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他是认真的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他是认真的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他是认真的 “好的余叔,我知道了,今天晚上就让志坚回去,那余叔你先忙,改天有时间我登门拜访,我陪你下棋。” 林昆笑着挂了电话,一旁的余志坚马上紧张的问:“怎么样,我爸他怎么说,是不是又说要抽我的筋扒我的皮?” 林昆笑道:“哪有你小子说的那么夸张,余叔一身书香气,硬是被你说成村口杀猪的王二,你这是不孝顺啊。” 余志坚道:“王二又是谁?” 林昆道:“王二是我老家的一个屠夫,他家住村口,隔三差五就要杀头猪,身上戾气足,长的也够凶悍,是我们村里头公认的最凶的人,我们小时候都害怕他。” 余志坚道:“那我爸可比王二还厉害,我现在都怕他。” 林昆道:“你小子差不多就行了,长的都快一米九了,就算余叔真的动手打你,你就把屁股送过去,还能给你打开花了怎么的,再说了那政府家属大院里住的又不是你们一家,真要动鞋底子抽你,闹的鸡飞狗跳,余叔不觉得丢人?” 余志坚眼睛一亮,道:“嘿,昆哥,这你可说到点子上了,我爸还真就好面子,那今天晚上我就先回去,他真要是拎鞋底子抽我,我就大声的嚎,他肯定怕丢人,哈哈!” 林昆道:“你就放心吧,我都跟余叔说好了,事情都是因我而起的,而且这次的事儿看似严重,最后倒也变成了件好事,以前你在部队里不能总回家,退伍了又去了中港市,这次好不容易的回到沈城,多回家陪陪爹妈。” “好,我今天晚上回去!”余志坚腆着脸笑道:“昆哥,能问你借点东西不?” 林昆道:“啥?” 余志坚嘻嘻的笑道:“我听蒋姐说,咱们的酒窖里新进了一批好酒,我想去挑两瓶拿回家给我爸,让他消消气。” 林昆白了余志坚一眼,笑道:“就这事啊?借什么借,你小子还真还怎么着,看上了什么尽管去拿,跟哥哥我还客气,还能愉快的做兄弟了不?” 余志坚咧嘴一笑,道:“我就是这么说说,就算你不借,我该去拿还是会去拿的,谁让你是我大哥呢,嘿嘿。” 林昆笑道:“这还差不多。行了,也别在这儿耽搁了,我和夔生哥出门了,你赶紧收拾回家吧,最好把陆婷带上,这样就算是余叔真有心要打你,看陆婷在也不能动手。” 余志坚笑着道:“好咧!” 蒋叶丽正在一楼的大厅里,看着台上的学妹们排练,维多利亚酒吧开业的这两天来,最能吸引顾客眼球的,博得回头客的,就是台上站着的这群年轻漂亮的姑娘们。 昨天晚上被救出来后,林昆直接把张雨梦父女安排住到了酒吧里,主要还是为了他们父女俩的安全着想,而且再回到那个家,张雨梦的心里总有阴影,寝食难安。 林昆到了楼下,走到蒋叶丽的跟前,笑着说:“排练着呢?” 蒋叶丽穿着一身干练的正装,打眼一瞧就跟酒吧经理似的,当然了,她的级别可比酒吧经理大多了,她是这的老板。 蒋叶丽双手抱在胸前,笑着指着台上说:“你看着群姑娘跳的多好,真羡慕她们啊,年轻漂亮,身材又好,还这么多才多艺。” 林昆笑着说:“这有什么好羡慕的,你不也年轻过么?” 蒋叶丽的嘴角勾起一抹苦涩,道:“我是年轻过,可我年轻的时候就入了黑道,每天到晚都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 说着,蒋叶丽又突然兴奋起来,指着台上的一个正在劲舞的小姑娘,道:“昆子,你快看,你看雨梦跳的多好!” 林昆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还真是张雨梦,这小丫头穿着一身嘻哈的衣服,在那儿跳着街舞,身材柔软,动感十足。 林昆笑着说:“既然你这么喜欢她,干脆给她签个年薪得了。” 蒋叶丽笑着说:“年薪多少?” 林昆道:“你是这儿的执行总监,你看着给就行了。” 蒋叶丽道:“还是算了吧,我不想耽误了姑娘的前程。” 林昆道:“你这怎么能是耽误呢,她在艺术学校学的就是这些,将来出去找工作了,也应该是往这方面发展,你直接给她开出个年薪,这可不是一般用人单位能给的。” 蒋叶丽道:“可我还是不觉得酒吧不适合她,她应该找一个更好一点的工作,哪怕赚的少点,活的可以更体面点。” “咳咳……” 林昆故意清了清嗓子说:“蒋女士,你这么说我可不爱听啦,你这明显是存在于职业歧视,我们酒吧怎么了,我们酒吧是给人带来欢乐的地方,是一个神圣的地方。” 蒋叶丽忍俊不禁,道:“行啊林昆,以前没看出来你还有这口才呢。我倒是有个正事要跟你商量一下,你说咱们酒吧接下来应该整点什么新鲜的东西,来吸引顾客?” 