着说:“老师,你不也教过我么,说每个人都有他的意义和价值所在,成大事者要不拘小节,不怀妇人之仁,对自己有价值的人,要收为己用,对自己没有价值反而成为累赘的人,就要尽早舍弃。” 老人气度沉稳,道:“那我呢?” 周汉涛笑着道:“老师,您是我真正的老师,我从小就跟你学习,我如今为人处事之道,有一半多是跟你学的,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恩情汉涛一辈子也不敢忘。” 老人微微一笑,对周汉涛的回答很满意,道:“我今天来除了这件事,还有另外一件事情,有兴趣听么?” 周汉涛道:“当然!老师深夜造访,肯定是重要的事情。” 老人向周汉涛身旁的女人看了一眼,周汉涛马上会意,松开揽着女人肩膀的胳膊,道:“你先到楼上等我。” “嗯。” 女人嘤咛一声,媚态万千,妩媚的眼神向对面的老人瞟了一眼,本想会把这老家伙给勾引一下,结果人家根本不为所动,女人意兴阑珊的站起来,摇晃着大屁股向楼上走去。 “哼!” 老头冷哼一声,道:“狐媚女子,多是坏大事的孽障。” 周汉涛微微一笑,说:“老师,你先等我一下,最近从武夷山那边淘来了极品贡茶,怎么也得给你泡上一壶。” 老人这次没有拒绝,周汉涛亲自去泡茶,几分钟后端着茶海走过来,摆在了茶几上,把红酒和杯子推到一边。 “师傅,尝尝看。” 周汉涛恭敬的将茶杯递到老人面前,老人接过茶杯,小小的抿了一口,点了点头,紧绷的一张脸上,终于露出微笑,道:“好茶!” 周汉涛笑着说:“既然老师喜欢,整包的茶叶都送老师了。” 老人也没拒绝,道:“小涛,你去中港市闹挺了一圈之后,你想过后果没有?” 提起中港市,周汉涛的脸上马上一抹苦笑闪过,道:“老师,你这大半夜的过来,不会是专门来揭我伤疤吧。” 老人道:“辽疆省的王勤虎,算是一个英雄人物,只可惜经营的理念差了一些,现如今的社会,已经不是多年前混乱的时候,一切都是以法制为主,传统的黑帮如果想要一直经久不衰,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们洪林门也是如此。” 周汉涛苦笑,道:“老师,这个道理学生知道,可洪林门我说不算,我爸身体那么硬朗,十年之内估计是不会放权,就算是放权,我的那几个兄弟又岂是等闲之辈,唉……” 老人眉头轻蹙,骂道:“没出息,就对自己一点信心也没有?” 周汉涛道:“老师,实话跟你说吧,小涛我心有乾坤,可现在也是有些疲惫了,中港市闹挺的那么一圈,洪林门后院失火,这件事我爸表面不说,实际上已经怪罪我了,我这样一身闯劲,我爸他也未必喜欢,他更希望我们兄弟几个之间,能够团结一致,守住他一手创办的家业。” 老人摇头,道:“团结一致,根本不可能,你们兄弟几个又不是一奶同胞,即便是一奶同胞,为了利益也会撕破脸皮,你爸在这方面的想法有些太单纯了,不合实际。” “老师,不瞒您说,学生现在就想过两天清闲的日子,好好享受我富二代的生活,哪天我爸真要是不干了,能争我就去争争,不能争我就守着现在自己的这点产业过活。” “哼,没出息!” 老人气哼哼的骂了句,周汉涛咧嘴一笑,道:“老师,你别生气,我知道这样是没出息了点,可好在活着不累啊。” “你小子以为能骗的过我?”老人眼睛微微一眯,那目光仿佛能直接看透周汉涛的内心一样,“你小子这是在故意麻痹你那几个兄弟,让他们误以为中港市之后,你没了戾气,从而不会再把你当做竞争的目标,等他们几个互相斗的差不多了,你在突然半路杀出,坐收渔翁之利。” 被猜透了心思,周汉涛一点也不觉得尴尬,也不再解释,要是面前的这老人猜不出他的心思,那才奇怪呢,眼前的这老人,可是号称吉森省第一智多星,也是洪林门的头号谋士,只不过最近几年退隐二线,不再出谋划策了。 周汉涛打小就跟老人学习,老人对这个徒弟也是很满意,也一直都希望将来有一天,周汉涛能够威名一方。 老人接着说:“我找人大致的调查过那个林昆,真不是一个简单的后辈,在燕京城里有关系,本人又是足智多谋,统一中港市的地下世界,对于他来说绝不是偶然。” 老人缓了一口气说:“当初你说要去中港市,我没拦你,也都怪我没有提前摸一摸这小子的底细,早知道我绝对不会让你轻易的跟他结怨,这种人做不了朋友,也决不能做敌人。” 周汉涛挑了挑眉,不服气道:“老师,有这么夸张么,这小子真这么厉害?哼,在中港市也只是被他占了天时地利人和罢了,要是把主场换在吉森省,我保证……” 周汉涛话不等说完,老人打断道:“年轻人心高气傲没错,但一定要审时度势,这世界上比你强的人自然存在,你要做的不是满腔的不满与不服气,而是要想办法化敌为友。” 周汉涛马上沉寂了下来,思索老人的话,旋即摇头苦笑道:“老师,我想我和姓林的是没有可能化敌为友了。” 老人道:“那就彻底毁了他!” 周汉涛微微讶异,道:“老师,这……” 老人平静的脸上涌现杀气,道:“趁其羽翼未丰,你还有机会,若是他羽翼丰满,你就只能任其宰割了。” 周汉涛道:“老师,学生不才,没有明白你的意思。” 老人道:“仇云鹤被送回来,是王勤虎有意要和你结盟,辽疆省的第一大帮派若是能和吉森省第一大帮派结盟,对付一个百凤门肯定没多大问题,但前提是你们互相信任。” 周汉涛摇头,道:“难,即便是我坦诚相待,那王勤虎也不是省油的灯,若是他肯配合,中港市我也不会败的那么惨。” 老人道:“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王勤虎状况很不明朗,如果没有我们洪林门的加入,他能撑得过一时,却不能撑得过一世,辽疆省现在的局势已经很明了,百凤门和聚一堂只能有一个号令天下,另一个要么臣服要么灭亡。” 周汉涛道:“聚一堂是不会给百凤门臣服的机会,百凤门估计也不会给聚一堂机会,双方只会厮杀到底。” “如果百凤门赢了,统一了辽疆省的地下世界,那你觉得他林昆接下来会干什么?”老人语气平静的问道。 周汉涛笑着说:“他不会胃口那么大,来吉森省吧?” 老人道:“他会来,就算不为了别的,中港市地下世界的泰山北斗金老爷子对他有恩,金老爷子的死跟你脱不了干系,就算是为了给金老爷子报仇,他也不会放过洪林门。” “这……”周汉涛没由来的心中恐慌,道:“老师,那我该怎么办?你一定要给我指一条明路,我不想……” 老人抬手,打断周汉涛,道:“只有一条路,去沈城!” 周汉涛道:“可是我爸那里,他会同意我再带人过去么?” 老人微微一笑,道:“汉涛,你就非得带洪林门的人过去?这些年你的手上也积累了不少的人脉资源吧,这年头只要你肯花钱,还愁找不到替你卖命的人?当然了,对付林昆这种人物,不能找普通的人,要找佣兵……” 周汉涛沉默,旋即哈哈笑了起来,道:“老师,我懂了,这一次若是能顺利灭了百凤门,我还可以对聚一堂下手!” 老人阴测测的一笑,道:“不错,不愧是为师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