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飞翔舞厅(3) - 神兵奶爸

第一百二十五章:飞翔舞厅(3)

第一百二十五章:飞翔舞厅(3) 能混到今天这种地步,胡大飞绝对是黑白道都能吃的开,这年头政商勾结,已经算不上是什么新鲜的新闻了,外面的警察是辖区派出所的,是刚才出去的那个小弟打电话叫来了,这才刚刚过了十多分钟,警察就赶到了现场,这出警的速度还真不是一般的快。 余志坚是个暴脾气,一听到外面警察叫喊的声音,眉头马上就怒皱了起来,冲着胡大飞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臭骂:“麻痹的,给脸不要脸的狗东西,还敢特么的报警,你个龟儿子以为报警就能把老子怎么样了!?” 边骂,余志坚已经站了起来,在沈城这片天地,他如果自甘认了第二衙内,绝对没有人敢认了第一,包括省长、省委书记的公子都在内。 余志坚挥着大巴掌就向胡大飞拍了过来,胡大飞早些年在江湖上混,基本的那点身手还是有的,只不过近年来他发福的厉害,过去的那些灵活的招式,在他现在臃肿的身上施展不出当初十分之一的威力,眼见着余志坚的大巴掌派过来,他纵身往旁边一闪,想要躲过这一巴掌,奈何只躲过了一半,余下的那一半结实的打在了他的半边肥脸上。 啪…… 胡大飞捂着脸,忍不住的痛呼一声,嘴角溢出血丝,抬起头目光愤恨的瞪向余志坚,怒吼道:“麻痹的,今天我要不把你们都废了,我胡子倒着写!” 说话的功夫,包间的门被从外面踢开,五六个手持手枪的警察冲了进来,团团将林昆、李春生、余志坚三人围住,却没有去处理胡大飞的意思。 胡大飞毫不避讳他和民警的头目认识,招呼了一声道:“丁队长,这几个人来我这闹事,打伤了我的人还破坏了我的东西,得把他们抓起来!” 丁队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脑袋上竖着个分头,一脸的奸邪狡猾之相,冲胡大飞递了个眼色,示意让他闭嘴,转过头对手下吩咐道:“把他们带走!” 几个民警就准备押林昆他们三个离开,余志坚突然吼了一声:“真特么反了你们!你们还是人民的警察么,不问青红皂白就将人民抓走?” 丁队长黑着脸就向余志坚训斥道:“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这么说话!” 余志坚慨然道:“我是华夏的合法公民!” 丁队长的老脸拉的忒长,道:“我警告你,少特么的在这耍无赖……都带走!” 余志坚还想要说话,被林昆一个眼神拦住,李春生在这沈城人生地不熟的,自然也不发言,眼睛观察着林昆和余志坚,他们怎么办他就跟着怎么办。 林昆三人老老实实的被警察带走了,李春生心里有些不解,余志坚的心里倒是明镜的,林昆这是想彻底的整整胡大飞和这个丁队长。三人被带到了辖区的派出所,这派出所距离飞翔舞厅很近,不足三公里的路。 到了派出所后,林昆他们三个被关进了一间狭窄的审讯室里,两个警察拿着专门做笔录的小本子问他们话,三个人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既然到了派出所里,就得配合人家的工作,除了今天晚上的事,李春生同时还把发生在珍妮和胡大飞之间的高利贷债务也说了一遍。 华夏是不允许民间私自放高利贷的,胡大飞私自放高利贷已经触及到了法律的底线,如果硬是追求起来的话,至少会被判个十年八年的牢饭。 另一边,派出所的大厅里,胡大飞领着两个贴身的小弟在丁队长的面前诉苦,胡大飞指着自己被打的肿的像面包一样的脸、被割破了的喉咙道:“丁队长,他们这已经构成了严重的伤害罪,你们必须严肃处置他们!” 丁队长也是个笑面虎的角色,笑呵呵的问道:“胡老板,你想怎么处置他们。” 胡大飞左右看看,见没人注意他这边,凑到了丁队长的耳边小声的道:“我想……” 丁队长听完之后,阴测测的一笑,道:“胡老板,你这是让我为难啊,这可涉及到了我的工作原则,万一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我可担不起啊!” 胡大飞马上小声说道:“老丁,你就别和我抻着了,放心吧,好处少不了你的……那三个小子除了那两个能打一点,不像是有什么背景的,怕个鸟啊?” 砰! 