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疼的抽筋儿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疼的抽筋儿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疼的抽筋儿 空荡荡的斗狗场里一片沉默,一秒钟,两秒钟……唯有那胜利了的新一任狗王‘小痞子’,在那儿仰天长啸气势十足。 小痞子的嘴里沾着血,一双眼睛血红,浑身的杀气浓烈还未消散。 众人目光错愕复杂,渐渐的也不知道是谁呢喃了一声,“这,这不可能,绝对可能,我皇怎么会输呢,这一切都是假的!” 也有人开始谩骂,大声的嚎叫:“md,这一定是在斗假狗,欺骗我们的钱,狂战皇帝怎么可能输,怎么会输!” 也有人扑腾的一腚墩儿坐在了椅子上,双眼空洞一脸茫然,完了,这一下子全完了,所有的身家都押在了上面,这一下血本无归了,所有的美梦在这一瞬间都变成了噩梦的现实。 林昆身旁的那位中年大哥,方才还一副傲气凛人呢,死瞧不上林昆和姜夔生,此时脖子僵硬的转过来,看向两人。 林昆咧嘴一笑,安慰说:“大哥,我能理解你的心情……” 话不等说完,这中年大哥嘴巴一瘪,豆粒大小的眼泪就滚了下来,说:“你不理解,你不知道这一下我失去了什么……” 林昆道:“我知道啊,你房子没了,老婆孩子也没了。” “哇……” 中年大哥突然间泪崩了,伤心无助的样子,忍不住叫人跟着心痛,一个大人哭成这样,也是够可以的了,不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像他这种把赌视作人生的赌徒,有此下场也算是老天给人们的忠告。 这世界上投机倒把过上好日子的人不是没有,但绝大多数的人还是要靠兢兢业业脚踏实地的赚钱,天上没有掉馅饼的好事,想着掉下来一块大馅饼,等砸到脸上了可能就是铁饼了。 哎呦喂…… 那砸的一脸血啊。 中年大哥哭着,干嚎着,冲林昆说:“我的大别墅没有了,我年轻漂亮的新媳妇也没有了,我所有的所有都没有了!” 一听这话,本来林昆对这中年大哥还有点同情心的,这一下子全没了,在林昆看来,有了钱就抛弃妻儿的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这种人让他一无所谓,就算是对了。 斗狗场里一片混乱,有人趁乱就要闹事,大喊着:“砸了这坑人的地方!” 喊完之后,便有人冲向斗狗场的中间,就要开始打砸,一个人冲上去,紧跟着又有人冲上去,这些人多数是押上了全部身家,本以为可以第二天就变成富豪,结果一无所有了。 心里脆弱承受不住这残酷的打击,行为上便开始过激起来。 “谁特么的敢闹事!” 突然一群气势汹汹的男人,从斗狗场旁边的小门冲了出来,为首的身高马大,满脸凶相,身后跟着的一群人,也都是面目狰狞,各个手里拎着保安专用的胶皮警棍,上来就冲到了最前面的闹事者还是招呼,警棍挥下,拳打脚踢…… 最先冲上前面的几个闹事者,马上被打的惨叫连连的抱头倒在了地上,刚才只是流眼泪跟鼻涕,这一下子开始流血了。 场面一下子被震慑住了,那些还要冲上前的人,脚底下都停住了。 “谁特么的还敢上来闹事,来啊!”为首的汉子大声吼叫,怒目瞪圆的瞪着众人,被他看到的人马上吓的浑身上下一哆嗦。 没人敢上前,为首的汉子一口唾沫啐到地上,骂道:“一群脑袋长裤裆里的怂货,md认赌服输知道不,输不起特么的不来玩啊,瞧你们一个个的这副窝囊样,赶紧滚回家吧!” 骂的劈头盖脸毫不留情面,众人的脸颊火辣辣的,可即便是如此,等过年斗狗场再有比赛下注的时候,这些人中的绝大多数还是会像苍蝇闻到了臭肉一样扑过来,这就是贱! 斗狗场里一片安静,没有人敢出口反驳,也没有人再瞎叫唤了,甚至就连刚才那心碎的哭泣声,一时间也偃息下去。 林昆转过头对姜夔生道:“老姜,咱们走吧,这没啥可看的了。” “嗯。” 姜夔生应了一声,两人起身向后面的门口走去,守在门口的漂亮女服务员躬身行礼,笑容甜美:“先生,欢迎您再次光临。” 林昆笑着点了下头,说:“放心吧,我一定还会过来玩的。” 走出斗狗场的暗门,外面又是一片喧嚣嘈杂,来到了附近的一个吧台前,郑勇正在那儿和两个刚搭讪上的小姑娘在喝酒呢,喝开的开心高兴,这小子也毫不客气,大手在两个姑娘的大腿上来回的揉搓,而两个姑娘似乎也很享受,在那儿扭着屁股配合,一副含苞待放任君采摘的骚气模样。 这没什么可奇怪的,也不是说郑勇的魅力大,酒吧里多的是这种女人,看见了有钱的出手阔绰的主就往上贴,当然也可以陪睡,不过可不是白白陪睡的,需要额外付钱的。 这其实跟那些专业出来卖的没啥区别。 “哟,郑少爷喝的挺开心啊!”