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夜色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夜色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夜色 林昆和姜夔生从‘夜场皇后’酒吧里走了出来,今天晚上不错,酒喝的算是尽兴,重要的是意外知道了这酒吧的真正生财门路,根据林昆和姜夔生的推断,类似的场子聚一堂肯定不止这一家,经营的套路也都是挂羊头卖狗肉。 林昆对聚一堂名下的产业,有过笼统的了解,聚一堂是王勤虎一手创办的,王勤虎刚出道的时候就混黑帮的,这么多年的经营方式,也一直都是围绕传统黑帮在搞。 传统黑帮的盈利经营,最主要的就是夜场和收保护费。 夜场的吸金能力,在各行各业的诸多产业里,绝对排的上前数,收保护费基本上也可以说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传统的黑帮都喜欢这两个方面入手,但随着社会的发展,传统的黑帮也在慢慢的向其他专业转型,这个过程可以说是在‘洗白’,也可以说是新型黑帮发展的一个趋势。 法治社会,各项纪律已经越来越完全,传统的黑帮主要还是靠和政府要员搞好关系,尽量做到黑白通知的地步。 可如今国家的反腐力度越来越大,以前的那些违反乱纪的事,渐渐的就要从社会上抹平,黑帮的转型也是必然的。 就拿百凤门来说吧,在林昆入主以后,转型的就比较成功,当然了,林昆本身并不懂什么经营转型,但林昆心里清楚的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就比如过去中港市的那些夜场里,总有毒品流通,警察局屡禁不止,总有人会为了毒品后面的暴利铤而走险,不惜锒铛入狱甚至枪毙。 可自从林昆掌握了中港市之后,最开始的情况是毒品的流通明显减少了,到最后林昆彻底的将中港市变成百凤门的一块铁板之后,中港市所有的夜场几乎再也没人敢贩毒。 林昆在百凤门里立下的规矩很强硬,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只要是发现有人贩毒,视情况多手指头,手指头不够剁的,就剁脚趾头,手指头和脚趾头加在一起还不够的,那就直接剁手跺脚,然后再把人交给警察局处理。 手段是残酷了点,但效果却是很明显的,沈曼曾和林昆说过,最近的这半个多月来,中港市的地下世界干净了太多。 再就是,林昆取消了收保护费的制度,这座城市是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每一个人的,不是任何一个人能说了算的,包括市长在内,市长所作出的决策也是遵循绝大多数老百姓的,当然这样就有可能引来其他人的不满。 别的地方不知道,反正在中港市,若是市长敢不座位,给老百姓们带不生活上的实惠,林昆自然有办法给拿掉。 当然了,这都是后话,对于林昆来说,他朱家嫡系孙子的身份,身上所携带的政治能量,影响一座城市的官场倒也不难。 林昆和姜夔生没有马上回到维多利亚酒吧,而是就在马路边上的石椅上坐了下来,晚风有些微微凉,不过却也不觉得冷。 林昆笑着对姜夔生说:“老姜,你想过以后么?” 姜夔生似有不解的看着林昆,道:“以后?” 林昆笑着说:“可别说你没想过,以前你孤家寡人一个,心里容不下别人,现在有了刘姐和晓雯,有什么打算?” 姜夔生苦笑,摇头,最后叹息了一口气,独眼看着林昆,目光中有那么几分凄苦与无奈,说:“刚才喝了点酒以后,我想明白了,我还是孤家寡人一个的好,至于一燕和晓雯,我只尽到该尽的责任,这样对大家都好。” “该尽的责任?” “铁男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甚至说是除了你之外,唯一的朋友,他将妻女托付给我,我本就不应该动了歪心,我自己心里的这道坎,冷静下来想一想,过不去。” “老姜,你这又是何必呢?”林昆道:“如果真的在天有灵,你觉得你朋友会不会看到你和刘姐在一起?” 姜夔生仰天苦笑,道:“他应该是愿意的吧,但我不能那么做,何况我觉得跟我在一起,委屈了一燕和孩子。” “为什么这么说?” “呵呵……” 姜夔生苦笑,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脸,将常年遮住半边脸颊的头发掀开,露出一张狰狞恐怖的面孔,他的半边脸已经凹陷下去,没有眼珠子,眼眶也只剩下一道小缝。 “昆子,你看看我的这张脸,半夜醒来的时候,我都能被自己吓到,还有我的这条胳膊,连手都没有了,还有走路的时候,腰都直不起来,我才将近四十岁,可看起来就像是个五十岁之后的老头子一样,我拿什么去爱?” “可是,这……” 林昆想要安慰姜夔生,可一时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此时的姜夔生是他自尊心最脆弱的时候,要是说错了话,那还不如什么也不说。 