林昆苦笑道:“蒋女士,咱不用这么认真吧,咱们搞这个酒吧,也不是为了赚钱,只是想在沈城有个根据地而已。” 蒋叶丽一脸较真的说:“那可不行,这酒吧可是真金白银买来的,咱们又不是开银行的,放在手里总得赚钱好吧。” 林昆笑着说:“那你跟我说说,这两天每天酒吧大概多少盈利?” 蒋叶丽伸出两根手指头,林昆道:“这是多少,两万?” 蒋叶丽道:“你再猜。” 林昆苦笑道:“不会是两千吧。” 蒋叶丽道:“想什么呢你,真要是一天两千块钱,还不如给租出去呢,是二十多万,而且是每天的纯利润。” 林昆的眼珠子不由的瞪大了一下,说:“这么多呢!” 蒋叶丽道:“那当然了,酒吧可是最赚钱的夜场之一,最赚钱的不是那些普通的酒,是那些动辄上万的好就。” 林昆道:“乖乖的,以前我从来不关心这问题,看来以后咱们得多搞些酒吧来干干,这简直就是黑夜里的摇钱树啊。” 蒋叶丽笑着说:“也不是每天都能赚这么多,夜场这东西玩的就是一个新鲜刺激,所以我才会在这挖空了心思的想,该整些什么项目,让来玩的顾客们觉得更有趣。” 林昆呲牙一笑,道:“这还不简单么,男人们都喜欢美女,美女们都喜欢帅男,现在漂亮的姑娘有了,再搞些帅小伙过来,这样既能招来男人又能招来女人,咱们再把这酒吧的档次往上提一提,多招些社会精英过来消费。” 蒋叶丽笑着说:“哪有你说的那么简单啊,不过你这大体的思路还是不错的,回过头我可以按照你这思路研究研究。” 林昆笑着说:“哪儿需要我配合的,尽管开口,今天晚上我先请个假,和老姜一起去马路对面的那家‘夜场皇后’去消费消费,听说那是聚一堂最火的几个场子之一。” 蒋叶丽道:“行,去吧,反正你是这儿的老板,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呗。” 林昆道:“蒋女士,你可千万别这么说,我可是很有诚意的跟你请假,你要是不许我去,我保证今天晚上乖乖待在这儿。” 蒋叶丽笑着说:“行啊,你尽管去就泡吧,这儿有我呢,也别光顾着喝酒看漂亮的姑娘了,多看点有用的东西。” 林昆笑着说:“明白!” 离开酒吧的时候,林昆跟侯小宝五个人叮嘱了一番,大致的意思就是让他们晚上不要大意了,一定要维持好秩序。 五个人顿时仿佛接到了神圣的使命一般,齐刷刷的向林昆敬了个礼,搞的林昆有些莫名其妙的问几个人:“你们这是干啥?” 侯小宝绷紧着脸,一脸严肃的说:“报告昆哥,我们几个停手你以前当过兵,对军人最高的敬意就是敬礼!” “哦,呵呵。” 林昆笑着说:“以后不用这么隆重了,都是自家的兄弟,整的这么隆重倒显得有些拘谨了,还是随意点的好。” 林昆和姜夔生走出了酒吧,侯小宝几个人回回过神,面面相觑起来,紧接着一个个的脸上都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侯小宝笑嘻嘻的说:“你们刚才都听到没,昆哥是真把我们当兄弟看!” 几个人争先恐后的说:“是啊,咱们几个也算是混到头了,能有昆哥这么一个大哥大罩着,以后肯定得横着走啊!” 侯小宝笑着道:“王猛,你可别太猖狂啊,咱们昆哥可是低调的人,最不喜欢整那些没用的瞎猖狂,别把昆哥惹生气了,咱们几个要保持一贯的低调。” 王猛憨笑着,摸着后脑勺说:“猴子,那怎么样叫低调啊?” 侯小宝说:“少说话,多做事!” 几个人同时点点头,道:“猴子,还属你活的最机灵!” 暮色降临,路灯亮了起来,林昆和姜夔生走进了‘夜场皇后’酒吧,这酒吧对外的招牌宣称,里面有沈城最漂亮的女人,而且每天晚上都会有新的漂亮面孔登台。 当然,这也只是对外宣称的口号罢了,每天晚上登台的女人漂亮不假,但真的就是沈城最漂亮的女人么?还真没人去深究这个,而且这些女人的来头吧,也没人去细究,一来呢这场子是聚一堂的,谁敢没事找事来惹麻烦。 再一个呢,大家来夜场里消费就是图个开心,去深究这些东西,最终扒出来了台上站着的女人,是自己前天晚上足疗店里的小妹,这不等于是自己给自己找心塞呢。 酒吧入场男的需要买票,一张票一百块,送两瓶啤酒,姜夔生付了钱,两人走了进去,,门口站着的服务员忍不住的多看了姜夔生两年,觉得这人面目狰狞,相貌好凶。 走在前面的姜夔生突然回过头,脸上的那道大疤尤为的狰狞醒目,冷冷的说了声:“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门口站着的服务员马上吓的浑身一哆嗦,把脑袋转向别处。 林昆笑着说:“老姜,你这有点过分了啊,吓坏了人家怎么办?” 姜夔生一副很轴的表情说:“我不是吓他,我是认真的。” 林昆马上冲那服务员喊道:“他是认真的,别怪我没提醒你啊。” 闻言,服务员吓的两条腿都忍不住的哆嗦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