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替兄弟表白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替兄弟表白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替兄弟表白 “哼!” 王勤虎怒极的,一把将手中的杯子摔倒了地上,茶水四溅,香气弥漫,茶是好茶,可再好的茶也无法平复他此时的心情。 “我就不信了,这小子难不成是三头六臂,还真就拿他没招了?” 王勤虎愤怒的咆哮,回过头冲坐在一旁的丁锦玉问道:“锦玉,你不是说那老家伙是高手么,高手怎么还……” 话不等说完,王勤虎已然自己醒悟了,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惊,对于丁锦玉这个女人,他还是比较信任的,不是说信任丁锦玉对他的忠心,而是这女人是个聪明的女人,懂得趋利避害,如果对他不忠或是撒谎,对她自己一点好处也没有。 丁锦玉脸上的表情很难看,想要开口解释,见王勤虎突然不问了,应该是他自己想通了其中的原由,可要说林昆的身手盖过了仇云鹤,丁锦玉认为绝对不可能,道:“虎哥,一定是暗中有人帮姓林的,否则的话,他怎么可能赢的了仇老头!” 王勤虎目光冰冷的看向回来报信的小弟,道:“那老头人呢,死了么?” 小弟哆哆嗦嗦的道:“没,没有,不过好像受了很重的伤。” 王勤虎重新回到椅子上坐下来,略微沉思了一番,说:“马上派人去把这老家伙给送回吉森省,并一分不少的把尾款打到他的银行账户上。” 在场的诸位小弟颇为不解,面面相觑,但也不敢问出来,按照道上买凶杀人的规矩来看,不但不应当付尾款,还应当把先前付的那笔钱给追回来,可自己的老大可好,不但尾款照付,还要把对方给送回老家,老大咋突然这么讲究? 丁锦玉道:“虎哥,你的意思是想把洪林门给拉进来?” 王勤虎点头道:“洪林门之前在中港市吃了个大瘪,周汉涛的心里头一定咽不下这口气,另外我听说他还有两个手下挂在了中港市,这一次重伤的有是他的师傅,他怎么也该有点反应吧?” 丁锦玉道:“可是周汉涛会派人来沈城么?” 王勤虎道:“在中港市,那是百凤门的主场,他占不到优势也正常,但在沈城,这里是我们的主场,我想这一点他应该明白。” 丁锦玉道:“可是,如果洪林门插足进来之后,那将来可是要从我们的碗里分一杯羹,到时候我们是给还是不给?” 王勤虎呵呵笑道:“他周汉涛敢要,我就敢跟,一旦灭了百凤门,我可随时都有可能跟他翻脸,这儿是我们辽疆省的主场!” …… 当天晚上,刘一燕就收拾东西了,其实也没多少东西,这一次来沈城只是带了几身换洗的衣服,另外女儿晓雯没有跟着一起过来,留在了百凤门托阮倩和夏卉照顾,现在仇也报了,心里头一下子豁然了不少,也是该带着女儿离开了,找一个新的地方重新生活,这样对自己对孩子都好。 第二天一早,林昆亲自送刘一燕去火车站,在维多利亚酒吧的楼下等了半天,也不见姜夔生下来,给他打电话也不接,让余志坚让去敲门也不开,整个人就像是消失了一样。 看了一眼时间,再不走就赶不上火车了,刘一燕笑着对林昆,说:“昆子兄弟,送我走吧。”眼神却是向楼上看了一眼。 林昆笑着说:“好吧。” 黑色的轿车离开,楼上一间挂着窗帘的房间,窗帘掀开了一角,姜夔生躲在后面向下看来,他那半边扭曲的脸上尽是无奈,眼神里是深深的不舍,却又无可奈何不敢面对。 