静静的沉默了两秒钟,林昆叹了一口气,道:“老姜,那你打算怎么办,打电话不让刘姐和晓雯来沈城这里了?” 姜夔生摇摇头,道:“来吧,正好我也把他们母女在这里给安置好了,现在铁男的仇也算是报了,一燕和晓雯也该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了,我这也是再帮他们最后一次吧。” 林昆道:“非要这样么?” 姜夔生道:“我已经决定了。” 林昆道:“好吧,咱们是兄弟,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支持。” 姜夔生抿嘴微微一笑,道:“好,谢谢你有这么个好兄弟!”转而问道:“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让静瑶和澄澄过来?” 林昆道:“还是算了吧,我最开始是有打算的,可现在沈城这边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把他们从中港市接过来,不敢保证聚一堂不会打他们母子俩的主意,我得为他们的安全着想。” 姜夔生点点头,道:“也是,狗急了还会跳墙,万一聚一堂真的被逼急了,说也不敢保证他们会做出什么过格的事来。” “是啊。” “那对付聚一堂,接下来你想过要怎么办么?” “想过。”林昆笑着说:“聚一堂在沈城扎根了这么多年,而且依靠着传统的方式经营,说明王勤虎在政府方面一定有关系,而这个关系极有可能就是和余叔对立的杨光。” “哦?你是怎么知道的?” “很简单,前两天酒吧门口闹事,阵仗那么大,军区那边很快就知道了,并且一号首长亲自过来,后来我让志坚侧面了解了一下,是有人直接给军区的一号首长打了电话。” “这……” “古怪就在这里了。”林昆笑着接着说:“军区一号手中的电话,那是想知道就能知道的?电话是聚一堂的人打的,八九不离十,可这电话号码从哪来的就值得深究了。” 姜夔生点点头道:“有道理,那怎么就确定是杨光呢?” 林昆笑着说:“这个就更简单了,事发之后不久,便有大量的记者涌来,而且最开始新闻报道的口径都十分的统一,几乎都是把脏水泼到了余叔和志坚的头上,暗中一定是有人指使,能有这么大能量的人,杨光嫌疑最大。” “再加上,我也听志坚说过,说省报社的周总是杨光的心腹,这么一来就更顺理成章了,那天晚上发生乱斗的时候,王勤虎一定是第一时间向杨光汇报,杨光马上就开始着手安排,本以为这一次可以扳倒余叔,结果却没能如愿。” 林昆说完,姜夔生点点头,道:“有道理,分析的很还有道理,可这也不能完全的就说王勤虎的靠山是杨光呀?” 林昆笑着说:“老姜,那我再额外的问你一句,纵观辽疆省的官场,能罩得住王勤虎这只大老虎的有几人?” 姜夔生想了想说:“还有可能是市委书记韩唯政啊!” 林昆笑着摇头说:“不可能,韩唯政小心从政,可谓是如履薄冰,根本不可能与黑帮有勾结,而且韩唯政这个人是一个好官,断然不会和传统型的黑社会勾结。” 姜夔生道:“那纵观辽疆省如今的官场,似乎只有杨光了。” 林昆笑着说:“杨光这一次没有扳倒余叔,余叔应该不会没有反应,另外杨光多少也应该知道一些余叔的后台背景。” 姜夔生突然警惕的看向林昆,说:“是不是和你有关?” 林昆笑着说:“亲兄弟,不说假话,我想是有关系的。” 姜夔生道:“燕京朱家?” 林昆笑着说:“应该是。” 姜夔生又猜疑的说:“昆子,你到底和朱家什么关系?” 林昆笑着说:“夔生哥,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或者说就算你心里明白,有些事情也是不能说出来的。” 姜夔生的目光里充满诧异,旋即哈哈大笑,道:“昆子,没看出来啊,你小子居然隐藏的这么深,有朱家这个后盾,你小子在东北还不横行了,完全可以放开手脚大干啊!” 林昆笑着说:“夔生哥,哪有你说的那么容易,我真要是大刀阔斧的干起来,你以为燕京城里其他家族的大佬会愿意么?表面上没人愿意因为东北这块土地,跟朱家闹不愉快,可不敢保证没人特意的过来给我制造麻烦。” “所以呀,我还是慢吞吞的自己积攒力量,这江山自己打下来的是自己的,别人给的终究是别人的,不牢靠。” 姜夔生笑着说:“就好比古代的世袭帝王?过不了几代天下就没了。” 林昆站起身说:“走吧,咱们俩也别在外面干待着了,还是先回维多利亚吧,我再整理一下思路,研究接下来的对策,哦了,明天我打算让刘姐帮我把小灰灰和小海冬青带过来。” 姜夔生道:“你真打算练小灰灰呢?” 林昆笑着说:“我就怕到时候王勤虎哭都没地儿哭去,哈哈!” 回到了维多利亚酒吧的三楼,林昆和楚静瑶打了个电话,大致的把最近的情况汇报了一下,又向楚静瑶解释一下,最近恐怕不能接他们娘俩过来了,主要是为了安全着想。 澄澄的语气有些失落,楚静瑶的语气倒是很平静,她的理性和她的美貌一样,都是那么的出类拔萃,不过她倒是提醒了林昆,过几天楚相国要和江映霞举办一个简单的婚礼,叫他无论如何都要赶回去参加。 林昆笑着保证说:“没问题的,老婆,你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