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做朋友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做朋友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做朋友 “老婆,我爱你,么啊……” 林昆刚挂了和楚静瑶的电话,房间的门就被敲响了。 咚咚咚…… “谁啊?” 林昆冲门口喊了一句,门外传来曲筱筱的声音,“师兄,是我。” 林昆走过去开门,曲筱筱站在门口,微微的低着头,一副害羞的模样。 林昆笑着问:“筱筱,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觉啊?” 曲筱筱垂着头道:“师兄,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林昆道:“哦,那我们是进屋里说,还是去楼下?” 曲筱筱想了一下,刚要说话,林昆先一句说道:“还是去楼下吧,楼下热闹。” 林昆嘴上这么说,实际上还是觉得两人单独在一个房间里尴尬,毕竟已经这么晚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哪怕是清白的,要是被人看见了,难免会产生些误会什么的。 林昆倒无所谓,脸皮厚,关键是曲筱筱,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林昆在心里对她的评价就是,地地道道的傻丫头。 当然了,这个‘傻’不是智商不够用的傻,而是单纯的意思,这也没什么奇怪的,曲筱筱自幼就在山里长大,对外面世界里的尔虞我诈当然不清楚,单纯的就像是张白纸。 两人来到了楼下,林昆要了一杯啤酒,给曲筱筱来了一杯果汁。 林昆端起酒杯和曲筱筱碰了一下,笑着说:“师妹,咱们走一个。” 曲筱筱还是觉得有些尴尬,微微颔首说:“师兄,那我换酒?” 林昆笑着说:“不喜欢喝酒不用勉强,师兄又不是外人,不会挑你的。你要跟我说什么事,现在能说了么?” 曲筱筱点点头,说:“师兄,我和星雨在附近的武馆里找了份儿工作,我们打算去那儿当教练,教别人功夫。” “哦……” “师兄,我和星雨不是有意要离开你,而是,而是……” 曲筱筱尴尬的不知道该怎么说,林昆笑着接过话头说:“没关系,师兄理解,你们只管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就好,在外面要是待的不舒服了,就再回到师兄这边来,师兄随时欢迎。” 曲筱筱始终低着头,这时才缓缓的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林昆,和她内心深处里的那个成天到晚吊儿郎当的完全不一样,他此时笑容温馨慈爱,就像是大哥哥一样。 曲筱筱的鼻尖一酸,本以为爷爷奶奶离开之后,这世界上再也没有亲人可以关爱自己了,没想到从林昆的身上找到了这种感觉,小丫头声音哽咽的说:“师兄……” 林昆笑着说:“干嘛,这就要感动的哭啦,还是要跟师兄说谢?” “谢谢师兄!”曲筱筱感激的说。 “这一次的‘谢谢’,师兄暂且收下,以后不准再说这么见外的话了。”林昆笑着说:“哦对了,你和星雨以后打算住哪,武馆要是离这不远的话,还是继续住下吧。” 曲筱筱道:“武馆提供住宿,我和星雨准备住武馆。” 林昆道:“那以后呢,你和星雨有什么打算,就一直教武?” 曲筱筱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说:“我和星雨商量了,如果这家武馆干的顺利的话,我们就多学习积累经验,到时候也开一个自己的武馆,争取把我们内家功夫发扬光大。” 林昆笑着点头,说:“不错,这个想法还是很切合实际的,等你们什么时候把经验学习足了,这开武馆的启动资金,师兄可以先给你们拿。别怨师兄多嘴,天下武功都是一家,以后不要把内家和外家功夫分的那么清了。” 曲筱筱甜甜的一笑,道:“知道师兄!” 林昆道:“行了,时间也不早了,赶紧上去睡觉把,什么时候搬去武馆跟师兄说一声,师兄派车送你们过去。” “谢……” 曲筱筱张口又要说谢,林昆一个眼神递过来,小丫头吐了吐舌头,赶紧把余下的话都咽了下去,然后像一只欢乐的小麻雀一样,穿过了人群,噔噔噔的上楼去了。 林昆将杯中的啤酒喝光,也得上楼去睡觉了,可刚要起身,身后突然一个柔媚的女人声音传来,“帅哥,能请我喝一杯么?” 林昆眉头一皱,回过头看着陆婷,有些诧异的说:“你不是跟志坚回省政府的家属大院了,怎么又在这了?” 陆婷坐到林昆旁边的椅子上,笑着说:“请我喝一杯,我就告诉你。” “呵呵……” 林昆笑着说:“能请陆大美女喝酒,那是我的荣幸啊。”