姜夔生的手里拎着酒,高度数的老白干,已经喝了大半,房间里弥漫着浓浓的酒气,他扬起瓶子,对着瓶口又是咕咚咕咚的喝起来,给人的感觉他喝的不是酒,而是矿泉水。 或许,只有高浓度的酒精,才能暂时麻痹他内心的无奈与忧伤。 红绿灯,车子停下,林昆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后排的刘一燕,她神色平静,目光望向窗外,给人一股有心事的感觉。 林昆笑了笑,说:“刘姐,以后和晓雯有什么打算么?” 刘一燕回过神,笑着说:“也没想过具体的,就是想先找一个陌生的地方,带着晓雯重新的生活。” 林昆道:“刘姐,恕我多嘴,你就没想过再给晓雯找一个爸爸么?” 刘一燕脸色有些尴尬,道:“没想过,再说了,现在的男人也不靠谱,我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带着孩子,真要是找了一个,对方对我的孩子好不好还不一定呢,还不如我和孩子自己过。” 林昆笑着说:“也是,不过也不是每个男人都不靠谱啊,哈哈,你别这么看着我,我不是说我自己靠谱,我是想说……” 刘一燕笑着打断道:“昆子兄弟,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我和夔生哥好像不可能,他对我只是尽该尽的义务吧。” 红灯变绿,林昆踩了一脚油门,车子继续行驶,笑着接着说:“刘姐,我能跟你掏心窝子的说几句话么?” 刘一燕道:“当然了。” 林昆道:“夔生哥他不是对你没那啥,而是他不够自信,他觉得自己模样丑陋,还缺了一只手,怕你会嫌弃他,所以他才不敢面对你,就拿今天早上他没下楼来送你说吧,他不是不想送你,而是内心里提不起勇气,干脆选择了逃避。” 刘一燕微微的愣了一愣,道:“这好像不是夔生哥的性格。” 林昆道:“是啊,谁说不是呢,可他在你的面前就是这样,昨天晚上我跟他已经说过了,他舍不得你离开,却又没有勇气跟你说。” 刘一燕苦笑,道:“或许我们注定就是有缘无份吧,这样也挺好的,过段时间就会忘记了彼此,生活恢复正常。” 林昆道:“刘姐,你这么说我可不同意啊,你们俩彼此错过了以后,这辈子恐怕再也不会遇到这么合适的人了。” 刘一燕无言,目光看向车窗外,那深邃的眼眸中央,是那道不尽的千千万万。 高铁开走了,林昆站在月台上,望着那远去的背影,摇头苦笑。 咚咚咚…… 回到维多利亚酒吧,林昆来到了姜夔生的房间门口,敲门,里面没有回应,她对着门口说道:“人都已经走了,别关着自己了,我知道你在里面喝酒,正好我有空,陪你喝点?” 门开了,姜夔生头发乱糟的,一副邋遢的模样站在门口。 林昆微笑,他苦笑,林昆走了进来,拉开了窗帘,黑漆漆的房间一下子明亮了起来,地上散乱了好几个空酒瓶和那一地的烟头。 “嚯,你这屋里让你整的,太乌烟瘴气了。”说着,打开窗户透气,一回过头,发现姜夔生又坐在了沙发上咕咚起酒来。 “等等!” 林昆从姜夔生的手里夺过就瓶子,说:“酒不能这么喝,多无聊啊,我叫两个小菜上来,咱俩边喝酒边聊天。” 姜夔生醉意朦胧的笑着说:“昆子,你不用安慰我。” 林昆道:“我才不安慰你呢,喜欢一个女人,都不敢去表白,这种事还得做兄弟的我去替你说,这事你怎么谢我吧?” “什么!?” 姜夔生一脸惊讶的看着林昆,“你,你跟燕说了?” 林昆道:“说了啊。”顺手拿起了另一瓶拧开,喝了一口。 姜夔生脸上的表情发愣,目光闪烁不定的看着林昆,充满了期待,同时又似十分的惊恐,他想知道答案,又害怕知道,她如果答应了自己,那自然是好事,可如果没答应……