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章:交易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交易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交易 看着姜夔生一脸纠结的模样,林昆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哈哈……” 姜夔生脸颊一红,道:“不许笑!” 林昆强行的憋住,可越是硬憋,就越忍不住的想要笑,要知道姜夔生平时挺木讷的一个人,这会儿却羞答答的像个小媳妇一样。 “好了,老姜,我知道你心里是既想知道结果,又有些害怕,你不是一个挺坦荡的人么,这么这会儿这么害羞了?” “你,你快说!” “咳咳……” 林昆故意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说:“我说倒是没问题,可不能就这么白说了吧,最起码你也得请我出去喝一顿吧?” 姜夔生道:“你小子到底说还是不说!” 林昆走到窗边,望向马路斜对面的酒吧,说:“我听说那家‘夜场皇后’里面多的是高级女白领,那儿的酒也一定不错。” 姜夔生脑门上一片的小黑线,林昆回过头笑着说:“不吱声,那就是代表默认了,人家刘姐说了,她这次回中港市吧,就不打算在中港市待了,至于何去何从,还得要看某些人舍不舍得打个电话,电话费倒是不贵,某些人的脸皮好像挺薄。” 姜夔生脸上的表情愣了愣,回过神,马上就把林昆往外推,林昆佯装赖着不走,嘴里头喊着:“老姜,干嘛呀你这,我又没说错什么话,以前可没瞧出来,你还是个重色轻友的家伙呢!” 砰! 房间的门关上,林昆站在门外,手里头还拎着瓶刚打开的老白干,一脸嘻笑的把耳朵贴在了门上,听着里面的声音,扭头的功夫,发现自己的身后站着一个人,回头一看,是曲筱筱。 曲筱筱正一脸不知所措的模样,见林昆看过来,尴尬的笑了笑。 林昆笑着冲曲筱筱做了一个噤声手势,曲筱筱马上一副很乖顺的模样点点头,林昆又向曲筱筱勾了勾手指,小声道:“过来。” 曲筱筱愣了一下,同样小声的说:“师兄,你叫我过去干嘛呀?” 林昆笑着小声说:“过来你就知道了。” “哦……”曲筱筱羞答答的应了一声,向林昆这边走了过来。 林昆把耳朵贴在门上,就听里面传来姜夔生来回踱步的声音,过了能有半分多钟,才安静了下来,又过了能有两分钟,里面才传来姜夔生的声音。 “燕,燕啊,你现在是在火车上了么,怎么样,有座么?哦,没事,我给你打这个电话,就是想问你在车上顺不顺利。没,没事,真的没别的事了……你累了呀,那赶快休息吧,等车到站了,再给我打个电话。” 接下来,房间里安静了下来,显然姜夔生这个电话没有说重点。 “嘿,这愚木疙瘩,我话都说的那么明白了,还不敢说出口!” 林昆又急又气,回过头看向正愣神看着他的曲筱筱,笑着说:“师妹,里头你那老姜大哥正要打电话表白呢,精彩不容错过。” 曲筱筱压低声音说:“师兄啊,这偷听别人的隐私,不太好吧?” 林昆道:“这有什么不好的,光听表白,也不是听别的。” 曲筱筱羞答答的垂下头,道:“师兄,没什么事那我先走了。” “等等……” 林昆看了看曲筱筱刚才站着的地方,正是他房间的门口,问道:“师妹,你刚才是要过去找我是么?” 曲筱筱点了点头,道:“我是想跟师兄说……算了,师兄你先忙你的,等你忙完了,我再和你慢慢说,师兄我先走了。” 望着曲筱筱婀娜离开的背影,林昆心里不由的疑惑起来,这小妮子找自己有什么事呢?正琢磨着的功夫,门里边又传来了姜夔生的声音。 “燕啊,我给你打电话是想说,我愿意照顾你们母女俩,把晓雯当成是我的亲闺女,虽然我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但我一定会对你跟孩子好,我希望你能给我一次机会,我是认真的……” 林昆站在门口偷偷的一乐,自语道:“早这么直接一点不就完了么,都三十好几的人,还像没谈过恋爱的小年轻似的。” …… 省政府办公大楼内,余宗华和往日一样,坐在办公桌前看各类的文件,当官的表面上看起来风光,可背地里所付出的辛劳,绝不是普通的老百姓能理解,当然这里说的不是那些贪官。 秘书小陶敲门进来,急匆匆的走到桌前说:“省长,我有事要出去一下!” 余宗华低着头,目光始终没离开手中的文件,道:“去忙吧。” “谢谢省长!” 小陶退后了一步,转身就向办公室的门口走去,刚要推门出去,余宗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小陶啊,你先等一会儿。” 小陶马上返身回来,道:“省长……” 余宗华抬起头,看着自己的这位心腹部下,道:“是家里出什么事了?” 小陶道:“不是。” 余宗华道:“如果有什么困难,尽可以开口,能帮上的,我一定会帮你。” 小陶感激的说:“省长,谢谢你!其实是我的一个同学找我,我那同学就在报社周总那儿当老总秘书,刚才给我打电话很着急,好像是有什么急事。” 余宗华道:“女的?” 小陶道:“是的。” 余宗华语重心长的说:“小陶啊,领导我是过来人,你也成家立业了吧,这外面的女人就像野花,虽然香但不能乱采。” 秘书小陶连忙道:“省长,你误会了,我和我那同学是纯洁的关系,而且我想她这次叫我过去,肯定是跟周总有关,说不定会给我们提供线索,周总他恶意描黑省长你已经是事实,我们只要有证据,马上就能把他给处理了。” 余宗华笑着点点头,说:“处理了也好,这种没有良心的新闻人,今天他能来污蔑我,明天就能污蔑别人,总得还老百姓一个干净一点的报纸空间,现在报社的行业本来就不景气,要是再报道一些虚假新闻出来,就更失去了它存在的价值。” 小陶道:“省长,那我先去了?” 余宗华点点头,道:“去吧,不过要小心一点。” 离省政府大楼不远的一条街道上有一家咖啡厅,秘书小陶把车停好,走进了咖啡厅,咖啡厅的角落里,一个戴着墨镜的女人向他招手。 小陶仔细的一看,确定这女人就是自己的同学后,走了过去。 小陶坐了下来,旁边的服务员过来礼貌的问道:“先生,喝点什么?” 小陶道:“给我来一杯拿铁,少放糖。” 服务员转身离开,小陶马上问自己的同学,说:“你这在屋里头呢,戴着个大墨镜干嘛?” “我……” 女同学微微有些啜泣,道:“我被他打了,眼眶都打肿了。” “谁打你的?”上学的时候彼此间的关系还不错,毕业后虽然不怎么联系了,但毕竟是自己的同学,一听说被打了,小陶马上就要打抱不平了。 “还能有谁,那个老男人,他昨天晚上突然发疯似的就打我,还要把我送那房子里赶出来,我跟了他这么多年,现在……” 说着,女同学呜呜的哭了出来。 “周总?” “嗯。”女同学点了点头。 小陶多少有些无语,他心里还是很抵触自己的同学给人当小三这事实,但出于关心还是问道:“他为什么大你,总得有理由吧。” “就,就是……” “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别的人被发现了。”小陶直接一针见血的说道。 “是,也不是,他,他就是玩腻我了,想把我一脚踹开,还威胁我如果我敢把知道的说出去,他就让我生不如死。” 说着,女同学从兜里摸出了一个小u盘,推到小陶的面前,说:“这里面有些东西,说不定你能用得着,我能求你一件事么?” 小陶道:“什么事?” 女同学道:“你在省长的身边关系广,能不能帮我救出来一个人……” 小陶看了看面前的u盘,又抬起头看向女同学那架着大墨镜的脸,呵呵笑道:“这是交易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