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章:王勤虎窘境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王勤虎窘境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王勤虎窘境 王勤虎混迹黑道这么多年,手底下自然有一群死士一般的兄弟,聚一堂能有如今的江湖地位,绝不是凭他一己之力。 聚一堂的具体等级划分简单明了,王勤虎为大哥,下面有四位堂主,四位堂主的下面有八大天王,八大天王的下面是十三太保,四位堂主又分别是二当家、三当家……直到五当家。 前几天十三太保在维多利亚酒吧的门口带众闹事,结果被沈城军区里的那些大头兵给全都干废了,这口恶气到现在还没出呢,不是他王勤虎脾气好,而是在等机会。 对百凤门,甚至说对林昆,王勤虎本来是没太在意的,本以为洪林门去中港市折腾了一圈之后,自己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了,结果没想到洪林门却是灰溜溜的从中港市滚出去了。 紧接着百凤门便开始在沈城收购酒吧,普通老百姓的眼里只是生意,但从战略意义上来看,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百凤门这是要将势力延伸到沈城,要与聚一堂争雄。 在王勤虎的心目中,一个百凤门不足挂齿,他在意的是中港市那块多金的肥肉,这么大的一块肥肉,他这么多年来一直没啃下来,现在百凤门把中港市的地下世界统一了,捷径似乎来了,只要灭掉百凤门,中港市的地下世界以后就是聚一堂说了算的了。 百凤门主动将势力伸到沈城来,倒是让王勤虎看到了机会,也听从了丁锦玉的建议,来它一个‘先放狗’再‘打狗’。 可事情终究没有预想的那般容易,维多利亚酒吧开业的时候,威胁张雨梦给众人下药是第一次,十三太保带人去维多利亚酒吧的门口闹事是第二次,紧接着想要借助闹事事件中的余志坚,帮杨光将余宗华从省长的位置上拉下来是第三次,后来又联系上了仇云鹤来杀掉林昆是第四次…… 王勤虎在沈城待了这么多年,和杨光的关系一直密切,阳光在燕京方面有后台,这也是王勤虎之前调查过的。 他虽然是黑道出身,可这么多年的经历下来,自然是有勇有谋,如果杨光没有过硬的后台,他是不会这么多年来,一直将赌注压在杨光一个人的身上。 之前单独在一起喝多酒的时候,杨光曾说出了心里话,他这辈子也不希望有再大的晋升了,能在这地域还算富饶的辽疆省当一个土皇帝,也就是他余生全部的梦想了。 杨光心底有了谱儿,要说他这一辈子的志向,也不是很远大,能够守着辽疆省的这一片地域,做地下世界里的王者,就足矣了,常言道知足常乐,没野心也就没烦恼。 可经过四次事件之后,结果和自己预想的差异都太大,张雨梦没有下药,维多利亚酒吧开业当天生意火到爆。 十三太保本来是想灭了维多利亚酒吧,只给它留一口气在这残喘,以后只要百凤门重新装修起来想再营业,就继续去踩,反反复复的踩它几次,百凤门就没脾气了。 可结果呢? 一群大头兵乌闹乌闹的杀出来,直接把他的十三太保给废了。 表面上王勤虎没有说过多,可心里头是真的疼啊,那都是他的得力助手啊,在辽疆省的这片地界上,十三太保一出,多少个小帮派的势力都得吓的两条腿直哆嗦。 可在那一群大头兵的面前,却是被简单粗暴的给干废了。 再说想要把余宗华拉下马这件事,余宗华如果下马了,杨光自然就上位,辽疆省的官场中,杨光一向是最有魄力的,自己有了这么一个靠山,再通过政府的协助,即便一下子整不跨百凤门,慢慢也能将百凤门给磨死。 可结果呢,余宗华屁事没有,废了十三太保的那群大头兵,却都成了替天行道的英雄,感情自己的十三太保只是背景呢。 另外王勤虎也得到过消息,省报社的周山民已经被纪委带走了,证据确凿,这一次肯定是要进大牢了,而周山民可是杨光的亲信,杨光在这件事上却没有任何的表态。 王勤虎难免就会想到,杨光目前的处境也不乐观,否则的话自己的亲信被纪委带走,他怎么可能不跳出来运作。 王勤虎的心里现在是越来越担心,表面上百凤门在沈城只有一个维多利亚酒吧,手底下的小弟也没几个,可他堂堂聚一堂,辽疆省最大的帮派,居然拿它没办法。 