转而对吧台后的女服务员说:“来一杯最好的鸡尾酒。” “是的,林先生,请稍等!”服务员彬彬有礼,赶紧吩咐调酒师准备,并且刻意的叮嘱了两句,一定要保证这酒的质量,这酒可不是给别人准备的,而是给老板准备的。 陆婷笑着说:“你是怎么知道我就喜欢喝鸡尾酒的?” 林昆笑着说:“猜的,反正猜对猜错都没有奖励,要是猜对了皆大欢喜更好,要是猜不对,我就自己把这酒喝了。” “林先生,您的酒!”女服务员恭恭敬敬的将酒杯推到林昆的面前。 林昆笑着说:“谢谢。” 女服务员马上诚惶诚恐起来,小声的道:“不用谢。” 林昆抬起头看向陆婷,陆婷笑了笑,伸手拿过酒杯,道:“不错,你猜对了,喝过无数的酒,还是鸡尾酒好喝。” “干杯!” 林昆又点了一杯啤酒,举起酒杯和陆婷碰了一下,放下酒杯道:“快跟我说说,你为什么没在省政府家属大院,反倒是在这儿跟我喝酒。” 陆婷莞尔一笑,道:“志坚怕我跟着去了以后,亲眼目睹他爸打他没面子,就说什么也不让我跟着他一起回去了。” 林昆笑着道:“瞧瞧,瞧瞧我兄弟对你的感情这个真,这辈子提着灯笼恐怕再也遇不着第二个了,以后好好待我兄弟哈!” 陆婷那双秋水般的眸子,忽然间直勾勾的盯着林昆看,看的林昆有些发毛了,道:“你干嘛这么看着我啊?” 陆婷端起酒杯又抿了一口酒,放下杯子苦笑说:“你笨呗。” 林昆觉得很冤枉,道:“我这智商,可是经过专业测试的,绝对属于高智商的一类,但在猜哑谜方面还是差了点。” 陆婷忽然苦笑说:“林昆,试过去接受一个你不是很爱的人么?” 林昆想了想,然后摇摇头说:“没经历过,这种问题也不太可能遇到啊,既然自己不爱,那为什么还要接受呢?” 陆婷目光深邃的看着林昆,平静之后却是一阵令人心痛的波澜,说:“因为自己喜欢上的人,好像并不喜欢自己,而另一个人却又对自己很好,不接受都觉得亏欠。” 林昆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他当然听的出陆婷说的是什么意思,过了一会儿,他苦笑着扯动嘴角说:“对不起,陆婷。” 陆婷拿出手帕,轻轻的擦了擦鼻尖,说:“没什么,大家都是成年人,都有我们自己的选择,有时候找一个自己爱的人,还不如找一个爱自己的人,那样自己更容易幸福。” 林昆道:“志坚真的是一个好男人,这一点你应该感觉到了吧,这种肯对你一心一意的男人,除了你爸再就是他,没别人了。” 陆婷笑着说:“林昆,谢谢你今天晚上跟我说这么多,我知道了,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我心里不会再多念了。” 林昆笑着说:“嗯,志坚一定会让你幸福的。” “好了,我要上楼休息了,你有什么要问我的么还?”陆婷揉了揉太阳穴,就准备起身站起来。 林昆笑着说:“没有了,该问的都问了。” 陆婷转身要走,突然停下来回过神,看着林昆说:“我能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么?” 林昆点点头道:“好啊,没问题。” 陆婷贴到林昆的耳边,小声的说:“你有没有喜欢过我的时候。” 林昆如实的道:“最开始见第一面的时候,确实喜欢,后来志坚出现了嘛,所以就……” 陆婷掩嘴轻笑说:“怎么,朋友之妻不可欺?我和志坚还没订婚呢,法律上也不算是合法的夫妻,你想多了。” 林昆笑着说:“我没想多,那不都是早晚的事儿嘛。” 陆婷贴在林昆的耳边继续说:“今天晚上之后,我就会选择把你从我的心底抹掉,我要彻底的放开心胸来生活。” 林昆笑着说:“这就对了嘛,跟谁过不去,也不要跟自己和时间过不去。” “走了!” 陆婷转身上楼,林昆额外又点了一杯酒,喝完了之后也上楼休息。 …… 此时的聚一堂大厅里,王勤虎面色凝重,但心里头却是高兴的不轻,斗狗场传来喜讯,今天晚上简直要赚翻了。 李南天也在,见王勤虎开心,笑着问道:“大哥,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啊?” 王勤虎哈哈笑道::当然是好事了,斗狗场那边赚翻了今天晚上。“ 李南天的脸上也是一阵惊喜闪过,道:“是么?哈哈,我可是在小痞子的身上下了重注,今天你晚上还没看结果呢。” 王勤虎笑着说:“赶紧领钱去吧。” “报告虎爷,门外有个人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向你汇报。” “哦?让他进来。” 王勤虎发话,不一会儿,就有一个小弟急匆匆的走进来,来到王勤虎的耳畔说:“虎爷,今天晚上……” 听完小弟的汇报,王勤虎脸色一变,李南天马上关切的问道:“大哥,怎么回事?” 王勤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