审讯室的门被从外面踹开了,胡大飞领着他的两个贴身手下进来,一起进来的还有两个民警和丁队长,丁队长装模作样的道:“把他们几个先关在一起,为了防止他们再动手,把他们几个都给我铐起来!” 两个民警拿着手铐就向林昆三人铐过来,却没有去铐胡大飞三个人的意思,等铐完了林昆他们三个后,丁队长马上领着两个民警就离开了,审讯室的门再次被砰的关上,还喀喀喀的从外面上了锁。 胡大飞和他的两个小弟并没有戴手铐,审讯室的门关上后,胡大飞马上冲林昆三人阴测测的一笑,吩咐两个小弟道:“去把门从里面锁上!” 两个小弟马上去锁门,胡大飞坐到了林昆的跟前,眼神自林昆三人的脸上冷的一扫,语气阴冷的笑道:“怎么样,你们三个损种栽我手里了吧!现在跪下来给爷道歉认错,爷的心情一好,说不定会轻点虐你们!” 林昆和余志坚都不说话,看胡大飞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白痴一样,李春生则是一副嫉恶如仇的表情,他心里还在耿耿于怀他那五十万大洋呢! 两个小弟锁好了门,回到了胡大飞的跟前,两人一起说道:“大哥,别跟他们废话了,咱们动手吧!” 胡大飞冷冷的冲林昆三人一笑:“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跪地求饶不?” 林昆淡淡的笑道:“死胖子,你倒霉了。” 余志坚眉头顿时一皱,恶言骂道:“次奥,你个傻逼,死到临头都不知道?”冲两个手下一挥手,昂然道:“扁他们,给我往死里的扁!” 两个小弟得令,抄起审讯室里的板凳就向林昆余志坚砸了过来,板凳被抡的风声呼啸,一个是砸向林昆的面门,另一个是砸向余志坚的天灵盖。 林昆和余志坚眉头同时一蹙,嘴角又同时露出一阵阴森的笑意,两人突然就从地上蹦了起来,抬起脚迎着那砸下来的板凳就踢了过去,就听喀嚓一连串破碎的声音,同时一阵哗啦啦木板掉在地上的声音,两个实木的板凳竟一下子就被林昆和余志坚踢的粉碎,抡板凳的那两个小弟只觉得虎口一麻,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身体同时的向后趔趄。 胡大飞一看到这情景,眉头不由的一蹙,同时在心里暗骂一声,丁队长你这个二百五,光给这两个小子的手铐起来了,脚特么的怎么没铐! 胡大飞恨死了林昆和余志坚,脑袋里充满了汹汹的怒火,也没想太多,随手抄起了一个板凳,就向林昆和余志坚砸来,他的力气要比那两个小弟大的多,板凳被挥起发出的呼啸声更加的强烈,速度更加的快,但结果却是和刚才的那两个板凳的一样,哗啦啦顿时被踢的碎了一地。 胡大飞也是闷哼一声,虎口处剧烈的疼痛传来,肥胖的身躯向后退了两步,低下头向虎口看去,只见虎口处咧开,并溢出了鲜红的血迹。 胡大飞马上意识到自己今天是碰上真硬茬了,他赶紧抬起了头,这时就见林昆和余志坚手上的手铐已经没了,两人挥出了两只拳头向他砸过来…… 啊! 救命啊! 啊! 快开门啊! 啊…… 审讯室里传出了阵阵的惨叫声,丁队长领着两个心腹民警在门外站着,听到了里面传出来的声音后,中一个手下说道:“看来胡老板是开始虐了!” 另一个附和道:“得罪了胡老板的人,有几个有好下场的?” 丁队长嘴角洋洋得意的一笑,他才不管胡大飞怎么折腾呢,他只在乎他自己的好处。 里面的惨叫声一声高过一声,丁队长脸上的表情突然一变,冲两个心腹手下说:“哎,你们听听,里面的声音怎么好像不对劲,好像是胡大飞的……” 两个心腹手下马上侧耳聆听,不一会脸色都是一变,看向丁队长道:“丁队,里面的声音好像真有胡老板的……” 丁队长微微的愣了一下,慌忙道:“你们还愣着干嘛,快把门打开啊!” 两个民警赶紧过去开门,拧了两下没拧开,回过头冲丁队长道:“队长,坏了,门被从里面锁上了!” 丁队长的脑门上顿时垂落下黑线,冲两个心腹手下道:“别愣着了,快想办法啊!” 两个民警赶紧上去撞门,丁队长也想上前去帮忙,只是这时突然有人匆匆忙忙的跑过来找他,喘着粗气说:“丁队,不好了,城区局长来了!” 丁队长脸色顿时惶恐不安,连忙问道:“在哪了?” 说话的民警又深呼一口大气,道:“在办公大厅了!” 丁队长也不问三七二十一,赶紧就向办公大厅跑去,等跑到办公大厅的时候,却发现根本就不见城区局长的影子,于是回过头问报信的那名民警,道:“局长人呢?” 这民警捎了捎头,羞赧的说:“丁队,刚才是我没说明白,局长人没来,是局长来电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