正好丁锦玉又向王勤虎引荐了仇云鹤,王勤虎似乎看到了可以拔掉心中这颗刺的机会,不吝许下重金给仇云鹤,只要是能杀得掉林昆,他甘愿狠狠的砸上一笔钱。 本以为这次十拿九稳了,对方可是北方外家功夫的宗师,可万万没想到,这么一个大宗师,居然被打废了。 好吧…… 王勤虎的内心承受能力已经越来越强了,他承认自己小看了百凤门,小看了林昆,甚至他也开始有些后悔,当初自己为什么就想要来一个‘先开门,再关门打狗’,要是自己压根就不给百凤门入土沈城的机会,现在自己的心里就不会多了这么一根怎么拔也拔不掉的刺儿了。 行走江湖这么多年,王勤虎头一次感觉到自己失算了,放进来的这哪是什么狗啊,明明就是一匹狼——引狼入室。 仇云鹤被打残了,王勤虎心中怒火之极,本想着一枪崩了他算了,但冷静下来,还是决定把仇云鹤送回吉森省。 仇云鹤是洪林门周汉涛的师傅,师傅被打成这样,周汉涛怎么也应该请缨出战,来到沈城和他一起对付林昆。 就在自己已经做好了打算,等待着洪林门‘发兵’的消息的时候,门外的小弟跑了进来,把吉森省那边的话带到。 聚一堂的四位堂主里面,李南天是王勤虎的绝对亲信,从王勤虎刚入道的时候,李南天就一直跟在他的身边,见王勤虎面色突然凝重,李南天忍不住的出声询问。 王勤虎犹豫片刻,苦笑一声,说:“周汉涛这个杂种!” 李南天更是不解,道:“周汉涛?洪林门的那个公子?” 王勤虎道:“我把他师傅给他送回去了,这小子却是见都不见,直接叫人把我们的人给打发了,把他师傅送去了一家小医院里,这种忘恩负义的东西,不是杂种是什么?” 李南天沉默了一下,道:“虎哥,可能另有原因吧。之前你不是说过么,这个仇云鹤只认钱,而且作风不好,以前有手有脚武功牛x的时候,别人敬着他,现在废了谁还搭理他。” 王勤虎沉默的点点头,叹了口气道:“我本以为能借着这个机会,和洪林门达成统一战线,一起对付百凤门,看来我是想多了,不过这事也怪我自己,当初洪林门插手中港市的时候,我就应该派人一起去把百凤门给灭了。” 李南天道:“虎哥,我觉得你不用太过担心,百凤门现在在咱们沈城只是一个小酒吧的地盘,他想要发展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总不能手底下的每个兄弟都去中港市搬吧。” 王勤虎道:“哦?南天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南天阴险的一笑,说:“他百凤门如果想要在沈城做大,势必的招募小弟发展实力,否则怎么跟我们抗衡?” “这里是沈城,只要虎哥你不点头,哪个帮派敢轻易的招募小弟,即便帮派想要招募,也得那些小弟敢加入才行啊。” 王勤虎摸了摸光秃秃的下巴,略有所懂,李南天接着说:“我马上就叫人放出话去,谁要是敢加入到百凤门,就灭了他全家,我看有哪个不要命的,敢跟百凤门走到一起。” 王勤虎道:“不错,这是一个好主意,也算是釜底抽薪,让他百凤门只是一个空壳子在这,想要发展也发展不起来,只要它发展不起来,我们就可以慢慢的踩它。” “虎哥,那我这就办!” “嗯。” 李南天起身离开,空荡荡的大厅里,暂时只剩下王勤虎和丁锦玉,丁锦玉方才始终未开口,等李南天走了以后,才开口说道:“虎哥,你是不是后悔把百凤门放进来了?” 王勤虎抬头看向丁锦玉,聪明的女人总会惹人喜欢,什么事都能猜到自己的心底,点了点头说:“是啊。” 丁锦玉一副委屈的模样,说:“都怪我,当初出的馊主意。” 王勤虎道:“这事不赖你,我们的计划没有错,可谁想到姓林的这小子这么难缠,咱们现在必须把他给赶出去。” “可是……”丁锦玉道。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现在综合来看,时机不太利于我们,先等等看辽疆省的官场会有什么变化吧,再做图谋,目前首要做的,就如南天所言,从根源上遏制它发展。” 丁锦玉点点头道:“嗯,二当家的这个主意,却是是个好主意,只要它不发展,我们就不用考虑它的威胁,只是……” 王勤虎笑着说:“本来想一口气吞掉百凤门,把中港市据为己有,现在看来没那么容易了,还是从长计议吧。” 丁锦玉的心里头咯噔一声,看向王勤虎的眼中,闪过一丝落寞,这个男人难道是在委屈求全么,他也奈何不了林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