林昆笑着坐了下来,手指头在吧台上敲了敲说,我们在这有存酒,给我来两杯。 “好的先生,请慢等。”酒水小妹甜美的笑道,态度一流。 “必须开心啊,今天晚上可是我最如意的夜晚,哈哈!”郑勇喝的有点小高,大着舌头说话,听起来有些含糊不清。 “是么?” 酒水已经端上来,林昆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说:“什么开心事,说出来大家一起开心开心呗,好伙伴要懂得分享。” “切,谁和你是好伙伴了,你是我的情敌,是我的仇家,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给我等着,在沈城的地盘上,得罪了我郑勇郑大少爷,你是没有活路的,哈哈!” 郑勇大着舌头,醉醺醺的说,这13装的,叮铛的响啊,这也算是说出了他的心里话,也是故意在旁边的两位姑娘面前臭显摆。 不过效果还不错,两位姑娘看向他的眼神里,更加灼热起来,不过怎么看都不像是在崇拜,人家在乎的是钱,既然这位郑少爷这么牛x,那钱包一定很鼓,小费一定不少吧。 “行啊,你不想跟我做伙伴,做仇人我也没意见,你要是想找我的麻烦,去马路斜对面的维多利亚酒吧找我就行,记住了我叫林昆,你去那儿只要是报上我的名号,都知道。” “切,说的跟自己好像很牛x似的,你知道小爷我多牛x么,信不信我找一百个兄弟,去砍死你啊!”说着,郑勇又挥了挥手,说:“算了,今天心情好,就不跟你这小人物一般见识了,告诉你我为啥心情好,今天晚上我赢钱啦,哈哈!” “赢钱了?”林昆明明知道,却装作一副疑惑的表情。 “废话,你赶紧把斗狗券还给我,我得去兑换奖金了。”两只手揽着身旁两个姑娘的腰,一点一点的往下摸,痴痴的淫笑道:“今天晚上只要能把哥哥伺候的开心,钱大大的有!” “谢谢老板!” “谢谢少爷!” 两个化着浓妆,一副妖媚骚气模样的女人,声音软软的道,就这小声音,要是一个小处男坐这了肯定马上就得直。 不过咱们的郑大少可不是小处男,而是地地道道的老司机,在学校里上班的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私下里可是个淫荡的主儿。 见郑大少如此的得意猖狂,林昆觉得有必要用现实这盆冷水从头到尾的浇他一下,清了清嗓子,庄重的宣布说:“郑大少爷,很遗憾的告诉你,你买的狂战皇帝挂了。” 郑勇脸上的得意之色马上凝结,眉头深深的皱起来,看着林昆说:“不可能!你丫的是在跟我开玩笑么,皇帝怎么可能会输,它可是这家斗狗场里最牛x的战士,从无败绩!” 林昆也不多解释,笑着说:“郑少,你还是自己查一下结果吧,这张斗狗券还你,里面的环境还不错,谢了!” 林昆喝光了杯里的酒,就和姜夔生起身离开,突然又转过身,笑着对吧台后的酒水小妹说,“就照我的存酒再开两瓶,账由这位郑少爷付。” 酒水小妹有些为难,这存酒的价格可不菲,这位郑少爷能付么? 林昆笑着问郑勇,道:“郑少,这钱是不是该你付啊?” 郑勇正低着头用手机查结果,看到的结果的一瞬间,整个人瞬间僵化,md老子半年多的零花钱就这么没了,没了! 听到林昆在叫自己,郑勇抬起头,牙根痒痒的说:“我就不付,你能把我怎样!” 林昆眨了眨眼睛,诧异的看着郑勇,说:“我去,郑少爷原来是这种言而无信的人啊。”看向郑勇身旁的两个骚媚的妹子,一副好心劝解的说:“两位姑娘,你们要认清现实啊,今天晚上郑大少爷的心情不好,很可能会出尔反尔哦。” 两个姑娘互相看了一眼,刚才还对身旁的这位多金的主儿挺崇拜的,这会儿态度马上就变了,姐妹们出来玩的,都是奔着钱来的,要是言而无信出尔反尔的主儿,才不伺候呢。 两位姑娘就要起身离开,郑勇赶紧拦住,说:“两位美女,我刚才都是跟他开玩笑呢。”说完,转过头十分豪气的冲吧台后的女服务员说:“多少钱?”说着就从兜里往外掏钱,五十的,一百的,反正是红红绿绿掏出了一大把来。 这多少也有点炫富的意思,这年头出来玩的,谁还带这么多现金。 酒水小妹一脸幸福的,滴滴滴的拿着计算器开始算了起来,这两瓶酒的价格可不低啊,提成也比她一个月的基本工资还要高。 “先生你好,打完折一共是三十六万八千八百八十八……” “多少?”郑勇脸上的笑容僵硬,一脸的懵逼无止境。 “一共是三十六万八千八百八十八。” “……” 郑勇表情僵硬的翻拉着眼珠子,他心里的第一反应想赖账,可旁边的妹子看着呢,不能丢面子是一方面,再一个自己要真是赖账的话,那姓林的能绕过自己么,还不得把自己给打残喽? 烫金的银行卡递过去,酒水小妹一脸甜蜜幸福的接住,可郑勇大少爷的这心里头,却是疼的都要抽筋了,真金白银啊,就这么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